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平行线16

   
*一句话介绍:糟糕的感情戏
   
@鈰子君
  
  
  
————————————————————
   
  
所谓的投入、高效、认真的谈恋爱,就像是给生活加了催化剂,升温很快,而且永远在沸腾。一个吻,一个触摸,甚至一个眼神,都可以点燃全身。
      
   
像是舞会中隔着繁闹的舞池,遥远地举起香槟,对着空气轻轻点了个头,不同的两条时间线交汇在这个点头里,两个人同时一饮而尽,酒精贯穿过喉咙冲击肺部,口腔里残留着灼热的痛,是每一次亲吻。
  
  
“走吗?”
   
  
叶修的肩头突然一重,喻文州把整个脑袋支在叶修的肩膀上,说话的时候还不老实地冲叶修的耳朵里吐气。转头瞥了喻文州一眼,叶修抖了下肩膀把喻文州的脑袋赶下去,继续看着自己面前的资料。
  
  
“还早,不急。”
  
 
喻文州听了这话,直接把时间显示在叶修的光屏上,占据了整个屏幕,自己在一边凉凉地说,“老板,该下班了。”
  
  
叶修挥了挥手把时间撤掉,还是调出资料来看,一边看一边回喻文州的话:“小年轻多加加班,不加班哪里来的工资。”
 
  
“有奖金吗?”喻文州再次凑过去靠在叶修旁边,把自己整理的资料还有今天一整天的研究报告都传过去,“没有奖金没有动力啊老板。”
  
  
叶修停下来,把整个身子转过来,看喻文州在那里装疯卖傻的无赖样子,又气又好笑,和喻文州相处久了才会发现对方这种小个性其实挺可爱的,毕竟一贯温和的人使坏起来,总是有不同的吸引力。
  
  
他把头往前倾,动作很慢,喻文州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只是站在原地,在叶修嘴唇贴上来的时候,用舌头撬开齿缝,勾起对方的舌尖,两个人互相打转交缠,面上却还是一片云淡风轻,谁的眼睛都没有闭上,而是就这样看着对方。
 
  
“没有奖金,有奖励。”叶修把大屏幕重新打开,“好好干活去。”
  
   
喻文州比了一个“是的老板”的手势,乖乖地回到自己的桌子上,实验室经过改造,两个人的桌子变成并排的,方便时不时抬头来个眼神,不过喻文州表示自己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也就每几分钟看一次。
  
  
叶修的进度一直在赶,所以这些休息的事情一直是喻文州在提醒,怕哪一天自己忘了提醒,叶修一个人就偷偷跑去通宵了。可能是因为时间不够的原因,对方的重量增加的频率超过了心脏的负担,每天都要提醒自己变得更加喜欢了。
  
  
把计划里一段长达一生的恋爱浓缩成一年份的记忆,感官也变得清晰起来,对方说的每句话都会不自觉地记下来,逐条逐句凝结成块,一块一块地在自己的记忆之宫里砌起一座高楼。
  
  
下一段的计划是复数形式的时空跳跃,本来这是一个要长达一年的任务,但是时间卡在喻文州要回去的时限,要压缩成六个月,看来叶修有自己的打算。
  
  
现在连周末的时候叶修都要抱着平板做各种模拟,一般是窝在喻文州怀里的。喻文州靠在长沙发上,叶修调整了一个姿势躺在怀里,手在平板上滑来滑去,输入各种参数。喻文州的手环过叶修的头,自己拿了本书来看,偶尔叶修要他帮忙的时候才拿出自己的平板。
  
  
只有在饭点的时候叶修才开始休息,不过这个休息是喻文州逼迫的,虽然是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但是喻文州还是和叶修有约,早上的工作只能从九点到十二点,下午的工作从三点到六点,晚上不超过十一点。
  
  
因为这个叶修和喻文州冷战过,两个明白人吵架的事情做不出来,冷战倒是挺顺手的,叶修一扭头就一天没理喻文州了,具体没理也不是连饭也不吃,只是把喻文州当空气一样冷暴力。
  
