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平行线14

   
* 一句话简介:时空
  
@鈰子君
 
   
  
——————————————————
   
   
叶修稍微睁大了眼睛,上下看了喻文州两眼,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手在自己的腿上,看上去很自然,头侧向一边,仅是用余光看了眼叶修,又若无其事地移走视线。叶修把听到喻文州反问之后的惊愕受了回去,视线也不由自主地向下,才发现右手紧紧地掐着沙发边,指间都泛着白。
   
   
喻文州看到叶修低头了,不说话,放在沙发上的右手的力气在松懈,指间重新染上血色,他看到叶修把手轻轻抬了起来。叶修似乎是在看着自己的手,正当喻文州这么想着的时候,叶修的手突然打了过来,覆在他的手上。
  
  
顺着另一只手一直向上,直接对上了叶修的眼睛,叶修的脸色还是略微苍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晃晃的灯光照下去,他的脸上好像又漆了一层白皮。
  
  
叶修不说话,但是喻文州感觉到叶修的手在暗暗使劲,一种无声的逼问沿着那股劲上来,喻文州迎着叶修的目光,不自觉地眨了下眼。
  
   
“就是,我觉得这样就很好。”喻文州没有再别开叶修的眼神,说出了他心里的答案。
  
  
“不对。”叶修准确地找出了这句话里的漏洞,喻文州的含糊其辞给这种关系蒙了层纱,但是叶修不接受,“你这句话有两个意思。”
  
  
“第一,你觉得还没到更近一步的时候。另一个,你觉得不需要再进一步了。你说的是哪一个?”
  
  
问这话的时候叶修的手劲并没有放松,喻文州其实隐隐觉得叶修知道自己的答案的,但是他却选择了逼迫自己说出答案来,该说真不愧是叶修吗?
  
  
喻文州倒也不想隐瞒,但是他在想要怎么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说没感觉之类的更类似于精神层面上的理由,不说叶修,连他自己也不会认同,这无疑是把那种暧昧当做水分一样可以随意蒸发。但是别的更多的理由他一时也想不出来了,这个沉默已经持续了很久,久得让喻文州觉得自己必须开口。
  
  
“不是还没到,也不是不需要,是不能。”
  
  
虽然这个理由也挺模糊,但是叶修找到了一些突破口,不是说非得喻文州不行,喜欢是一点因素,但是导火线却是“拒绝”。叶修曾经判断过自己不会有爱情,但是喻文州给了他一点火星,他也乐意将那点火星铺上干草。
 
  
“不能的意思是——?”
   
  
“你如果能猜对方向,我就可以告诉你。”喻文州迟疑了一下,还是向叶修许了一个承诺。
  
  
“你不要告诉我什么,你是哪里来的间谍这种老套的剧情就好了。”叶修把手从喻文州的手上放开,小小地开了个玩笑,开始猜测。
  
  
“首先我一直很奇怪的一点呢,是你的终端。和市面上发放的版本都不一样,而且你也不用实验室里面的终端,只是加载了系统,说明这个终端对你来说很重要,这个重要等级是否上升到生命层次呢,有待考证。”
  
  
“第二点就是一直以来的疑惑,你进来的第一天我就说过了,你的资料虽然很完美,但是和周围人的记忆对不上,像是凭空出现一样。而且一开始你身上的隔离感也很重,好像是在那次袭击之后才慢慢消除的。”
  
  
喻文州不停地点头,原来自己无意识地暴露了很多东西了,这些都是叶修心里的疑团,但是对方给他的感觉是,若不是这次剖析,这些疑团永远只是疑团。叶修的好奇心和克制力都很强,所以他在维持着这个平衡。
   
  
但是平衡被打破了,不仅仅是叶修或者他这其中一方,两条平行线向内发生了倾斜,喻文州害怕那个交点的到来,因为它转瞬即逝,但是叶修不知道,他以为的是两条线的重合。
  
 
“再有呢就是那次袭击之后你经常发呆,可能是你自己的习惯,你没有注意,应该至少有四次,因为我见过的就有四次。”说到这里叶修就笑了,“你每次发呆都是右手托着左臂,左手在耳垂后面那片皮肤摸索,眨眼的频率比正常的时候都低,而且在一开始看向左边眨十八次眼之后,你会把视线转到右边。”
  
  
“你看得这么仔细的吗?”喻文州露出了一个“饶了我吧”的表情,看向叶修,对方习以为常地点点头,这种观察对于叶修来说同样是一种习惯。
  
  
“对啊,还有很多奇怪的数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叶修朝前露出一个意味深长但是却充满恶意的微笑,喻文州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示意叶修继续往下说,叶修越说越令他心惊,感觉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遭受审视,叶修早就把他里里外外都摸清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呢,是我发现了一个人——‘陈浩师兄’。这是谁呢?我去资料库里探查了,全球叫这个注册名的人有三万八千六十四人,筛选范围,初步能和你产生联系的有六十八人。但是其中没有一个在你交集范围里。”
  
  
“所以,他是谁呢?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但是首先我更想知道,你是谁?”
  
