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all叶]装B失败以后22

22 夏天的场合

 

夏天是什么?短袖、短裤、人字拖,还有叶修。

 

众所周知,一个人身上总是会有一些小地方特别迷人,像锁骨、手腕、脚踝…诸如此类,这些冬天看不到的小细节到了夏天,引发的反应不是一点两点,是需要自备抑制剂的那种。

 

尤其是叶修。又怕热又怕冷,冬天出门恨不得把棉被裹上,夏天在宿舍穿件背心,自己开心就好。虽然出门总是被千叮咛万嘱咐,黄少天甚至给出了一系列标准:例如夏天棉质T恤的圆领领口应该选择多大的这种变态一样的要求。

 

还记得第一次黄少天提出来的时候:“老叶我和你说,你这件衣服太招蜂引蝶了,你看看你的领口这么开,给谁看啊?我给你挑了一件短袖特别适合你!”

 

叶修看了一眼那件连锁骨都看不到的短袖,很难想象黄少天是怎么努力找出这么一件衣服的:“你是变态吗黄少天?”

 

旁边的喻文州替他回答:“他是,他找了半个小时。”

 

张佳乐在一边冷酷地说:“喻文州你看了他找半个小时也没拦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佳乐说的是。叶修在心里鼓了两下掌。

 

叶修的锁骨特别突出,不知道是不是骨头的原因,看上去很明显,也比一般人高,平时穿衣服的时候从缝隙看过去,锁骨若隐若现的,非常具有诱惑力。

 

有一次和喻文州出去,天气太热了就解了两颗衬衫的扣子,喻文州瞥了几眼,用眼神暗示了一下叶修。可惜叶修没能领悟精神,相反还卖萌似的朝喻文州眨了两下眼,表示自己的疑问。

 

喻文州用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口,然后又看了一眼叶修。叶修恍然大悟,关心地问道:“你很热吗文州?下次出门换一件衣服吧。”

 

喻文州不得不承认自己和叶修的默契度确实不能够支撑他们在这个话题上用眼神沟通,于是直接上前把叶修解开的两颗扣子扣上。

 

“你自己注意一点。”

 

叶修委屈:“我哪里不注意了?”

 

喻文州干脆不回答了,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叶修,叶修从里面读出了你应该懂的,可惜自己真的不懂,只觉得好热。

 

这次案例作为批斗会素材广泛流传,另外一说,批斗会的全称是“论叶修夏日生活不检点批斗大会”,然而批斗会里面却没有叶修,也是很可疑了。

 

喻文州大呼悲痛,对着几个人表达自己的悲伤和不满:“你们想想那个锁骨,多好看,一路上不知道有几个人在看,怎么叶修自己就不注意一点呢?还当着我的面把两颗扣子解开,四舍五入就是性暗示邀请了!”

 

“停止你的意淫谢谢。”黄少天快速地打断喻文州的话,避免喻文州下一秒被这群人暴打,当然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喻文州的萌点和自己的可耻地重复了,“虽然老叶是真的不检点,每天在宿舍里就穿着一件背心乱跑,每次回来都要做好心理准备。”

 

张佳乐举报:“虽然不是很赞同这两个人的萌点,但是叶修不检点是真的。”

 

张佳乐回忆起好几次开会的时候,一群人围着一个大圆桌,后面还站着几个人,因为借不到大教室于是大家窝在这个小教室里开会,个个都想往叶修身边蹭,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次会议张佳乐就坐在叶修右手边,还没到穿短袖的季节,但是室内很热,于是叶修就把袖子挽了起来,露出自己的手腕。

 

一般观察一个人,从哪里看起呢?张佳乐无疑是手。

 

叶修的手生得好看,这是公认的,修长又有力,骨节分明,指间还透着红,光是摆着不同就已经可以夺人目光。但不够,还缺了点什么,叶修把袖子挽上去,露出的那一节手腕,填了那点空隙。

 

张佳乐那次开会觉得自己见不得光的心思翻涌上来,眼睛像是被黏住了一样,不知餍足,虽然一点唾弃自己的感觉都没有,但还是有些心虚。

 

直到发现——哦,原来大家都差不多。张佳乐那点心虚自然就消失了。

 

张佳乐在会议上显然不打算发言,不过方锐很有发言欲望,每次都要吹一波叶修的腿,每天可以变着花样吹,还不带重复。

 

“我们家叶叶的腿真的好看!”是的方锐的称呼又变了,时不时来一次甜心小宝贝,连叶修自己对方锐叫自己的称呼都不太在意,已经看淡了,“先说那个腿型,笔直笔直,现在看到这种腿都很少见了好吗?而且我们叶叶不爱运动,腿上没有肌肉线条但是又很纤细,就很好看。”

