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乐叶]驯服

这篇文我啥时候写的?

拿来混个更呗!

===================================
  

三九寒冬的最后一天,叶修捡到了一只狐狸。
   
 
下了一个月的雪,现在才刚刚放晴,宅子外的雪已经堆了有半人高了,一打开门就是一堆雪塌了进来,叶修无奈地进房间又换了一件披风。
   
 
虽然作为一个王爷被贬到这个边远的地方来多少也有点自己的算计在里面,但是想要休息不代表自己会乐意将近一个月不出门。叶修觉得自己再不出去走走,身子骨都要锈掉了。
   

出了大宅,叶修径直走向门院后面的林子,他弟弟,也是当今太子,怕自家混账哥哥太会惹是生非,硬是把后山也给他买了下来,任他随便胡闹。
   

光秃秃的树杈上凝着霜花,树枝积密处还堆着雪,一点一点往下渗。光是看着就让人心里发寒,觉得更冷了,林子深处还有一阵阵寒风夹杂着雪粒往脸上打来。一个即使放晴了也不适合出来的天气。
    

——早知道就再多披一件衣服了。
  

叶修揉了揉被雪粒打痛的脸,决定再往林子里走一点然后就回去。
  

再往前走了快一炷香的时间,还全都是一片白茫茫。
   

“晦气,我今天到底是为什么要出来。”

叶修终于停住了脚步准备掉头就走,然后他忽然发现在他身边不远处的一团隆起的白球。刚开始他以为又是一处积雪所以没有注意,现在那团球突然动了动他才发现应该是什么小动物。
   

——白色的?大雪天里?该是狐狸吧。

叶修踏着积雪慢慢往那个白球的方向走去,扒开上面覆着的一层薄薄的雪,下面是一只狐狸,看上去刚成年不久,但是很瘦弱,蜷缩成一团窝在雪堆里,要不是身体还有轻微的起伏,叶修也不会发现它。
   

——这只狐狸是要被冻僵了?空手回去也不好,不如把这小东西抱回去养吧,有个逗趣的小玩意儿也不错。
 
叶修站起身,把小狐狸捞进了自己的怀里,用披风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心情愉悦地往家里走去。
  

回到宅子就让婢女在屋子里升起几个火炉,然后再让她们去准备一点小动物的吃食。

 
张佳乐是在一片温暖里迷迷糊糊地醒了,他是只狐妖,但是命不好。母亲怀孕时族里还有征乱,整天忙着和其他精怪鬼神抢地盘,他出生时瘦瘦小小的一个,比其他同龄的小狐狸都小,别人也都照顾比较他。
    

但这架不住他运气太不好了,小灾小难一堆,没事生个小病,已经是很正常的了,所以能把他养到成年族人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族里的老人偷偷塞给张佳乐平安符,告诉他要找个命硬的媳妇来镇一镇。张佳乐小小的一只狐狸也没太记得多少,只记得婆婆塞给了他一个平安符,以后找个命硬的。
    

不过就在婆婆塞给他平安符的第二天,他就在族群冬日跃迁的时候走丢了,把自己丢进了林子里,迷了路,大雪封天还没有吃食,张佳乐好好的一只狐狸学会去扒开雪堆寻找还没有被搜集的野果,啃啃草皮,但还是饿得发昏,晕了过去。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不仅是感到温暖,还有食物的气息。
   

叶修看着小狐狸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伸展四肢,小小的白白的一只立在那里,别提有多漂亮了。
    

“哟看来我这是捡到宝了?小东西还好吗?饿不饿……”
    

叶修没正形地坐在地上,拿手在小狐狸面前挥了又挥,絮絮叨叨地对着张佳乐说着话,张佳乐刚醒,四周飘荡着令人垂涎的味道,但是面前这个人好烦,一直说话令他心烦意乱。
    

张佳乐一时恼怒就冲叶修的其中一只手重重地咬了下去,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旁边的婢女惊呼了一声,叶修用另一只手向她们摆了摆手,然后用那只手替张佳乐顺毛,感受到小狐狸的身子一僵,咬在虎口处的力气渐渐小了下去,最后松开嘴用嘴巴舔自己的伤口。
     

“还是个暴脾气。”

叶修也不在意自己的伤口,下了命令让婢女去拿准备好了的吃食,继续给小狐狸顺毛。
     

看着小狐狸不安地舔着自己的伤口,一边用黑灵灵的眼珠子瞟着自己,看到自己在看他后又马上转开了目光。
    

叶修看到小狐狸这样自己忍不住先笑了,然后把小狐狸抱了起来,看着它的眼睛。
    

“我怎么觉得你在内疚呢?”
  

