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雏菊与文心兰 02

     
*新坑(不长
  
*世邀赛背景
  
*双向暗恋
 
*花吐症,有私设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叶修出了卫生间,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待了一会儿,散了一下身上的烟味,看时间差不多了,才慢慢往训练室走。推开训练室的大门,里面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喻文州坐在叶修的位置旁边,叶修顿了顿脚步,然后像往常一样往里走。
   
   
刚才在卫生间的迷幻随着烟味的散去也渐渐褪去了颜色,叶修的脑袋重新刷上了理智,喻文州的态度太过于暧昧,烟雾一般琢磨不透,他善于把整个人拢在雾里,用细密的面纱把自己罩住。
  
 
就算空气中的雾都被染上了颜色,他在面纱里面依然清醒。叶修自己其实也在面纱里,只是现在他要自己把面纱揭开,再去撕开喻文州的面纱。
  
 
单纯的去索求一个吻未免也太不像话了,人总是更倾向于用一个机会去抓住全部。
  
 
“你怎么这么晚?” 喻文州支着脑袋,侧头看向叶修,身上还有一些烟味还没散去。
   
  
“去散了下烟味。” 叶修拉开椅子坐下,瞥了一眼喻文州,然后把头凑到了喻文州的衣领处。
   
 
喻文州可以感觉到叶修呼出的热气打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头上的碎发还扫过了脸颊,还没来得及愣神,叶修就把头抬了起来,笑着看向喻文州,眼里还有狡黠,平时看起来温顺无害的下垂眼因为角度问题有些略微上翘,喻文州觉得自己被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
  
 
“你的烟味还在。”
   
叶修的手停在喻文州的衣领上,顺着衬衫慢慢向下,然后把手收回来后,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
  
 
喻文州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刚想说什么,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要说出的话。他把手捂在嘴上,咳嗽声闷闷地传了出来,一时间停不下来。
  
 
气氛突然被打破了,叶修连忙伸出手拍了拍喻文州的后背,语气里带着点调侃。
  
 
“这么激动啊?你不会真的感冒了吧?我看你今天咳嗽得挺多的,要不要出去买药?”
 
  
“没事。”喻文州咳了几下就停了,手却没有从嘴巴上放开,“你的烟味也没有散。”
   
 
“嗯?哪里?”
   
喻文州说没事,叶修也就相信他,低头拉起领子闻了一下,自己怎么也闻不出来味道,刚想问喻文州,一抬头就看到对方脸上挂着笑。
   
 
叶修没好气地说,“你这样耍我不太好啊文州,小心领队给你穿小鞋。”
  
 
喻文州一点也没有被叶修威胁到的意思,反而还接到,“怎么穿小鞋?今晚回房间你给我示范一下?”说完喻文州还意味深长地抿了抿嘴角。
  
 
“晚上你给我等着。” 叶修冲着喻文州飞快地翻了个白眼。
  
 
喻文州拉过叶修的手,把指尖放在他的鼻尖下,叶修能察觉到自己的手指上拂过喻文州呼出的热气,喻文州顺势把叶修的手握得更紧,拉远了鼻尖,用手指摩挲着叶修的指尖。
 
 
“这里还有烟味。”
   
 
“有吗?”
  
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指从喻文州的手机抽离,也放在自己的鼻尖下闻了闻,可能是他习惯了烟草味,始终觉得什么味道也没有,他又把手伸到喻文州的鼻尖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喻文州,还挑了挑眉。
  
 
“我可什么都闻不出来。”
  
 
如果说刚才喻文州把叶修的手牵过来是自己的私心,现在叶修主动把手伸过来,自己就需要极大的克制力了。他面上不动声色地和叶修搭着话,脑子里想的确实把那双极为善良的手紧紧的握住,在手心里翻来覆去地把玩,然后十指相扣。
  
 
他们的双手可以像根茎一样交织缠绕,紧紧相系,他能用指尖轻轻触碰着叶修略带着一点粉的指尖,用指甲盖轻轻地敲击对方的指甲盖,这样无聊的小事光是想想,都让他心生荡漾。
  
 
喉咙深处的那株文心兰堵住了他的话,他的感情却化为养分让那种喉间的瘙痒更加明显。喻文州的手心里还捏着刚才咳嗽吐出的花,完完整整的一朵,他可以想象再接下来就会吐出两朵,三朵,甚至是一簇。
  
 
然而这都不重要,他只想在叶修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把那朵完完整整的文心兰吐在他的手心里,然后用舌头舔舐叶修柔软的嘴唇,撬开他的齿缝,勾起粉红色的舌头,纠缠又分离。
  
