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巧合三十题/all叶】 04


>码文码不出来的悲愤之作。
    
>走位漂移。
 
>本文似乎已经偏到灵异背景了。
  
 
   

04 乌鸦嘴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黄少天像往常一样拉着叶修pk。
  
 
叶修因为烟都被收走了,被强制戒烟,正处于烦躁的状态,于是就答应黄少天来分散一下注意力。
 
 
这场比赛让黄少天充分认识到了叶修当前狂暴的内心,也让他充分认识到了自己平时拿垃圾话喷别人,别人到底有多不爽。
  
  
一场比赛下来,叶修嘴里的棒棒糖被咬得嘎吱嘎吱响,比赛结束后,叶修把剩下的糖都咬碎,一脸恶意地咧着嘴冲黄少天笑。
 
  
“哟,少天大大这就不行了?”
 
 
通常意义上来说,这个“不行”的含义有很多,可是配上叶修的表情后,含义就只有一种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挑衅,决定今天晚上去找叶修。
  
  
通常意义上来说,这个“晚上来战”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方式,但是出了一点意外。
 
  
还没有到晚上,黄少天就发现自己身子出了一点问题。
 
 
——他似乎,真的不行了。
   
  
黄少天吓得拿出手机巴拉巴拉开始上百度,看了一堆科普之后越看越没底,怎么看都是超自然现象啊?
 
 
坐在角落里默默凝视着叶修的黄少天,脑子里把叶修从茅山道士想到巫师魔法,顺便还把叶修离奇而坎坷的身世也编了出来,看得叶修心里发毛。
 
 
“少天啊?你到底在看什么?”
 
叶修顺手拉开了椅子,陪黄少天坐在小角落里,一副打算促膝长谈的样子。
 
  
黄少天凑近了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叶修。眼底清浅还打着亮光的眼睛,眉毛因为紧张微微有点蹙起,嘴唇微张,好像在邀请着谁。
 
 
等黄少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贴上叶修的脸了,他愣了一下,又马上拉开距离,向叶修控诉。
 
  
“老叶你这个妖怪!”
 
 
叶修简直要被黄少天的脑回路惊呆了,先是看着他很久,好像要亲他,然后又自己拉来距离,控诉自己。叶修觉得自己简直是今天心情不要太好才想去搭理黄少天,起身就想走。
  
  
“老叶我真的不行了!你下半生的幸福没有找落了!都是你的错你还不来关系我一下!你你你……你居然还想走!”
 
 
叶修一听这话觉得信息量太大了,又坐了下来。
  
  
“少天啊,先不说我下半生的幸福和你没有关系……” 叶修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然后语气就突然一变,“哟你真的不行了?要不要我放放鞭炮庆祝一下?”
 
 
“老叶!你这是翻脸不认人!就是你上午pk完自己咒我的!”
  
黄少天虽然内心是觉得和叶修无关的,但是这种光明正大的撒泼打闹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你这是当我乌鸦嘴呢?”
 
 
“你就是了!”
 
  
“啧你要是真这样说,下一个倒霉的就是文州。今天天气预报不是说有雨吗?我看文州会不会淋雨回来?”
 
叶修一脸不嫌事大地说了两句,他知道喻文州看不看天气预报是其次,重要的是喻文州出门一定会带伞。
 
  
话说了不到三分钟,喻文州走了进来,身上的白衬衫都湿了,黏黏地搭在身上。
 
  
这会儿换黄少天和叶修愣住了。
 
  
喻文州进来看到了两人,风轻云淡地解释了一下。
 
 
“外面突然下雨了,雨伞前不久摔了一下,没发现伞骨出了问题,今天风又大,一不小心雨伞就散了。”
 
 
解释完喻文州就说了一声先回房间洗个澡,没想到洗完澡出来看到叶修给他拿了一杯热水。
 
  
“怎么了,今天这么关心我?”
 