  
不过这方面喻文州应付得也很得心应手,叶修不理就不理,他心态倒是好,还是照常提醒叶修休息。大底估摸着叶修什么时候消气了,就送上去给个台阶。
  
  
对于给上来的台阶叶修当然是乐于接受的,不过趁机把休息日的工作时长增加了一个小时。
  
 
说起约会,其实两个人连实验室外面一公里都没有走出去过,更确切地说,两个人平时每天就窝在实验室里,周末转移阵地,窝在家里,很难想象日常的情趣在哪里。
  
    
趁叶修把他拉起来加班的时候,喻文州自己就研发小软件,更算是他的本行。通常这些软件都是安在两个人的终端,像可以感知对方情绪波动之类的,平时生活还是很有趣。
  
  
对于叶修来说,早上起床的那段时间是被定义为无意识的,也确实是这样,因为本来就晚睡,整个人都很恍惚,所以喻文州一般都是趁这个时候揩油的,随意怎么动叶修也不会生气。
 
  
算的上约会的行为,其实是一起带头盔的全感游戏,科研人员的好处就是可以擅自更改游戏的代码,将两个人的精神连在一起以后,可以回到个人空间里。
  
  
精神域可以在个人空间形成风景,喻文州的是一片深海。其实并不出乎意料,只是一下进去的时候是在海里还是吓了一跳,细碎的气泡在两个人身边碾碎,发丝漂浮在海里,周围还有游鱼,横冲直撞透过了身体。
 
  
叶修的是星空下的原野,比起海洋的深邃窒息,更多的是广阔和震撼,根本看不到地平线,脚下就是这个精神世界的中心,星光低垂,好像伸手可接。
  
   
“会让你看到真的。”
  
  
第一次把喻文州带进精神域的时候,叶修是这样开口的。喻文州一下子有些明白叶修这个阶段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大概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值得的回忆吧。
 
  
“那你要加油哦。”喻文州轻轻地笑着,“我很期待。”
  
  
那次约会之后,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又有了一点改变,不仅仅是叶修在工作了,喻文州也开始看起了大量文献,和叶修的不是一个方向,甚至让师兄给他的个人终端里发各式各样的研究报告。
  
  
关于世界线的、关于空间的、关于法则的。
  
  
对于这个世界线的认识总是在不断加深,而师兄给的资料证明了这一点,喻文州不明白为什么师兄给的资料总是他自己需要的,但他不用明白,只要研究就可以了。
 
 
叶修看过喻文州终端里的所有资料,和他的记忆以后,对他说他的师兄可能不简单。喻文州当时的回答是,他知道,只要师兄是站在这一边的就可以了。
 
 
终于在距离喻文州离开的半个月,叶修的第二阶段的研究成功了。有了第一次叶修自己的实验,再加上喻文州的资料,实验进度真的提早了半年,和上次一样,叶修自己做第一次时空跳转,带上喻文州。
 
  
这次黄少天还是反对的,甚至已经提出了要是完蛋就是一对亡命夫夫的危言,不过反对归反对,别人向来是劝不动叶修的,想着对喻文州下手,结果发现喻文州一点也不比叶修好说话,表面上都是笑意,听你说话的时候还频频点头,实际上什么都听不进去。
  
  
不像上次那样在半夜偷偷摸摸,这次就是两个人光明正大地进去的,不过其实理由是上次还有喻文州帮忙检测,这次没有人了,就干脆放出通知。
 
  
时间和地点都是叶修定的,传送时间比上次短,只有三个小时。和自己那个时代的传送不太一样,喻文州却感觉到了撕裂感,大概持续了五分钟,一道强光过来,撕裂感总算是消失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漆黑。
  
  
脚底是柔软的触感,不是坚硬的岩石地,倒像是郊外的麦田。因为刚经历过一片强光,所以才以为是一片漆黑,适应了以后,整个世界的轮廓才一点一点清晰,从天空的影子,再到脚下蔓延的道路。
  
  
这里是夜晚。
  
 
是距离喻文州更遥远的夜晚,但是却离叶修很近,是叶修记忆里的那一个。叶修先开始移动,拉着喻文州,顺着这条小路一直向前,两边的篱桩越来越矮,直到消失不见,路的尽头是一个木屋,然后就没有路了,是有一些细碎的石子来代替。
  
 
到麦田了。
  
 
和叶修的精神域一样,一望无际的麦田在脚下延伸开,随着风吹是一片麦浪,低垂着又四处摇晃,顺着风向一波一波地打到腿上,夜晚的天还很不清晰,乌云浓密,喻文州感觉到叶修握紧的手微微出汗,又是一阵风吹过,云散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89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