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深情难解 05

  
* 一句话简介:修修与be与he
  
姊妹篇请点击下面这个人(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喻文州下定决心要走的时候,那个“你会后悔”的声音消失了,外面的雪比他回来的时候还大,走在路上自己都感觉要被深埋在这片白色里。
    
  
这么大的雪天理应是没人行走的,喻文州一路向西,披着叶修送他的斗篷,风雪里孤身一人,他的膝盖还在生疼,胃也隐隐作痛,但是都没有他心里的疲惫来得让他沉重。
  
 
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好像有一阵引力,不让他向前,离家越远,那阵引力渐渐消失,走到再也看不见家的时候,他把他的腰牌拿了出来,挂在了树上的最高枝,手抖得厉害,可是他还是挂上了。
  
 
喻文州的手冻的青紫,直到现在他也没明白,怎么会做出这个决定,这个放肆,不像自己,又太像自己。但是没有退路,说出话的时候就没有退路了,他自己亲手把退路斩断,来换取另一个未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喻文州终于看到了山脚,山上有隐隐约约的红色,和往常不一样,这座山在这个雪天里显得格外突兀。
 
  
红色?
 
 
喻文州凑近了看,才发现山上张灯结彩,明明不是过节,何况魔教据他所知也不会正经过什么节。
 
 
拿着叶修给他的通行令过了山门,喻文州在路上随便拦住了一个弟子,问他是在准备什么,那个弟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喻文州,然后狐疑地开口。
  
 
“这么大的一件事,你怎么会不知道?方护法昨天巡山的时候通知过了的。”
  
 
“你看我这样。” 喻文州指着自己这件风尘仆仆的斗篷,上面还覆着雪,“我刚才才回来的。”
 
 
“哦哦。” 面前的人了解的点了点头,态度稍微和缓了一点,然后才给喻文州解释,“这不是庆祝教主回来吗?听说教主终于和那个正道的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分开了,方护法和魏护法决定庆祝一下。”
  
 
“……” 喻文州沉默了很久,才从围巾里憋出了一句话,“教主他很开心吗?和那个人分开。”
  
 
喻文州问这句话的时候,睫毛颤抖了一下,如果仔细看他眼睛的话,会发现喻文州的精神不是很好,他似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问出这句话的,他身上的最后一丝热度,就在刚才被抽离了。
  
 
“肯定啊!为什么不开心呢?”
  
 
为什么……不开心呢?喻文州想逃离这个地方,全身冰冷,现在连见叶修的勇气也没有了,明明之前还是这么笃定地前往,现在叶修近在眼前,他却不敢。
  
 
他害怕看到叶修的眼睛里,只剩下冰冷的笑意。
  
 
喻文州刚想说告辞,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直直地往下坠,脸砸在雪地上的感觉格外的清晰,太过于冰冷了,喻文州最后闭上眼睛的时候,听见那个弟子慌张地叫住了正在巡山的方锐。
  
 
黑暗还有冰冷。喻文州心想,还是不要醒来的好。
   
   
叶修还在感叹走了一步好棋,已经要没自己什么事,打算出门散散步的时候,突然方锐闯了进来,看样子十分慌张,叶修心想不好,但是还是强装镇定。
  
  
“老叶老叶?你知道吗?”
  
 
“……?” 叶修歪了歪头,不回答,只是用眼睛直直地看着方锐,面前的方锐表情有明显的惊愕。
  
 
“喻文州!喻文州找上门来了!” 方锐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的前姘头。”
    
  
“他怎么来了??”
 
叶修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在方锐了然的神情里让自己镇定下来。都这样说了,喻文州还能过来,按照常理来说,他背后的家族应该不小,决定不会放过喻文州这样一个教主,怎么说,堕入魔道。
  
  
“老叶……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不然为什么这么慌张。
  
 
在方锐眼里,叶修刚才的举动,除了慌张,更看出了一点欣喜,还有不可置信,叶修的心里应该还是有喻文州的,哪里有说放下就放下的,现在喻文州来了,说明这件事就要有结果了。
  
  
“我没有。”
  
叶修飞快地回答。
   
 
“他现在就在沐橙那里,你去看看吧。”
  
方锐一脸“你别多说了,我都知道”看得叶修特别讨厌,他刚想说不去,但是话却说不出口,他从过来的时候,一直承受着那种强烈的感情,虽然能自由行动,但是有影响。
  
 
“他为什么会在沐橙那里?”
  