喻文州接过热水喝了几口后,才慢慢地张嘴调侃了叶修几句。
 
 
“文州……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叶修没头没尾地说完这句话,然后开始和喻文州解释。
 
  
“这真是个好消息。”
 
喻文州刚听到黄少天那段后,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
 
  
黄少天在大厅等了一会儿叶修,接着就看到叶修和自家队长一起走了过来,喻文州眼里还包含着同情与调笑等种种复杂的情感,总之黄少天可以感受到都是在往自己伤口上撒盐。
  
  
三个人讨论了一会儿,除了黄少天已经深信不疑,喻文州和叶修还是保持着「觉得这是个巧合」的想法。
 
 
“那这样吧,我们再来做个实验。”
 
这会儿变成喻文州不嫌事大了。
 
 
“行啊。” 反正处于强制戒烟期真的好无聊的叶修很快就附和了喻文州,“文州这个想法很好,这两件事的巧合性太大了,我们必须扩大样本容量。”
 
  
——总之就是你们两个不嫌事大想要拖人下水吧!
 
自己问题尚未得到解决的黄少天连话都懒得开口了,他深深地觉得如果叶修真的可以乌鸦嘴,估计所有人都会被他玩一遍。
 
  
“那我们就来个挑战性大一点的吧。”
 
 
叶修笑眯眯的,眼睛快眯成一条缝,像是吃饱喝足在外面晒太阳没事做的狐狸,捻了捻胡须,打算做点坏事的那种表情。
 
  
“就赌张新杰明天早训会不会迟到。”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和喻文州依旧早早地到了训练室,叶修也还是一如既往地踩点到。
 
 
一进训练室,除了其他人和他不知道算不算得上热情的问好,反正叶修推开方锐试图冲过来紧紧相拥的身躯,看向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结果两个人冲他齐齐摇头。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张新杰才走进训练室。
 
 
“昨天晚上整理资料整理太晚,结果手机出了问题闹钟没响,客房电话好像也没有接到。”
   
张新杰这样解释道。
  
  
“新杰大大要注意休息啊。”
   
叶修状似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张新杰的肩,拍得张新杰心里一颤,恨不得明天也迟到。
 
 
——不对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张新杰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坏掉了。
 
 
看似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别人或多或少都略了过去,只有黄少天和喻文州注意到叶修拍张新杰肩的时候,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喜悦。
 
 
叶修觉得自己戒断期的症状似乎都好了,人也不暴躁了,只是话变多了。
 
  
在方锐提出和领队pk的时候。
 
  
“点心待会儿和我pk手可不要抖啊。”
 
 
在王杰希要出门买东西的时候。
 
 
“大眼儿记得帮我带瓶饮料,不要迷路啊。”
 
 
诸如此类。以及——
 
 
“小周你可不要……算了,小周今天表现不错。”
 
叶修觉得冲那张脸,那眼神,自己没办法开口。
 
 
虽然都不是什么太大的玩笑,但是叶修倒是玩得很开心,喻文州也就任他继续下去了。
 
 
总之对于喻文州来说,领队找到新乐趣了,他开心了,那就随意吧。
 
  
当天晚上聊天室——
 
  
“这个游戏还要玩多久?”
 
 
“老叶玩得挺开心的就陪他玩呗!你们可不要到时候临时说不玩啊!”
 
 
“总之等前辈戒断期过了再说吧,现在转移一下注意力也是不错的。”
 
  
叶修顶着方锐的皮窥屏了很久。
 
 
“你们真当我不知道啊?”
  
 
口气有点埋怨,但是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了。
 
  
  
  
  
*******
 
 
>其实就是一个领队戒烟了不开心,大家陪领队玩游戏的故事。
 
>真当有乌鸦嘴啊?
 
>不要问我少天怎么不行的,文州怎么淋湿的!都是巧合!
 
  
 
>开学周更(不知道能不能呢
 
  

评论 ( 4 )
热度 ( 175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