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雏菊与文心兰 01

   
*新坑(不长
  
*世邀赛背景
  
*双向暗恋
 
*花吐症,有私设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换粮文
  
  
   
 
  
—————————————————————
   
   
「花吐症——一种极其罕见的病症,一般是由于人的相思成疾,暗恋成瘾引发的具有传染性的精神疾病,但是治愈的方式也极其简单。」
  
 
只需要一个人的吻。
    
 
叶修关上了网页,在心里说出了耳熟能详的后半句话。
  
 
花吐症引发的身体上的折磨,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愈发严重,而随之而来的是精神上的崩塌,本身由于精神问题引发的症状进一步放大,无时不刻在折磨患者——但是这些都只要一个吻,就可以结束。
  
 
苦痛源于此,结束也因为此,不管带不带爱意,谋求的只是单方面的卑微。如果能因为此成就一件好事,也是可以的,但贻笑大方的可能性却更大。
  
 
叶修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像是被窗外的风给刺激到了一样,风从窗沿吹过,卷起了桌上的一片花瓣,飞入了叶修的视野前,被叶修一把抓住。摊开手,里面是小小的雏菊的花瓣,白白的一片,叶修摸上去还有点不真实。
  
 
难以想象一朵花是怎样从从口腔里面绽放出来,从齿缝间吐露出那一两片花瓣,幼小而细腻,仿佛还在呼吸。
  
 
叶修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埋下了一颗种子,那颗种子正在扎根,一点一点往神经深处入侵,带着疼痛。他又咳了两声,再次带出了几片花瓣。
 
 
他的病症还不太重,只是吐出几片雏菊的花瓣,不是整朵花,但是叶修也知道,如果等到有一天可以吐出整簇整簇的雏菊,他也离死亡不远了。
  
 
叶修拂了拂落到键盘上的花瓣,悄悄地叹了口气,要是被人知道患上了花吐症,肯定会被笑话——因为暗恋所以引发的病症,如果不是患病的是自己,他肯定也会笑话别人。
  
 
不过……好像也没有太大的资格去笑话别人呢,虽然叶修一直以为自己对喻文州的暗恋只是后台暗恋而已,完全不影响自己的生活,和对方也一直是不远不近但又好像千丝万缕的关系。
  
 
小小的雏菊淹没在花里,被风吹过留不住痕迹,正如它的花语——隐藏的爱。这抹白对于叶修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提示,在他神经末梢本来无知无觉的暗恋,突然如同潮水一样压迫过来,带着疼痛,宣誓着主权。
  
 
叶修一边做手操一边胡思乱想,脑子里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也没有发现自己身边已经坐了一个人。
  
 
今天是世邀赛集训的第一天,叶修因为不太能睡着所以早早地来到训练室,还没有和喻文州开始讨论训练计划,他打算等今天第一天训练完再说。
   
 
喻文州一早醒来去敲了隔壁叶修的门,敲了半天发现没有人应,于是估摸着叶修已经来到训练室了,就往训练室的方向走,一打开门就发现叶修在那里做着手操,看叶修的表情,喻文州就知道叶修是在发呆,不由得在心里笑了一下。
  
 
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身边坐了一个人,喻文州正笑眯眯地看着他,还拖着下巴,就看着叶修一边做手操一边发呆看屏幕的蠢样。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窘迫了,刚刚才察觉到自己究竟暗恋喻文州暗恋成什么样,现在主人公就坐在面前对自己笑,还是有点尴尬的。可是叶修面上却不懂声色地和喻文州打招呼。
  
 
“文州?你也来这么早?”
   
“要说早的话有你早吗?” 喻文州收回了视线,把目光投向窗外,阳光正好射进来让他的眼睛不自觉地眯了一下,“昨晚睡不着?”
  
 
叶修先是下意识地看了一下键盘,发现刚刚那片雏菊的花瓣已经被自己扫到了一边,暗自松了口气,才把目光顺着喻文州的方向也投出窗外。
  
 
“太阳有点太大了。”
 
他的脸在阳光的曝照下有些不真实,脸上的边界模糊了,被融进了阳光里,喻文州眼里只看得到叶修微微翘起的嘴角,还有上扬的眉眼,一瞬间心跳声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有一种熟悉的冲动从喉间传出,带着一阵瘙痒。
  
 
“咳、咳咳。”
 
喻文州突然咳嗽起来,手条件反射地放在嘴巴上,像是要阻挡着什么东西,叶修吓了一跳赶紧拍了几下喻文州的背,背上的温热却像什么东西刺烫了一下,他又赶紧把手拿开。
  
 
“没事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叶修走到一边后,喻文州才把手放下,右手紧紧握着什么,轻轻垂在自己的身侧,用左手接过叶修拿来的水,对着对方略带担忧的眼神一个微笑。
  
 
“没事,最近有点感冒。” 他喝了一口水就把杯子放在一边的桌上,轻轻抚了一下叶修有些翘起的衣领,整完衣领还略过脑后的碎发。叶修下意识就向后摸了一下头,和喻文州的手擦过,抬眼对上了喻文州含笑着意的眼睛,“如果有事的话肯定会对你说的。”
  
 
“那敢情好。” 叶修对于喻文州的小动作有些不太自在,但是对着喻文州的眼睛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很快地移走目光,借口要去上卫生间先离开训练室。
  
