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魔火

*给 @鈰子君 的G,拿出来混更!

*请愉快食用!

 

00

 

直到这恋慕的魔火,将我焚烧。

 

01

 

喻文州被送上山的时候还只有十岁,还依稀记得前一晚父母抱着他哭了整晚,喻文州隐隐约约明白发生了什么,去年这个时候,隔壁也是彻夜的哭声。早上吃完早餐以后就晕了过去,只有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在移动,他用全力动了一下手指,摸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坚硬的触感隔着裤子穿了过来,喻文州放心地任由自己被移动,直到最后停了下来,落在石子路上,周围的人陆陆续续地离开,喻文州还动不了,只有一些残存的意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正是黄昏,太阳还没有下山,残阳从树枝细碎的地方落下来,打在喻文州手背上,明明应该还有点温度的,但是喻文州只觉得冰冷——作为魔女的祭品,站在这座神庙前,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毕竟还是小孩,喻文州能冷静下来已经是用尽全力了,他试了几次才让自己站起来,他的腿直发软,拽着他整个人往地上摔,喻文州没有发觉,自己连手都在抖。

 

神殿空落落的,喻文州走了进去,前殿很荒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到中庭的时候,喻文州却突然发现有了人气,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每走一步,有人的感觉越来越大,像是两个世界,仅仅用着几步路隔开。

 

前面又出现了一个门,喻文州刚想推开,手一碰到门板上,厚重的门板突然就自己打开了。

 

“诶?”有个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十分慵懒的声线,喻文州想起了去集市上因为好奇去摸了一把丝绸的感觉,柔软地落在心上,还有些发痒,“有客人?还是个小孩。你怎么进来的?”

 

面前的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是个男性,但是看上去有些瘦弱,穿着红色的长袍,但是松松垮垮地没有系好,一走动,露出一片白晃晃的胸膛,面前的人长得其实不能说有多好看,不是喻文州想象中上挑的双眼,眼角下垂,透露出几分无辜,但是很吸引人,感觉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喻文州一时间晃了神,直到叶修走到喻文州的面前,又重新问了一遍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叶修看着面前的小孩慌慌张张地说:“就…就是这样走进来的,刚才要开门,门就……”

 

“那是我帮你开的,我感觉到有客人来了,没想到是个小孩。”

 

叶修弯下腰把喻文州抱了起来,喻文州赶紧环住叶修的脖子,防止自己摔下去,他看了面前的人半天,强迫自己恢复镇定,声音细细地发问:“……您是谁呢?”

 

叶修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孩,慢慢往座位上走,喻文州这时才发现这个人是光着脚的,叶修的声音从头顶上响了起来。

 

“我是叶修,嗯……算是山上的魔女吧。”叶修漫不经心地说,“起码山下的人是这么说的。”

 

喻文州听完叶修的回答,下意识握紧了绑在腿上的匕首,坚硬的金属物硌在自己的大腿上,无时无刻提醒他自己是为什么上山。他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叶修,叶修的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实在是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看上去像是个好人啊。喻文州心里嘀咕着,但是手不由自主地下滑,慢慢地把那把匕首抽出来,手一直在颤抖,叶修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慢慢抱着喻文州向后走。

 

喻文州整个人窝在叶修怀里,小小的声音传到了叶修的耳朵里,叶修一开始并没有听清。

 

“为什么,你是魔女啊?”

 

“嗯?”叶修用鼻音回了一句,表示自己没有听清。

 

“所以说——你为什么是魔女啊?”