 

方锐,一个自称色情但不下流的Alpha,色情是真的色情,下不下流大家自由心证。见大家对他的话纷纷投来了厌恶的目光,方锐不慌不忙搬出了同宿舍的张新杰和肖时钦。

 

顶着一圈人的眼神压力,肖时钦艰难地发话:“先说一下哈,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于是说是小腿,我倒是觉得脚趾很可爱,圆圆的小小的,很可爱啊。”

 

“……”张佳乐开口,“肖时钦,人不可貌相啊。”

 

“不,我……”肖时钦想要解释什么,可惜没有发言机会了。

 

“……其实吧,我突然觉得自己还好?”方锐呐呐地说,显然对自己的舍友并没有那么深刻的了解。

 

肖时钦一副大势已去的样子,冲大家摆摆手,脸上写着“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放弃了解释。一是反正他知道,怎么解释这群人也不会听的,二是,这些话又不会传到叶修耳里,随便了。

 

张新杰对于大家的看法都不太认同,但表示了尊重;“我觉得叶修的脚踝挺好看的。有的人脚踝那块挺大的吧,但是叶修不一样,脚踝那块很细,有种一手就能抓起来的感觉,我记得有段时间他在脚上系过红绳吧,看上去更搭了。”

 

大家脸色都不太好,原来一山还比一山高,光听张新杰前面的话还不觉得奇怪,特意提到红绳就很居心叵测了,谁不知道那个红绳就是你自己送的啊?当大家都是傻子吗?

 

喻文州总结了这个微妙之处:“我听出来犯罪的意味。”

 

黄少天点点头:“真的,这个意味太不妙了,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张新杰,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啊?”

 

几个人继续就这个话题闲聊了一会儿,然后是张佳乐偶然发现,问方锐他们宿舍的王杰希去哪里了,方锐没多想,回忆了一下王杰希临走前说了什么,然后才回答:“去游泳了吧好像,他说要教人游泳来着,问他教谁他也没说。”

 

喻文州突然沉默了,然后斟酌地说了一句话:“……叶修下午,去游泳了,然后,据我所知,他是不会游泳的。”

 

“顺带一提,他是三点时候走的。”张佳乐补充。

 

现在变成方锐脸色不太对了,仔细想想王杰希下午出去时那种发自内心的荡漾,他当时还以为是错觉,也没多问,听到对方说去游泳,摆摆手就让王杰希出门了,还让他带晚餐回来。

 

“现在去还来得及吗?三点出门那估计是约三点半,现在是五点多,差不多快两个小时,不如我们去游泳馆吧!”

 

张新杰反问:“去干什么?更衣室大家相会吗?你有这个想法不如晚上回来的时候把王杰希暴打一顿才是。”

 

张佳乐听到更衣室大家相会,差点笑了出来,太有画面感了,要不是现在大家的表情都很凝重,他真的是要笑出声。反正那两个人出去也出去了,只能认栽,想这么多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嘛?

 

已经出了更衣室的叶修,突然发现手机震了两下。

 

【张佳乐:听说你下午去游泳啦?下次带我一个!】

 

叶修回了一个没问题,把手机重新放回兜里,王杰希已经出来等他了,两个人游完泳打算顺便去外面吃个饭。

 

叶修游泳学得快,大概是本来就会一点点,教了些技巧之后就能自己随意折腾了,泡了两个多小时的水,感觉实在是待不下去了,才上的岸,虽然叫王杰希自己游自己的,殊不知王杰希在不远的地方暗中观察,显然来游泳馆心思不正。

 

晚上回去叶修还好,王杰希遭受到了宿舍群众的别样欢迎,已经成功吃到独食的王杰希心态放得很正,问什么答什么,生怕他们不问,回答得到位又热情,反倒是把方锐气个半死。

 

之后王杰希看到下午的群聊内容,想了想,回了一句:“脊椎好看,肩胛骨也好看。”

 

于是就被踢出群了。

 

夏天是什么?短袖,短裤,叶修,还有游泳馆。

 

叶修是不晓得怎么自己每次打算去游泳的时候,都能搞成一次大团圆,所有的熟人都来了,连他和苏沐橙约着游泳的时候,都能看到。

 

“可能大家都很喜欢游泳吧。”苏沐橙认真又深沉的地解答叶修的疑惑,顺便动手戳了戳叶修的脊椎骨,在心里暗暗感叹。

 

怪不得都说美人画骨,像这个人,就是连骨头都好看。


评论 ( 7 )
热度 ( 306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