 
喻文州看到叶修消失在门外了,才放开他紧紧握着的右手,里面是一朵完整的文心兰,因为被捏在手心里已经有些发暗,边缘也溅出了汁液,带着点植物异样的香味。
  
 
已经有点困难了。
 
喻文州暗暗地想,今天在咳嗽的时候已经是吐出一朵完整的花了,他的花吐症在一年前其实已经出现征兆,也私下里去看过医生。
  
 
“其实是可以吃药的,但是吃药只能抑制。” 医生拿着喻文州的病历表打量着他,有点不解,“最保险的方法不是一个亲吻吗?你不至于连自己喜欢谁都不知道吧。”
  
 
“可以抑制的话请给我开药,麻烦您了。”
 
喻文州的态度很坚决,以他的性格是不会把这种事成为一种谋划的手段的,这可以是动力,是种警告,但在他不确定自己的感情不会对叶修造成什么困扰的情况下,他会选择缄口。
  
 
如同花朵一样沉默不语。
  
 
医生也没有再劝,形形色色的人他见过很多,坚持的也有,妥协的也有,“那你可能会很辛苦,最好不要碰到那个人,正常的发作到快极限大概是一个月,如果你要和他有长久的接触的话,你的花大概两个星期就开完了。”
  
 
“好的我知道了。”
   
 
在见到叶修之前,喻文州会有很长的时间去谋划这件事,所有他并不着急,只是没有想到世邀赛打乱了他的计划,才见面的第二天,就已经吐出一朵完整的花了。
  
 
——两个星期。
  
 
喻文州嘴上衔着的笑变得很僵硬,最坏的打算只不过是那样,总是还有两个星期的,一想到这里,喻文州脸上的表情有恢复成原来那样,仿佛手心里的那朵花不存在一样。
  
 
叶修到了卫生间,没有上厕所的欲望,而是进了隔间把自己唯一带来的一包烟拆了,随意地放在口袋里,抽出一根点上,靠在门板上狠狠地抽了口,熟悉的尼古丁的味道冲到肺里,带回了点自己的神志。
 
 
他这段时间烟瘾减了很多,只是实在忍不住跑出来抽上一口,和喻文州独处的气氛太尴尬了,就算他面上不尴尬,心里也觉得别扭。
  
 
而且叶修总觉得是自己心里有鬼,才会觉得心里奇怪,喻文州帮他整衣领奇怪吗?不奇怪,喻文州对谁做这件事都挺正常,唯独自己一瞬间觉得别扭,这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
  
 
沐橙的那句话什么来着?腐眼看人基。
 
 
本来后台暗恋好好的,因为花吐症叶修愣是得把这个问题上纲上线提出来,自己还得苦巴巴地跑到小隔间吞云吐雾不知道找谁倾诉,恨不得直接跑到喻文州面前去打个直球。
  
 
可再怎么没皮没脸也不是这样的啊?打直球谁不会,关键是打一个不尴尬的直球,打一个心知肚明的直球就很需要技巧了。
  
 
要不要做些什么?要。
  
 
问题已经摆出来了,叶修当然没有不去做的理由,出于病症也好,还是自身那一点私心也好,谋划布局是必要,但是谋死都不动不是他的风格,喻文州也是个通透的人,不然叶修也不会喜欢上他,只要稍微有一点越界,对方应该就会感受到。
  
 
叶修在一支烟的时间里脑子不知道胡思乱想些什么,吸完最后一口烟之后打算洗把脸面对现实,一出隔间就看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说,“在厕所门口就闻到了烟味,没想到真的是前辈。”
  
 
叶修只是笑了笑,不解释什么,只是微微侧过头,瞥着喻文州,“怎么,你也想抽一根?”
  
 
烟就放在叶修上衣衬衫的口袋里,喻文州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从口袋里面抽出一根烟来了,手在空中愣了两秒,喻文州把烟塞到嘴里,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冲叶修点了点头,笑着说,“怎么?不给我火吗?”
  
 
叶修还没有见过喻文州这样,他知道职业选手多多少少都会抽烟,只是没有烟瘾,可是没有见过,叶修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拿出打火机给喻文州点上烟。
  
 
火花在两个人中间点了起来,明黄的火苗在两个人之间跳动,忽明忽灭,下一秒就只能看到喻文州烟头的红点,还有又一阵的烟弥漫出来,散在面前,像是一片雾纠缠在两个人之间,又像是极其沉重的液体,连呼吸都带着水珠的重量。
  
 
那股烟味重新冲进叶修的鼻腔里,他不自觉地在想,喻文州鼻腔里也是同样的味道吗。
  
 
烟头的红点越来越近,好像就在眼前,忽然在雾里烟头又远了,有温软的东西从叶修的脸颊擦过,喻文州吐出烟来,冲到了叶修的脸上,声音却从耳边响起,带着沙哑的后调。
  
 
“怎么?很意外?”
  
 
叶修觉得眼前的雾太浓了,喻文州也像是融在雾里把他环抱。
  
 
“你这样……” 很让人误解。
   
  
他的话咽在了嘴里,眼前是喻文州看起来意味深长的笑,喻文州把只抽了一口的烟摁在了烟灰缸里,走出了卫生间,就像只是来抽一口烟一样。
  
  
烟还在烟灰缸里静静燃烧,叶修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又咳嗽了两声,带出来花瓣出来。
  
 
白色的小小的花瓣落在烟头上,也燃烧了起来,灰烬融在了一起,看不出原样。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16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