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星期八的恋人 04

 
* 居然拖了一章(就不该吵架
 
* 王氏致郁电影专场
 
* 还在Day2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我梦见我梦醒了】
  
  
关于一个小姑娘的故事。
   
 
爱丽丝是一个有些孤僻的小孩,但和其他小孩相处的也不错,只是不喜欢一起玩游戏而已。她更喜欢窝在书房里看书,公主和王子也好,勇者和魔王也好。
  
 
“我喜欢魔王。” 爱丽丝对着自己的姐姐说,“因为魔王除了公主,什么都有。”
  
 
但是爱丽丝走上了一条成为勇者的路,不如说是探险者。像童话里的爱丽丝一样,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进入了不一样的世界,里面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人,但是没有姐姐,没有她的家。
  
 
电影放到这里,叶修和喻文州同时笑了出来,叶修骂了一句王杰希这个人恶趣味还真的是重,喻文州悄悄跟叶修咬耳朵,说我大概知道后面是什么剧情了,王杰希的童话向致郁路线。
  
 
爱丽丝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个看上去很无所谓的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在寻找魔女,因为魔女可以实现所有人的愿望。
  
 
“无所谓先生” 爱丽丝这么称呼他,“您要找寻什么呢?”
  
 
“我想要知道我存在的意义。” 无所谓先生这样回答。爱丽丝和无所谓先生踏上了旅途,因为爱丽丝想回家,每个人都有想要的东西过答案。
  
 
爱丽丝遇到的第二个人,是一个勇者,勇者是一个打败过魔王的人,但是载誉而归之后却沦为平常人,爱丽丝觉得他有勇者的勇气和智慧,却没有沦为庸常的坦然。勇者还很年轻,他想去问魔女,哪里还有魔王。
  
 
没有不是更好吗?爱丽丝在心里想着,但是没有说出口,她接纳了勇者,三个人一起上路。无所谓先生虽然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却什么都会,住宿问路煮饭,确实他负责的,勇者先生虽然看上去不太智慧,但是是个好伙伴。
  
 
爱丽丝才十岁,虽然是个古怪的小姑娘,但也才十岁,只要不拖后腿就万幸了。一路上有欢乐也有泪水,爱丽丝在这个奇异国度里面找到了归属感,回家这个想法正在逐渐褪色,她必须每天睡前提醒自己,我想回家。
  
 
真的吗?
    
  
第一个试炼来得很快,魔女说要牺牲掉一个人,三个人面面相觑,无所谓先生站了出来。“反正我无所谓。”他是这么说的。爱丽丝看到了他的手在颤抖,他在害怕。
 
  
可是爱丽丝没说什么。
  
 
第二个试炼是逃生游戏,勇者背着爱丽丝快速前进,最后淹没在无尽的火焰当中,爱丽丝在高地上看着勇者坠落,她看到了勇者的眼泪。
  
 
可是爱丽丝没说什么。
  
 
身后的门开了,魔女就在后面,可是爱丽丝不想开门了,她追寻拥有的东西,最后舍弃了还是拥有的东西,她想一直在路上。
  
 
我想回家。
  
 
假的。
  
 
魔女把门打开,看着爱丽丝,问她想要什么,爱丽丝什么也说不出口,但是她又必须说出来。牺牲了两个人的愿望太过沉重,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凌迟着她的喉咙,她说话的时候,喉咙生疼,话里好像含着血。
 
 
“我想回家。” 爱丽丝哭着说。
 
 
魔女怜悯地看着爱丽丝,摸了摸她的脑袋,只说了一句话。
  
 
“梦该醒了。”
  
  
梦醒了,爱丽丝抱着三月兔,哭得像个迷路的孩子。她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哭,只是觉得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灯亮了,全剧终,观众陆陆续续地散场,喻文州和叶修坐在最后面,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一起,叶修把头依在喻文州的肩上,他们都没有说话。
  
 
“王杰希这个风格到现在还没被人骂死简直不可思议……”
  
叶修打破了沉默,语气非常幽怨地说。他现在情愿去看一个青春三流喜剧,也不想看王杰希在这里卖情怀,真的小孩来看会做噩梦吧?
  
