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深情难解 11

       
*一句话简介:修修与he与be
     
姊妹篇请 @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
    
  
叶修被喻文州拉走以后才迷迷糊糊地觉得哪里有不对,就这样被喻文州拉到他的公寓去,一路上还没起半点反抗的心思。放在裤袋里的手机一直震,也不知道是谁发来的消息,没完没了。
  
  
喻文州的公寓离学校不远,估摸着走十分钟就到了,明显是个单人公寓,装修很有喻文州的风格,简洁大方,除了黑色和白色以外,其余的空白用蓝色填充,看了倒是心情舒畅。叶修在沙发坐下以后,喻文州去厨房倒水,这时叶修才有机会掏出手机看一看。
   
  
黄少天的消息无疑是最多的,叶修先略过了他,看向下面的张佳乐。
  
  
【张佳乐:你和喻文州在一起了?喻文州答应你了?】

【张佳乐:他还给你喂饭了?!!】
   
  
这个消息倒是挺简单明了的,叶修一眼就能看穿张佳乐语气里的震惊,所以是其他人都知道他在追喻文州啊?叶修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痛了,这个自己未免也太张扬了吧,他可不确定自己能干出这种事。
   
 
事实上叶修也没感觉错,自己是不可能做出这么张扬的事,坏就坏在被黄少天知道了,结果整个音乐系的人都知道了,按原来的那个叶修的话讲,还挺刺激的。
   
  
不过这些东西叶修并不清楚,他还安然地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回复各种各样的信息,有像张佳乐这种夸张询问式的,还有苏沐橙那种意识流直接发个感叹号的,再有就是像王杰希那种务实派直接发个祝福。
 
  
好不容易一个个都回完了,叶修才发现喻文州坐在对面的藤椅上,拿出了茶具开始泡茶,手法还相当娴熟,大半夜喝茶叶修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这次回家以后每天被老爷子拉着喝茶,也喝出了那么点味道来。
   
  
茶是好茶,但是气氛却很奇怪。泡完茶以后喻文州就催着叶修去洗漱了,叶修这一看也才九点多,心想喻文州这么标兵的吗作息这么好,拿了喻文州准备的睡衣就进去了。睡衣明显就是喻文州自己的,穿上去的时候领口有点大,松松垮垮的。
  
  
叶修出来的时候头发还在滴水,他只在脖子上放了一条毛巾,喻文州看到了,皱了下眉,把叶修拉到床上坐着,拿过脖子上的毛巾仔细地给叶修擦起来。被别人擦头发的感觉其实挺好的,叶修眯起了眼,喻文州去旁边的柜子里找出了吹风机,确定发梢不会再滴水以后,自己才进的浴室。
  
  
“哎呀,这么体贴?”叶修虚情假意地夸奖了一下喻文州,然后感受到后面的人重重地挠了一下他的头发,不满地把喻文州的手打开。
  
  
“那我就进去了。”
  
  
叶修窝在床上用鼻子轻轻哼了一声当做回应,故作镇定地玩手机,等到喻文州进去了以后立马把手机放下了,拿起旁边的枕头捂在自己脸上,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开始发烧了,烫得通红。
  
 
感觉比之前两个还要命,叶修你要栽了。难道我比较喜欢这种纯情的吗?自诩是个老前辈的叶修觉得自己脸都到丢光了,一次还可以解释,两次呢?现在第三次栽在喻文州手里,这就不太妙了。
  
  
自己的性取向是什么还另说,但是特定的人选都是喻文州,这就很值得深思了,身体残留的情感到底有多少,叶修自己还是知道的。
  
  
不想了,直接走一步看一步,在这方面上,叶修意外地不想多做思考,不需要什么缜密的计划,也不用过多地去想,最后有结果的总会有结果。起码现在,他无疑是享受这种过程的。
  
  
还在胡思乱想的叶修没有注意到喻文州已经出来了,一走出来就看到叶修平躺在床上,还用枕头把自己的脸蒙住了,趁叶修没注意,他一把就把枕头抽走了,叶修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去掉,日光灯的直视下更加明显。
  
 
眼睛里还映着上头的灯光,因为猛地直视光线眼睛蒙上一层水雾,湿润地看着喻文州,缓缓地眨了下眼。黑暗又重新降临了,喻文州用手把叶修的眼睛遮住。
  
  
“你干什么?”
  
