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雏菊与文心兰 03

 
*新坑(不长 
  
*世邀赛背景
   
*双向暗恋(突然发现我的大纲很狗血
 
*花吐症,有私设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叶修第二天醒的时候,房间里没有那种空调定时关闭之后的燥热,也和整夜来着空调的感觉不太一样。喻文州早就醒了,坐在一边的办公椅上,椅背靠着桌沿,背向窗户,下身还披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薄毯。
  
  
房间里的空调应该是关闭后早上又被喻文州打开了,正直直地吹向他,大概是这样,喻文州才盖上薄毯。
  
 
背对着窗台,叶修看不清喻文州的表情,就只能感觉到喻文州抬起了头对他说,“醒了?”
  
 
“你早就醒了干嘛不叫醒我……” 叶修翻身打了个滚,把被子裹着一团,就是不想起来,温度和气氛都太合适了,弄得他昏昏欲睡,下一秒就可以再补一觉。
  
 
“也没太早,现在也才八点半。” 喻文州从椅子上起来,把窗帘拉开,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叶修把头窝在被子里哀嚎了一声,“但是该起了。”
  
 
喻文州隔着被子揉了揉叶修的脑袋,让他先去洗漱,自己去拿早餐进来。
 
 
“别赖床啊,不然待会让张新杰来找你麻烦。”
  
喻文州走的时候不太放心,还对叶修叮嘱。
  
 
门刚关上,叶修就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下面还裹着被子,有点惊魂未定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眼神有些发红地四处漂移,低低地说了声我靠。说完还从嘴里吐出两片花瓣来。
 
 
才染病两天,叶修已经可以熟练从嘴里吐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花瓣,然后快速地收拾掉。
  
 
他起身把捏成一团的花瓣和纸巾扔进抽水马桶里用水抽走,开始了洗漱。这两天他总觉得身边味道怪怪的,有种植物汁液的味道。
  
 
对于喉咙的压迫感叶修不是不着急,但是他的步调显得格外的游刃有余,病症对他来说更多是一种提醒,不是逼迫。
  
 
洗漱完换完衣服之后,喻文州就刷房卡进来了,还带着大包小包的早餐,看起来格外突兀,根本不是两个人的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房间里住了三四个人。
 
 
“你带回来这么多?”
 
叶修小小地提升了一下音量,后半句“疯了你”差点也随着一起说出口。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把东西都摆上桌子,叶修侧身让他过去把东西放下,然后自己到门口关门,把门锁拴上了。
  
 
一回头一阵香味就传了出来,叶修这才开始感觉到饥饿,喻文州把小食一件件摆好放上来,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叶修,笑了。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叫服务员都打包了一点。” 喻文州从塑料袋里拿出餐具,放在叶修面前,给叶修夹了一些自己觉得好吃的食物,“你都尝尝看,明天我就拿那些就好了。”
  
 
“对我这么好啊?” 叶修调侃着笑了笑,从喻文州手里接过筷子,吃了几口食物,评价了几句。等到吃了七七八八,才发现喻文州一直没有动,就是看他在吃什么。
  
 
叶修嘴里含着口烧卖含含糊糊地说,“你都不吃的吗?”
  
 
“把东西吃下去再说话。”
   
喻文州从床头抽出纸巾,很顺手地帮叶修擦了一下嘴巴,再拿出一张新的纸巾给叶修。
  
  
叶修拿着面纸捂住嘴,就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地瞅着喻文州,极力用眼神表达询问。喻文州被瞅得没法了,抬手遮住叶修的眼睛,手心里微微地有睫毛划过。
  
 
“别这样看。”
 
喻文州低低地说。
  
 
掌心里没划过的感觉更明显了,叶修像是在里面恶意地拼命眨眼,然后疑惑地问刚才喻文州小声说了什么,语气里没有透出真实与否。喻文州甚至可以猜想叶修是听见了然后故意问的,但是他也不能说。
  
 
“没什么。” 喻文州没有放下手,而且俯身凑到叶修的肩头,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地回答。然后才拉开距离,把手放下来,“我已经吃过了,才帮你带过来的。你还要赖会儿床嘛。”
  
 
“你这样很犯规啊文州。” 叶修把东西咽下去了,喝了口水,才清楚地开口,“都不让我看你喜欢吃什么——”
  
 
“你是不是在讨好我?”
 
