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星期八的恋人 06


*星期恋人综艺梗
    
*Day4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我的心里有星辰大海】
   
    
一句“梦不会醒”像是给了喻文州一种不明所以的期待,其实他早已做好一切都是美梦的准备,叶修觉得他很入戏也没有错,他纯粹是抱着爱恋的心情当成最后一场戏来演,不管最后的结局怎样,这个过程又或许是蜜糖铸成的利刃,喻文州也甘之若饴。
   
   
承诺随随便便就可以给出来,两个人的真心都看不见如何真心换取真心?这个综艺与其说是天赐良机,不如说是奶酪陷阱,谁付出了多少总是看不清。但是叶修那个在夜色中投过来的眼神一直浮现在喻文州心里的荧幕上,那一双眼睛温柔又深邃,沉浸着星光,他总是拒绝不了。
  
   
昨天晚上是场约会晚餐,两个人都失去了平常心,喻文州的心是被揪了上去,整个人有些飘,走路都感觉不太稳,看一切好像都是甜蜜的,完全没了那份温柔冷静,晚上睡觉也不老实,主动抱着叶修就是不撒手。
   
   
叶修也没恼他,和喻文州不同的是,他的心反而是沉到湖底一样的平静,他的眼睛不像是之前那样闪烁,说完话只有,叶修一直沉默得可怕,他在思考自己给出去的话。但是想了很久还是未果,真情流露或者一时冲动,他都必须开始把喻文州放在心上。
   
    
脱口而出也好,深思熟虑也好,再或是虚情假意,叶修和喻文州无疑把对方放在了极其重要的位置。
  
    
似乎是从昨天的赖床开始,两个人就已经失去了早起的能力了,闹钟准时响起,被窝里面伸出一只手不断摸索着,然后终于找到了手机,把闹钟掐断了。喻文州把手伸回来的时候还顺带摸了摸叶修的脑袋,把他往自己这边拢了拢,含糊地说了声继续睡。叶修还虚假地推了他几次,然后就不挣扎了,乖乖在喻文州怀里再次入睡。
  
   
不过喻文州没有睡多久,大概是半个小时就醒了,叫了一下叶修,叶修虚虚地应了一声,喻文州就先起了,去洗漱完以后帮叶修再订了一个半小时之后的南中,然后下楼准备早餐。门口的红皮邮箱出乎意料的什么都没有,喻文州想了想台本,估摸着应该下午才会送过来,倒是不知道叶修还记不记得任务。
  
    
正这么想着,叶修就从楼梯上下来了,还穿着睡衣,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一脸没精打采地走到喻文州面前,任由喻文州好笑地把他的脸揉来揉去。
  
   
“这么困啊你?要不要上去再睡一会儿?”喻文州捧着叶修的脸,轻轻地亲了一下,叶修连躲都没躲,反而蹭了蹭他脸颊两侧的手,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
  
     
“不要,我都下来了。”叶修蹭了半天好像有点清醒了,睁开一只眼睛瞥了喻文州一眼,“你这么一大早就占我便宜真的好吗?”
   
    
“好啊。”喻文州正经地回答,轻轻咬了叶修的嘴唇,在他的唇上舔舐了一会儿,才松开手。喻文州眼角都写着就占你便宜了,叶修看着他还在假正经,伸出手轻轻拍了一下对方的头,送上了一个白眼。
  
   
吃过早餐以后,叶修才想起今天的任务,疑惑地看了眼喻文州,照常来说喻文州会把任务卡放到桌上的,可是今天什么都没有。喻文州朝叶修摇了摇头,说了句可能下午才会送到吧,邮箱里面什么都没有,叶修哦了一声,发了会呆。
  
    
然后喻文州看到叶修偷偷摸摸地凑过来,跟喻文州咬耳朵。
   
   
“台本上今天的任务是什么啊?”叶修的声音放得很低,还带着点不好意思,侧过来瞄了眼喻文州,讨好地眨了眨眼。
  
    
“你的心里有星辰大海。”喻文州也很配合地放低声音,两个人凑在一起,偏偏都是坐在沙发上,远远看两个人就是窝成一团不知道说些什么,互相看着对方笑。

    
“什么意思?闲聊吗?”叶修想了一下,疑惑地开口。

   
“大概是的。”喻文州点了下头,思索了一会儿,头靠在沙发背上,“我一直想问,你当时怎么会出来当演员的?”
   
