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王叶] 逆流

 
“诶——?今天的学生怎么走得这么快。”
 
 
王杰希在讲台上收拾着教案,嘴里喃喃着。也不是在抱怨,语气里甚至还带着一点劫后余生的庆幸。
 
  
身为刚来到这所大学就广受好评的心理老师,王杰希每个下课都要承担着学生们的热情,并且去圆滑地略过那些和心理学完全无关的私人信息。
 
 
——每天学生都走得这么快就好了。
 
 
路过的方士谦往教室里面探了探脑袋,没有发现他意料中王杰希被围攻的场景,但是却听到了王杰希的自语。
 
 
“今天周三啊,哲学那里有课。”
 
方士谦靠在门口懒懒地说。
 
 
“哲学……?”
 
 
王杰希还在收拾教案,大方地把目光匀出一点瞥向方士谦,眼神里带着一点询问。
 
   
哲学啊……好像在不久以前自己还每天都生活在哲学里。
  
 
一提到哲学他就想起一个人,总是懒洋洋的,仿佛世界里只剩下自己还有书籍,那个人烟抽得很凶,却给自己找理由说「自己以后要攻读哲学,香烟有助于他思考人生,参悟宇宙」。
 
   
王杰希不抽烟,但是喜欢从那个人嘴里掠夺过来一点气味,唇舌之间交缠着,把那么一点对方的气息抢过来,据为己有,直到自己嘴里也有那种醉人的烟草味。
 
  
那个人会拉着自己坐在午后的长椅上,带上一本自己也完全可以摸出每一道褶皱在哪的牛皮书,在晴暖阳光里昏昏欲睡。
  
 
那个人的世界很小也很纯粹。
 
 
对啊,曾经自己也在那个世界里。
  
  
……真的是不久以前吗?还是很久以前?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记忆好像混淆了,他可以记得那个人手心的纹路,眼角的弧度,每一丝发梢在雨天所特有的潮湿的触感,脊背的凹陷,吐着热气的嘴唇,被汗水打湿的胸膛。每每都出现在他的梦里,让他无法忘记,以至于连时间线都忘记了。
 
 
“对啊,一个比你更受欢迎的老师,应该和你差不多年纪吧,教哲学。”
 
 
方士谦一脸挑事地看着王杰希,眉梢上都在怂恿王杰希去看一下那个比他更受欢迎的哲学老师。王杰希刚想开口说不,但是双手已经把教案整理好了,脚也不由自主地走向方士谦。
 

——我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王杰希想到自己这几年来一直在做的梦,一条漫长漫长的河流,望不到头,看不到底,只知道自己站在一块小小的土地上,看着那条河一直往一个方向流。从远处的不可逾越的山开始崩塌,到河流岸边的芦苇将自己缠绕,再到六月清空突兀下飞霜。
 
 
那条河一直都在流。
 
 
和方士谦往哲学教室走去,路上还有很多学生也在和他们往同样的方向飞奔,像是去朝圣的鸟雀那样匆忙。周围人行色匆匆,王杰希似乎觉得自己好像行进在那条河流里。
 
  
逆流向上。
  
  
王杰希在和方士谦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两个人都是那种永远不会让对方尴尬的类型。
 
 
走得更近了,甚至可以隐隐约约听到声音了。
 
 
“他叫什么名字?那个哲学老师。”
 
直到离门口已经很久了,王杰希才不经意地开口问道。已经足以听到教室里面的声音了,突然一句话就这样传了出来,那个声音没有什么太大的特点,但是却只给人一种感觉——温柔,如沐春风的沉醉。
 
  
“ 赫拉克里特说过,人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因为无论是这条河还是这个人都已经完全不同。 ”
   
   
“叶修。”
 
  
——叶修。
 
王杰希突然停下了,瞳孔微微缩了一下,拿手挡住了眼睛。
  
  
“你怎么了?”
  
方士谦往前走了几步,发现王杰希没有跟上来,眼睛略微眯了一下,打量着王杰希。
  
  
“阳光太刺眼了。”
  
王杰希笑了笑,把手从脸上移开,语气里毫无波澜。
 
  
他跟上了方士谦,走到了那个教室的后面偷偷听课,方士谦朝叶修打了个手势,叶修回了一个点头。王杰希觉得叶修的目光似乎扫过了自己,但又像是什么没有。
  
   
叶修真的很受欢迎,教室的所有角落都坐满了,甚至后面都是站着的学生,课已经上到了一半,还有很多内容,但是王杰希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他定定的看着叶修出神,叶修的话从他的耳边飘过。
  
  
这些话他以前都听过,这些理论他们以前都讨论过,只是这些东西不再独自属于自己了。
  
  
距离上次见面后的一年零九个月,他再次听到的第一句话却是——“人永远无法踏进同一条河流”。
  
  
天意还是巧合?
 