  
“……你是怎么查到师兄的?”喻文州想了想,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而是先提问了。不过叶修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用了一点自己肯定不会喜欢的小手段,所以就不说了。
  
  
要从哪里说起呢?喻文州仰头看着天花板,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一个晚上仅有的三个小时睡眠正在拉扯着他的身体,连影子都显得很沉重,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精神却很亢奋,一种隐隐的紧张感穿过头皮,不断向上拽着自己,发梢都有那种发麻的感觉。
  
  
沉思了很久,喻文州说出了第一句话。
  
  
“这里是旧历337年,但是β线-37°-x轴的337年,和我相差了3247个星际年。”
  
  
叶修的眼睛微微睁大,瞳孔像猫一样突然缩小了,像是有强光照射过来一样,他把脊背挺直了,头侧向一边,眼神直直地看着前方,手抬了起来,下意识摸索着嘴唇。
  
  
喻文州几乎是用一句话把最多的信息透露出来,说完之后他整个人就往后靠,陷在沙发里面,叶修还在消化这些讯息,两个人又重新陷入了沉默,今天的沉默似乎特别多,每次进行完一段对话,双双缄默。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大概过了五分钟,叶修开口了,“这里对于你来说是历史,但是那个坐标是怎么回事?这里又是一个平行世界?”
   
  
“不是,是如果把一条线定义为主世界线的话,其他平行世界都是分支,独立存在又不影响主世界线。”
   
   
喻文州解释了这么一句,叶修就懂了,指了指自己:“所以我是真的,又不是真的,因为我不被影响。你们投放过来也只是为了……观察?”
  
  
“前一句不一定对,后一句是对的。因为那次袭击,本来历史里是没有这次袭击的,所以我很奇怪,起码我记忆里没有,但是师兄却说是有的,所以我其实是有一个猜想的,关于这个世界线。”
  
  
“这个世界一定有问题。如果想清楚了这点,直接可以扭转,但是我现在还想不明白。”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明白了喻文州的想法,但是转念一想,突然发现喻文州好像把话题岔开了,虽然这些信息也很重要,但是只是在打擦边球。
  
  
“这和你拒绝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吧?”
  
  
“……虽然那个时候投放可以投放一百二十年,但是毕竟我这个只是作为例行级别的投放,只有两年,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了,所以我说是不能。”
  
  
叶修刚想说些什么,黄少天和张新杰就破门而入,看到叶修和喻文州分别坐在长沙发两头,一派促膝长谈的凝重气氛,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今早知道叶修自己已经偷偷做过实验了,赶紧过来,把叶修拉去医务室检查身体。
  
  
实验室一下就空了,叶修直接被拉走,喻文州还坐在原地,在记忆里碎掉的玻璃杯还完好地放在桌上,里面还有一些水,喻文州把被子重新装满了水,放回了桌上,就离开了房间。黄少天临走前给他放了个假,他没回房间,去了花园。
  
  
迷宫还没有更换,喻文州凭着记忆往深处走去,一直走到迷宫的中心,里面有一个亭子,他在里面坐在,把终端打开,里面有很多之前找到的资料,还有他陆续在写的报告,他把这些都投放在空中,一份一份重新看过去。
  
  
但是那些滚瓜烂熟的字在心里组不成句子,喻文州翻页的速度很快,但是什么都看不下去,他又把终端关了起来,沉默地坐在这里,叹了口气,不知道要想什么,干脆把脑袋放空。
  
  
叶修在他心里的感觉其实很像鸡肋,相信自己在叶修心里的感觉也差不多,没什么太重要,但是又放不下,实在是很矛盾。揣着一包有些受潮的火柴放在口袋,喻文州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坐了一会儿喻文州就回去了,晚上,自己房间的门被敲了,谁回来敲门呢?
  
  
他打开门,外面站着的是叶修。
   
  
    
  
tbc.
  
  

评论 ( 4 )
热度 ( 93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