   
“你好奇这个啊?”叶修哂笑了一下,爬上沙发,在喻文州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好,一幅准备促膝长谈的样子,喻文州给他挪了挪,让叶修躺的更舒服一点,然后听叶修在他的胸膛上懒懒地叙说。
  
    
“我是家里长子嘛,唉其实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和那些媒体说的差不多,一时冲动离家出走,但是以我的性格,不可能什么都没做就回去的。机缘巧合下进了娱乐圈,拍戏也顺风顺水,就一直这样过来了。”
   
    
叶修把头抬起来,实现和喻文州对上,他的眼神让喻文州想到第一次在荧幕里看到的那个眼神,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看到的是什么,是哪一幕已经记不得了,但是叶修的那个眼神直直地看到他的心底,他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人。
  
    
“拍戏真的…很开心的。像是一个第二次的人生一样,有时候光看着台本就有种突然的想法,我想要演出那个人,不,应该是我想要成为那个人,哎呀现在还有这种想法真是很奇怪呢。”
   
   
“没有。”喻文州对上了叶修的眼睛,落了一个吻到叶修的额头上,轻轻的,被风拂过一般,“一直很羡慕前辈这样的人,太过于纯粹了。我第一次看到前辈的时候就是在荧幕里,你那一眼可是就这样看到了我的心里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恋爱了。”
  
    
喻文州的眼神可以让人溺毙。叶修不是第一次有了这样的认识,从踏进星期恋人开始,喻文州一直都是这种眼神,太作弊也太虚假了。一个明晃晃的陷阱摆在那里,日光的照射让这个情感的陷阱暴露出来,就在叶修脚下,他的一只脚已经踏进去了。

    
“你不就在和我恋爱吗?”

    
叶修把手伸上去,想要摸喻文州的脸,手伸到一半,被喻文州的手先握住了。喻文州把叶修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另一只手则是覆在他的手上,叶修的手温度比较低,衬得他的手温热无比。

   
“不一样的。”
    
“是,不一样的。”
   
      
两个人像是说暗号一样说了相同的话,这场本来就是真真假假的戏中,只能这样彼此默契地试探,一点一点地前进,叶修好几次想打破这种暧昧的氛围,但是看到喻文州的那双眼睛,又退缩了。
   
   
现在又何尝不是乐在其中呢?叶修对自己那颗跳动不已的心说道,再等等,等待的漫长是会让美酒变得醇香,还是让果实腐烂落地,叶修在等那个结果。
  
    
“所以,既然在和我恋爱的话,前辈喜欢我吗?”
  
   

  
   
叶修满脸疑惑地看着喻文州,刚才还是一片迷障,喻文州硬生生地扯出来个口子,让外头的光泄了进来,叶修被晃得有些头晕,他的心里其实还有些气恼,明明是眼前这个人虚虚实实看不真切,现在问得这么清,真是……
   
   
叶修实在是气不过,两只手都伸出去捏着喻文州的脸,喻文州任由叶修捏着,可是眼神实实在在的是要叶修一个答案。叶修窝在喻文州的怀里,现在撑起身子。不再是躺着,而是在沙发上找了一个位置挨着喻文州坐好。
   
    
“和你在恋爱的话,当然是喜欢了?”
  
    
前提是和你在恋爱的话。叶修玩了一个文字游戏,不过他想喻文州应该听得出来。
  
   
“有多喜欢呢?”
   
   
喻文州的话听上去只是一句下意识的反问,叶修却觉得自己似乎听懂了什么,他们的交流是潜藏在文字之下的,比话外音还话外音的朦胧。
  
   
“比你想象的要多一点。”
  
     
叶修衡量之后,给了一个准确地答复。
  
    
“我也是。”
  
    
之后又聊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从出道到今天,叶修觉得自己的家底都要被喻文州问光了,连忙打住,反过来问了喻文州一些问题。喻文州倒是很乐于分享自己,叶修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每个问题都可以回答出一篇千字小论文的感觉。
  
    
照理说恋人之间应该会问很多彼此的问题,比如说过去,比如说未来,但是两个人都识趣地避开了情感方面的问题,没有再多谈,倒是讲了一些以后隐退后打算做什么。喻文州听叶修断断续续地讲,把那些细枝末节都记了下来。
 
   
什么以后要养条狗,但是自己不负责遛狗。
  
房子要带小花园,但是也不要太大。
   
可以的话装修风格和这间屋子要一样。
  
    
喻文州就笑着看叶修说,知道叶修觉得自己是不是说太多了,反问喻文州想要怎样的。喻文州没有回答,而是说——
   
“你想要的什么都好,叶修 。”
  
     
  
啊,又来了。这种捉摸不透却又让人沉迷其中的话。叶修凑上去亲了喻文州的嘴唇,心里暗暗想着:如果这只是一个陷阱,自己应该是彻彻底底地输了。
  
  
完全摆脱不了这种宠爱,也不想摆脱。

  

 
 
  Tbc.

  

*两个人的对话像是语文阅读题一样,你读出来几分?

评论 ( 9 )
热度 ( 149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