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雏菊与文心兰 04

 
* 快完了(喻总的血要吐完了
  
* 双向暗恋
 
* 花吐症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气氛的冷淡只是一瞬间的,像是即将沸腾的开水被撤下了柴火,只剩下一些无力的气泡继续在空气里发出细小的呐喊。
  
 
对于喻文州来说,就是他手心底下的那片玻璃,另一面已经失去了温度,只有自己固执地还把手放在这面。叶修对他的热情来得也快,去得也快,其中的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交往还是一样的疏离有度,只是那种空气中粘稠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叶修还是一样会在他的床上讨论方案,但是那些亲昵的小动作,或者是意有所指的眼神都消失了。
  
 
喻文州心里想着,忍不住把手伸出去摩挲着叶修的后颈,叶修轻轻扭了扭脖子,把一个眼神扔过来。同样是在问“干嘛”,之前的眼神带着调笑,现在的眼神里就是一片平静,虽然说出来没有什么可信度,但是喻文州就是可以感觉到那点细微的差异。
   
  
“你最近对我好冷淡啊。” 喻文州有意无意地说了出来,叶修却连一丝僵硬也没有,整个人和平常一样放松,好像对喻文州的话没有半点想法。
  
 
“唔……?” 叶修拿过面前的笔记本放在腿上打字,一边含含糊糊地吐着字,“你哪来的自信啊?”
  
 
潜台词 “我什么时候对你热情过?”
  
 
然后叶修的背部突然一重,喻文州的下巴支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感觉一瞬间耳朵突然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擦过一样,接着喻文州的脑袋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左边,两个人的耳朵轻轻触碰着。
    
 
“你烦不烦?” 叶修伸出一只手使劲揉着喻文州的脑袋,惹得喻文州拿下巴在他的肩窝里面磨了磨。
  
 
被喻文州这么一磨,叶修先受不住了,赶紧把喻文州的脑袋推开,用手护着自己的肩膀,一脸警惕。喻文州看到叶修反应这么大,那一股子无名火就这样熄了,他把叶修拉了回来,还是按在自己身前,继续把脑袋搁在叶修身上。
  
 
“不闹你了,继续继续。”
  
  
这是哪门子不闹了?叶修气的牙痒痒,恨不得反手把喻文州摁在床上暴打,可是对方卡在自己的肩窝上,他也动弹不得。他实在是琢磨不透喻文州的意思,再加上想到自己的花吐症很有可能是喻文州传染的,更不想理人了。
  
 
叶修生着闷气不想理喻文州,可是无奈喻文州脸皮实在太厚,怎么赶也赶不走,看资料要一起看,吃晚饭要一起吃,还时不时喜欢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我去洗澡你要不要也跟我进去啊?”
 
叶修站在浴室没好气地说。
  
 
“你如果想的话当然可以了。”
  
喻文州连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叶修怕喻文州真的不要脸地和他一起进去,连忙制止住了喻文州,自己赶紧进去。
   
 
——生气了?
 
喻文州刚想不要脸地想叶修生气了逗起来也很有趣,就被一阵刺痛卡住了,这次咳嗽来得很剧烈,压也压不住,喻文州咳了半天只把一些花瓣咳出来,感觉喉咙里还堵着什么。
  
  
于是他只能使劲得咳,希望叶修的水流声大一点可以把他的咳嗽声遮盖过去,喉咙深处的枝干出来了一点,喻文州用手快速地把它抽了出来,一簇完整的文心兰在他的手心里绽放,花瓣上面还有血。
  
 
喻文州在行李里面找到防止喉咙破损的药,赶紧吃了下去。之前一直抑制住的症状因为和叶修的接触反倒加重起来,几乎超出自己的控制和想象。他可以感觉到种子在喉咙里扎根,枝干延伸出来,刺破脆弱的脖颈,把血红染在花瓣上。
  
 
他吃完药后拿纸巾把手心里的血擦干净,再把地上的花瓣都包了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叶修在里面听喻文州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有一阵又一阵的揪心,按照他查的资料来看,喻文州无疑已经是末期了,他原本猜喻文州应该只剩下一星期,现在看来估计就两三天。
  
  
——所以他在赌什么?
  
