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黄叶] 燃灯者

 
小学生文笔!
 
 
OOC!OOC!OOC!
 
 
奇幻风!正剧向!意识流!请继续爱我!
 
 
=================================
 
 
叶修不知道在黑暗里走了多久,其实并不是黑暗,只是对于作为灯的他来说,什么都是黯淡无光的。
 
 
他是在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一个,他受到万人尊敬,同时,在夜幕降临之时,他走在死亡前头,比所有人更早陨落。
 
 
“啊……好无聊……”
 
叶修长长地呼出一口烟,坐在高高的枝桠上,对他身边的故友王杰希抱怨着。
 
 
“同类这么少,责任又那么大,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灯呢?我这种人……” 
  
 
“但是你明明很喜欢。”
 
王杰希看着远方,不轻不重地说。
  
  
“还是好无聊啊!我要找到下一盏灯!”
 
叶修避开王杰希的话题,从高高的枝桠上跳了下去,冲王杰希挥了挥手,重新踏上了旅途。
  
 
“你就快找到了。”
 
 
不过代价很大。
 
 
王杰希依旧看着远方,回答声消散在余音里,无人作答。
 
  
 
  
叶修又开始了旅途,他就像是随性的风一样,一时兴起就走到了哪。
 
 
但叶修始终在寻找,找一个可以成为灯的人。
 
 
那些黑暗里的人,眼睛是天上的星辰,在黑暗里熠熠生辉,他们渴望拥有力量,成为那个「不同的人」,他们想成为灯。
 
 
——可是为什么眼睛那么亮,心里却还是没有一点亮光呢?
 
叶修很疑惑,他无聊过无数的人,虽然那么多人向他伸出双手,渴望从他们自以为是的泥潭中脱出,但他们心都那么黑。
 
 
直到叶修遇见了黄少天。
 
 
那还是个少年, 刚在小巷里与人搏斗完,满身的伤口,随着呼吸还有血液深处,但是眼睛却太亮了,足以让人灼伤。
 
 
少年像一只匍匐在深处的幼豹,目光从不松懈地看着所有人,企图抓住一切机会去咬住敌人的脖颈。
 
 
叶修继续看着那个少年,远远地,隔着一条巷子,对峙着。
 
 
——他的心里有痕迹,灯熄灭的痕迹。
 
叶修这样想着。
 
 
熄灭的灯不能再次点燃,失去了机会就只能永远当个普通人。
 
 
叶修知道自己应该离去,眼前这个满身血污的人并不足以让他停顿。可他移不开他的眼神,挪不开他的脚。
  
 
——但是太亮了,他的眼神想让人不顾一切地带走他。
 
  
叶修迟疑地走进了巷子,迎着少年的目光慢慢地接近他。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领地在被人入侵,入侵者的脚步很轻,但是一步一步地踩在他的神经上,他弓起背,手指慢慢发力,准备放手一搏。
  
 
然而面前的男人打了个响指,他身上的伤奇迹般地好了,面前的男人像是饱经风霜的旅人,在他的面前停下,然后蹲下来,迎着他的目光。
 
 
男人的眼眸又清澈又浅,他在男人的眼眸里看到了狼狈的自己,男人却看向了他的心里。
 
 
“你和我走吗?”
 
叶修开了口,向黄少天伸出手,全然不顾黄少天指缝间还残留着血泥。而黄少天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眼睛慢慢睁大,嘴唇颤抖,最后把眉头紧蹙。
 
 
“我叫黄少天。”
 
他拉起来叶修的手,抓得十分用力,像抓住他生命一样紧紧地抓住。
 
  
   
   
   
叶修这次没有急着去旅行,而是在小镇上安顿下来,他并不指望黄少天能成为燃灯者,于是他教给黄少天知识,教授他本领,他看着幼豹慢慢成熟,直到能独立出去觅食,自己也不会受伤。
 
 
黄少天长大了,眼睛还是那么亮,只是和从前的眼睛比起来,里面多了个叶修。在用人类的算法成年的时候,黄少天问了叶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看起来很难,因为叶修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快速回答,而是愣了很久。
 
 
“叶修,我以后能成为灯吗?和你一样。”
 
 
……
 
 
“……可以啊。”
 
 
当然可以了,只要你想。
 
 
 
 
  
 
 
叶修在黄少天成年后继续踏上了旅程,只是身边多了一个黄少天,在叶修不知道要继续教导黄少天什么时,叶修决定带他去长长见识。
 
 
“这个大陆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你去评价,一辈子窝在这里,怎么也成不了灯。”
 
 
在一天清晨叶修这样对黄少天说道。
 
 
“想成为灯的话,那就去一个地方吧。”
  
