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星期八的恋人09 (完)

    
  
*星期恋人综艺梗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送完叶修回家以后,喻文州完全摸不着头脑地回家了,叶修的态度也不像是单纯喝醉酒,一定有更深刻的,更本质的原因,是他一直忽略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点奇怪的?喻文州仔细回想了一会儿,却想不起来什么,叶修真演戏起来,他作为老牌影帝,自己完全招架不住。

 

他一边思索,一边把手机连上电脑,每周导出一次备份,虽然这还不到一周,而且录制期间基本上没有什么讯息,但还是要清理一下。

 

在这个过程中,喻文州进了浴室冲凉,尽管没有喝酒,但还是满身酒味,水从头顶打下来,让喻文州发热的脑袋稍微清醒一点,抹了把脸,喻文州把额头靠在浴室的墙上。

 

抵着坚硬光滑的墙壁,喻文州眨了两下眼睛,轻轻地用额头敲了一下墙壁,然后才直起身子,把花洒的开关关掉,换上浴袍,随便把头发擦了几下,就出来了。

 

备份已经到电脑里了,因为内容实在是太少,所以一眼看过去很清楚。和他相熟的人知道他在录制节目,其他的讯息一般会发到经纪人那里,所以内容当然少。

 

照片主要是这期间私下里拍的叶修,还有光明正大拍的叶修,私货满满,除了照片以外,几乎就没什么了,其中只有黄少天给他发过四五条短信。

 

嗯,四五条?

 

喻文州发觉了不对劲,他明明只和黄少天聊过一句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多聊天记录?而且当时,他就觉得黄少天突然发过来这么一句很奇怪。

 

看了一眼记录,喻文州脸色越看越差,然后阴沉着脸又看了一遍。毫无疑问,之前的那些聊天都是叶修聊的,当时怎么就让叶修去洗菜呢,叶修就应该留在厨房帮忙。

 

黄少天在录制节目的时候还能这样脏自己一手,真的没有想到。

 

【喻文州:事情解决以后我找你算账,没解决你背锅。】

 

【黄少天:???】

 

【黄少天:不是,哥,我怎么了?】

 

【喻文州:以后有事打电话。】

 

喻文州发完这句话后,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不再理睬不断发信息过来的黄少天。但是,仅凭黄少天的对话,应该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

 

黄少天的对话仅仅只能算是“导火索”而已,喻文州估计叶修对他本身的信任并不大,所以才会被这样的话给吓退。

 

已经过来十二点了,估计叶修今天回去不太舒服,应该会早早睡下,这个时候再打电话应该会被打扰,喻文州准备明天再去解决这件事。不是不好解释,但是担心叶修直接躲着他,不给解释的机会。

 

第二天喻文州给叶修打电话,发现已经被拉黑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联系不到叶修,他才觉得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不得已,他给苏沐橙打了一个电话。

 

“叶修在家吗?”

 

“你和他出了什么事吗?不直接给他打电话。”

 

“有些误会,他把我拉黑了。”

 

“我帮你问问。”苏沐橙不去问喻文州发生了什么,听喻文州的口气也什么都不知道,还是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在。”

 

“好,谢谢。”喻文州礼貌地挂断了电话。

 

喻文州下楼直接开车,去了叶修家,直接到他家门口敲门。叶修开了门,看上去还没睡醒,发现门口是喻文州,本来想关门了,结果喻文州直接把手伸了进来,不让他关。叶修重重地关了一下门,结果喻文州不松手,愣是挨了一下,叶修只得让他进来。

 

“你来做什么?”

 

叶修刚想和喻文州拉开距离,就被喻文州拉住了手,叶修一时挣不开,喻文州愣是把他拉到沙发上,紧紧地按在叶修的肩膀上,把他按坐在了沙发上。

 

“你都不听我解释一下,就打算判我死刑?”

 

喻文州没有松开双手,从上向下俯视着叶修,硬是让叶修看向自己。

 

“你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肩膀被制住的力量突然消失了,身边的沙发一陷,喻文州坐在了叶修旁边,用手拉住叶修的手,防止叶修跑走,虽然叶修现在不打算这么做。

 

“确实没什么可以解释的。”喻文州轻松地说,“黄少天和经纪人打了赌我不知道,这是一点,还有你那天的聊天并没有结束,手机给你。”

 

叶修一边看记录,喻文州还一边补充:“他们打这个赌的前提就是——他们知道我喜欢你。”

 

“你应该确确实实地是喜欢上我了,但是——如果喜欢,不会对这样的话产生动摇,应该还有别的原因,我想不通。”

 

叶修的语气已经好了很多,对这个问题他也很坦然,喻文州既然这样问了,他也很坦白地说:“因为你演戏太好了,而且你现在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

 

“我演戏太好了……?你是因为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所以?”

 

叶修把头看向另一边,喻文州看叶修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他有些好笑地说:“我以为我表现得很明显了?”

 

“这个你怪肖时钦去啊?这个台本本来就是在谈恋爱,谁知道啊?”叶修有些恼羞成怒。

 

“我给了你这么多暗示了?哪里不明显了,你以为我是谁都给早安吻,没事亲亲抱抱?”喻文州觉得因为这样自己简直太冤了。

 

“对啊!我以为你就是……”

 

叶修这话回得理直气壮,转过了狠狠瞪了一眼喻文州,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就捧起叶修的脸,用舌头把他剩下的话堵了回去,叶修本来还想反抗,被喻文州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舌头后,不满地和喻文州纠缠起来。

 

“现在还是吗?”

 

松开的时候,两个人气息都有些不稳,喻文州看着眼角已经有些绯红的叶修,额头靠着额头,轻轻发问。叶修不说话,眼神都不给喻文州一个,结果被喻文州捏了一下脸。

 

“所以事情解决了?”

 

喻文州笑眯眯地把脸凑过去,结果被叶修嫌弃地推开,毕竟这个误会其实是自己理亏,所以不太好意思看喻文州,喜欢上了还误会人家在演戏,看短信还只看到一半。

 

“还没结束。”叶修现在也只能嘴硬。

 

“啊?”喻文州不解地看着叶修,然后恍然大悟一样的表情,“是还少了什么。”

 

“我喜欢你。”喻文州让叶修看向自己这边,像往常一样把叶修耳边的碎发拢到耳后,“这样可以吗?”

 

叶修看着喻文州,伸出手把喻文州的眼睛遮住了,不让他看自己,然后把一个吻轻轻地落在自己的手背上,趴进了喻文州的怀里。

 

“可以了。”

 

星期恋人是一星期的录制节目,但是恋人可不止一星期。

 

这就是这场轻喜剧最好的结局。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98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