张佳乐心里一惊,还不知道要用什么行为糊弄过去,这是婢女就拿着准备好的吃食进来了。小狐狸也不管要用什么行为糊弄过去了,开始剧烈的挣扎,直到叶修把它放下,飞快地向食物跑去。
    

叶修看着小狐狸的举动笑得更开了,看来以后的乐趣不少。
  

叶修等小狐狸吃饱喝足直到肚皮上翻的时候才让婢女把没吃完的东西撤了下去,然后在自己房间里翻出笔墨在案桌上写着些什么,任凭张佳乐在自己房间里打滚。
   

“小东西,平安喜乐四个字喜欢哪个?”
   

叶修一出声,张佳乐就被吓到了,然后开始反省自己居然在陌生的环境了失去了警惕,面前这个人才是修行千年的大妖怪吧!看上去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确是一个冷清的性子。
    

张佳乐别的不说,就凭自己的运气,让他不得不对这些情绪之类的感受深刻。面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温和,其实估计内心弯弯道道也不少,而且对自己也根本没有什么,顶多称得上是没有恶感,只是纯粹的兴趣。
   

叶修向小狐狸招了招手,指了一下地上,地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大大地写着四个字。
     

张佳乐用眼睛瞟了一眼叶修,用脚在乐字上恨恨地踩了两脚。
   

“哎呀看来识字嘛?以后就叫你乐乐了。”
    

叶修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小狐狸,一双桃花眼煞是好看地眯了起来。
    

——暴露了!
   

张佳乐在“乐”字上狠狠地踩了两脚之后,不慌不忙地把其他三个字也踩了个遍,然后才转过头看叶修。
    

叶修弹了一下小狐狸的脑门,也不再多说些什么,看看天色已经晚了,就叫人准备休寝。
   

下人想把小狐狸接走的时候,被叶修摆摆手劝退了。
  

“这小东西今天晚上和我睡。”
    

张佳乐一瞬间都要炸毛了。
    

晚上等到叶修睡熟了以后,张佳乐从叶修的怀抱里滚了出来,晃晃悠悠地变成了人形,一个介于少年和成人之间的模样,脸看上去还很稚嫩。
   

张佳乐适应了一下四肢,叹了口气,感觉不论如何都不太适应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为什么族里的人一个个都这么爱变人形去勾搭山下的青年小伙。
    

他回头看了看叶修,叶修看上去还在熟睡,虎口上的绷带因为张佳乐的动作有点松动,张佳乐想再帮这个人包扎一下伤口,然后就走。
   

——一饭之恩?现在谁还这么傻讲究这个?
  

只是张佳乐刚刚触碰到叶修的手的时候,那只手突然紧紧地拉住张佳乐,把他往床上带。张佳乐还没来得及骂出声就被重重地摔在了上面,而制住他的那人还一脸悠闲自在地看着他。
   

“哎呀小狐狸果然成精了,怎么?被我救了不用以身相许来回报吗?话本里不都这么演的。”
   

以张佳乐的本事自然是可以挣脱逃跑的,可是他看到了叶修手上的绷带的时候,却忍下了心里面把这个人打晕然后自己跑走的冲动。
    

确实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虽然不打算报恩,但被抓了个正着的话,他身为一只好狐狸也是应该留下来的。
    

这样想的张佳乐彻底放弃了挣扎,想了想直接上了床一把把叶修抱在了怀里,这会儿换叶修想要挣脱了,却发现小狐狸的力气大的很,根本挣脱不了。
    

“睡吧。”
  

虽然年龄已经成年了但还是小孩子心性的张佳乐也没有多想,只是想让叶修老实一点睡觉。
   

“乐乐啊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发现只是被这个少年从腰后紧紧抱住居然挣扎不来,于是又开始不知死活地调戏小狐狸。可是直到叶修快要睡着了也没有听见小狐狸的回应,他才发现张佳乐喊他睡觉之后几乎马上就睡着了。
  

“哈…果然还是个小狐狸啊。”
    

第二天早上叶修也没有解释自己房间里怎么多出了一个大活人,婢女看似平静地接受了的这个现实,但是内心是波澜壮阔的。
    

——王、王爷他终于也到了这个时候了。不过好像年龄有点小?
    

