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12

 
*重新开始平行线,预计二十多章完结。
  
*一个词简介:时空
 
 @鈰子君 

复习请走这里 1 2 或者订阅tag

——————————————————

 
那个心照不宣的亲吻没有曝晒在阳光下,像是在潮湿处滋生的阴暗一样,悄悄地萦绕在两个人周围,像影子一样,挥之不去。可是又有什么变化呢?喻文州忍不住抬头看了叶修一眼,明明是背对着他的,叶修却突然转过了头,和喻文州对视了三秒。

 
三秒钟的屏住呼吸,两个人又偷偷把目光放远,明明房间里只有他们俩,喻文州的手心愣是出了汗。仪器无声地在运行,数据从光屏上飞速闪过,也不曾发出半点声音,人造灯晕开一片在地上,白晃晃地,反而让喻文州焦躁的心情镇定下来。

  
他把手心放在裤子上擦了擦,远处好像有老式排气口换气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过来,只是和叶修呆在同一间屋子里,就觉得无比燥热。眼神也挪不开,但是又没有什么接触,只是点到为止。

  
叶修的为人就像是开瓶的酒一样,看上去彬彬有礼,浅尝一口得到甜头以后,你也不管下面的是不是苦涩,就着了魔似的想要占有。酒香都是醉人的,明明不能品尝,喻文州在旁边已经觉得要醉了。
  
 
或者是叶修是不是瞥过来的那个眼神,轻轻触碰的手指,还有一个又一个隔着口罩的亲吻。明明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却和亲吻一样心动。鼻梁蹭着鼻梁,两个人的眼睛也不闭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对方,好让对方原形毕露,露出底下那颗慌了阵脚的心。
  
  
这样的针锋相对其实很有意思,隔着一张纸的摸索,光影在纸上或明或暗的闪现,一触即发又分开的眼神,胶着不动又发黏的气氛,对于喻文州来讲都是可爱的。不如说是——这样就够了,他的规划里没有下一步。
  
  
第一次的空间转换实验马上就要开始了,活体实验已经实验过了,下一步应该上升到活人,但是这时候叶修和其他组的组长吵起来了。
  
  
“你叫一个囚犯,或者是去招募志愿者,这样不好吗?”张新杰的手撑在桌子上,强忍着怒气对叶修说,“实验室不是没有钱,足够去招募一队愿意去送死的志愿者了。”
  

黄少天出乎意料地没有说话,他站在墙边,环手抱臂,但是脸色很阴沉,盯着桌子的方向,喻文州知道他是支持张新杰的,叶修执意要自己去做这个实验,对于他自己来说,也难以理解。
  
 
“不是为了什么大无畏的精神。”
  
    
叶修好像没有意识到这间屋子里的气氛有多糟糕,还能慢条斯理地让喻文州去倒茶。是了,毕竟叶修在这方面确实很气人,他总是有自己的想法,同时又喜欢一意孤行。他说话甚至还很轻松,带着几分调笑。
  
     
“我没那么好心,但是这件事,我是必须要自己去做的。我要成为这第一个人,无关其他,只是这种被重组之后,见到过去的光景,总得是我当第一个吧?”
 
  
“但是这不是百分百啊?你的成功率只有八十,我不能让你去的。”
  
   
“算了。”黄少天突然开口对张新杰说,“你估计是拦不住他的,看他那个表情,明显是铁了心的,以前哪次不是他自己瞎搞搞出来的。”
  
   
张新杰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黄少天拉走了,临走前看了一眼里面,叶修还坐在座位上,笑眯眯地向他们招手挥别。
  
   
等到两个人都走了,叶修放下杯子,叹了口气,脸上的笑意突然就不见了。喻文州还呆在角落里,叶修看向那个方向,把喻文州叫了过来。
 
 
“你把消息跟那两个人讲的?”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叶修的语气倒是很平静,带上了几分笃定。
  
    
“不完全是吧,透露了一点点消息,不小心让黄少和张组知道了。”
  
   
喻文州很镇定地回答道,丝毫没有被识破的尴尬。他的本意是想让另外两个人来劝劝叶修的,现在看来,叶修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估摸着根本拦不下来。
  
  
“你要实验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如果说你想成为那第一个的话,那让我看着你消失。”
   
   
话很顺的就说出口了,不带半点纠结,喻文州倒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坦诚,但是不知不觉就把话说出去了。叶修倒是很意外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大概也是没想到喻文州会这样说话。
  
   
“你这么说我怪不习惯的。”叶修抬头看喻文州伸手示意喻文州俯下身子来,环住对方的脖子,把头靠在喻文州的脖颈处,似笑非笑“这么动摇军心,小心我让你穿小鞋。”
  