 

喻文州猛地把匕首抽了出来,刃上还带着铁锈,他的手劲不大,但是趁着冲进狠狠地扎了进去,血一下子就染红了面前的视野,叶修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喻文州反而自己被吓到了,手一下子就松开,匕首扎得不牢,顺着喻文州向后的劲又出来了,掉落在地板上。

 

白色的大理石滴落了飞溅的血,匕首发出清脆的声音,弹了两次之后,匕首落在了旁边。大厅里一下子静的可怕,叶修好像并不在意身上的伤,把喻文州提了起来,细长的手指捏上了小孩纤细的脖颈,喻文州的脸因为缺氧憋得通红,腿在半空不停地蹬着。

 

“我……”模糊的视野里是叶修面无表情的脸,叶修的眼睛眯了起来,但是里面还是没有情绪,喻文州在恍惚中才发现,无论是刚才的刺伤还是现在的威胁,叶修的情绪都没有波动。

 

“我想要活着。”

 

喻文州的话被掐碎从喉咙里发出来,叶修的表情微微发生了变化,他的嘴张开后又闭上,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他把喻文州放了下来,喻文州刚接触到地面就跪了下来,趴在旁边剧烈的喘气。

 

叶修胸口的血迹和伤口已经消失了,喻文州的额头上都是汗水,现在眼泪受了刺激也流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叶修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想摸一下喻文州的脑袋,但是喻文州下意识就躲开了,他的手顿了一下,并不在意地继续按着喻文州的头。

 

“那么,你就留下来吧。”叶修淡淡地说,不等喻文州有什么反应,就消失在小孩的面前。

 

喻文州趴在地板上,看着叶修突然消失后,才从喉咙中发出声音,像是那种野兽的嘶吼声,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意义不明的单纯的宣泄。精神紧绷之后的宣泄令喻文州很无力,突然一阵眩晕过后,喻文州彻底晕了过去。

 

02

 

日子很古怪地过着,喻文州一开始是对于自己捅了一刀的叶修有些愧疚,令一方面叶修又是魔女,不安的心情并没有放下,而且——始终叶修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大概只有不同寻常的吸引力才让喻文州有所感觉。

 

但是叶修没有主动来逗喻文州,通常都是做自己的事,但是魔女有什么事呢?每天在宅邸里吃酒浅眠,时不时给喻文州布置一点任务,或者教喻文州一些东西。

 

喻文州能穿过中庭的屏障,就说明喻文州体内是有魔力来源的,虽然不明白缘由,叶修的魔力来源是因为和魔鬼交换了心脏,而喻文州明显不是。

 

另一种情况就是,魔力源泉来自于大脑,但是对人体的损害很大,因此叶修没有想法去让喻文州走上自己这条路,成为魔女的,只有可悲之人。无非只是豢养了一只有爪的小兽,在叶修漫长的人生里,不能溅起半点水花。

 

也许是叶修这种态度软化了喻文州,他的警惕心渐渐放低了。过分热情和过分冷淡都不是,这种时不时逗弄一下的态度,让喻文州一下子取得了平衡,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心的天平太容易往叶修的方向偏了。

 

魔女是擅长蛊惑人的,这个传闻没有错。有一次喻文州在走廊里午睡,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羊毛绒柔软的触感从指间延伸过来,喻文州向外面看去,叶修坐在花园里,身下的椅子浮在半空中。

 

整个人融进阳光里,外面的蝉鸣一下子变小了,微风的声音渐渐在心里回响,那阵风穿过树梢,穿过长廊,轻轻穿过叶修的发梢,在叶修的怀里转了个圈,最后打在了喻文州的脸上。叶修恰好回了个头,一半的脸进了太阳的荫蔽里,喻文州不自觉地眨了下眼,只能看到叶修微微翘起的嘴角,还有一声轻轻的“你醒了”。

 

还有时叶修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整盘的樱桃放在面前,白色纤细的手指覆在上面,喻文州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只知道,在叶修的唇舌被汁液染红,甚至连指间也微微泛着红的时候,心跳得很快。

 

趁叶修有次起兴把喻文州抱起来的时候,喻文州环着叶修的脖子,用手抓着对方的发尾,问叶修之前山下送下来的孩子怎么样了。

 