一整天叶修走到哪里都是别人欣慰但是却混着探究的复杂表情,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尤其是张佳乐脑子里简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懂,叶修还得费心费力地教他东西,不过也算是一种乐趣了。
    

“乐乐啊……筷子是这么用的,你不要用手抓啊。”
    

“乐乐啊,这东西不能吃……你是狐狸的时候当然能吃了!你现在这幅样子吃怎么看都有问题好吗?”
    

“乐乐啊……洗澡很重要的……要用水。”
     

总之几乎是一件一件事情都要手把手地教,叶修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快要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但是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张佳乐每次在叶修想要发火的时候都用自己的眼睛无辜地凝望着叶修,妖怪的眼底都很浅,尤其是狐妖,眼睛总是生得极为漂亮。
    

眼底浅浅的,但是却很明亮,像是月光下海浪打过的沙滩一样,又像是深潭里映着的星光,关键是张佳乐不谙世事,这样看着你的时候,会觉得什么都能抚平。尤其是叶修这样的老狐狸,心计太多,看到这样地眼睛总是会忍不住妥协。
   

最后是忍不住把最好的东西给他。
    

张佳乐和叶修相处了快一年,把人类的习性琢磨了个七七八八,但却总是觉得看不清叶修,叶修对他太好了,不仅没有王爷的架子,而且还把许多东西给他。
   

他和叶修去看过满天的雪景,看过山崖边的日出,听过落雨的余韵,听过过耳的风声。
    

就是因为对他太好了,张佳乐才舍不得离开,这样的好接受起来也快要成为一种负担了,张佳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自己真的就是那只落入猎人陷阱里的狐狸,他怕最后自己会引颈受戮。
    

情感这种东西来得很奇妙,对于叶修,一开始只是把张佳乐看做一个逗趣的对象,可是如果在一场博弈里自己付出了真心,离沦陷也就不远了。
    

对于张佳乐,他从一开始不谙世事成长为现在的独当一面,可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他觉得自己亏欠叶修的越来越多,以至于不清楚自己的感情究竟有没有混杂着被迫的感激。
   

当然还有一种恐惧,是对于没有把握拥有的东西的恐惧。
   

所以在那时自己才会像被背叛了一样逃走。
    

叶修突然被皇上下诏回京,说是有急事需要他这个王爷回去主持大局。叶修走得也匆忙,心想这件事再怎么难以解决也不会太久,于是就没有和张佳乐说一声就带着婢女离开了。正好他也看出了张佳乐最近一段时间对他的复杂眼神,这是个好机会,可以让他的小狐狸看清自己的心意。
     

叶修对自己和张佳乐有自信,但他没有想到这份自信会被时间消耗掉。突然把这个王爷诏回确实是急事,邻国动了心思,把主意打到内政上来,朝中几个本来就蠢蠢欲动的大臣就这样被说动了,正好迎合了皇上想整顿朝政的心思,所以把叶修叫回来演一场大戏。
  

不过这大戏太长了,演了半年,演到了大雪纷飞才结束。叶修往自家宅子里送了无数封信,可是一直都没有回应,他没有料到政敌以为是什么机密信件全都拦了下来。叶修毫不知情地等待着回信,可是总也等不到。
  

张佳乐也在等待,叶修走得匆忙他也猜到是有什么急事,也打算趁叶修不在好好想一想自己的心意。
   

开始等待的第一个月,张佳乐感受到了寂寞,因为叶修不在所以才有的寂寞,身边空落落的,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感觉少了什么……
    

——啊……少了个人。
    

张佳乐在等待的开始就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所以他满怀期待地继续等待。
  

可是时间太长了,一个月两个月他都熬了过去,杳无音信,什么也没有。只有自己一个人守着这间大院子,但还是再等等吧。
  

三个月四个月,天气开始转冷了,张佳乐的心也开始冷了。
   

——他是不是不回来了?
   