叶修冲喻文州眨眨眼。
  
 
“对啊,我就是在讨好你。”
 
喻文州也冲叶修眨眨眼,显示出一副自己很真诚的样子,然后两个人突然笑了出来。
  
 
等到两个人这样插科打诨地结束早饭,已经快要九点了,但是约定的开会时间是十点半,于是叶修和喻文州也没有打算先去会议室,就坐在房间里面,两人都坐在各自的床上摆弄着笔记本电脑,补充一下昨天没有聊完的细节。
  
 
等到喻文州意识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从自己的那张床坐到喻文州的床上,直接在他的屏幕上指指点点,时不时抬头看一下自己。喻文州回想了一下,竟然觉得这个过程没有半点突兀,叶修就这样很自然地坐了过来,很自然地用起了他的电脑,喻文州甚至没有那种领地的入侵感。
  
  
叶修把这种入侵弄得润物无声,连喻文州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喻文州低头看着叶修的发旋,像是看近了一个深渊,就是因为太过自然了,反倒助长了一些不确定性。
  
 
洗澡很自然,擦头发也很自然,因为咳嗽,所以叶修自己去买药了也不奇怪,毕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如果把自己定位在朋友的位置,做出这些都不觉得奇怪。
  
 
叶修现在就在自己面前,喻文州把手一扣就可以把他搂在自己怀里,然后把吻烙在他的后颈上。
 
 
“你干嘛呢。” 叶修一把抓住喻文州在自己脖子后面作乱的手,放到一边去,“好好看资料,作什么乱!”
  
 
“好好好,看看看。” 喻文州敷衍地回答到,然后接受到了叶修侧过身来的一瞥。
 
 
——我的领队啊,你这样让我怎么好好看。
  
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可以不和叶修玩这种聪明人的游戏,但是他不想赌那一点不确定性。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和叶修是两株在虚空里挣扎延伸的藤蔓,触到对方的根须,小心翼翼地试探,缠绕,不越过半步雷池。
 
 
他的时间其实有些禁不起这样的试探,因为叶修不知道的是,喻文州今早起来自己在厕所里闷闷地咳嗽咳了半个小时,还要把吐出来的混着血的花瓣收拾干净。文心兰的生机越来越旺盛,但是却格外的刺眼。
  
 
喻文州自诩不是一个心思重的人,但是在这件事上却费劲了心思,他可以拿最后一分钟出来赌一个合理性。
 

最差不多一个吻。
  
 
吻后没有结果。
 
 
两个人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收拾收拾一起往会议室走,路上陆陆续续有碰到人,大概都是这个时候从房间里出来的。
 
 
叶修一进会议室就径直往首座上走,喻文州去旁边接了两杯水,坐到了叶修旁边,帮他弄电脑投影仪之类的。会议其实也没多长,大概讲了一下整体情况和目标,再说一下每个人大致的方向就结束了,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风格,说个方向自己琢磨就行了,不需要多嘴说些什么。
  
 
其中张新杰还特别贴心地出了一份作息时间表,被叶修义正言辞地拒绝,但是却被喻文州当着所有人的面接了过来说是做个参考。习惯张新杰作息的霸图选手张佳乐没说什么,其他不规则作息的人就把眼睛眼巴巴地往喻文州身上看,受到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会一共就开了一个半小时,选手们都陆续走了,今天下午才有安排,有的去熟悉训练室,有的直接回房间。叶修在收拾电脑,然后发现喻文州还坐在那里,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你不和他们去吃饭?”
  
  
“等你啊。”
 
喻文州无比自然地回答道。
  
 
两个人一起去吃了饭,下午三点开始了训练,一直到晚上九点,中途有休息时间还有晚餐时间,还是比较轻松的。结束喻文州还要留下来和张新杰讨论什么,叶修就一个人先回了房间。
  
 
今天忍了一天没怎么咳嗽,一回到房间,叶修就拼命咳嗽,花瓣吐了一地,咳嗽咳得爽快了,才赶紧收拾地板。保洁阿姨忘了收拾垃圾桶,里面有很多纸团,叶修要把自己这些包着花瓣的纸团扔进去时,眼尖的发现里面有黄色的花瓣露了出来。
  
 
叶修对着电脑查了半天,黄色的花瓣是文心兰的,而且看这个量,喻文州已经到了花吐症后期了。他不会傻到这么明显还不知道这些花瓣是谁的,姑且不提自己的花吐症是不是喻文州传染的,关键是——喻文州有喜欢的人了。
  
 
喻文州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了。
  
 
这个结论在叶修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他把喻文州身边的人包括自己都过了一边,但是也不敢打包票证明那个人是谁。
  
 
——如果不是我呢?
  
 
今晚喻文州先睡着了,换成叶修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眠,那个问题又在脑海中打转,他们所有的试探都在底线内,没有什么突兀的表现,所以也不能代表什么。
  
 
——真的不是我呢?
  
  
  
 
tbc.
  
 
 
ps 不想撩了,好累,你们直接为爱鼓掌好嘛

pps 狗血是生活的乐趣
 
ppps 不是你是谁啊傻孩子
  
  
 

评论 ( 11 )
热度 ( 160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