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深情难解 07

 
* 一句话简介:修修与he与be
 
姊妹篇请看下面这个人(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喻文州身体好了以后,就进入了尾随状态,具体是无论如何都要跟在叶修后面,连睡觉也腆着脸硬要和叶修一个床,叶修被喻文州烦的有些崩溃,但是其实心里隐隐有些高兴。可能喻文州就是感觉到了叶修态度的软化,才变本加厉。
    
  
周围人都默许了这种情况,大概也是基于叶修的态度。苏沐橙和方锐见过几次之后,就不再关注这对了,方锐倒是还坚持继续举办庆典,说换个由头就好,也好久没有庆祝过了。
    
   
庆典全权让方锐处理,叶修只是提了一下时间不要太晚,最终定在叶修要走的那天,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第六天。
   
  
叶修和喻文州一直保持着这种不咸不淡的关系,放叶修眼里,大概是喻文州正在卖力讨好他,试图回到以前的关系,出于不知道什么心态,叶修坦然接受了这样微妙的关系。
   
   
反正这个烂摊子最后也不是自己收拾,就当好好谈一次恋爱。叶修无比乐观地想。
   
   
每天都和喻文州腻歪在一起,但是感觉却很轻松,大概是喻文州太会做人了,虽然整天呆在一起,但是尺度把握得很好,吃酒喝茶,谈天说地,无意中牵牵小手,吃吃叶修豆腐。
   
   
时间一直耗到了庆典,这天叶修一醒来,就被外面的爆竹声吓到了,喻文州早就醒了,坐在屋子里看书,见叶修醒了,就帮他把脸盆和毛巾拿进来,很娴熟地用内力加热了一下木盆里面的水,放在了桌上。
   
   
叶修洗了脸,用茶水漱口后,才揉着脸从里屋出去,喻文州已经换上了宝蓝色的外衫,侍女帮叶修准备了和以往一样的红色长衫,叶修倒是第一次穿,在里屋折腾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穿上。

喻文州看到叶修一身红出来,表情倒是欣喜了很多,见惯了叶修穿红,这几天的白衫,在喻文州眼里不是别有风味,而是缟素。
   
  
“你还是穿红的好。”喻文州上前帮叶修整了整腰带,把那个腰带重新系好。
  
  
“有差别吗?”叶修把手抬起来,方便喻文州的行动,不解地问。
   
  
喻文州没有回答,把腰带整好以后,拍拍叶修的腰,示意叶修可以把手放下了,然后准确地找到叶修藏在袍子下的手,牵着叶修出了门。
   
   
叶修就任由喻文州动作,他发现喻文州在他这山头呆几天之后,对这个山头比自己还熟悉。外面的树梢上都已经挂上了红绸缎,还不到晚上,但是许多在外的教众昨天已经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快到正午了,已经有人出来走动,一路上都有人和叶修以及喻文州打招呼,还多半是用一种慈爱的目光,看得叶修浑身不自在。
   
   
喻文州也没打算出去,只是牵着叶修出去散散步,叶修这个教主看来平时是很受宠的,才走了不久,已经有人把瓜果送了出来,叶修不拿还不撒手,还说好久没见教主穿红衣的样子了。
   
   
叶修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喻文州看他为难,做主把东西照单全收了。
   
  
其实前几天,趁叶修不在的时候,喻文州已经被魔教的爷爷奶奶级的人物一个个叫过去喝茶,身上估计还挂了不少彩,还是有一次被叶修逮个正着,义正言辞地看了一场比试,向老前辈撒了顿娇,把喻文州领了回去。
  
   
还没自己动过武,其实是并不会,看喻文州和人打了一场还是很过瘾的。喻文州发现从那以后叶修莫名其妙地对他热情起来,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喻文州还是很受用的。
  
  
庆典正式开始的时候是天已经黑了,古代天黑得早,叶修还怪不习惯的,匆匆吃了几口饭,就被喻文州拉了出去,外面是一片通红,树梢上挂满了灯,烛光透过红油纸传了出来,厚厚的红油纸让风进不来,灯笼就这样挂在树上。
    
  
叶修站在树下往上看,灯是红的,他身上的衣服也是红的,喻文州从旁边看,叶修像是融进了灯火璀璨里,下一秒就要不见了,他急忙上前抓住叶修。
   
   
叶修被喻文州一抓,停止了发呆,转头看喻文州,这时候天突然开始飘雪,喻文州用另一只手把落在叶修头顶上的雪轻轻拂去,叶修回了他一个微笑,把他拉进这一片灯火里。
   
   
说是庆典,肯定少不了吃的,难怪喻文州只让叶修吃几口,就把他牵出来,叶修一路走过去,凭着这张脸,蹭吃蹭喝过去了。
   
  
张家的小馄饨,自己吃一口,再喂喻文州吃一口;李家的花生包,掰开两半,分了喻文州一半;连推不掉的糖葫芦,叶修还考虑要不要自己吃上面几个,让喻文州解决下面的。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喻文州就 把脑袋凑过来,一口咬掉一个。
   
   
“好吃吗?”叶修看着下面这些,其实自己的肚子已经快塞不下任何东西了。
    
  
喻文州吞下以后,嘴里还残留着糖浆,想了想,向叶修招招手,叶修不明所以地凑上去,就被喻文州堵住了嘴,糖味随着舌头的温度一起交缠过来,叶修不自觉地把眼睛眯起来,旁边的人都笑了笑。
   
  
叶修被喻文州亲完,气不过,周围人又多,把喻文州拉到树下的小角落里,狠狠地踩着他的脚,碾了三秒才松开,见周围看的人还是很多,叶修拉着喻文州往山下走。
  
  
和喻文州从山头逛到山脚,再从山脚逛回山头的时候,已经快散场了,最后放了烟火之后,灯笼撤得也差不多,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个在树上,等着明天再收拾。
   
   
雪开始下大了,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气温见见下降,但是喻文州的手还是很烫,叶修想了半天,才松开手,喻文州还不解,就被叶修猛地按在了树上。
    
   
“?”

叶修没有回答喻文州的不解,直接侧脸亲了上去,这是他这几天以来,第一次主动亲了喻文州,可能是雪下得大了,可能是气氛太好了,也可能是叶修自己今晚就要走了,种种的感情交织在了一起,喻文州不懂,但是叶修明白。
   
   
这场不太像是恋爱的恋爱最终迎来散场,不过是单方面的,唇舌交缠之际,叶修却觉得有些苦涩传过来,交缠得越深,苦涩的感觉就越重。到最后,那种苦涩地感觉却突然消失了,叶修停下来这个亲吻。
   
    
“好像在梦里。”叶修的气喘得有点不过来,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说,“雪下大了。”
   
 
“我该回去了。”
   
  
“回哪里?”喻文州不太懂叶修现在的状态。
  
  
“回房啊,今天你不许过来。”叶修眨了眨眼,俏皮地说,“说不定我明天会去找你哦?”
  
  
叶修拍了拍喻文州肩上的雪,还顺便帮喻文州理了理头发,然后催促喻文州回自己房间去,可是喻文州愣是要看到他进屋才肯回去,叶修无奈先进了屋,冲喻文州摆摆手,让对方赶紧回去。
    
    
把房间里的烛火吹灭以后,叶修上了床,突然身边没有另一个人感觉还是有些奇怪,但是一个晚上的溜达,让叶修十分疲惫,虽然心情有些低落,但是叶修入睡很快。
  
  
黑暗降临。
  
  
叶修突然感受到一阵眩晕,失去了意识。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tbc.
  
  
 
*嗨呀第二世界终于结束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67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