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24h] 降临

  

  
【 我与AI与未来】
   
  
   
  
00
   
   
「上帝创造了世界,我创造了你。」
   
   
“喻,试验品成功了吗?”
   
同一个科研室的同事急匆匆地跑来问喻文州,这个性格温和却在科研室里说一不二的男人正在调试着一些数据,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给了他一个再等等的手势。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失败了。”
   
喻文州调试了半天的数据也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只能无奈地对他的同事这样回答,这个“某种意义上”令同事十分不解。
  
 
“……某种意义上?”
  
 
“只有我看得见他。”
  
 
喻文州的手指伸向半空中,一个人影翘着二郎腿飘在半空中,手里拿着一根点燃着的烟,却没有半点烟味,人造光源通过额间的碎发,虚虚晃晃的阴影打在脸颊上,那个人的表情看不真切,看上去有些不开心,但是喻文州莫名地觉得他只是在发呆。
  
 
“我会向上面申请所有权的,这个项目或许不会继续批了。” 喻文州朝着金发碧眼的同事耸耸肩,摊开了手表示无奈,“成本太高了,估计是不能继续下去。”
  
 
同事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这个项目只是他们两个闲暇时的调剂而已,两个人各自还有各自大的项目,失败了对于他们影响不大。
   
   
“啊啊失败了。” 同事摸着脑袋往自己的实验室走,语气里还有一些抱怨,“白做了几个月,出来一个残次品,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他说你是残缺品,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等到同事走了,喻文州抬头对那个AI说,男人在空中换了一个姿势,像是坐下来的样子,喻文州甚至可以想象男人的身下有一把椅子,他的背放松地靠在椅子上,把烟掐灭,思考了很久。
  
 
“我不叫残缺品,我有名字的。” 叶修用下垂眼看着底下的喻文州,语气里没有任何情绪,喻文州不明白叶修是调侃,还是真的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叶修。”
  
 
“喻文州。”
  
 
叶修从空中下来了,站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穿着白大褂,一副平光眼镜下的表情总是波澜不惊,叶修突然下来也没有任何反应。

   
叶修把他的平光镜拿起来,平光镜在外人眼里就是漂浮在半空中,叶修直直地看着他,额头贴着额头,鼻梁蹭着鼻梁,明明没有实体,喻文州却觉得有人类的体温。
  
  
“你很真实,也很虚假。”
  
喻文州把眼镜拿了回来,淡淡地点评到。叶修听了,则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脸上的表情很少,明明看上去一张温和无辜的脸蛋,却只会直直地看人。
  
 
“我就是用来分析的啊?代码的产物。”
   
叶修不解。
  
 
他的创造者似乎给了他很高的期待,让他有些不明所以,他有着非同寻常的智慧和分析能力,身为AI可以说是完美,但是喻文州不满足此。
  
 
“你不是。” 喻文州异常认真地说,“你是我的产物。只有在我的视线里,你才能投影,所以你不能仅仅停留在工作。”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怎么说。
  
  
“我的工作伙伴有很多,但是你只有一个,叶修。我要的是陪伴,所以你要学,关于情感,关于生命。”
  
  
“太难了。”
  
叶修出现在喻文州背后的屏幕里面,眼睛里是满满的0和1,那些编码正在快速略过,他的语气里还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委屈。
  
 
“我可以分析你的情感波动,但是对我来说太难理解了。不过我想去尝试。” AI无比认真地说,眼睛里的代码不见了,他对上了喻文州的眼神,跃跃欲试,“究竟我和人的区别,在哪里呢?”
  
 
“我想要知道。”
  
   
喻文州从中听到了,僭越的开始。
   
   
   
  
  
   
01
  
    
人是一种很麻烦的生物,陪伴是更麻烦的事情。
    
 
这是叶修紧紧跟着喻文州几天之后,得出的结论,喻文州的作息很规律,他把那些时间段全都记录了下来,存档保留。
  
   
因为只在喻文州的视线里才能出现,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在他的身后,甚至吃饭的时候,都要坐在喻文州对面,看他细嚼慢咽的模样,来推测食物的味道。
   
 
“好吃吗?”
  
叶修终于发问了。看喻文州吃饭并没有体会到食物的愉悦,反倒是种例行公事的行为。
  
 
“我对于吃是没有什么需求的。” 喻文州抬头,叶修坐在对面,双手拖着下巴,直直地盯着他,“我只能用饱腹感来评判。”
  
 
“唔……就像是脑子里填进了一堆代码的那种感觉?”
  
