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深情难解 03

    
*一句话简介:修修与he与be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请配合这章食用
    
   
————————————————————
   
  
特别自然地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叶修准确地亲了上去,然后还蹭了蹭对方的脸,讨好的让喻文州放过他,再让他多睡会儿。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什么,直到被一声响亮的国歌在他耳边炸开。
   
   
“!!!” 
    
  
叶修捂着耳朵从床上弹起来 ,一脸惊魂未定,看着喻文州在床边露出的报复性的笑,不知道是哪里得罪这个幼稚鬼了。
   
   
他才刚醒,脑袋还不太清楚,下意识地就要和喻文州抱怨,话吐到嘴边,愣生生地被自己咽了回去。叶修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我去?终于回来了!”
   
    
叶修捏了捏自己的脸,然后想起床边还站着个人,眼睛不受控制地要往喻文州的脸上面瞥。喻文州还是那个不变的笑容,叶修从底下看出了威胁。
   
   
“我睡懵了。”

“不是故意要喊你的名字的。”

“真的。你要听?昨天做了个春梦,主角是你。”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真诚,拿出了平生最大的真诚,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被叶修盯着没办法,想叶修估计没说实话,看着样子是问不出什么了,临走前刺了叶修几句,摆摆手让叶修赶紧出来吃饭。
   
    
喻文州一走,叶修赶紧拿起手机看时间,只是一个晚上的事而已,确实是做了个梦。但是说是梦,未免也太清晰了吧?整整七天,还有那个一直在耳边的声音。
    
    
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了好一会儿呆,休养了好久才消失的黑眼圈又出现了,镜子里的这个人确确实实的是他自己,他也确确实实地回来了。
  
   
不管了不管了。
      
    
叶修决定不多想,到了餐厅,喻文州一反常态地找上了苏沐橙,对喻文州还有点尴尬的叶修摸了摸鼻子,决定不往上凑,拿了些面包和熟食,跑到黄少天旁边。
    
   
“老叶啊我和你说!”黄少天嘴里还有东西,含糊地说,“队长今天不对啊,早上起来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和他打招呼也是好久才应,不知道在想什么。现在居然去找苏妹子聊天?唉不是我说,队长一定不会喜欢苏妹子的……”
    
   
后面的话叶修也没有听了,只听到喻文州早上不太正常。
    
   
他自己讪笑了一下,回了黄少天一句,“没准人家昨晚做噩梦了也不一定?”
   
   
早上还被我亲了一口,怕是比做噩梦还惨吧。当然这句话不能说,叶修只能放心里暗暗想着,今天还是躲着点喻文州吧,小年轻误会了可不好。
   
   
经历了七天的基佬生活,现在的叶修可以说是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的充分的质疑,尤其男主人公还顶着喻文州的脸,为了双方都好,他还是离远一点。
    
    
可惜到了晚上,还是被喻文州逮到了,叶修被指名道姓地要求谈话,只能留下来。没想到喻文州一上来就要问叶修一个问题。
    
    
“爱过。”

叶修眼睛还放在电脑上,还没听问题就回了。今天早上的尴尬劲儿还没过,自己还和不知名喻文州谈了七天恋爱,喻文州这张脸再耐看,他也不想看。
   
   
可能是喻文州也有些许尴尬吧,叶修发现对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闲聊,还有些不自然,被亲了一下比自己还尴尬?不是吧,喻文州应该不至于。
    
    
叶修觉得自己想不透,就不打算想了,等着喻文州发问,喻文州一句“你有没有梦过飞机失事”让叶修相信了黄少天的话——喻文州今天不太正常。
    
   
“哈?”

叶修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喻文州问了什么,看到喻文州认真的表情,才疑惑地回答没有。对方回了一句我知道了,然后就和叶修道了别,留下叶修在原地一脸懵逼。
    
    
文州昨天也做梦了?这么奇怪的?
   