一旦开始有了这个想法,每天的等待都从甜蜜的负担变成了折磨,毫无期望的等待足以磨掉人的希望,毕竟……连一封信也没有。
    

——我真的有被他放在心上吗?或者说……这真的不是我的自以为是?
  

张佳乐不仅在怀疑叶修,还在怀疑自己。也许他的坚持,他的等待都是自作多情?谁也没有明说出来不是吗?
 

——再等等吧,等到下雪的时候我就走。
   

张佳乐给自己留了想念,每天都在盼望叶修回来。
   

雪已经开始下了,但是始终不见人影。张佳乐不死心地继续等着,等到大雪封山,终于走了。临走前给叶修留了一张字条在案桌上。
     

等到雪停了终于可以回程了,叶修和皇上讨论了一夜,终于让皇上开口,让他真真正正去做一个闲散王爷,允许他不理朝政。叶修兴冲冲地回到自己的宅子,却发现十分冷清,没有半点人气。
     

自己书房的案桌上覆着一张纸。
     

「下次不要再对一只狐狸这么好了,他会被你驯服的。」
   

——是你先驯服我的啊?
   

叶修本想把那张纸撕掉,最后还是放下手,轻轻地把纸折了起来,藏在暗格里。
   

此后叶修还是常去看雪景,看日出,听雨落,听风起,以前所有和张佳乐做过的事他都会去做,不过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罢了。
    

一开始是张佳乐在等待,到最后变成了叶修在等待,比起张佳乐那时是由期待到心累,叶修的等待变成了一种漫无目的的坚持。
    

张佳乐给叶修留了字条后就开始独自一人上路。
    

以前叶修教他的他用了起来,叶修没教他的他也自己学会了,他说到底还是只狐狸,丛林法则对他们这些精怪来说格外适用,自己出去后才真正成长了起来,也交到了不错的朋友。只是在空闲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叶修。
   

不过他越想越觉得……明明自己才是妖怪,为什么不把人直接抓走,把自己搞得这么憋屈?明明自己是妖怪啊?
  

他把自己的事告诉孙哲平的时候,孙哲平对他嗤之以鼻,然后骂他傻。
   

“你明明是个妖怪管他这么多干嘛?喜欢就绑回家啊!”
   

张佳乐觉得有道理,再加上这段时间他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就和孙哲平告别,打算回去以前住的宅子看看有没有叶修,有的话就绑回来,没有的话怕是要废点心思找了。
  

叶修在大雪封山结束后回到宅子,转眼间又到了寒冬,叶修在雪停了以后照例往后山林子里走去,这已经成为他每天的习惯,不论如何都会去林子里看一看,就希望哪一天可以再见到张佳乐。
   

这天叶修又到林子里去,在树下休息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气息,满心欢喜地转过头去却看到一张大嘴。那是一只巨大的狐狸,和他靠着的这棵树差不多高,正张着大嘴对着他,叶修手脚一阵冰凉,心想怕是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
  

不过是被这等妖物拆吃入腹的话,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他和张佳乐之间,说不清是谁对不起谁,但他总觉得,更内疚。
  

——不过临死前不能见到乐乐一面真是可惜了。
   

叶修绝望地闭上了眼。
  

“你还真是想死啊?真的一点也不想我?”
  

“……乐乐?”
  

叶修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说话的就是眼前的那只大狐狸。
   

“我……”
  

叶修还没有把话说完就被张佳乐一嘴叼着走了。
  

“我不管叼走了就是我的了!你怎么也不要想回去!”
  

“不会回去了……”
   

叶修低声回答着,眼眶有点红,但是并没有哭,嘴角忍不住想要向上扬起。
 

——是我被你驯服了,心甘情愿地驯服了。
  
  
  
  
  
  
****************** 
  
来自作者的心声:我写的什么狗哦。
  

评论 ( 9 )
热度 ( 153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