“我从来都不知道有什么孩子哦?”叶修漫不经心地解释,他的嘴角甚至还带着笑容,但是吐出来的话却环绕着荆棘,“那只是人类的一厢情愿。”

 

喻文州听得见叶修的心跳,但是却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情感。他对于情感特别敏锐,话尾的转角都能让他探见端倪,这种直觉在和叶修相处的学习中愈发强烈,在叶修时常的客人身上,都有或深或浅的波动传过来。

 

但是始终没有叶修,他没有一次感受到叶修的情绪,是因为对方是魔女吗?明明心跳就在耳边,内心却一片空白。

 

“那为什么是我呢?”喻文州撑着叶修的肩,把头往后仰,乌溜溜的眼睛直看向叶修,很认真地在询问。

 

“只是你恰好走进来了。”叶修直接地回答了,他向来如此,也许说出来的话很伤人,但是叶修从来也不会顾忌这些,因为没有必要。

 

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喻文州半夜都会被这句话惊醒,他仿佛浮在半空中,看着自己的身体深陷泥沼,星光低垂,月夜下连风都在哭泣,把他向下推进了身体里。泥沼里的水草和枯枝拽着自己不断下坠,腐烂和潮湿的气息不断侵蚀过来,他挣扎着,却越陷越深,直到一丝气泡也吐不出,身下好像碰到了底,十分坚硬。

 

这时候视角突然又转变了,喻文州看见了自己的身下,一大片一大片的白骨,在沼泽底部,堆成了小山,正在拥抱着他。那个声音穿过厚厚的淤泥不清不楚地被听见:“只是你恰好走进来了”,并且还在身下的骨骼周围不断回响撞击,好像试图让自己听得更清楚。

 

喻文州惊醒了,不知道第几次做这个梦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早已一只脚踏进泥潭,而另一只也想毫不犹豫地踏进去。

 

03

叶修很多时候都有客人,而这些客人通常是人类。有身穿华丽衣袍的贵族,也有步履蹒跚的愚者,有跋山涉水而来的冒险家,也有因为欲望和执念找到方向的身负重担之人。

 

所有的人都有不同的情感,也有不同的需求。

 

贵族想要荣光。“你的荣光已经栖于枝头了。”叶修回答道,眼神晦暗不明。

 

“还不够”喻文州从那人的声音听出了狂热和空虚,他向空中比划了一个夸张的动作,“还要更多。”

 

叶修颔首表示知道了,贵族心满意足地回去了。不久之后风中传来讯息说贵族死在自己的家中,黄金做的高高的树枝落了下来,正中脑袋,树枝在血泊中还闪着冰冷的光。喻文州听到后转头看向叶修,叶修坦然地解释了。

 

“追求过多的东西的后果,这不就荣光加于头顶了。”

 

“……你做的?”

 

“没,只是循环而已。”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抬头看了眼喻文州,又马上把目光移开,但是喻文州总觉得叶修是有意的,似乎有一天循环也会落在自己身上,或者说——自己就在循环里呢?

 

愚者没有想好要什么,他看着叶修半天,叶修做在高高的座位上,俯视着下面的人,会见客人的时候他很少说话。愚者最终向叶修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那么,请给我一个美梦吧。好久没有做梦了。”

 

叶修点了点头,喻文州在之后问过叶修他会得到什么,“是一生的美梦”,叶修是这样回答的。命运有时候实在是琢磨不清,所求的人会因为所求丧命,无所求的人命运送来了礼物,神明 的心情古怪得很。

 

冒险家只是为了看叶修一眼而来的,为了传说中的魔女,然后心满意足地走了。

 

“他会得到什么?”

 

“他已经得到了啊,他得到了我的一面。”

 

身负重担的人总是有很多故事,喻文州从爱恨情仇听到家破国忧,那个人的声音很嘶哑,像是老旧的手风琴拉出的残破不堪的风声,里面还有岁月的沙尘。但是却是喻文州感受到的,心情最平静最纯粹的人,叶修给了他一切他想要的。

 

“他会失去什么?”