“晕过去了,估计是赶过来的,整个人状态不是很好,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你去看一眼吧。”
    
  
叶修一直磨磨蹭蹭地,走了很久才走到苏沐橙的那里,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喻文州,倒不如趁喻文州还晕着的时候见一面,然后之后就推脱说不见。
  
  
想好了对策,叶修看到喻文州的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反应,反而是看到喻文州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他脑子里直接一片空白。
  
  
意识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摸了摸喻文州的脸,喻文州的嘴唇已经退了血色,整个人看上去很虚弱。
  
 
“怎么会这样……”
 
和那天他离开的时候差太多了。
  
 
方锐和苏沐橙就在一边看着,苏沐橙还解释说,喻文州估计是回家挨了打,也没吃,就匆匆赶过来,雪又大,精神也不好,种种原因之下就晕过去了。
  
  
太 太惨了。
  
叶修都不忍心听下去了,早知道喻文州回去这么惨,当时就应该让喻文州和自己走算了,喻文州的现状有些冲淡了叶修一心想要be的信念,这让叶修不由得纠结起来了。
    
  
苏沐橙看叶修的表情这么纠结,忍不住上前拍了拍叶修的肩,和方锐悄悄出去,打算让他们两个人呆一会儿。
 
 
叶修坐在喻文州的床边,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两个人偷偷溜了。
  
 
???
 
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我有点尴尬!
  
 
叶修控制住自己,不想在看喻文州,准备走的时候,床上的喻文州像是说梦话一样,轻轻叫了一声叶修,叶修忍不住又坐了下来。
  
 
“欠了你的。”
  
 
叹了口气,叶修帮喻文州整了整被子,在旁边坐好,手撑在床板上,侧身看着喻文州苍白的脸。不由自主地摸了上去,试图在上面增加一点血色,可惜失败了。
  
 
他的手刚想离开的时候,喻文州突然醒了,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叶修覆在他脸上的手,另一只手勾住叶修的脖子,一使劲,叶修整个人都摔进了他怀里,还挣脱不开。
  
  
“你醒了?”
  
 
喻文州没有理会叶修,而是在叶修的脖子处摩挲着,嘴轻轻靠近,在那里吐着热气,叶修还以为喻文州要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一时间慌了神,下一秒疼痛袭来。
  
 
喻文州在他的脖子处狠狠地咬了一口,感觉出了血,叶修倒吸了一口冷气,刚想发火,喻文州让叶修抬起头来,一个吻覆在了他的唇上,齿缝被对方的舌头撬开。他一点都不像一个虚弱的病人,叶修完全招架不住,津液从缝隙里流了出来。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叶修不知道是该捂着嘴好,还是护着脖子好,只能死死瞪着喻文州。
  
  
“叶修。” 喻文州的眼睛盯着叶修,手放在刚才咬过的地方,“你还在,太好了。”
  
 
“我只有你了。”
  
  
说完喻文州又晕了过去。
  
  
太狡猾了。门外偷听的方锐和苏沐橙同时说,且不说叶修和喻文州之前那些种种还没有过去,现在这句话,把所有都舍弃了去换取叶修,根本就是吃定了叶修。
  
 
过了一会儿,叶修就出来了,面色阴沉,临走前留下一句照顾好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你说老叶怎么样?” 方锐鬼鬼祟祟地和苏沐橙说悄悄话。
  
 
“我觉得喻文州可以。” 苏沐橙给予了喻文州高度肯定,“叶修应该会软,但是还得再过几天。”
  
 
我靠。我靠。喻文州这样,让人怎么玩?
  
叶修捂着嘴往回走,脖子上的伤口还在,喻文州的那句话很轻,但是重重地砸在叶修的心上。
  
  
“我只有你了。”
  
  
  
太犯规了。
  
   
    
   
  
tbc.
  
  
 
喻:这波稳住!
 
苏:我觉得可以

方:我觉得ok

叶:我觉得不行!!!!!
  
   
    
  

评论 ( 19 )
热度 ( 275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