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深情难解 02

  
* 一句话简介:修修让he变be
  
姊妹篇走这(^3^)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然后?” 女人难以置信地挑了挑眉,素养很好的她并没有选择尖叫,“你居然问我然后?你没有点表示吗?”
  
 
叶修没回答,只是暗暗在想,下面应该是那个姑娘喊,妈,您别说了之类的,他还没来得及抬头看那个姑娘,就听到声音出来。
  
 
“妈,您别说了。”
  
 
哦果然!
  
 
一直在一边喝茶的姑娘终于开口说话了,一上来就呛了叶修一下,“直接把条件亮出来吧,你是什么地位你自己也清楚,何必让我们说那么多,大家都难堪。”
  
 
“我是什么地位我不清楚。” 叶修口气说不上多好,毕竟自己来这里受了这么多刺激,现在还要应付这种经典剧情,自己恨不得一走了之,“喻文州清楚,你去问他啊。”
  
 
“你们是不是根本没问就过来了?或者说,是打听到喻文州不在家所以过来了?”
  
 
叶修一口一个喻文州,听得对面两个人不太舒服,不是恭恭敬敬温温柔柔的文州,连名带姓地叫出人名来,更说明叶修有这个底气,某种意义上来说,显得更亲密。
  
 
虽然叶修只是心情不好才连名带姓而已,平时自己也是叫文州,毕竟少一个字也是少,他才不乐意多喊。
  
 
“我在这里五年了,也没听过喻文州有什么妈妈。” 叶修把茶杯放下后,招了招手让门后的女仆还有执事过来,一脸不耐烦,“把这两位送走,以后都不许进来。”
  
 
看到对面的两个人似乎还想再说一点什么,叶修直接掏出手机,屏幕上正在录音,他晃了晃手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面两个人还不等人来送,自己就走了。
  
 
这么辣鸡还敢过来找骂?
  
  
叶修上楼开电脑泄愤,虽然不知道还要再呆几天,总归是要好好呆着,如果说这个世界的喻文州是霸道总裁,那么叶修已经不知道处理了多少女主了。  
   
 
从笨手笨脚会平地摔的职员,到不知名的表妹,到某个商业巨头的女儿,再到昨天刚招进门呼唤爱的女佣,叶修毫不怜惜地一个个处理掉,但是落下了个心狠手辣的名号。
  
   
或者说只能说叶修完全没有当主角的自觉。
  
 
第六天叶修已经可以熟门熟路地,精准地亲上喻文州的嘴唇,然后蹭了蹭喻文州的脸,让自己再多睡一会儿,明明自己应该是个直,但是不知道是身体有感情残留的原因还是什么,不自觉地就对喻文州亲近起来,很多小习惯都很亲昵。
   
 
晚上叶修参加了一个酒会,以男主人的身份,基本上大家都是笑脸相待,但是还是有那么几个不识相地躲在花园的小角落说坏话,还好死不死地被嫌里面太吵的叶修和喻文州听到了。
  
 
叶修没说什么,拉了一下喻文州就走,喻文州也没说什么,大概是不在意,结果一回家,喻文州就打横抱起叶修上楼,这几天叶修被抱的次数太多了,只能说习惯太可怕了,他超自然地挽上喻文州的脖子,直到发现自己被扔上了床。
  
  
喻文州的吻铺天盖地上来,吻到脖子上的时候叶修才觉得不对劲,他使劲推了一下喻文州,努力把身子躲开,可惜喻文州的身子贴得很近,更奇怪的是,另一种说不清楚的感情冲了上来,模糊了理智。
  
 
叶修隐隐约约知道该怎么做,一把把喻文州的头按住,不让他再有动作。喻文州在叶修的肩窝里埋了一会儿,才闷闷地开口。
  
 
“你不生气吗?”
    
