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All叶] 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我是性冷淡 09


私设有!
 
 
OOC!
 
 
严重小学生文笔!
 
 
「信息素及抑制剂的实用指南②」
 
 
==================================
 
  
中午,叶修回到休息室里想了很久,尤其是重点反思了一下自己把抑制剂当信息素用的无耻行为。
 
 
想着联盟第一脸在他面前的皱眉,他感到了深深的罪恶感,但是不用抑制剂对他来说就是场灾难。
 
 
每次走到训练室里都叶修都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花园里,到处洋溢着春天的气息,眼前什么颜色都有。这对叶修的直观感受就是「争妍斗艳」,说白了就是「争宠」。
 
 
这种感觉越强烈,叶修越是不想走进训练室。
 
 
因为最过分的是他走到每个人面前做指导的时候,虽然信息素表示的形态不同,但都有志一同地把他包裹住。
 
 
于是一圈下来自己照照镜子,脖子上一层松脂褐,左手一圈柠檬黄,右手一圈海水蓝,脚踝上有绿色闪动,整件白衬衫沾满了花香。
 
 
——就是有种「明明是那些小妖精自己贴上来的!你们为什么要说我万花丛中过」的委屈。

 
叶修每每看着自己的色块,感觉心情非常复杂。
 
 
可是不用抑制剂当信息素那还有什么可以用的呢?
  
 
叶修看着自己带过来的一箱玻璃瓶发呆。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玻璃瓶里的颜色,在其他人眼里自己就是带了一箱空的玻璃瓶过来,感觉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尤其是喻文州回想起自己和叶修在训练室对练的时,叶修堂而皇之地把一个玻璃瓶放到自己面前。喻文州看着那一箱玻璃瓶若有所思。
 
 
叶修看向了角落里的一罐自己从来都没有用过的玻璃瓶,白色的烟雾在里面打着转。
 
 
——还以为没有机会用这个呢。说不定现在就是好时机。
 
 
下午两点半,负责训练登记的张新杰敲了敲叶修的房间门,旁边是死皮赖脸跟过来的张佳乐。
 
 
张佳乐身为国家队唯一的男性omega,在叶修性别成谜的时候,和其他的男性alpha们相看两厌。并且每天都在用眼神厮杀,当然,黄少天乐于和他厮杀。
 
 
「你这个alpha离叶修远一点!」
 
 
「什么啊明明你这个omega离老叶远一点吧!一个omega来凑什么热闹呵呵他要也是个omega你就等着哭吧!」
 
 
——呵叶修是个omega我也上得了他。
 
张佳乐默默地自豪着。
 
 
叶修打开了门,随着门的打开,一股浓烈的酒味从房间里面冲出。
 
 
“叶修你是大中午的想不开喝酒去了?不对你不是一杯倒吗?”
 
张佳乐越闻这个味道越熟悉,感觉就像是天天闻的味道……
 
 
——不对这就是天天闻的味道啊!
 
 
张佳乐瞅了一眼张新杰,凭借良好的视力和对张新杰的了解,他确定张新杰一瞬间僵直了。
 
 
——确实这个味道的话对张新杰的伤害更大。
 
 
叶修带着满身的酒味走进训练室,
 
 
“老叶你中午喝酒了不会吧你不是一杯倒吗大中午的喝什么闷酒我晚上去你房间陪你喝啊!”
 
黄少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勾着叶修的肩。
 
 
“少天喝酒的话就不必了,现在可不是喝酒的好时候呢。”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再说晚上前辈可是和我商讨战术呢。”

 
海水的咸腥味还没有出来,但是在叶修眼里,整间训练室一下子就被蓝色的海洋淹没了,尤其是自己,想起处于漩涡中心。
 
 
然后突然海水退去,春风拂面。
 
 
“讨论战术的话喻队一个人可能不够呢,还是再加上几个人比较好吧。”
 
 
王杰希带着身后的一片绿插进了剑与诅咒的修罗场里。
 
 
——所以说我才讨厌来训练室啊。
 
叶修假装自己看不到。
 
 
“可是这个味道怎么这么熟呢。”
 
肖时钦始终没有想起来这个味道是什么,但是他的问题一抛出来就强行把喻黄王三人之间的对峙破掉了。
 
 
“当然熟悉了,整天在闻啊。”

张佳乐和张新杰走了进来。
 
 
“韩文清?”
 
角落里的周泽楷出了声。
 
 
说起韩文清,他大概是联盟里除了叶修以外最喜欢带抑制剂的人了。
 
 
因为他的信息素是白兰地的味道。
 
  
有一次在比赛上,韩文清和叶修拼了个你死我活,然后正好是易感期的韩队长一下子爆发出浓烈的酒味。
 
 
对手是叶修,他也就顺理成章地嘲讽了。
 
 
“哟老韩你这香飘十里是要怎样啊。”
 
 
这句话传了出去,结果一时间谁提起霸图都要顺便提一提「香飘十里」的韩队长。
 
 
韩文清每天都想抓起叶修的脑袋去抡墙。
 
 
周泽楷一出声大家突然都想起来了。
 
 
黄少天呐呐地松了手,顶着一身老韩味的叶修,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叶修凭着韩文清的信息素撑过了一个下午。
 
 
——感谢韩队长一直以来深入人心的形象。
 
 
晚上回房间后,叶修觉得今天应该是安全度过了。
 
 
然而一打开门,喻文州正坐在窗前的藤编椅上,手上拿着从叶修床头搜出来的烟。
 
 
“啊,前辈。”喻文州温温柔柔地看着叶修,“你回来了。”
 
 
——什么?他怎么会在房间里?
 
 
“文州啊,怎么晚了怎么还在我房间里啊,难道是在等我?”
 
 
嘴上不输阵的叶修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走了进来。
 
 
喻文州也不说什么,就是上前把门锁上了。
 
 
——不妙。
 
 

  
   
  
***
  
 
>什么你问我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哎呀韩队就是要像酒嘛!浓烈啊!
 
>我想完结了!我超想完结的!
 
 
 

评论 ( 16 )
热度 ( 441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