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all叶] 当朵安静的娇花不好吗 01


>还的点文
  
>花店老板
  
>仿佛在翻花卉大全(心累
 
>好像变成长篇了(咦?
 
 
  

  
01
  
 
叶修被贬下凡间已经一个月了。
 
  
起因是自家顶头上司的花花草草成精跑了,作为一个在天庭素来享有美名(并没有)的资深前辈,叶修可以说是早就料到这种场景了。
 
  
——别人随便吐口气,那口气都能成精,这些花花草草成精也是迟早的事。
 
 
这种落井下石的风凉话叶修说得动听极了。
 
 
但是上司拉下脸来让叶修想想法子,帮个忙,毕竟这些花花草草也不是他自己养的,而是别人交待他们花草司帮忙的。
  
 
——哦。所以你看丢了来找我给你擦屁股?
 
 
叶修和上司打了个太极,说是会考虑考虑的。
 
  
结果第二天天庭就把叶修扔了下来,叶修连哭喊都来不及就被打包扔了下去,只留下一句「凡间有人接待你」。
 
  
叶修恍恍惚惚地醒了过来的时候,内心被愤怒占据,理智都要被烧没了,但是还得保持微笑,因为接待的人是自家乖巧懂事的后辈。
 
 
——好气哦。
 
 
叶修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再三确认自己的面部没有扭曲了,向面前的人开了口。
 
 
“小邱啊,怎么是你来接应的?”
 
 
“前几年就被派了下来当驻外大使。”
  
面前的青年揉了揉脑袋,自己先是笑了笑,然后才腼腆地对叶修解释道。
 
 
“那你说说是要怎么接应我的?听说你们都安排好了?”
 
叶修平静了一下心情,恢复成了平时那个松散但是意外靠谱的模样,左手下意识地去掏口袋的烟,突然想起来自己被打包得太匆忙了,连精神伴侣都没有带。
 
 
“嗯,给前辈准备好了一个花店,平时前辈只要在花店里呆着就可以了。”
 
 
青年看了看叶修露出「你在逗我?」的表情,停顿了一下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又补充了些内容。
 
 
“花店不远好像有一家香烟专卖店,前辈还没有试过凡间的烟草吧?有空可以去试试。”
 
 
“啧啧,小邱啊,天庭开了多少筹码让你里应外合把我扔下来啊?”
 
 
“……这都是为了前辈好。”青年一脸诚恳地说道,“再说了,筹码也没有多高。”
 
 
“行了,讲正题。每天呆在花店里,那怎么去找花?”
 
叶修不在意地摆摆手,让邱非回到正题。
 
 
“嗯……”
 
一直在前辈面前表现得很沉稳的青年,犹豫了一下,面露难色。
 
 
“那边说是……前辈只要呆着,那些精怪自己就会来了。”
 
 
叶修点了点头不说话,他心想难怪要把他扔下来,不说他都忘了自己还顶着一个「百花仙子」的称号,虽然不是他的正职,好歹是挂了个名。
 
 
大概是最近没有什么冲突,自己正职用不上,天庭就把他扔下来做苦力了吧。
 
 
也好,权当度假。
 
 
叶修向邱非要过花店地址后,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等到到了花店,比起在路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其他花店,这个花店更像是咖啡馆,更确切地来说,就是说是花店,但不像是一个卖花的地方。
 
 
装潢太精致了,倒像是一个养花的人自己摆出来了的展览。里面倒是几乎什么种类的花都能看到,分区排列,摆的很艺术。后面还有一块大大的花圃,有的花直接种在那里。
 
 
花店的名字就叫花店。
 
 
多么清纯不做作。
 
 
——只是真的会有人来卖花吗?
 
 
叶修在开店前三天不知道打发了多少人,解释着「这真的是个花店不是咖啡馆也不是约会的地方」,但是也没有见着多少人来买花。
 
 
唯一一个买花的小姑娘还是因为自己解释这不是咖啡馆,有点尴尬,于是买了一束花回去。
 
 
叶修也不着急完成任务,再加上身边这么多花花草草,自己也饿不死,每天就窝在花店里无所事事,养花种草。
 
 
直到开店后的一个星期。
 
 
门上的风铃被撞响了,叶修沉迷电脑无法自拔,连看也没看门口,懒懒地开口。
 
 
“要找咖啡店的话出门左拐500米,要去约会的话出门右拐一直走有个公园。本店除了卖花卖花看花就没有其他业务了。”
 
 
“呃……不……能看看这盆花吗?”
 
 
诶?还真的有人来看花了?
 
 
叶修这才把眼皮抬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眼前进来的男人,看上去还是个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学生,没有戴眼镜,眼睛底下的黑眼圈重得可怕,整个人看上去无精打采的,好像几天没有睡过觉了。
 
 
进来的人手上捧着一盆浅蓝色的牵牛花,已经开放了,花瓣外张,从花瓣头的浅蓝色到瓣尾基本就泛白了,明明没有风,却还是有微微的晃动。
 
 
那盆花一出来,叶修就大概知道是从天庭跑出来的其中一株了,虽然自己平时吃花店里花花草草的精气就能饱,但是都是凡品,和眼前这株花比起来大概就是餐前小菜和山珍海味的差别。
 
 
但是叶修还是坏心眼地对面前的男人说。
 
  
“这位客人,你捧着一朵常见的牵牛花来,我们店里可是不收的。”
 
 
说完叶修不出意外地看见那朵花摇晃得更起劲了。
 
 
“不过,我倒是想听一听你为什么要把它送出去。”
 
 
面前的男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好像突然下定决心,开始和叶修大倒苦水。
 
 
“这盆花是别人送给我的。”面前的男人捧着茶杯,不自觉地摩挲着杯面,“自从有了这盆花,我就没有睡过好觉。”
 
 
“一开始还好,但是一个星期之后,突然感觉半夜有人在说话,而且还不是窃窃私语,是那种铺天盖地的叽叽喳喳的对话。”
 
 
“第二天我原本以为是附近有人讲话,结果发现并没有人,于是我就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但是第二天晚上又是这样,又是铺天盖地的话堆了过来,感觉要把人淹没了,耳边都是有人喋喋不休的话,根本睡不着觉。”
 
 
“最可怕的是,终于我白天也可以听到这种声音了。” 
 
  
“太吵了!让人难以忍受。”
 
 
叶修觉得听他的话自己挺能理解的,因为现在那朵花也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话,还不带喘气的,不间断地说了很久,恨不得让人把他掐断。
 
 
叶修等着那个男人抱怨完,等待自己的回复。 
  
  
“听起来是朵很神奇的花,那么我就收下了。”
 
 
最后送男人出去的时候,男人几乎是眼泪汪汪地把钱塞给叶修,还说要不是自己没有多少钱,肯定还会给多一点的。
 
 
——你是不是还想送面锦旗过来啊?
 
 
送走男人后,叶修回到店里,把那盆花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真像他说得这么吵的话,还不如现在先掐断算了。”
 
 
叶修抛下这句话就出了房间,留下一朵突然闭嘴的花。
 
 
  
 
 
 
 
*******
 
>嗯……牵牛花又叫喇叭花嘛

评论 ( 6 )
热度 ( 255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