王杰希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声越来越大,直到方士谦投来惊异的目光。这快两年来他没日没夜做的梦,仿佛在今天完全实现了——一条永不停息的河流,一条不再一样的河流。
  
  
王杰希这节课上再也没有听叶修说了什么,他拖着腮,定定地看着叶修出神。他似乎根本没有越过这段延亘在他们中间的漫长的时间,连讲话后稍微带点上扬的尾音都没有改变。
  
 
他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盯着叶修。
  
  
“怎么?你老情人?”
  
方士谦看王杰希变着花样盯着叶修,眼神都快能给人戳出两个洞了,打趣道。
  
  
“对啊,我老情人。”
  
王杰希换了第五个姿势看着叶修,一边漫不经心地回方士谦的玩笑话,不出他所料的是,方士谦也完全觉得自己在开玩笑。
  
 
下课铃响了,方士谦极有经验地让王杰希等一等。
  
   
“叶修还得应付那些疯子呢。”他指了指一拥而上的学生,叶修的身影一下子被埋在人海里,只有头部隐隐可见,“喏,和你一样。”
  
   
等到学生都散场了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还是因为叶修一脸歉意地说自己还有事,才打发走了剩下的学生。
  
   
“还真是受欢迎啊。” 方士谦自来熟地凑了上去,然后随手指了指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过来的王杰希,顺便和叶修挤眉弄眼,“带你认识一下,学校的新老师,和你一样受欢迎。”
  
   
方士谦眼角上挂满幸灾乐祸,把“受欢迎”这三个字讲得千回百转。
   
  
王杰希落在他身后,不理他也不恼他,一双眼睛落在叶修身上。
  
  
叶修顺着方士谦的手指看了过来,眼神照在王杰希的眼里,一派古井不惊,沉静温和而且内敛,像极了两个素昧平生的人,初次见面,用眼神细细地打量对方。
  
  
王杰希这次真的是觉得自己落在了河流里,身体手脚都很冰凉,喉咙里堵了一块河底的石子,吐不出话来。这样内敛,把锋芒都收起来的叶修完全不在他的记忆里。
  
  
——像是在河底的石子被冲得柔顺了姿态一样。
  
他一边想着,一边向叶修伸出了手。
  
  
“好久不见。”
  
王杰希酝酿了半天,最终无力地发现自己只能吐出这句话。
  
  
“好久不见。”
  
叶修弯了弯嘴角,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笑容。
  
   
久别重逢,两人面上看不出什么波动,就算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两个人也只有坐在江上一点孤舟,望着江心独酌的平静。
  
 
接着就是漫长的沉默,王杰希没有再说什么,叶修也没有表示疑惑,只是任由王杰希把他的手握着。
  
   
王杰希觉得两个人握着的手在颤抖,但是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手在抖,还是叶修的手在抖。方士谦发现了这两个人之间古怪的气氛,还有两个人根本没有做自我介绍,只是一句“好久不见”。
  
  
但他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带他们两个一起去一家咖啡店,以他的性格,要介绍王杰希认识叶修,肯定是把所有环节都计划好了。
  
  
——虽然两个人看上去不像是要他介绍对方的样子,但是并不影响……反倒是,有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在发生。
  
   
方士谦把沉默的人带去了一家咖啡店,一路上看似交谈不断,但是其实对话只有方士谦和王杰希,方士谦和叶修,这两个说完“好久不见”的人已经陷入了沉默,仅有的话题也只是礼节性的回答。
  
    
点好了餐,方士谦却忽然接到电话有事先走了,只剩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空气中有一种类似于尴尬的气氛在蔓延,两个人连眼神交汇都没有——不如说是——这种尴尬是王杰希的一厢情愿。
  
  
叶修从一开始就很正常,完美了扮演了一个方士谦口中受学生欢迎的哲学老师,温柔有礼。叶修拿起桌上的咖啡,往里面加了两块糖,不慌不忙地搅拌开来,然后拿起一旁的牛奶。
  
  
“还是和原来一样吗?”
  
  
王杰希默不作声,叶修却清楚地知道王杰希使用怎样的毅力压住他内心宣泄不出的情感。他看得见王杰希波澜不惊的眼眸里的洪波,知道他堵住了一句又一句的话,甚至可以猜到他遮掩在桌布下的手被自己掐红了一片。
  
  
——可是这又如何?
  
  
咖啡馆里的留声机放着老唱片,一个女人沙哑却入迷的嗓音从远处传来,在空气里留下对爱情的不甘,尾音里还可以听出眼泪。桌边的烛光一晃一晃的,叶修的影子打在惨白得犹如被剥开皮的墙纸上,晃得支离破碎。
  
  
他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场闹剧一样的重逢,记忆里的分离也是普通闹剧一般,连理由都不记得了。  
   
  
——所以这又如何?
  
