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深情难解 04

  
* 一句话简介:修修与he与be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姊妹篇请看这里♥
  
   
   
————————
  
  
被称作魔教的地方其实不远,叶修用轻功刚离开喻文州的视线圈,就有人来接应,不然怎么想都不是原装货,叫他自己回去也是不可能的。
    
  
大概十几分钟,就回到了住处,不出叶修所料的在一个山上,一种占山为王的感觉。上了山才发觉装潢还是不错的,古色古香,四处都是竹楼,接连一片,叶修绷着脸做好表情管理,生怕一不小心就穿帮了。
   
   
还没歇下多久,就有人来见。左右护法还有两个副教主都来了,叶修睁大眼睛看,好嘛:方锐魏琛,苏沐橙唐柔。
   
   
方锐看着叶修不说话,像是闷闷不乐的样子,直接开口了:“老叶啊,要不要我们去把喻文州那小子绑过来揍一顿?”
   
   
魏琛还在旁边一直点头,然后被苏沐橙和唐柔狠狠地瞪了几眼,两个人才乖乖站好,不再说话。苏沐橙还是比较了解事情的,对叶修一脸熟稔地说:“所以你打算和他怎么样?”
   
   
叶修既不清楚之前的喻文州和叶修是怎样情投意合,仗剑闯天涯,也不知道喻文州那个复杂的武林家族,中场换人,脑袋空空,那个情况下耍耍喻文州还是可以的,现在……
   
   
叶修沉默了许久,露出了一个苦笑,他的脸色苍白(还不熟悉内力就跑了那么久),一身红衣衬得他好像摇摇欲坠,听不得这个“他”,虚弱地回答道——
   
   
“还能怎样?”
   
   
“你就打算这样了?”苏沐橙的这样其实叶修真的没有理解,但是看着苏沐橙那个气急败坏又心疼的表情,直觉告诉他应该点头。
   
   
只见叶修点了点头,看着远方,外面下着大雪,白茫茫的一片,映在叶修的眼眸里,什么也不剩,半晌,叶修像是回过神一样,安抚他们:“别担心了,谁不是这样过来的。”
   
   
苏沐橙还想再说什么,被唐柔一把拉住,唐柔冲她摇了摇头,让叶修先去好好休息,睡一觉,拉着苏沐橙就出去了,方锐和魏琛也跟着道了别。
   
  
“你干嘛不让我讲?”苏沐橙气得眼睛睁得老大。
   
   
“你没看到叶修不想回答吗?”唐柔淡淡地说,“他有多喜欢喻文州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还刺激他?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四个人在雪地里慢慢地走,过了一会儿魏琛突然开口:“不行我还是想揍喻文州一顿,实在是气不过。”
   
   
“他也不容易吧……他那里的情况,除非他舍弃一切,包括家人和现在的地位,喻文州估计做不出来。要我我也做不出来。”
   
   
苏沐橙已经缓过劲了,现在说话还算平静,她知道魏琛和方锐也只是嘴上说说,叶修和喻文州能在一起,真的太难了,不如说是,他们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叶修回到房里,长吁了一口气,上个世界呆了一个星期,除了让自己的性取向产生质疑外,最重要的是学会了如何巧妙对戏,为了应付时不时跳出来的人他真的是非常努力,快把自己感动坏了。
    
    
好在这个房间里他没有看到什么“曾经的快乐回忆”之类的东西,不然怕是又要动摇他的决心,现在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已经和喻文州放下那种狠话,如果顺利的话,喻文州此后就不出现,be就达成了。
    
    
叶修这会儿休息得特别舒坦,感觉像是开了一个好头,虽然这个剧情看上去对人很不友好,但是应该还是有可操作的余地的,不同于上一个世界里已成定局,这个世界的开头其实对于叶修是有利的。
    
    
醒来的时候,外面敲锣打鼓,看上去在办什么喜事,叶修还有些迷糊,他一觉睡到了正午,草草吃了些东西饱腹后,叶修出了门,苏沐橙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干嘛呢这是?”
   