 
“不是有挺多人跟他寄刀片吗?他们公司收到过挺多的。”
 
喻文州的回话也很无力,两个人还沉浸在刚刚的剧情里,虽然云里雾里,有人看个痛快,但是对于两个演员来说,更愿意去探究里面的深意。
  
 
“我前不久问老王这部电影是什么想法。” 叶修捂着脸,向喻文州控诉,“他说的很简单啊,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的故事。他每过几年就要拍一部致郁向是什么心态……”
  
 
喻文州推了推叶修,把他的脑袋从自己的肩上挪开,然后起身理了理衣服,向叶修伸出手,示意该走了。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叶修,电影院的灯已经亮起来了,喻文州的眼神在平光镜的反光下晦涩难懂,叶修看得不太清楚,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
 
 
“走吧,我的魔女。”
  
 
“我是魔女你是爱丽丝吗?” 叶修没好气地看着喻文州,刚把自己拉起来就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是叶修莫名觉得喻文州的情绪不太对,把手握得紧紧的,两个人和之前一样,手拉手离开。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牵着手走,因为走的是小路,也没有遇上什么人。虽然没有搭话,但是叶修心里却不觉得尴尬,反而是有一种默契油然而生,就算不说话也不奇怪。
 
 
喻文州像是在想心事,所以叶修也没打算开口,他估摸着喻文州还在想那部电影,就让他慢慢想。很多细节的隐喻想起来很琢磨不透,但是确实普通王杰希所说的,一个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的故事,中途的拥有是真的真的还是假的,只有魔女知道。
 
 
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太残酷了,但是对于大人来说,就是成年人的生存法则了。但是这些再深挖下去还有别的含义,王杰希搞这种电影总是可以写出一篇小论文来剖析的,但是叶修不想多想了,没有必要。
  
 
叶修使劲拉了一下喻文州的手,让他回神,喻文州懵懵地回过来来看叶修,显然不明白叶修为什么突然叫他。
  
 
“你是和我约会呢,还是要去当影评人啊?” 叶修抽出手来,双手一起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脸,看着喻文州明显还没回神的表情,又拍了一下,“电影是电影,现在是约会时间。”
  
 
喻文州愣了一下,趁叶修还没有把手放下,伸出手把叶修的手抓住,贴在自己的脸颊上,用脸颊轻轻地蹭了一下手心,然后亲了一下叶修的手。
  
 
“是我多想了。”
 
 
喻文州把手放下,两个人的手又牵在了一起,喻文州暂且把电影的事放到一边,两个人慢慢往回走,穿过最后一个小道的时候,有一对情侣在路灯底下接吻,难舍难分,叶修看了一眼就把眼神挪开了,然后侧头看到喻文州饶有兴致地看着。
  
 
叶修把另一只手放在了喻文州眼前,跟他咬耳朵,
“你害不害臊啊这么看别人?”
 
 
等到过了那个路灯,到一段没灯的小路,叶修才把手放下来,喻文州笑着看着他,眼睛里好像有话想说,叶修被喻文州盯着有点手足无措,底气不足地问他想干嘛。
  
 
“今天天气很好。”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回答,叶修还没想到喻文州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就发现喻文州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碰着叶修的脸,然后轻轻地亲了下去。
  
 
不同于之前的亲脸颊这样的行为,喻文州把嘴轻轻覆在叶修的嘴上,没有更近一步,就是这样蜻蜓点水地一碰,然后离开。叶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喻文州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气氛也很好,远处昏黄的灯光斜着地打过来,两个人的脸都笼罩在夜色里,叶修把喻文州靠后的脑洞往前面拨,自己也不偏不倚地亲了上去,离开的时候还咬了一下喻文州的嘴唇。

 
“出血了。” 叶修笑眯眯地用手按在喻文州的嘴唇上,看着那点红色逐渐加深,然后才俯身上去把他嘴唇上的血迹舔干净。
  
 
“心情很好?”
  
两人的亲吻结束后,喻文州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角,然后开口问叶修,绝口不提是自己先亲上去的举动。叶修也没有什么生气的迹象,只能说刚才的气氛真的太好了,真假的界线一下子就模糊了,他侧头看着喻文州,眼角微微上扬,冲喻文州眨了一下眼睛。
 
 
“心情很好,天气也很好。”
  
“是啊,天气很好。”
  
 
晚上回家已经很晚了,也不打算再做些什么,两个人就打算上床洗洗睡了,喻文州洗澡完以后,看到叶修还在玩手机,一把抢过他的手机,让叶修进去洗澡,叶修这才不情不愿地进去了,衣服和浴巾还都忘了拿,打开一条门缝让喻文州送进来。
  
 
睡觉的时候喻文州在被子底下偷偷地牵起叶修的手,叶修没说什么,把手收紧,将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心情很好,睡得很沉,喻文州却做了个噩梦,电影里面的那个小姑娘在他的梦里不停的哭泣,没有人安慰她,喻文州惊醒了,叶修因为喻文州的动作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做噩梦了?”
    
“我梦见我梦醒了。”
   
喻文州低低地说,重新抓起叶修的手,紧紧地握住。下一秒叶修却把手松开了,那只手伸出被窝,环过喻文州的脖子,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魔女说了,梦不会醒的。”
   
   
   
   
  
tbc.
 
  
  

* 你说不会醒就不会醒喽
 
* 喻总就是爱丽丝,梦醒不醒,是不是梦,全都由魔女决定,无所谓和勇者也是性格的体现,这么一想喻总太可怜了,这章赶紧打个波。
  
 

评论 ( 17 )
热度 ( 17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