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平行线15

   
  
*一句话介绍:糟糕的感情戏
 
  
@鈰子君
  
  
  
————————————————————
  
     
叶修显然一副刚从医务室出来的模样,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掉,喻文州低头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八点,一个不早也不晚,又略显尴尬的时间。
  
  
喻文州以为一切将会重新回归平淡,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他在下午给两人定义的关系看起来叶修想要重新规整,为什么这么说呢,叶修的表情已经有答案了。
 
  
“看来你有别的答案?”
  
   
喻文州把身子侧向一边,示意叶修进去,但是叶修还是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进来的打算,好像只是想进行一次简短的对话,喻文州顺势靠在门边,扭头看向叶修,等待他开口。
  
  
“我觉得已经足够了,一年的时间,无论如何我想试一下。”
   
  
“为什么?”
  
  
“一是因为很有趣。二是因为我很自私,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0和0.1之间的选择,就这么简单,怎么想都会选0.1啊?你可能生命轨迹里还会出现一个完整的1,但是这已经与我无关了,起码现在,我想做个尝试。”
  
  
叶修的选项里似乎没有喻文州会拒绝的可能,把告白这种事说得这样清新脱俗的估计也只有他自己了,不过估计叶修不会把这段对话定义成告白,而会是告知。
   
  
“我想问下你是想怎么尝试?”喻文州忍住笑,好不容易沉寂下来的心情又在不断发酵,一点一点露出水面,听了叶修这话沉重的感觉在消退,他反而是更乐意听到这样的陈述。
  
  
“你如果答应的话,那可以要求再过分一点吗?我想要的是那种燃尽生命的感觉,既然只有一年,那时间就很紧迫了,我想要的是你的全部。”
  
  
“好了我答应。”喻文州几乎是立马答应了,只是对于这个0.1就已经这个态度了,真不敢想象其他。
 
   
叶修这么煞有介事的态度还真的很新奇,本来那一点心动被扩大化了,喻文州快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尺度两端是0和1,叶修是想把这个尺度重新规划,把0.1当做是终点,喻文州对自己不清楚,但是他觉得,如果叶修也只是给他一点心动的感觉的话,应该不会在遇见了。
  
  
他们双方都清楚,如果要进行的话,这段感情将很奇怪,因为在感情比重本来就不大的两个人来说,无论是感觉还是理智,都不足以让两个人在一起,但是他们却有了相反的选择,不知道是因为所谓的探索精神,还是离别前的放纵,毫无疑问的是,这将会是一段充满回忆,并且值得珍重的感情。
  
  
“不过我也有要求。”喻文州不慌不忙地接着往下说,他向叶修伸出一只手,“把你的0.1变成1吧。”
  
  
成交。叶修伸手,两个人在空中击掌,这样稀奇古怪的关系就在这一下之间定下来了,前后不超过五分钟。喻文州回房后仔细回想,其中也有自己和叶修的差异吧,如果自己是叶修的话,估计不会说出今天这段话。
  
  
他居然说出来了,该说不愧是叶修吗?喻文州还没缓过来,一堆消息突然从终端里蹦了出来,叶修向他开放了所有权限和资料,密密麻麻的文件在空中弹开,从生平经历到科研报告,什么都有。
  
  
喻文州好不容易把文件都收拾完,赶紧给叶修也开放了权限,但是实验室和他自己的管理内容不太一样,当系统提示的时候,喻文州想了两秒还是点了确认,把自己在未来的资料,包括之前的调查以及和师兄的交谈全都发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但总之喻文州还是把权限都打开了。估计对于叶修而言信息量会大一点,喻文州自己一边想着,一边翻看叶修的资料,生平就和获奖报告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可看的,他扫了两眼之后,就看起了叶修一直着手研究的报告。
  
  
越看越心惊,叶修的很多想法其实已经超越这个时代了,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些资料并没有传给任何一个人。是了,叶修在历史上的状态是失踪。很多人的猜测是叶修自己做空间跳跃失控,或者是回不来了,但是喻文州现在否定了这两个说法。
  
  
就如他自己所说的,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晚上睡得很好,第二天一醒来,终端就传来叶修给他的早安问候,很明显是掐着时间发过来的,不得不说相互开放权限以后几乎是多了一个实时监控,对方的讯息还有状态简直一目了然。
  
  
其实在喻文州自己周围,没有恋爱成功的经典案例,孤独终老的居多,剩下的基本上是相敬如宾,这是好词还是坏词,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明了,但是出门以后看到叶修在实验室给两个人都准备了早餐,突然觉得认真谈恋爱挺好的。
 