 
喻文州面上挂着温和的笑,脑子里面却漫无目的地遐想,两个人的边界在他的臆想里模糊了,只留下一片空白的过渡区域。
  
  
在叶修眼里喻文州确是无动于衷。
   
 
叶修所展示的若有若无的暧昧好像被喻文州周围的空气隔离了,他不懂什么叫做引诱,什么叫做示好,只是将自己的本能放大,朝着某个方向试探。他在情感方面可以说是一片空白,这些言语上的亲近,肢体间的触碰,对他来说都是本能。
  
 
门口敲起了敲门声,叶修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八点半,和喻文州约好回房间里商讨战术。叶修穿着酒店的棉拖鞋起身,走到门口给喻文州开了门。
  
 
“你回来得倒是准时啊。” 叶修拉开门栓,侧身让喻文州进来,出于考虑,这次集训有双人间也有单人间,叶修作为领队不出意外地和喻文州安排在了一起。
  
 
“我怎么听出哀怨来了呢?” 喻文州对上叶修的眼睛,调笑着说道。
  
 
“哪听出来了?” 叶修关上门,回头冲喻文州眨了眨眼,“心情这么好?还开玩笑。”
  
 
“我可不敢。” 喻文州煞有介事地开口,“真听出来了。”
  
 
看喻文州这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叶修倒是不意外,喻文州这样的人跟这种事情就很搭,温和有礼是真的,但肚皮黑也是真的。叶修和喻文州熟识的时候,内心就觉得对方是只黑肚皮的猫,一肚子坏水还忒能装。
 
 
叶修从喻文州手里接过资料,看来是刚去附近的文印店打印出来的,上面还没有任何批注。他没有看资料,反而是把资料放在自己床上。
  
 
“你自己先看会儿,我去洗个澡,出来再说。” 叶修随意地看了眼喻文州,就进了浴室。
  
 
叶修把水龙头打开,任由水流用脸上淌过,然后被水呛了一下,猛地低下了头,一手撑着墙,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咳嗽两声出来,带出了几片花瓣顺着水流冲走。
  
 
喻文州会没有事先看过资料吗?不可能的,他和自己一样是肯定会去做功课的人,所以再让喻文州看一会儿资料有意义吗?
  
 
叶修看着下水道口被卡在那里微微摇曳的花瓣,低低地回答了自己声有,笑得极为狡黠,带上了一点步步逼近的味道。
  
 
门外喻文州听到里面传来水声,眼睛看着那份资料的第三页,前两页都没有折痕,他是直接翻来第三页来看的,左下角被掐出了一个指痕,他也没有看进去什么,刚才打的腹稿随着水声一起被流掉了。
  
 
他的喉咙又开始痒了,里面的叶修像是被水呛到一样咳嗽了起来,喻文州觉得自己可以想到叶修泛红的眼角,喉咙的痒意忍不住了,他只能使劲不让自己出声,闷闷地咳嗽了几声。
  
 
等他差不多停止了胡思乱想之后,浴室的门就开了,叶修懒懒的从里面走出来,系着浴袍,露出了锁骨,头上顶着一块浴巾,发梢滴着水,水珠落下来顺着锁骨消失在视线尽头。
  
 
喻文州一把把叶修拉出来,按坐在了床边,给叶修把脖子旁的水擦干净,然后抓过了他的毛巾,在头上使劲搓揉。
  
 
“这么贴心啊文州。” 
 
叶修从一边拿过喻文州看到一半的资料,自己任由喻文州蹂躏他的头发,镇定地看着资料。喻文州专心地擦着头发,没有回叶修的话,直到叶修的头发不太滴水的时候,叶修也差不多看完了资料。
  
 
两个人就这样靠在床边谈起了规划,除了中途喻文州起身把自己的笔记本拿过来,两个人就在床上谈得昏昏欲睡。叶修昨天晚上就没怎么睡好,喻文州也差不多,不知道是氛围太好还是怎样,聊着聊着就困了。
  
 
喻文州打了第三个哈欠之后看了一下笔记本的时间,才发现已经谈了3个小时了,基本上把训练的大致方向都规划完了,也准备打算睡了。
  
 
喻文州在自己的床上准备要睡了的时候,叶修从隔壁床伸过来一只手,动了动他。喻文州把身子侧过来迷迷糊糊地对叶修说,“……干嘛。”
   
 
叶修被喻文州这种困得不行的表情突然戳了一下,但还是开口,“你床头柜有药,我晚饭的时候去买的,感冒药。”
  
   
喻文州突然就清醒了一下,把药吃了以后在床上反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了,听着身边叶修传来的浅浅的呼吸声,他把枕头底下的药拿了出来看了又看。
  
 
——太犯规了叶修。
 
 
他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
  
  
  
   
  
 
tbc.
 
  
  
ps. 看到他们两个在同一张床上我就想干什么。但是!我忍住了!
 
pps. 叶修的套路真的强:撩+洗澡+默默买药
         自己领悟一下
   
   
   

评论 ( 9 )
热度 ( 196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