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雏菊与文心兰 05 (完)

  
* 不用吐血了(
  
* 双向暗恋
  
* 花吐症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第二天喻文州还跟个没事人一样到处乱跑,叶修每隔几分钟就要往喻文州那里瞥几眼,生怕一不小心他就倒在哪里不省人事了。
  
 
喻文州这种死到临头还不慌不忙的态度真是让叶修恨得牙痒痒,但他也不能冲上去直接给喻文州一个不明所以的吻吧?
  

装,继续装。
   
叶修咬着牙打爆了对面的黄少天,被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吐槽这个和说好的训练套路不一样,叶修冲黄少天呵呵两声,给了他一句我看到你就来气。留下黄少天一个人一脸委屈,承受着叶修突如其来的迁怒,然后又收到了自家队长莫名其妙的关怀。
  
 
黄少天见势不妙趁着自己训练的份已经达到了,就想往外走,走的时候拍了一下喻文州示意自己先走了,没想到这一拍直接把喻文州拍在地上,不省人事。
  
 
叶修看到喻文州突然倒地了,心里还松了一口气,赶紧指挥手忙脚乱的黄少天和还在现场的张佳乐把喻文州送回房间。
  
 
“老,老叶。” 黄少天难得说话有些结巴,“不应该叫救护车吗为什么要送回房间里啊?”
  
 
叶修惊叹于黄少天的脑子还没有下线,然后无比轻松地回他话,“因为他有病,我有药。”
  
 
“队长生病了?所以他这几天才一直咳嗽?今天发烧了身体不好?不然我怎么一拍就直接晕了?”
 
黄少天的问题噼里啪啦地吐出来,叶修懒得回他,他看得出来黄少天现在冷静了很多,旁边的张佳乐本来也想发言提问的,听到叶修的话也没再说什么,帮忙把喻文州送回房间后就走了。
  
  
喻文州躺在床上还没醒过来,叶修先去洗漱间把毛巾打湿,过来擦着喻文州的脸,试图把他弄醒,试探地叫了几声后,喻文州突然咳嗽了起来,往旁边就吐了一口血出来,白色的毛巾瞬间就染上了斑斑点点。
   
 
叶修看着这样不行,等不及喻文州醒来他就先咳死了,想也没想就俯身亲了上去,口腔里都是血腥味,叶修试探地用舌头撬开对方的唇齿,舌尖碰着喻文州的舌尖,轻轻地舔舐着。
   
 
没过几秒,身下的喻文州就醒了,下一秒就把主动权夺了过来,舌尖勾着叶修的舌尖,慢条斯理地纠缠着,不让对方脱身。战场从自己这里转移到了叶修那里,穿过齿缝,两个人一点点地掠夺对方口腔中的空气,鼻尖撞在了一起,呼吸间都是对方的气息。
  
 
这个亲吻来得突然,却又水到渠成,换了一次气后,叶修看着喻文州发红的眼角,想着自己的表情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刚还在分心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喻文州把嘴覆了上来,先是单纯地触碰,两个人在面上厮磨。
   
 
然后喻文州就不满足于这种浅尝辄止,而是再次用舌尖划开对方的口,和叶修的舌头缠在了一起,这一次亲吻比上次来得更久,两个人周围的气息也平稳了起来,没有刚才的那次急躁,反而是慢慢地纠缠,细细地掠夺,把每个或在幻想中的场景演绎到极致。
   
  
叶修觉得自己被亲得受不了了,轻轻推了一下喻文州,喻文州才停下了动作,最后亲了一下叶修的鼻尖,算作收尾。
   
  
叶修眼角红红地,惹得喻文州又亲了几下,叶修直向喻文州一连翻了三四个白眼。
  
 
“坐好坐好。” 叶修把喻文州按住,一脸受不了你的表情。“一上来就这么腻腻乎乎,受不了受不了。”
   
  
“我高兴。” 喻文州笑着又亲了叶修一下,俨然一副怎么嫌弃都高兴的表情。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叶修歪着脑袋,试图找回场子,一脸正气地发问。
  
 
“我有花吐症?” 喻文州想了一下,不确定地说。
   
 
“已经知道了,不是这个。” 叶修指了指垃圾桶,“每天咳嗽得跟肺痨一样,还吐血,垃圾桶也不处理一下,当我有多傻?”
  