叶修任由水流从自己的头顶冲过去,他看着昏黄的灯光照应下的墙壁,顺着纹路一直往下,试图把自己的大脑放空,不再思考。
  
 
如果是自己的话,半夜爬起来偷偷吻一下不就可以了吗?没有必要折磨自己的。这是叶修始终想不明白的事,依照喻文州的个性,如果喜欢的是自己的话,解决就很简单了。
  
 
每每想到这里,叶修就把自己的重量在天平上减轻几分,可是喻文州的态度又让他不自觉地在他身边多加了几个砝码。
   
  
他对喻文州的冷感只是眼神变化,可是喻文州察觉出来了,正在极力打消他这种疏离。外面喻文州的咳嗽声还没有结束,他的水流还不能停,这点小小的遮盖还是要就给对方的,虽然他不知道喻文州打的什么主意。
  
 
叶修和往常一样把毛巾搭在湿漉漉的头发上就出了浴室,坐在沙发上,喻文州站在沙发后面很顺手地给叶修擦头发,叶修就坦然地在面前玩电脑,让喻文州随意弄着自己的头发。
  
 
由于光线的问题,屏幕上可以隐隐约约印出自己的影子,叶修闲来没事地注意到自己头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影子,然后两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他向旁边的落地灯瞥了一眼,后面的墙有着两个人的影子,喻文州亲了一下叶修的发尾,然后又离开。叶修看到那个影子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发梢是没有感觉的,那种湿润的触感好像亲到了自己的心上。
  
   
叶修把手离开键盘,向后伸去,一把按住了喻文州的脑袋,两个人的头紧紧靠在一起,都没有说话。过了大概一分钟,叶修才把手放开,然后转过去靠在沙发上,冲喻文州眨眼睛。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说?”
  
  
喻文州想了半天,笑了一下说,“没有”。
  
 
叶修歪了一下头,也没有接话,就把身子转了回去,继续打游戏,但是喻文州可以感觉到叶修的态度已经缓和不少了。
  
 
喻文州看了一下时间,往浴室的方向走,然后对叶修说,“你如果困就先去睡吧,我去洗个澡。”
  
 
“不用。” 叶修转头看了一眼,正好接上喻文州投过来的眼神,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默契地把眼神同时挪开。喻文州一进去,叶修就把沙发旁边的垃圾桶拿了出来,自己去洗澡前才让保洁阿姨把垃圾处理掉,现在垃圾桶里只有一个纸团。
  
 
打来来看已经是一株完整的文心兰了,根茎都在,花瓣上面还有血,叶修无法想象自己口腔里要怎么出来一株完整的雏菊,估计出来的雏菊要被染上红色了,只是现在他还没办法想象那种痛苦。
  
 
叶修把文心兰放回了垃圾桶,默默把垃圾桶放回原处,然后做了会儿手操,准备上床睡觉。他把大灯都关掉,只留下床头灯。
  
 
喻文州出来的时候肩膀上明显淌着水,但他好像没打算去吹头发就直接睡了,刚沾上床就被叶修叫住了。叶修冲他招招手,让他坐到那边的床上去,然后拿出抽屉里的电吹风帮他吹起了头发。
  
 
“对我这么好呀?不生气了?”
 
喻文州的喉咙有些沙哑,可能是刚才的那阵咳嗽受了伤,还有些疼痛,所以说话有些废力。
  
 
“你别说话了。” 叶修一把抓过喻文州的头发,使劲地揉着,手心里都是水,“该说的话不说,现在没到你说话的时候。”
  
  
喻文州的头发吹得差不多干的时候,叶修就无情地把吹风机往喻文州手里一塞,然后直接倒下说了一句我要睡了,就没打算管喻文州。
  
 
喻文州自己把头发吹干了以后上了床,然后听到叶修那里闷闷地传来一句“我明天要吃小笼包”。
  
 
“好。”
  
 
叶修已经困得不行了,强撑着听到这句话,然后马上就睡着了。第二天喻文州醒的时候他也没意识,只是喻文州问的时候迷迷糊糊回了两句话,然后在喻文州把早餐带回来的时候,叶修才被推醒。
  
 
“去洗漱,然后吃饭。”
   
  
叶修打着哈欠进了洗漱间,出来的时候碗筷已经摆好了,喻文州把小笼包放在他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他吃下去。
  
  
   
  
   
   
  
ps 本来想让叶修误会的,但是真的我觉得喜欢太明显了没什么好误会的。
  
pps 写撩和开车一样痛苦,肝都很累。
  
pps 下章完结 不然喻总就要不行了(
  
   
   
修修好贤惠!我的!都是我的!(。)
  
   
 

评论 ( 8 )
热度 ( 172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