 
“生气?不啊。” 叶修抱着喻文州,轻轻地摸着他的头,话脱口而出,完全没有经过思考,好像是想说很久了一样,“被讲多了也习惯了,而且那样讲也不过分。”
   
  
喻文州抓着叶修腰的手一下子收紧了,叶修像是没感觉一样,继续摸着喻文州的头,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说话。
  
 
“让他们破产吧?”
    
 
……
     
  
“哈?”
    
 
叶修把喻文州推开,让他坐起来,认真地盯着喻文州,他自己有些怀疑刚才听到的话。喻文州还显得很生气,就是不肯对上叶修的眼睛。
     
  
“就是让他们破产。”
   
喻文州语气非常认真。
    
   
完蛋……感觉还有点开心。
  
叶修觉得这个世界太奇怪了,喻文州摇身一变变成总裁以后,什么行为都做得出来,包括现在的说破产就破产,他自己也会不由自主地做出一些行为,和他本来的个性不太符合,但是又不觉得奇怪。
    
  
会因为喻文州要让他们破产这种行为开心,在叶修眼里很奇怪,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是真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很爽。
     
 
完了完了,还会觉得这样的喻文州很可爱。
  
 
叶修越想越不对,这种感情太不受控制了,他不知道是否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
  
 
第六天的时候,报纸上登有两家公司宣告破产,背后原因与喻氏有关。叶修也不觉得奇怪,反而萌生出一种“我男人就是厉害”的自豪,自豪完之后叶修猛地拍了自己的脸两下,试图让自己清醒。
  
 
这是他呆在这个奇怪的世界的第六天,喻文州今早出差,明天才能回来,如果明天他再不能走,就打算摊牌。但是心里隐隐约约地觉得,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叶修也不慌张。
  
  
继续过咸鱼的生活,心里的声音一直在提醒他什么,可是叶修都没有理睬,这个自己和喻文州过了五个多年头,仅凭一个声音就要这样肆意破坏,他自己做不出来。
  
    
何况…能做出来也很难吧…
  
  
叶修看着喻文州连出差都要送过来的花,深深地叹了口气,理智点说,凭喻文州的财力和人力,自己也根本不可能逃跑,如果说最后真的不得以要做的话,这个情况的成功率也很小。
   
  
不得不说叶修很认清形势,生活更重要,顺便思考一下自己的性取向更重要,他有一个猜想,可是要回到现实世界才能证实。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叶修我在沙发上看电视,喻文州把一对耳环给叶修戴上,叶修拒绝了,转过头来盯着喻文州,语气平静地说了一句话。
  
  
“喻文州,我不喜欢你。”
   
   
“这个玩笑你开过好几次了?”
   
   
喻文州嘴角含笑地亲上了叶修,还用手在叶修的耳垂处不停地揉捏,叶修坦然地接受着喻文州的吻,伸手环过喻文州,闭上了眼睛。
  
  
一吻过了,叶修摸了摸喻文州的脸,“抱我上去”。喻文州顺从地把叶修抱上了卧房,刚把叶修放上床,叶修推了他一把,把喻文州赶去洗漱间洗澡。
  
 
“身上太脏了,别上床。”
  
 
喻文州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睡着了,等喻文州回来等到了十一点多,想想也很累,何况这两天公司的事情都是交给叶修处理的,可能也没有好好休息。
  
   
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睡颜,轻轻地把他拥入自己的怀里,很快地入睡了。
   
  
……
   
  
“叶修,叶修。”
    
喻文州叫唤着叶修,想让他起床。叶修感觉在睡梦中有人叫他,是个熟悉的声音,他把身子支起来,一手勾住喻文州,准确地找到对方的嘴唇,轻轻地吻了上去。
  
  
“再让我睡一会儿……文州。”
   
   
   
  
tbc.
   
          
       
* 小六太勤奋了可怕
  
* 修修最后说不喜欢就是想试一下而已,这个世界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他自己出于性格也不会做这种事。何况他还不知道必须要be(嘻嘻嘻
   
   
    
    

评论 ( 16 )
热度 ( 269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