  
叶修和黄少天离开小镇,正是冬季,他们穿过了漫长的雪山,沿着山脊,迎着飘雪,徐徐前行。
 
 
他们渡过布满星光的帕里米湖,湖边有食人的水草,湖里的人鱼划过星光推着小船前进。
 
 
“谢了,文州。”
 
 
叶修和人鱼告别完,继续和黄少天旅行。
  
 
他和黄少天讲他们攀过的雪山是巨龙沉睡的地方,他们渡过的湖里有他的朋友喻文州,他们将要穿过的森林栖息着树人。
 
 
黄少天像孩子一样吸收着知识,看着这一切,和他的记忆里叶修教会他的东西渐渐重叠,一起都带上了叶修的影子,和他的气息。
  
  
最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叶修说一定要去的地方。
 
 
——最初之地。
 
 
所有的灯都在这里诞生。
 
 
一棵巨大的古树矗立在中央,上面有萤火朦胧地缩成一团,里面的火苗安静地跳动着,有生命孕育的痕迹。
 
 
“是灯去选择人。”
  
 
叶修抚摸着枝干,轻轻地叹息着。
 
 
“……那我有灯吗?”
 
 
“你当然有。” 只是已经熄了。
 
 
“来这里就是让你的灯点燃。”
 
 
叶修转过身看着黄少天,眼神软下来,几乎要和背后的荧光融为一体。
 
 
这是他选择的新的灯,即使他已经熄灭过,自己也会让他重新燃起。黄少天是叶修的选择,因此叶修会陪伴他,去满足他的要求。
 
 
——那么,交换吧。
 
 
黄少天一瞬间陷入了黑暗,身子像在水里一样起起伏伏,体内充满了一种感觉,是当初叶修在小巷里治愈他时身体里充满的生命的感觉。从心里深处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随即是涌出的力量,向四肢百骸冲去。
  

黄少天兴奋地睁开了眼,看向眼前的叶修,话语就快要冲出口来。
 
 
“……我” 终于和你拥有一样漫长的生命。
 
  
刚吐出了一个字,后面的话都被黄少天咽了下去,叶修的身子开始模糊,然后分解,看上去很痛,但是眼神还是那么包容。
 
 
“不要……我后悔了……”
 
 
黄少天不知道要用什么来表达现在的心情,明明是在追逐着那个人,为此怎么也想要和他一样漫长的,足以在一起的生命。
 
 
但是这代价也太大了。
 
 
叶修动了,他伸出手指了指黄少天的心,那里现在在发光。
 
 
“你内里的光若是灭了,那黑暗是多么大啊。”
 
 
 
  
  
 
黄少天成为了新的灯,独自踏上了回去的旅程。
 
 
曾经走过的风景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慢慢品尝。他独自去森林访问王杰希,王杰希依旧在看向远方,只是在黄少天跟他告别时,说了一句话。
 
 
“要等待。”

 
他又重新划过湖里的星光,重新踏上了山脉。
 
 
冰雪消融,黑黝黝的山脉像是沉默的巨兽的脊,头上的光洒下,更显得自己的悲伤。一切都是那么沉默,连风声也停滞了。
 
 
回到了小镇,小镇稀稀落落地在下雨,黄少天任凭自己淋在雨里,走回了曾经的家,看到熟悉的一切的时候,他突然落泪了,只是泪水混着雨水打在泥土里,无人知晓。
 
 
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漫长到他和喻文州已经成为了朋友,他在湖里看着星空。
 
 
等待是一种什么感觉?身体里充满了潮水,潮水起落都在冲击着每条神经,他却在忍耐,等待潮水褪去,等待废墟重建。
 
  
喻文州问过黄少天为什么这么喜欢看着天空。
 
 
黄少天想了很久。
 
 
“人类的说法,死去的人是天上的星辰。但我觉得不是,星辰再怎样都看得到,死去的人是陨落的,落到江河湖海里,连痕迹都不留。”
 
 
“我只是在回忆,和他一起看过的景色,而越是回忆,思念就越深,记忆也越清楚。”
 
 
终于风送来了讯息,可以重新寻找下一个灯了。
 
 
黄少天又开始行走,走回了最初之地。
 
 
一个小孩呆呆的站在树下,他的脸和叶修如出一辙,而与当初黄少天不同的是,他心里的灯亮着。
 
 
黄少天沉重地走着,这次变成他像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停驻在他的终点。
 
 
他向孩子伸出了手。
 
 
“和我走吗?”
 
  
  
 

 
end.
 
 
  
  
********
 
这篇文的构想是一个「用尽生命来爱」和「循环」的一个故事,想表达的东西很多。黄少天想和叶修在一起所以想成为灯,叶修知道黄少天的想法所以成全。
 
本来是个彻头彻尾的be的,超苦情,被我改得……
 
不喜欢的话没有办法,这是我一直想写的一个故事,不想烦烦生日发傻白甜的糖,更喜欢正剧呢(笑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