   
“你被动摇了吗?”喻文州倒是好笑,不出意料地听到了叶修说没有,也没有直起身,享受这种难得的时刻。
 
     
他不担心的理由是,叶修确确实实地成功了,在历史上。当时是叶修谁也没说,趁着夜深人静跑到实验室里,把仪器开了,自己躺了进去,直到第二天才被人发现,被人发现的不久后,叶修就醒了,已经完成了一次跳跃又回来了。
  
    
不过,知道只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的时候,他也不太能放心地让叶修去,虽然是成功了,但是这个成功率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是很低的,要是叶修一个不注意,在空间的洪流里被撕碎了,这个世界估计也会立即崩溃掉吧。
   
   
毕竟这个分支世界的基石是叶修。

    
实验定在两天后的晚上,按照叶修的设想,大概就是七八个小时就回来了,因为不想让黄少天他们知道,所以还为了他们特意放出了消息。自己则是偷偷带着喻文州半夜到实验室去。
   
   
一开门,人造光感受到体温波动,自己就亮了起来,叶修和喻文州进了房间,把灯光调暗,叶修一个人进了舱体,舱体表面是透明的,喻文州还可以看到叶修对自己微笑。
  
    
“回来之后告诉你一个秘密。”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舱体已经关闭了,喻文州只能连蒙带猜地想叶修在说什么。程序都是叶修自己调控的,在关上的不到三分钟,程序就运行了,先是一阵强光,叶修在里面闭上了眼睛,然后整个舱体的灯光就暗下来了,只有几个不停跳跃的数字显示还在运行。
   
 
失去了一个光源后,室内一下子变得很暗,喻文州躺倒旁边的沙发椅上,也不打算睡觉,只是在想事情。人造灯会错了意,直接把灯光切灭了,不过喻文州倒是不在意。
  
  
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夜晚确实是能让人引起遐想。喻文州细数自己过来了也快有一年了,从第一次见到叶修,到那次袭击案。事后师兄给他传来简讯确实表明有这次事件的记载,但是自己的记忆里没有。
  
  
是记错了吗?不可能的,就算不是因为了解叶修,纯粹是为了做课题的话,生平怎么都会详细反复斟酌吧,况且袭击案还不是什么小事,可以算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件,不可能忘的。但是另一方面,师兄并没有什么理由去骗他,是,这条时间线只是众多分支的一条,这就不代表——它能脱离轨道运行。
  
    
喻文州的脑子里一时间过了很多理论,从小到大林林总总看到的,这个疑惑他思考了快一年,到现在也没有解释。在他的记忆没有被进行篡改的前提下,这个世界为什么发生了改变,虽然不影响结局,但是却无端让喻文州觉得心慌。
   
   
只要在进行更大的一点波动,世界很可能就直接发生崩塌,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夜晚果然会让人思考很多,喻文州揉了揉脑袋,试图强迫自己终止思考,但是发现这个闸口一旦打开,就难以关闭。
  
   
最可怕的是,喻文州已经开始在想叶修能否平安回来的可能性了。他之所以放心叶修去实验的原因,是基于“叶修一定不会有事”的结果,但是现在有了结果不统一的可能性,成功率顿时就降低了。
  
    
他把目光转向黑漆漆的舱体,叶修在里面沉睡,看不见里头的状况,但是在舱体外面的身体表征没有波动,呼吸频率也很正常。
  
    
已经过了三点,睡意渐渐起来了,喻文州用手撑着脑袋,不让自己睡着,眼皮越来越沉重,突然有些羡慕那种古式的闹钟,还能留有时间的痕迹。太寂静了,睡意越发沉重,已经去洗了把脸的喻文州还是觉得快撑不住了。
  
   
这一年以来作息都很规范,几乎是一到点就想睡觉,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一边是因为不确定而引发的担忧,另一边是渐起的睡意,天平不断倾斜,喻文州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识。
  
    
意识模糊前的最后一点残存的想法,是叶修在进仓之后给他做的口型,声音传不到空气里,却直接传进了喻文州的心里,几乎下一秒,他就知道叶修在说什么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吗?”
  
  
是怎样的秘密呢?叶修的眼神已经透露出很多东西了,喻文州隐隐可以察觉到对方想说的话,那是他曾经想要说出来,却在下一秒捂住嘴巴的言语。

 

 

TBC

 

又又又开始写平行线啦!因为小六刚开学不太适应,等她进度啦。被赶过来写这篇了,估计除了可能独立一发完之外,都是这篇的掉落。请多支持(










评论 ( 4 )
热度 ( 77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