 
“比喻很新奇。” 喻文州放下餐具,拿面纸擦了擦嘴,“那不如是种满足感?”
  
 
“不对。” 叶修一本正经的否认,“满足感是破解了代码的感觉,这个我可以形容的。”
  
 
“那你认为是就是喽,和你谈论这个我总是没理。”
  
 
喻文州耸了耸肩,叶修下一秒就坐在了桌上,拿走了喻文州的眼镜,指着他的额头,不满地控诉。
  
 
“不知道是谁整天不让我回主机睡觉,还硬要让我在旁边躺着的?明明是你整天规矩这么多!又是要陪睡,又是要陪吃,平时工作就算了,连个人时间都没有,太过分了!”
  
 
喻文州笑了,把眼镜夺了回来然后戴上,往虚空弹了一下叶修的脑袋,叶修下意识地就躲开了,然后才意识到喻文州明明碰不到自己,气得直接消失在喻文州的视野里面。
  
 
说是麻烦,其实叶修并没有感到生气,一方面是自己的AI属性自然而然地不会对人类的失礼而感到被冒犯,另一方面是,规矩带来的是被需要的感觉和踏实感。
  
 
叶修有时候偷偷观察喻文州,一个冷感的人,会对他有这么多的要求,其实他自己是想不明白的。缺少了情感的基础来领会这些东西真的很难,叶修通过观察和分析迫使自己往人类的方向驱赶。
  
 
也因此,从中萌生了被需要的饱和感。
  
 
AI的语言描述可以很丰富,但是本意却是贫瘠的。是如同空白被填充的满足,也是代码输入的运行,叶修感觉自己将这种被输入的需求,转换成了习惯和情感。
    
  
他躲在喻文州的背后偷偷地笑,没有看见喻文州微微转头过来的纵容。
  
  
   
 
02
  
 
AI的生活枯燥乏味,但是情感的培养却很有趣,直白得令人发笑的话最能打动人。
 
 
这是喻文州在叶修被创造出来以后,写下的观察日记最后的总结。
  
  
他有自己的一套思维模式和生活习惯,明明没有给他灌输什么,却仿佛生来就是这样。温和却强势的性格,坚强的灵魂,嘴里的烟还有漂亮的手指。这个构成令喻文州痴迷,叶修应该是一张白纸,但是当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准确地说出自己叫做叶修。
  
 
这是巧合还是神的玩笑?
  
 
喻文州看着睡在自己左侧的叶修,一边思索着。叶修适应人类的习惯很快,他让睡觉也不会有什么不满,而是调节了休眠模式,长长的睫毛的阴影打在眼底,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上写满了无辜。
 
  
喻文州用手轻轻拂过叶修的发梢,什么都没有,他触碰不到,但是喻文州知道,叶修就在这里。巧合还是玩笑已经无所谓了,从叶修降临在他眼里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交换了所有权。
  
 
叶修的性格出奇地好,喻文州不断逗弄着他,试图发现他的底线,终于在触碰一次过后,喻文州连哄带骗地让叶修把气消了,那是叶修第一次看到喻文州这么急切地样子,不自觉地就原谅了面前的人。
  
 
只是消失了三天作为惩罚,喻文州不得不独自面对庞大的数据,少了叶修的帮忙感觉很不适应。但不得不说,这场试探中,两个人的边界消退了很多,模糊在了彼此的视线里。
  
 
“你觉得陪伴我的这个要求怎么样?”
   
喻文州有一次偶然地发问。
  
 
“不怎么样。” 叶修斩钉截铁地回答,他无需去学什么社交的艺术,从来都是直白地说话,“但是也不差,感觉心里被填满了。”
  
 
“心里?你有心吗?”
 
喻文州调笑,语气里没有恶意。叶修知道喻文州的意思,笑了一下,帮喻文州整理了一下眼前的碎发,然后突然飘到他面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本正经地说。
  
 
“这就是啊。我可以感觉到它在跳动。”
  
 
“为了谁呢?”
  
