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01


  @鈰子君 点文写成长篇系列。
     
  
「假如科学家可以找到一种解释,证明时间的流逝只是一种错觉,那将如何呢?

我们可能再也不必如此疲于奔命了,因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概念都真正成了过去。」

   
*没有狗血!
  
*禁不起考据

*科学家喻×科学家叶
 
*喻总前期可欠揍了,要打他让我来。
    
   
  

**********************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教科书里。
  
  
传说中开创了新世纪的科学家,活跃在群星闪耀的舞台上,奇迹的缔造者,几乎都要被神化了的人物。所有的夸耀都往他身上堆砌,他身上加冕的荣光足以把一个人压垮,跨越全领域的一个奇才。
  
  
喻文州经常在思考,这样惊才艳艳的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不单单是仰慕,喻文州对叶修的关注还有一点更深刻的含义在里面,模糊一点来说,像是小孩在镜子前想象自己的父母的言行举止一样。
  
  
同样被称作天才,喻文州对叶修充满了无限好奇:他和我一样吗?性格像吗?对于喻文州而言,惊人的天赋带来了比荣耀更多的迷茫,或者说,孤独。他处于人群的中心,生来就是要发光的,但是人们因为羡慕而敬畏,因为尊敬而疏远,把他置于一个黑匣子中,隔着黑色的镜片赞叹这种依然令人着迷的灼热。
  
  
从懂事起就显示了惊人天赋的喻文州其实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小孩。同龄的孩子不会喜欢一个被家长夸作“神童”的人,甚至会暗暗排挤他,但是喻文州也不在乎,孩子是不懂得社交性的,所以他觉得这样的排挤反而使他乐得清闲,懂的东西越多就越不能和同龄的小孩玩在一起。
  
  
他的父母都是开明宽和的人,知道孩子是个神童很高兴,但是在知道这样的排挤的情况时更伤心,喻文州不能理解这种伤心,但是他主动提出了要求。父母的伤心会化成愧疚,而要减轻这种愧疚当前为止最好的方法就是提出要求——他提出要书本和私人家教,双赢。
  
  
当他第一次从教科书上看到叶修的时候,他有了他的第一个愿望:我想要认识他。
  

当时的人们思考和探究的世界本质是有限的,囿于历史的局限他们所看到的也很少,甚至对于宇宙和未来,他们连想象都被局限了。但不可否认的是,叶修能涉及多个领域是多么的惊人,即使是在现在也很难想象一个人要有怎样的天赋才可以做到这样。
  
  
独自一个人创造了实验室,引得无数人追寻着他的荣光,人们甚至猜测,在叶修那时,他就已经做出了空间理论的初步假想。他承载了质疑和夸赞,他向世人炫耀自己的才华。
   
   
也因此——叶修也成为了申请参观最多的历史人物。
  
  
所谓的时空申请,就是将人的思维平行投放到平行世界的历史里,以不改变历史的前提下,近距离参与历史,和历史人物产生交错的一种行为。
   
   
活在这个世纪,科学已经发展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人们不知足地把手伸向时空,企图连时空都控制起来,事实证明,人们做到了——空间的跳转甚至不同时空的传送变得寻常了起来。
  
  
而对于世界本真的探索,人类也从未有一丝的懈怠。不同于神学盛行的最初时代和纯粹理性思考的旧日时代,人们将世界的本真,宇宙的构成归于法则。说是法则其实和这个科技至上的时代格格不入,但是随着时间线和世界线的研究深入,人们还是把这些归于法则中去。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证明合理,即刻有效。
  
  
抛开法则,从时空上来谈,现在的时空申请变成了一种教育手段,是结业的一个必需品。每个人都要求参与进一个历史中去,最后回到原来的世界线,上交一份有关参与历史的报告。
   
  
[申请人:喻文州]
  
[申请人物:叶修]
  
[申请时间:旧历337年]
  
[申请周期:无硬性周期]
  
  
魏琛拿过喻文州的申请报告,大手一挥就随意地盖了个章,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喻文州,觉得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交待的。
  
  
魏琛看着面前年轻的弟子,“我就猜到你会选择叶修。”
   
  
喻文州挑了挑眉表示不解,魏琛顺着继续解释了起来。
  
  
“你小子看上去是很沉稳,隔壁的实验室的老头天天冲我夸你来着。” 魏琛挠了挠头,做出一脸“他们都不懂”的表情来,“实际上很高傲啊,能被你选择的,确实想想只有叶修。”
   
  
魏琛是这样理解的,但是只有喻文州自己知道,他申请叶修是带有多大的私心,也不如说——几乎每个申请时空历史的人都是带有私心的,区别只在于私心的多少罢了。
  
   
“嗯…?也许是这样的吧?” 
    