 

“不会的。”叶修想把喻文州抱上座位,才发现喻文州不知不觉已经长大了很多,只能摸了摸他的脑袋,“他已经提前支付了。”

 

看过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越来越多的情绪,喻文州从十岁长大到了二十岁,叶修始终没有变老,依旧坐在座位上,不言不语地听着别人的诉说。只是这样的不言不语,就让喻文州沉迷其中,沉默底下拥有着怎样的情绪,喻文州永远参不透,但是叶修那张不会变老的脸,却让喻文州有了危机感。

 

叶修也会带他出远门,这种出行总是毫无计划,一时兴起。喻文州记忆最深的是叶修半夜抓着他,穿过一条又一条的河流,明月落在了河上,被水流冲散,最终汇聚到了一处。

 

半夜还有些冷,叶修把自己的外套解下来给喻文州披上,等待着整座山谷的玛尔塔开花,月亮上升到正上方,水流停止了流动,喻文州睁大了眼睛,困意被冷风吹熄,花在一瞬间全都开了,从脚下蔓延到山谷看不见的远方,透明的小小的白色的花瓣,发出萤火一样微弱的光。

 

“走吧。”叶修拍拍喻文州,“看一眼就够了。”

 

到底是花蛊惑了人,还是人因为花被蛊惑。那一瞬间的冲击,让喻文州的心智一下乱了,他对叶修的憧憬还有期待,混杂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情感一起涌了上来。带刺的藤蔓把他的心包裹住,胸口有些灼热的感觉,伴着心跳,一点一点往外渗。

 

但是,这是爱情吗?

 

整整十年待在叶修身边,虽然叶修没有做什么,但是一举一动都能牵扯住喻文州的心神,他因为这种感觉颤抖而又欢喜不已,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发问。

 

这是爱情吗?

 

有声音在否定这个问题。那个声音是洞窟里终年不息的风声,卷起一层一层的沙,露出底下斑驳的青石板,风声继续向前,敲打着洞窟伸出的枯骨,月光照不进来的幽暗之处,骨头上的裂痕没有人看见。

 

会产生爱情吗,这样的情感永远都不平等。喻文州依凭的是长久的陪伴,自己都不能肯定是否是陪伴所产生的错觉,他只是觉得,或许只是因为只有叶修而已,他没法爱上任何另外的人,他也不能说这是爱意。

 

扭曲的情感伴生出来的黑暗比黑夜还深,那枝藤蔓扎根在了心脏里,血液缓缓流出,滴在骨头上,晕出一片红。连自己都在否定,但是喻文州清楚地看到自己已经双脚都踏进泥潭里了,周围没有浮木,脚上的镣铐还拉着他向下。

 

是心甘情愿的。喻文州对自己说,给这场模糊的感情冠上一个冠冕堂皇的名义。

 

即使不是爱情,也只有叶修。

 

04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被一颗爱慕的心所折磨,情感越来越深,以至于他的心脏生出了魔火——把他燃烧殆尽,连眼泪都没留下。

 

05

 

自从那个夜晚后,喻文州的心脏时常疼痛,只是一阵一阵地,在他即将忘记的时候彰显了一下存在感。每当这个时候,喻文州用手捂住胸口,那阵疼痛就会消失,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胸口很烫。

 

可是喻文州没在意,他依然用目光追寻着叶修,看着叶修和一个又一个的客人交谈。在这样的日子里,总是更爱他,喻文州站在阴影里,心脏突然又开始痛了。

 

和以往不同,这次更加强烈,带着尖锐的刺,狠狠地往里钻,痛得连呼吸都没喘上。

 

后来叶修注意到了,看着喻文州半天,问他胸口是否会烫。

 

“会的。半夜感觉身体在烧,醒了之后发现胸口很烫。”

 