喻文州下意识地问,他没有想到叶修会这样开玩笑地回答,虽然还是一样直白,但是却让喻文州觉得,更喜欢了,这种陪伴正在逐渐发酵。
  
 
“因为你啊。”
  
 
砰砰砰。喻文州的心跳的很快,他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么剧烈的心跳声了,是情感发酵的声音,他被叶修毫不犹豫的回答给击中,仿佛漫长的人生只是为了等待这样一句话而已。
   
  
他知道叶修没有这种意思,因为是他的创造者,所以这个因为你一点也不奇怪,但是喻文州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往那个无机质世界的陷阱里倾斜。
   
 
当晚喻文州做了个梦,在金属与人造光的漩涡里不断奔跑,醒来背后一片冷汗,叶修在他的左侧休眠,他把手往叶修身上延伸,穿过了心脏。
  
 
明明什么也没有,但是却很安心。
      
  
喻文州觉得自己已经病入膏肓。
  
   
    
  
03
   
  
生活有时候也会有惊天动地。
  
 
喻文州在出任务,好久没被绑架了,这次碰到不长眼的,还有些新奇,自己一个人上了贼船。叶修悄咪咪地跟在他身边,和喻文州咬耳朵,问他为什么不直接拉响警报。
  
 
“他们一看就是有事情要我帮忙。” 喻文州在个人房间里对叶修说,一点也不担心房间里有监控,反正他们也看不到叶修,“星盗可不会这样毕恭毕敬,还有礼貌,多半是有求于人,趁实验室有人出来做任务的时候请过来罢了。”
  
 
“我很好奇有什么事需要用到绑架实验室。要不要打个赌?”
    
 
“才不要。” 叶修瞥了一眼喻文州,作恶的把他的头发扎成一个小辫,喻文州就任由叶修鼓捣他的脑袋,“我一进来就黑了里面的系统,大概是头领要救他的爱人吧,已经想尽办法了,最后只能寄托在实验室。”
  
  
“和我猜的一样。” 喻文州扬着嘴角,点头。
    
 
“你怎么猜到的?” 叶修放下了折腾喻文州头发的手,凑到他面前问他。
  
 
“大概就这么几个东西才会走投无路吧?追求长生不老的夙愿,还是重要之人弥留的抗争,多半都和死亡有关。人类就是这样畏惧死亡,畏惧分别。”
   
   
“你也是吗?”
  
 
喻文州想了想,把手伸了出来,摊开朝上,然后让叶修把自己的手也放在了上面,虽然没有实体,但是两个人却真的有一种触碰的感觉。
  
 
“我不会的,我的一生早就计划过如何的死亡。” 喻文州卸下了一贯温和的外表,他的语气里面不再是温和,带有高高在上的嘲讽,“只是你是唯一的变数。但是你又不是生命,所以这个变数来得巧妙,反而更加不会干扰我的死亡。”
  
 
“我知道,就算死亡你也会陪我的,叶修。”
   
喻文州的口气里是强烈的笃定,叶修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才说。
  
 
“我想会的。因为会寂寞。如果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我,这样的存在也太恶意了。”
  
  
这样诚实的情话才让人动听,喻文州心想,叶修也许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只是陈述客观的事实,但是也让他从心底高兴,就算不是爱情也无所谓了。
  
 
他看着站在面前的叶修,叶修的眼底是一片波澜无惊,看不到任何光源,但是喻文州却可以从里面看到自己的身影。
 
 
或许不是爱情,那就是他和叶修的羁绊已经不能仅仅用爱情来衡量了,关乎好感,关乎在意,关乎冲动,还有长久的陪伴,他们本身的存在,从叶修降临的那一刻就已经连在一起。
  
 
喻文州最后是被星盗请出去的,听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但是最后的事实无法逆转,死亡和分别来得太快,以至于悲伤都没有准备好,就已经过去了。
  
 
“会不舒服吗?听故事的时候。” 喻文州问走在他身旁的叶修。
  
  
“会的。怎么形容呢?” 叶修沉思了一下,指了指胸膛的位置,然后开口,“如果这个地方有线路的话,大概是在重要的地方放上了阻尼,电流虽然还能通过,但是却很困难,以至于呼吸都要很用力。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
   
  
“悲伤。”
  
 
“可是我觉得那个头领看上去很平静,他不悲伤吗?”
  
 
“伤心的。但是太过伤心,你的大脑会自动帮你装上一些设备,阻止你体会到伤心,电流通过困难,干脆直接把线路中断,通过另一条线路连接。”
  
 
“唔…很高深。”
  
 
“学不会也没关系。”
  
  
   
   
04
  
   
叶修的降临第五年。
  
 
已经很习惯和喻文州一起的生活了,除了别人看不见以外,叶修的举动和人来说没有半点不同,渐渐学会情感的AI与真实人类的界线正在模糊。
  
 
喻文州不止一次地庆幸叶修只有自己能看到,否则应该早就要被销毁。实验室的生活很平淡,父母也没有多过问情感问题,大概是进了实验室基本上与情爱绝缘了,偶尔有一两个同事的婚讯传来,也只是匆匆解决,继续工作。
  
  
叶修渐渐地学会了更多,比如说出现在喻文州面前光明正大地亲了喻文州一口,然后仗着喻文州碰不到自己,躲在一边偷笑。
  
 
喻文州说过陪伴可以转化成情爱,叶修现在还是不懂,但是他对喻文州的陪伴却掺杂了更多东西,占有欲还有控制欲。
  
 
“你就这么自信吗?如果我永远都学不会呢?”
  