   
回到房间里已经不早了,叶修简单洗漱后就准备上床,按照一般情况,他都是要在床上躺半个小时才会睡的人,结果今天一沾枕头就觉得一阵眩晕。
    
   
感觉还有些熟悉呢?
    
   
梦里的那个声音又出来了,叶修这次听清了,准确来说,更像是提示音——【提示:还有6天,be达成0/1】
   
  
好像懂了什么……叶修陷入了昏迷,一醒来,对面就是一把剑直直地冲着他的面门过来,叶修下意识地躲过,脑袋还没有明白,身体先行动了起来,几下就制住了那把剑的主人。
  
   
“你快放开我!等盟主哥哥来了,有你好看!你一个魔头,不好好躲在你那个鬼地方,出来干嘛?”
   
   
女孩一直不停地挣扎着,叶修看了看自己的装束,一袭红衣,还真的很符合魔头的形象,衣服还算完好,也没有打斗的痕迹,看来这场争斗才刚开始,不过一听“盟主哥哥”,叶修心里就有种不安的预感。
     
   
“叶修。”
   
  
不过几秒,一个身穿白衣,手佩长剑的温润青年出现了,他似乎看上去有些疲惫,但是对叶修的口气也没有丝毫的埋怨。
   
  
“把素素放了吧,她还小。”
   
   
我也不大啊?
    
   
“文州哥哥你来救我了?快!把这个魔头杀死!”被叶修制住的女孩突然开始大喊,声音很尖锐,把她自己的形象都给毁了。
    
    
叶修不知道这场戏怎么演,也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只能定定地看着喻文州。只是一个发呆的眼神,喻文州从中看出了愤怒与无奈,甚至还有一些委屈,他不由得放轻了口气。
    
   
“素素说话你别介意,你是知道我的。”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
   
   
“文州哥哥你在说什么呢?他是魔教教主啊?所以叔叔说的是真的?你,你真的被他迷住了?”女孩一连串的质问更加尖锐了,喻文州顿了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同于叶修,他还有家族,还有责任,实在让他为难,叶修是他第一次动心动情的对象,无关性别,无关风月,只是……还有太多牵扯住他的东西了,以至于叶修都要一同受罪。喻文州的手紧紧地攥着,指痕掐得很深,似乎再用力可以掐出血来。
   
   
正当喻文州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对面的红衣人开口了。红衣猎猎,叶修的声音在风雪里传来变得支离破碎。
    
   
“文州,你真的很辛苦。”叶修叹了口气,这声叹气格外明显,“但是我也累了,和你面对这些,我真的累了。”
    
   
“我不是什么都不在意的,我已经不在意很多了,现在终于觉得累了,何必呢?不是在互相折磨吗?喻文州,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的开始,就是错误。”
   
   
“不是。”
    
   
喻文州下意识的反驳叶修的话,但是更多的话他却说不出来,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
   
   
“你的素素,接着。”叶修把女孩往喻文州的方向一推,然后纵身一跃向后跳出几尺,声音远远地传来。
   
   
“就这样吧,就此别过。”
    
   
那身红衣渐渐消失在雪野里,小得只剩下一团,像是喻文州掌心落下的,打到雪地的那滴血。女孩怯怯地看着喻文州,他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喻文州冷冷得看了她一眼,撕开了一贯温和的外表,用喉咙挤出一句“滚”。
    
    
另一边,叶修凭着身体的记忆,往魔教的方向飞速前进,心情很好的他甚至还哼了起来。
    
   
感谢那些年被苏沐橙荼毒的小说。
   
   
感谢最近被苏沐橙逼着陪看的电视剧。
   
   
希望喻文州前往不要跟过来,那张脸他暂时还没做好准备继续面对,喻文州刚才在他说话的时候表情像是要杀人了,天知道叶修多镇定才把话说完赶紧跑。
    
   
惹不起我跑还不行吗?
   
    
   
tbc.
    
    
*侧壁片场的喻文州还在强行对戏,我们修修第二个世界就在搭戏了!
  
*修修:赶紧跑,你千万别来
  
  
  

评论 ( 22 )
热度 ( 25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