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深情难解 06

    

*一句话简介:修修与he与be

  

姊妹篇请点下面这个人(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喻文州这次晕过去,确确实实地晕了很长时间,叶修本来打算躲在屋子里待着,结果听喻文州没醒,放心大胆的出门了。

 

顶着苏沐橙和方锐奇怪的目光,还有路上的窃窃私语,叶修走到半山腰就准备往回走。叶修在心底自己琢磨,估计是昨天喻文州在人前这么一晕,所有人都知道了。

 

今天早上方锐还鬼鬼祟祟地问叶修还办不办庆典,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庆典,本来就是方锐自己要办的,于是特别轻松地说:“办啊?为什么不办?”

 

于是方锐的眼神就变得很奇怪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了:“那啥,喻文州不是追过来了,人家还放话只有你了,你这个庆典……”

 

“有什么关系吗?”换叶修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方锐了,下一秒他的表情在方锐眼里重归平静,“他说没说话,和我的态度,有什么联系吗?”

 

一点也看不出来昨天叶修被喻文州“放话”后的慌乱,一个晚上足以让他想轻了,只要把时间拖完应该就可以了,今天是这个世界的第三天,满了六天之后,就能回去,在这之前躲喻文州,两个人都不见面,某种意义上应该是达成了be。

 

叶修现在已经是无比自信,其实想到这个方法,主要是因为——看到喻文州,会不由自主地牵起感情,虽然只有一点,其实影响不大,但是叶修不太喜欢被这种不属于自己的感情牵引。

 

能不见就不见好了。

 

这个想法在喻文州醒来之后就消失了,叶修正在房里喝茶,结果苏沐橙派人过来传话。

 

“教主……那位喻公子说如果教主不去见他,就不喝药。”

 

“那就不见。”叶修手里拿着一本书,扫了一眼侍女,看向窗外,语气很平淡,“他爱怎样就怎样吧,再晕了我也不管。”

 

“是。”

 

侍女退下以后,不到一刻钟,苏沐橙亲自来了。

 

“你要不要去看看他?”苏沐橙刚进屋,就直接开门见山冲着叶修说话,“喻文州刚才吐血了。”

 

“那关我什么事?”叶修把书放在了桌子上。

 

“你不是不喜欢他吧?你明明还没有放下。这些我不管,你们两个爱怎样怎样,我可不能让人死在我那里。”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苏沐橙主要想逼叶修一把,这件事不是叶修拒而不见就可以解决的,不论怎样还是说清楚的好。何况……其实她还是比较看好喻文州,把整个武林盟都舍弃了,这真的很疯狂的一件事。

 

叶修几乎是在被苏沐橙的压迫下去见了喻文州,见到的时候,喻文州还躺在床上,看上去并没有很虚弱,怕喻文州又故技重施,叶修并没有靠近床铺。苏沐橙退了出去,留下叶修和喻文州面面相觑。

 

“咳。”叶修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看东看西,就是不看喻文州,“你还是先喝药吧。”

 

“你连见我都不愿意见我了?”

 

喻文州的语气听上去很落寞,叶修用余光瞥了一眼,喻文州的眼神直直地看着他,脸色很苍白,连质问都有气无力。

 

“你如果不喂我药的话,我就一直躺在这里了,叶修。”

 

叶修还真怕喻文州和他杠上了,在喻文州保证叶修喂完药之后自己就会乖乖躺着后,叶修端起了放在旁边的药,坐在了喻文州的床边。

 

“已经凉了,你直接喝吧。”

 

叶修把汤碗递过去,又被喻文州推了回来,喻文州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喂我。”

 

“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就要你喂怎么了?”

 

喻文州的话回得让叶修没了脾气,叶修任命地拿起汤匙,一口一口地给喻文州,索性喻文州没有在这个过程中起什么幺蛾子,叶修才松了口气。

 

汤碗见底以后,叶修把碗放回桌上,想起身,但是被喻文州伸手拉了下来。叶修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脖子,昨天被咬的痕迹还在,喻文州抱住了叶修,不让他起来。

 

“你就这样不松手了?我要回去了。”

 

“不行。”

 

喻文州拒绝了叶修,用头在叶修的后颈处不断摩挲着,叶修觉得有些痒,但是又不是受不住,这种痒反而有些勾人,令叶修有些招架不住。

 

“你生我气了?因为我最终来了这里。”

 

“没有……”叶修略微有些不适地动了动头,“只是觉得你这样做很浪费。”

 

“……我也这样觉得。”

 

喻文州的回话闷闷地传过来,叶修没有听清,整个人突然仰躺被喻文州压在床上——喻文州两只手分别撑在了叶修头的两侧,一两缕碎发落了下来,发梢落在叶修的脸上,叶修摇头试图让那种不适感消退。

 

但这只是最初,很快叶修就停止了挣扎,气氛太过古怪,他和喻文州就以这样的姿势僵在了床上,喻文州趁叶修动弹不得,认真地说。

 

“我也觉得我舍弃了一切很浪费,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那你就不要过来啊。”叶修听了这话反而有些不满,不爽的感觉从心底漫了上去。

 

“但是我过来了,所以你再躲我也没有用,你和那些觉得可惜的东西相比,有更重要的地位,所以不可能放弃。”

 

“你躲我,我就去找你,不然就逼你出来见我;你赶我走,我也会死缠烂打,从我踏进这里的第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

 

喻文州的口气非常认真,他伸出手把叶修额头上的头发撩开,在上面落了一个吻。喻文州的身体轻轻落下,叶修感受到自己的身上慢慢多出了另一个人的重量,还有和自己一样,跳得快得不行的心跳。

 

喻文州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抱住了叶修,用手找到叶修的手,十指紧紧地扣住。

 

“留下来吧。”

 

叶修无意识地应了一句,然后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应了什么,喻文州笑得一脸得逞,叶修暗骂了一句完全被眼前这只狐狸蛊惑了,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说是留下来,其实也只是盖棉被纯聊天,毕竟喻文州的身子也做不出什么,但是身边有另一个人的体温确实让叶修感到心安。

 

之前那七天从不适到了适应,一时间回去发现在自己小小的床上,还有点不适,现在这样抵足相眠,总让叶修不自觉地要挤进喻文州的怀里。

 

因此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在喻文州怀里,一点也没让叶修感到奇怪,自己起了以后,出去洗漱,喻文州也一起出去,和叶修一起沐浴着侍女们传来的奇怪的目光。

 

叶修是浑身不自在,喻文州是浑身自在。洗漱完以后,叶修直接勒令喻文州继续上床躺着,喻文州本来想辩解自己已经好了很多,结果叶修完全不听,指着床让他上去。喻文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乖乖上去,身后侍女们正偷偷笑出声。

 

叶修估摸着这情况,自己的be计划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而且其实他还不知道,如果没有达成be,究竟会怎样……如果是继续这个梦中穿越的话,其实是没有必要一定要完成的。

 

……尤其是在知道已经没可能的情况下。

 

他叹了口气,对这个世界的结局已经不抱希望了,随便喻文州怎样吧,反正叶修自己已经认了,喻文州实在是太招人喜欢。

 

是“这个喻文州”。


评论 ( 11 )
热度 ( 195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