 
“那也没关系啊。” 喻文州侧过身子,看向后方的叶修,他的脸因为逆光看得不太真切,但是叶修却可以想象喻文州是怎么样说话的。他的眼神向下,睫毛也向下倾,眼角和他不同,微微上挑,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喻文州看着叶修,像无数次的那样,整个瞳孔里都只有叶修的身影。
  
 
“就算学不会,总归我会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也不亏。”
  
 
“哇!你好不要脸!”
   
叶修听了做出一个不忍心听的表情,朝喻文州挑了一个笑容,喻文州走到他面前,把自己的眼睛摘了下来,后面的瞳孔一下看得很清楚,他凑得很近,睫毛划过叶修的鼻梁,他们两个看了彼此一会儿,喻文州轻轻地用唇碰了一下叶修的唇。
  
 
“好像真的一样呢?” 喻文州摩挲着自己的嘴唇,好像上面还停留着另一个人的体温,“别人这样看会不会有些变态?”
  
 
“肯定会啊。”
  
人工智能一点不留情面地回答了喻文州的话,叶修可以利用风的空间感,制造出存在的假想,来触碰喻文州,可是他也知道,这始终不是真实。
  
 
“不会觉得有些遗憾吗?”
 
叶修意有所指。
  
 
“不会。” 喻文州回答得很快,“这样就足够了,如果有个真人,我可能还会担心呢。”
  
 
“那有件事我想和你说。”
  
 
叶修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才准备开口的样子,喻文州扬了扬下巴,让叶修继续说。叶修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沉静起来,他浮上了空中,像是第一次出现的那样,坐在不存在的椅子上,不言不语。
  
 
“我觉得我最近有些坏掉了。像是电路中断那样的故障,有时候会运行的很快,但是有时候却又像是数据遗失一样,又是空白又是断层,整个机体都很难过。”
  
  
喻文州刚想开口,叶修的话又继续了,毫不留情地把喻文州打断,不让他开口。
  
 
“有些电流像是有了情绪,不论我怎么阻截,它总是会从另一个方向出发,不断地侵入我的神经中枢,我想要中止运行,但是却没有办法中止。像是滋生的病毒一样,这些火花快速扩散,在每一个截点闪烁,我好像是生锈了一样,任由这些不定因素发作。”
     
   
“但是都是因为你。” 叶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地走了下来,重新到喻文州的面前,他捧起喻文州的脸,细细地看着面前的人,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全都是因为你。”
  
 
“你说过我是你生命里无关紧要的不定因素,那么我说,你是我生命里的不可调控。我也不想去调控,你说这种失控感是什么?”
  
 
“你最近看了什么?”
   
喻文州顾左右而言他,他没有马上回答叶修,而是打量着面前这个人,已经从空中走了下来,现在了他的面前,刚才还亲吻着自己的那个人。
    
  
“莎士比亚。”
  
叶修一秒恢复了平时比较正经的状态,诚实地回答。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把自己的衣服整了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指环,让叶修把那个指环加载进去。
  
 
刚加载完毕,叶修突然感觉到一阵目眩,海浪席卷着怒吼把他拉扯到深渊里面,铺天盖地的窒息感从他的脚踝处开始向上蔓延,他在深海里越陷越深,静静地看着海里的那轮明月发着光,周围的漩涡一处接着一处,但他却毫发无损。
  
  
“这叫做爱情。”
  
 
喻文州的声音穿过波浪传到他的耳朵里,叶修猛地回头,发现喻文州和他一起坠落在深海里,透过海水看得有些不太真切,但是手上的触感却是真实的,叶修第一次感到触碰的含义。
  
  
“共情模拟器。” 喻文州凑上来亲吻了着叶修,把氧气在彼此的唇齿间不断交换,“早就研究好了。”
  
 
“你就等我自己说出口?”
  