  
所以确认关系的第二晚,喻文州就搬进了叶修的房间,自己那个宿舍不太好意思让叶修搬进来。这件事情还是有小范围流传的,当天喻文州感受了一下别组组员的审视,以及乔一帆欲言又止的表情,镇定地从饭盒里挖了一勺菜送进叶修嘴里。
  
  
这种围观热潮在几天之后就消退了,仅仅是这个苍白的实验室里偶尔的一点色彩,大多数人只是瞥了一眼,就去做其他事情了。
  
  
而适应一个人的体温也只需要两天,除了第一天睡醒以后,喻文州整条胳膊都发麻了,其他都还好。他和叶修正在不断寻找融入对方生活的那个切入点,适当地打磨自己的棱角,不去伤害对方。
 
  
当晚喻文州敲响了叶修书房的门,叶修还在里面计算,有了喻文州的资料以后,空间研究的进展突然快速起来,喻文州不是专攻这个方面的,所以帮不上什么忙。叶修赤脚站在大理石地板上,喻文州默默地把房间的温度上升了几度,自己带过来的小毯子则是放在叶修工作椅的椅背上,然后靠在桌边。 
  
  
“你今天晚上打算到几点?”喻文州侧过头去看叶修,叶修把手头工作停下,想了一会儿要怎么回答。
  
   
“按照这个进度来看,我是想今天到四点的,然后这样还可以睡四个小时。”
  
  
说这话的时候,叶修仔细地看喻文州的表情,心满意足地看到喻文州右边的眉毛稍微挑高,很快又放下。一步、两步,然后伸手,抓住,叶修的身子被喻文州拉了过去,直接锁在怀里,喻文州用另一只手把文件保存以后,直接掐断电源,然后叶修得到了一个吻。
  
  
唇舌的争斗是无声的,它发生在齿间,或柔软或坚硬,交缠翻滚,然后争夺,在侧身之间交换了一口气体,又重新投入期间,以维持它的甘味绵长。叶修的眉眼低垂,眼神里没有焦点,像是坚冰融化了,流淌下来,在喻文州心底汇成湖泊。
  
  
“和你的预期一样吗?”喻文州趁喘息的时候,在叶修的耳边轻轻发问。
 
  
叶修伸出手,穿过喻文州脑后的碎发,把两个人刚拉开的距离又重新缩小,一个浅尝辄止的吻,答案就在里面。
 
 
走了。喻文州整了整叶修的衣服,向叶修伸出手,两个十指相扣回到房间里。喻文州已经洗过澡了,所以让叶修拿了睡衣让叶修进去以后,靠在床头把终端打开,看叶修最新的研究资料。
  
  
叶修吹完头发出来以后,喻文州正看到关键部分,叶修作乱地直接用自己的终端把喻文州那里的电源关掉,又关了灯,抹黑上了床,顺势滚进喻文州的怀里,把脚靠在喻文州的小腿上。
  
 
“你的脚怎么还是湿的?”
  
  
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酝酿睡意,小腿动了动,和叶修的脚底摩擦了几下。
  
  
“嗯……没穿鞋。”
  
  
“要不要把整个房间都铺满地毯?你这个习惯根本改不了。”喻文州低声问道,已经过了零点,他的困意准时上涌。
  
 
“不了吧。”叶修的脚变本加厉地缠住喻文州,往喻文州那里再靠了靠,“你看着就好了。”
  
  
喻文州好像淡淡地回了一声嗯,不过太小声了,叶修有些不确定是气音还是回答,挑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也安分下来,准备睡觉。
 
  
“啊对了,那个小毯子还放在实验室……”
  
  
叶修突然想到了这个,说了一句,还没说完,觉得喻文州应该已经睡着了,就不再说话。明天再拿回来好了,他自己默默想着。
  
  
“就放着吧,过几天要降温了。”
  
  
好像是过了几分钟,叶修快要睡着的时候,喻文州倒是回话了。听了这个回答叶修的睡意倒是少了一点,平淡又喜悦的心情随着心跳蔓延开来,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下一秒困意再次袭来。
  
  
第二天早上照理都是叶修先起,今天也没有例外,起的时候没有惊醒喻文州,直到洗漱完,拉开窗帘的时候,喻文州才醒。
  
  
出现在喻文州眼前的一天的开始是,叶修的头侧过来,另一半融进阳光里,阳光还有些刺眼,但是他知道叶修在朝着他笑。
  
  
tbc.
  
  

评论 ( 2 )
热度 ( 92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