  
“嗯?” 喻文州把目光投在叶修的喉咙上,不明所以地发出了一声,“可是正常人应该不会想到的。”
   
  
喻文州低下头,把唇覆在了叶修的喉咙上,叶修不适地咽了一下口水,喻文州轻笑了一下,边舔舐边含糊不清地说,“这个发现也太巧合了,我可不信。”
  
  
“你也有花吐症?” 喻文州笑了,上一句还是个问句,下一句就带上了笃定,“我传染的。”
  
 
“得意死你。” 叶修已经快气急败坏了,他在这里这么正经,喻文州就是不好好回答。
  
 
“是什么?”
   
 
“雏菊。”
   
 
喻文州一脸真是想不到,好可惜居然没看到,叶修捏了一下喻文州的脸,继续发问。
  
 
“你真没什么想说的?”
    
  
喻文州没想到自己的插科打诨失败了,但是他又不知道叶修究竟想让他说什么,于是只能使劲想,越想越想不到,只能特别心虚地说。
  
 
“……我暗恋你很久了?”
   
 
“吼?” 叶修一下子起劲了,虽然这也不是他想听到的,“多久了多久了?”
   
 
看来也不是。喻文州实在不知道要回叶修什么,只能老老实实地先回答叶修的问题,“大概两年前,然后一年前患上花吐症。”
   
 
“你怎么忍住一年的?不是只有一个月吗?”
  
叶修看着喻文州的表情,没忍住上去亲了一口。
  
 
“吃了药可以抑制。” 喻文州心安理得地享受叶修的心疼,“如果没有集训的话,应该会慢慢计划,但是不巧要集训,所以病一下就爆发出来了。”
   
 
“只有一个吻而已啊?你和我说的话我肯定会答应的。”
  
 
“那不行,如果不是恰好你也喜欢我的话,我们最后只有止于一个吻。”
  
 
“心眼那么多要死啊你。” 叶修听得恼羞成怒,“你自信太大了!”
  
  
“不好吗?” 喻文州笑着和叶修腻歪,然后突然灵光一闪,感觉自己知道了叶修想要他说的话。
  
 
“我喜欢你,叶修。”
  
  
喻文州亲了亲叶修的眼角,轻轻说道。
  
 
叶修冲喻文州眨了眨眼,不说话,喻文州就知道自己话说对了,也没打算哂笑叶修,而是上前碰了碰叶修,两个人的额头靠在一起,鼻尖碰着鼻尖,喻文州轻轻磨着叶修的鼻尖,两个人厮磨在一起,都不说话,默默地盯着对方。
  
 
喻文州突然觉得喉咙一痒,猛地把叶修推开,然后用手捂着咳嗽了两声,叶修在一边担心地看着,直奔酒店座机,准备一出意外就打求救电话。
    
  
“没事。”
  
喻文州沙哑地说。
  
 
他从手心里拿出一朵文心兰来,完整的一朵,没有带上任何血迹,也没有枝条,就只是绽放的花朵。喻文州把他的手伸向叶修,让他把那朵文心兰拿过去。
  
  
“最后一朵,可能是礼物吧。”
  
喻文州笑着对叶修说,说完叶修也咳嗽了起来,从手心里拿出了一朵雏菊,和喻文州的那朵文心兰放在了一起。
  
 
“也许真的是礼物。”
  
 
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紧张地对喻文州说,“对了,你的喉咙呢?不是被划伤了吗?”
  
 
“那个啊?” 喻文州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喉咙,凑到叶修的耳边,轻轻地吐气,“在你亲我的一瞬间就好了。”
   
   
“疼痛是因为你,痊愈也是因为你。”
  
 
“……你这情话一套一套的和谁学的?”
  
 
“没有和谁。” 喻文州靠在了叶修的肩膀上,“看到你的一瞬间,就会了。”
  
   
叶修淡淡的一声德行湮没在唇舌之间,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吻,把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end.
  
  
 
完了!快夸我!勤奋的我!可爱的我!
  
ps. 过几天开喻叶的星期恋人(综艺梗
   
  

评论 ( 14 )
热度 ( 241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