  
叶修的口气很随意,苏沐橙看到叶修这样,倒是松了口气,虽然叶修不是那种寻死觅活的人,但是影响还是不小。
   
   
“方锐和魏琛决定大办一场……祝贺你回来。”
    
   
叶修听了这话,突然笑了,看着苏沐橙,摇了摇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好开口,苏沐橙赶紧打断他,不让叶修开口。
    
   
“想让你开心一下嘛,他们两个你也是知道的。”
   
  
“你这样,让我如何开心?”叶修扯了扯嘴角,把笑容收了起来,侧过身看向远方,山头上是皑皑白雪,叶修已经换下了那一身红衣,换上了很少穿的白衫。
   
  
苏沐橙看了,眼眶突然湿了,趁叶修还没转头看他,笑着劝他出去走走,不要老窝在房间里,然后赶紧离开,生怕自己下一秒突然哭出来。
    
  
本来还说不愿看到叶修伤心的一幕,现在叶修这样反而让她放心。
     
  
但是才发现,现在这样风轻云淡的样子,让她更加难过,明明那么喜欢,装成这样无事揭过,叶修心里要有多伤心?
     
   
   
另一边,喻文州回去以后,始终在和家族对峙。
   
   
“放你出去历练,你就和魔教一伙儿混上了,你让我们把脸往哪里放?”长老狠狠的拿拐杖砸了一下地板,恨铁不成钢得骂着跪在地上的那个人,“自古正邪两道,这些道理你又不是不懂?”
    
   
“求各位长老成全。”喻文州的表情很平淡,他已经跪了很久了,现在腿已经完全没有知觉,“所谓正邪不过是片面之词,何必在意这点?”
   
   
“我看你是被人迷惑了心智!”
   
   
长老已经气得要说不出话了,他们一群人说了喻文州已经一个晚上了,但现在喻文州也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似乎不把那些话放在心上。
    
    
“是,我被迷惑了心智。我也不想我这一生就抱着这个遗憾度过,我只是想请各位成全罢了。”喻文州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声音沉闷地砸在每个人的心里,“文州对不起各位的栽培,放弃我吧。”
  
   
一个晚上过去,事情也没有解决,喻文州被软禁在房间里,怎么也出不去。他一直想着那天,叶修一身红衣消失在视野里的场景,像是被雪埋葬了一样,他曾因为那身红衣,心中泛起无限喜悦——
    
   
现在也因为那身红衣,心上好像被挖了一块,阵阵地生疼。
   
    
喻文州几乎是不吃不喝呆了一天,昨夜又跪了一宿,现在不仅是腹痛,连头脑也不太清醒。他晃了晃脑袋,伸出手轻轻地锤了几下头部,试图让自己能保持镇静。
   
   
房间的门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开了一条缝,他的母亲走了进来,给他送了些吃的。
   
  
“我不用……”喻文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吃饱了才能上路吧?”
   
  
“诶?” 
   
  
喻文州本来是闭眼休憩的,赶紧把眼睛睁开,他的母亲话说得轻松,但是脸上的表情很沉重,也很疲惫,她长长地叹口气,仔细地看着喻文州,轻轻地说。
   
    
“出了这扇门,你就再也回不来了,这样也可以吗?”
    
   
房间里沉默了很久,才出现一声低低的“谢谢。”
   
  
喻文州也不多做停留,简单地吃了些东西,洗漱了一下,准备出门,要他出门的时候,本想回头的,头侧到一半,又硬生生地停住了。喻文州把头转了回来,吸了口气,把头抬起来,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外面还是大雪,有内力的保护下,喻文州却还是觉得寒冷,冷得几乎迈不开步子。
   
   
其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要是以他以往顾全大局的情况下,会就此和叶修分开,巩固武林盟主的地位,暗中保护魔教的发展——他一向是这样的人。
   
    
但是在那天叶修消失在雪地的时候,长久以往的信念突然崩塌了,有个声音一直在心底和他说“快追上去,追上去”。
   
  
那个声音在他回家的时候更加猛烈了,最后到顶点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你会后悔的。”
   
   
    
    
   
tbc.
   
  
* 修修的对戏精髓:微笑,摇头,叹气
   
* 喻文州到了山头看到山上张灯结彩庆祝教主恢复单身(?),一口老血吐出来。
   
    
   

评论 ( 18 )
热度 ( 215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