  
叶修稳住自己有些颤动的手,往王杰希面前的咖啡里加了一点牛奶,顺手拿起小勺把牛奶搅开。
  
   
“你也和原来一样。”
  
  
王杰希看着叶修流畅地动作,突然吐出了一句话。
  
  
叶修把小勺放到一边,端起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才抬起眼看向王杰希。
  
   
“不一样的。” 叶修的眉眼里写满不以为意。
  
   
——哪有哪条河流会一样呢?
   

王杰希不说话了,但是却明白叶修的不以为意,他和叶修沉默地吃完了一顿饭,没有想象中的针锋相对,也没有尴尬如冰冷的氛围。
  
  
只是沉默地,沉默地,在无声的夜里拉长了叹息。
  
     
两个人相顾无言地吃完了饭,王杰希趁着叶修去上厕所的功夫,打算去付账。
  
   
“和您同桌的那位先生已经付过了。”
   
   
“怎么说都应该是前辈来付吧。”
   
叶修站在王杰希的身后,不平不淡地说。
  
   
“那让我送你回家吧。”
  
王杰希从善如流地收起了钱包,转身对叶修说道。
   
    
深秋的夜晚已经染上了一层薄凉,叶修刚一出门,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随后就感到肩上一沉——王杰希把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叶修的肩上。
   
   
“前辈着凉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你困扰什么哦?
  
叶修面不改色地接受了那件外套,内心却撇撇嘴。有人上门送衣服,自己没有拒绝的道理,再说,拒绝只会显得更加在意。
   
   
——但是不拒绝……不代表这不是王杰希的套路。
  
  
叶修看了一眼王杰希,王杰希冲他笑得一脸光风霁月。
  
  
王杰希像狗皮膏药一样硬是把叶修送了回家,还有意无意地进了叶修的家里,他坐在布艺沙发上,看着屋子里的装潢,和叶修当初设想的一模一样。只是原本设想中这份温馨是由两个人担起的,最后却是叶修一手铸造起的。
   
    
叶修换完衣服走了出来,把王杰希的外套顺便也叠好,递给了他。叶修没有说出什么赶他走的话,但是也找不出什么话讲。
  
   
“你说,人可以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吗?”
  
沉默是由王杰希打破的。  
   
   
“我想不能吧。”
  
叶修讲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疲惫,他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带上了咖啡店歌唱的女人的那份,对爱情的不甘。
  
  
——可是自己不甘什么呢?
    
这么一想忽然又释然了起来。
  
  
“河流一直在向前流啊。”
  
叶修笑了。
  
   
——但是我觉得自己正在逆流而上,永不停息地想找到河流的尽头。
  
王杰希深深地看着叶修,对他最后的笑没有评判。
 
  
本以为这天晚上和王杰希说开了以后,自己的生活会回复平静。犹如一潭死水的平静。
   
   
但在下课之后发现王杰希站在门口等他的那一瞬间,叶修觉得这潭死水被砸进了一块石子,泛起了层层涟漪。
  
    
王杰希再次像从前那样,不容分说地插入了自己的生活。褪去的时候了无痕迹,重新涌来的时候也像漫天水雾一样把你包裹其中,心里发湿但是却不至于溺毙。
  
   
——所以他要怎么做呢?是成为一条和他一样永不停息的河流?还是……
  
   
     
    
     

  
叶修走在午后的林荫道上,看着阳光溅散着跃落而下,微微抬头,眯起了眼。
   
  
身后有脚步声踏了过来,一双手揽住了自己。
  
    
“还有另外一个哲人说过的。”
  
王杰希把头放在叶修的肩窝,模糊着语气。
  
   
“但是河流最终会流向自己。”
   
   
      
  
  
-end-
  
     
  
  
   
   
>作者的闲话:
  
哲学理论都来自于高中看过的大量哲学书,这两句话记得最为清楚,一直觉得很微妙。但是最后的“河流永远会流向自己”这句话……找了半天出处找不到了,记录的本子也送给学弟了。只是凭印象写出当时看到这两句话的触动。
  
但是觉得还是写崩了,很多东西没有写,比如为什么分手啊之类的,情节也写得很琐碎,片段式……因为我没设定啊!不然我要写多长啊!(理直气壮!
 
感觉就是因为生活的琐碎还有前路的不定而分开,最后再次相遇因为重拾的感动和温暖重合。这种平淡的分开和平淡的复合是我最开始的设想。没表达出来的话都是我的锅。
  
对于王叶cp我一直以来的关键词就是“平淡”。因为他们很生活化,很真实。
  
如同河水一样一直向前。这就是生活。
 
重逢是惊喜,向前是生活。
 
而王杰希在逆流而上。
   
——这些大概就是写这篇文的感受了,能看到这里表示很感谢,因为想让你知道我心里的这篇文是什么样的。
  
   
   
以及最后!
  
我有一个月不想写到王杰希了谢谢!我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6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