叶修听了以后,眨了下眼,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喻文州已经和他一样高了,他静静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男人,岁月的流逝对他来说感受不深,但是看了喻文州他才发现过了这么多年了。

 

喻文州还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叶修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比他的胸口还烫,是叶修的体温,喻文州突然有一种落泪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

 

“希望那天晚点到来。”叶修似乎什么都知道,过了这么多年,喻文州还是听不出他的感情。

 

那天的到来很快,叶修说话的时候是春天,在那年的秋天,叶修坐在庭院里乘凉,没有客人的时候他一直都会呆在庭院里,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趴趴地窝在椅子上,喻文州也坐在一边,享受叶修的默许。

 

一阵风吹过来,树梢上的风絮落下来,洒在叶修的头上还有身上,叶修不在意地抬头,喻文州在一边看着,最后一片风絮落在叶修的嘴唇上,叶修伸出舌头,把那片风絮带进嘴里,斜斜地看向喻文州,露出了一个笑。

 

心脏好像骤停,叶子也落了下来,打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喻文州还听得到落地溅起的灰尘的哀叹,然后叶修就不见了,眼前是一片火红,身体很烫,比以往的每一次都烫,那股灼热从心脏迸发出来,随着骨髓和血液,穿过神经,带起了火花,在骨骼上露出獠牙。

 

喻文州伸手看着自己,火焰从皮肤渗出来了,适应了以后,他又重新看见叶修,叶修还坐在面前,用从容不迫的眼神看着他。

 

“我……?”喻文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给你说个故事吧。”叶修把座位调整了一下,正对着喻文州,表情还是没有变,喻文州这时候突然觉得,不是没有感受到叶修的感情,他的心和他的眼神一样,空洞得什么都没有。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被一颗爱慕的心所折磨,情感越来越深,他的心生出了魔火。”

 

喻文州一下子就明白了,真是可笑啊,名为恋慕的魔火,焚烧着最伤心的人,他用沙哑的声音开口问道:“所以,你早就知道了?”

 

“别人的爱慕怎么会感受不到呢?只是不能回应。”

 

魔火还在燃烧,喻文州已经感受不大疼痛了,透过肌肤已经快可以看见骨骼了,在火焰的温暖下显得没那么可怖。

 

“所以,到现在你也没有半点感觉吗?”

 

“你的火焰很好看。”

 

叶修答非所问,但是喻文州已经知道了答案,他想说些什么,但是已经发不出声音了,眼前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他爱着的人,看得见他又看不见他,魔女的心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也不为谁停留,甚至什么都不在意。

 

疼痛又开始起来了,喻文州知道快结束了,所以死死地盯着叶修,火焰似乎也在叶修周围晃动摇曳,叶修的手动了,从他的指间冒出一团火,和喻文州的不同,是白色的火焰,那团火焰化成鸟,飞向喻文州的心口。

 

“如果你渴望这样的温暖的话,那就给你我的火焰吧。”

 

那阵温暖令喻文州沉醉又麻木,是了,是爱吗?还是渴求被他空洞眼神掠过时带出的温度。

 

“魔女没有心,这就算是离别的施舍了。”

 

听了这句话以后,喻文州的眼睛稍微瞪大了一点,他的嘴唇动了动,眼泪流了下来,好像听到了什么满足的话,闭上了眼睛。叶修等着那阵魔火熄灭,等了足足三天,就呆在庭院里,谢绝了所有客人。

 

最后魔火消失了,故事中的年轻人连眼泪都没有留下,但是喻文州的灰烬里留下了一颗石头做的心。应该感觉到悲伤的,叶修觉得这时应该流泪,但是眼睛很干,泛不起情绪,最终在拾起那颗心的时候,一瞬间的悲伤终于降临了。

 

06

 

年轻人爱上的是一个魔女,但是魔女没有心,因为没有心的魔女,恋慕将自己焚烧。


评论 ( 6 )
热度 ( 27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