 
大海不见了,实验室的人造光还是一样明亮,叶修的脸上染上一些红晕,耳根后面已经红了一片,他的眼睛睁得比平时还大,振振有词地质问喻文州。
  
 
“对啊,宝藏就在这里,等你开口来拿。”
  
 
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带上了那个戒指,一句声音透过戒指传到了叶修的脑海里,喻文州只是笑着看他。
  
 
“全部都是你的。”
  
   
    
  
05
  
 
共情后的生活甜腻得有些过分,但是叶修和喻文州毫不在意地腻在其中,像是初尝禁果的情侣,连阳光和雨露都能食饱,午后青草传过来的风声,都化成情人耳里的低语。
  
 
在人前好歹会因为别人看不到叶修而克制一点,人后就是怎么腻歪怎么来。开放了触感控制以后,两个人的手恨不得绑在一起,把之前那五年没有触碰到的都还回来。
  
  
每说几句话就要亲在一起,两个人总是谈着谈着,喻文州看着对面叶修眼底的碎光,再加上太阳正好,总是不自觉地亲吻上去,把叶修想说的话吞咽在两个人的唇齿间。
    

天气好就躺在阳台晒太阳,叶修窝在喻文州的怀里,趴在他的胸口上,没有重量却有触感,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圈,直到喻文州受不住了,把叶修的手一把抓住,叶修便换个方式勾着喻文州的小指,用手偷偷在掌心里面轻点,悄悄划几下,就在喻文州眼皮底下偷笑。
  
   
天气不好就呆在房间里,喻文州通常会早早地把今天份的任务做了,然后回家休息。坐在书房里面看书,纸质的书本已经很少见了,但是喻文州还有满满一书柜,叶修趴在半空中和他一起看书,顺便还帮喻文州翻页。有时候叶修看着看着走神了,喻文州就先把后面的看了,等到叶修回神了,再翻回前面,给叶修翻页让他慢慢看。
  
 
明明是个人造智能,却奢侈地享受人类的触感和慢慢消耗知识的过程,叶修觉得,造物主给他的爱意真是太大了。
  
 
天气好还是不好都是借口,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天气就是刚刚好。其他人也会这样腻味吗?叶修有时候躲在喻文州身后,偷偷观察过其他人,喻文州的爱情是深海,窒息又包容,其他人的模式大不相同。
  
 
融入深海的感觉很不错呢?
  
  
但是,仅仅是触碰又觉得不够,想深入一步又不行,没有躯体,仅仅只是触碰而已。
 
 
“快感是什么?” 有一次叶修就如此直白地问了喻文州。
   
 
“和你的爱情很像?一串电流从神经末梢出发,它的速度很快,你还没注意,就穿过四肢百骸,带着火花,火星没有是炽热的,在你的身体里面燃烧,你因此而麻痹,最后汇到神经中枢去,一片白光和爆炸。”
   
  
“……听上去挺带感的?”
  
 
所以晚上叶修就感受了这种带感,虽然不能触碰,但是因为共情,两个人的神经末梢交叉在了一起,叶修卷入喻文州带起的波浪当中,那种过载的发热的快感几乎要把他的脑袋击碎,他下意识地想要驱除这种不适,又被自己制止。
      
   
   
     
爱情像是过载,你又无法制止,只能任由自己不断地升温,享受这种爱情带来的负担。
   
  
人工智能叶修在他的日记本里写在了这样一段话。
  
   
   
    
06
   
   
因为叶修的容颜从来没有变过,喻文州打了针,虽然身体的机能会随着年龄下降,但是面容上没有任何改变。两个人还是二十几岁的样子,窝在沙发里看书,往后的岁月里没有客人的来访,叶修可以放肆地亲吻喻文州的每一片肌肤。
   
  
“我还挺想看你变老的样子。”
  
 
“可是我不想。”
   
喻文州的回答很笃定,他抚摸着叶修的头发,把他的碎发撩到脑后,面前的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变过,所以他也要任性地把自己留在那个时候。
   
 
“很相配不是吗?”
  
喻文州伸出手,看了看那个指环。
   
 
“我觉得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还是那个问题,你会和我一起走向死亡吗?其实这次你说不会,我可能会更开心。”
   
   
“不会。” 叶修落在来吻了喻文州的额头,像他曾经诉说爱情那样,“才怪。”
   
   
   
   
“我只为你而降临,也只因为你而降临。”
   
     
    
     
07
   
  
这是科学家喻文州和他的AI爱人叶修
  
 
无谓而又平淡的
  
 
一生的故事
   
    
      
  
end.
  
  

评论 ( 30 )
热度 ( 332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