喻文州没有承认魏琛的观点,也没有否认。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按照时空局建议的三条禁令来,他甚至把见叶修当成了一个自我探索的过程,那是他的记忆之宫几乎快要崩塌时的一个支架。那份报告喻文州早就写好了,明面上能过得去的也就那么点事情,随便查一下资料就能写出一份像模像样的报告来。
  
  
——比起去观察历史人物,查看历史轨迹,更有趣的是去混入历史中去,和历史人物一起推动历史。
  
这一直是喻文州的观点,反正每个人投放的世界都只是主世界线的平行世界罢了,就算崩塌了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为老不尊的导师想了半天,也没能再憋出什么话,最后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学生的肩膀,说:“老夫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和你说的,就一条吧,不要爱上叶修。”
  
  
喻文州用怀疑且嫌恶的目光从头到尾打量了魏琛一遍,有那么一瞬间魏琛觉得自己像是什么病原体。
  
  
“我也去看过他的。” 魏琛还是决定认真地说一说,“能被这么称赞的人,人格魅力一定是极强的,不是说谁都会爱上他,而是那种倾慕是从灵魂里出来的,你完全阻止不了。”
  
  
魏琛说道这里叹了口气,“别的老师的学生结业选择叶修的大有人在,回来都是恍恍惚惚的,一个个自己跑去时空后遗心理咨询室那里哭说失恋了。”
  
  
他的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摆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语气更是赤裸裸的恶劣。
  
  
“如果你回来也是这样,那也很有趣啊。”
   
  
喻文州觉得那天他用尽了一年份的自制力才没有抄起移液枪糊面前的这个老不休一脸,然后最后离开时他还是没忍住,一个白眼送给了那边笑得贱兮兮的魏琛,这才走出办公室。
  
  
“诶诶小年轻!还有一条。”  魏琛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喻文州没有放慢脚步,“收一收你的高傲。”
  
  
时空跨越准则第一条就是:不要爱上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线上的人。
  
  
时空投放的只是人的一部分,是人的平行投影,而人本身的存在性是在自己的世界线上的,因此并不存在话本小说里「主人公最后把自己永远留在了那个时空中」这样的可能性——没有足够的合理性使法则允许。
  
  
如果真的爱上了不属于自己世界线的人,那也只能自认倒霉,回来镇定情绪。实在不行,时空也慷慨地给予了反悔的权力——消除情感。
  
  
消除情感——喻文州想起了即将帮自己进行时空投放的师兄,平时师兄看起来阴沉沉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显得格外清晰。
  
  
他在历史中介入太多,和其中一个人物扯上了感情,最后导致本来不应死亡的他的恋人死亡。那个师兄最后没有选择去清除感情,而是进了时空局工作,闲暇时间就去不同的时间线看着他的恋人渐渐长大,近乎自虐。
  
  
喻文州对这种方式不置可否,他对于感情上的事向来是不太明白的,别人的唏嘘也好,不解也好,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他对事情的评判只有值得或者不值得。
  
  
而这两者主观性极强,也就是说——「我自己认为可以就好了你们少来烦我」的科学性委婉解释。
  

花了近乎半个小时才从他的研究室到达时空局。时空局还是一如既往的黑科技风格,喻文州跨过一个又一个的光幕,最后来到那个师兄的办公室。
   
  
一走进办公室,里面是一望无际的原野,看不到人。喻文州熟门熟路地从一个角落把拟态开关给关掉,才发现躲在办公桌后面偷懒的师兄。
   
  
“哎呀小喻。” 清瘦的男人支起了身子,向喻文州伸出一只手,“魏老和我说过了,轮到你做结业报告了?把申请表给我吧。”他瞥了一眼申请表,就直接把喻文州往自己的实验室里带,里面是一个茧状的舱,周围插着很多管子,旁边还有一个很大的显示仪。
  
  
“喏,进去躺着吧。”
  
男人指了指那个舱,对喻文州说道。
  
  
等到喻文州进去后,男人开始调试仪器,因为选择的是不硬性周期,男人叮嘱了喻文州怎样自行返回时间线,说完以后,还随意唠叨了几句。
  
  
“记得那三条禁令吗?虽然说是禁令,但是大家多多少少都有违反,真让你不接触你怎么忍得住?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回来需要情感清除了。” 男人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下,“或者像我一样。”
  
  
“只能说是尽量啦。建议毕竟还是建议,一旦投放过去就已经改变历史了怎么可能不改变?只是说着好听放三条禁令在那里罢了,真正置身事外的有几个?”
  
   
男人似乎用气音笑了一下,隔成舱,喻文州看得不甚分明。  
   
  
“虽然我知道你应该都清楚,不过还是惯例嘛。时空申请的三个准则?”
    

喻文州的声音从舱里模模糊糊地传了出来。
  
  
“不推动——可以介入历史,但不能做出选择。”
   
“不思考——可以观察总结,但不能有所提示。”
  
“不接触——………”
  
  
喻文州的声音几乎快要听不见了。
  
  
“——不要和历史人物交往过深。”
  
   

“那么,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旅程了。”
  
  
男人按下了开始键,喻文州陷入沉睡。
  
  
喻文州,今年25岁,于新历3584年7月25日向时空局提出申请,以天才科学家的名义向旧日的奇迹发出跨越两条时间线的会晤。  
   
   
  
    
   
  
   
*****
  
不知道写多长。
  
所有你觉得靠谱的东西可能都是我瞎扯的。
  
喻文州前期就是一个任性鬼啦,从小被捧到大的。

评论 ( 24 )
热度 ( 19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