 
叶修伸手按住喻文州覆盖在他脸上的那只手,不解地问。
    
  
“怕自己忍不住,你要是还乐意这么看我的话。”
 
   
喻文州回答得倒是很清楚,叶修一听这答案顿时就不动了,咬牙切齿地回了一句,那你还是继续遮着吧,千万别放啊。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也快十二点了,关了灯,叶修和喻文州呆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也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会买一张大床,睡两个大男人毫无障碍,还挺宽敞的,只是只有一床被子,叶修半夜被冷醒的,无语地看着旁边的喻文州把被子都卷走了。
  
   
戳了几下喻文州,好不容易等对方动了一下,叶修抓紧机会把被子扯了过来,盖住自己的肚子,两只手死死抓着,以防被子又被带走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倒是很热,叶修迷迷糊糊地觉得身上很沉,喻文州的手从后面伸过来,叶修裹着被子,喻文州从后面抱住他,倒是没什么不妥,只是叶修一动,喻文州也清醒过来了。
  
  
“你再继续睡一会儿。”
  
  
叶修分了点被子过去,伸手揽住喻文州的脖子,喻文州顺势在叶修的脖颈处蹭了蹭,眼睛都没睁开,含糊不清地让叶修继续睡,叶修本来也没多精神,被喻文州这么一蹭也不想起了,想了想觉得还早,又重新窝进被窝。
   
   
再次醒过来就是中午了,下午是喻文州固定练琴的时间,即使不在学校也不会停,住处这里还有一把备用的小提琴可以用,叶修坐在一边玩手机,不时抬头看几眼喻文州。手机一划就划到了当时看到的那个视频。
   
  
喻文州刚拉完练习曲,叶修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动作:“当初你比赛拉的那首曲子,想再听一遍。”
  
  
“那首?”喻文州想都没想,重新架起了姿势开始拉。
  
  
现场听的感觉果然和视频看的不一样,声音直接透过空气传过来,而不是略微失真的音响,不间断的声线或高或低地传过来,叶修隐隐兴奋起来,震撼还带着一些期待,他知道他要等待的是什么,手指不自觉地握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喻文州。
  
  
快到结尾了,熟悉的旋律重新开始,轻快又急促,像雨点不停地落在初春还没有褪去的冰河上,敲碎那层薄薄的冰,露出底下缓缓流动的温柔。
  
  
曲音结束以后,喻文州把头重新抬起来,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叶修,露出了一个微笑。
  
  
“当时拉这首曲子的时候,觉得谁要是听我单独拉一定是那个人的荣幸。”
  
  
“你这句话口气很大啊?”叶修忍不住笑出来,看喻文州一脸正气地说大话的感觉还是相当奇妙的,虽然他不否认确实拉得很好。
  
 
“对啊,我就是这样觉得的。”喻文州脸皮厚着就接下了叶修的话。
   
  
“所以我该感到荣幸了?”叶修歪头。
  
  
“不。”喻文州把小提琴放到了一边,径直走到叶修面前,叶修还坐着,面前的人俯下身子,有意无意地划过嘴唇,在嘴角落下了一个吻。
  
  
“荣幸的是我,能给你拉这首曲子。”
  
  
完了,心脏跳得好快,喻文州就在面前看着他,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他的脸另一半融在阴影里,但是眼睛却在发亮,直接看到了心底去。叶修不自觉地伸出手,把喻文州的眼睛蒙住了。
  
  
“?”

“我这个老人家可受不了你这个眼神。”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206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