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02

 
*没有狗血!
 
*禁不起考据

*科学家喻×科学家叶
 
*这篇文应该叫傲慢与偏见。
 
 

*******************************
  

喻文州坐在穿梭舱里,旁边的水槽中缓慢了蓝色的营养液,虽然是[无硬性周期],但是在营养液消耗完之前也得回来。换算了一下主时间线和次时间线的时间比,喻文州发现自己只能在那个时间线呆两年。
 
 
没有丝毫犹豫,他选择旧历337年。
 
 
历史上有关叶修的记载实际上只有到339年,而且根据最权威是史料——叶修的助手乔一帆的笔记,后人怎么也想不懂这个历史断层。
 

[339年8月20日。 记录人:乔一帆。]
 
[距离导师失踪已经2天,所有人都被叫出去盘问。但是没人说得清,办公室里的安保系统全是世界顶尖的,导师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甚至还有人开玩笑说导师研究的时空线理论证实了,也许是踏进了另一个时空线也说不定。
  
   我看到那个人眼里深深的担忧,因为我们都一样。现在我情愿相信那个人说的是真的,不然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呢?]
 
 
[339年8月25日,记录人:乔一帆]
 
[很高兴我有记日记的习惯。距离导师失踪的一个星期,我发现所有人有关导师的记忆在消退——不是人物对于历史上的影响的消退,而且这个人的存在从我们的身边剥离,好像变成了一个很遥远的人。
 
    即人物对于个人影响上的消退。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不是历史在纠正他的轨道,对于我们这些研究时间线的人来说,其实也很能理解。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这是纠正轨道的一步,那么导师一定还活着,因为他和我们有不同的时空作用。
  
   或者说是不同的时间线?
  
   我不知道我还能记住他多久。]
  
   
两份前后只差五天的日记让人琢磨不透,但是其他有申请时空的人说,他们的世界线上叶修并没有消失。因此真的很难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为此疯狂地扑向那段历史,但是最终都是失败的。
  
  
喻文州没有史学家的那份疯狂,但是他那该死的好奇心怂恿他像飞虫扑向灯火那样去探究那段历史——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虽然知道这个世界线上的叶修有很大的可能性并不会消失,但喻文州觉得自己总是要去见一见的,那么,为什么不去见一见他最负盛名的时候?
    
  
[嘀——检测到目标人物精神波动过大,建议停止精神运转。]
  
[检测到目标人物当前精神状况适合投放,投放请求生效。]
 
[投放坐标:β线—37º—x轴]
 
  
喻文州闭上眼睛,舱体并没有半点摇晃,但是他却觉得精神已经涣散掉了,神志逐渐模糊,迫于外力机体自己陷入沉睡。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瞬间,他听到了投放成功的指令,然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喻文州从一间私人公寓醒来,窗外的阳光提醒他已经午后。等他站在洗漱间的镜子面前,不禁暗暗赞叹现在研究层面达到的高度——镜子里的那个人和他并无两样,只是精神投放成了实体。
 
 
投放到这个世界线上来,并不是直接就成了黑户。喻文州在客厅桌上的钱夹里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证,甚至连客厅都是自己喜好的风格。整理完了自己的信息,喻文州发现有些饥饿,于是他下楼准备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份速食。
 
 
等电梯的时候碰到了出来倒垃圾的邻居,邻居还和喻文州打了声招呼,附近便利店的小姐在结账的时候还问了几句。
  
 
“你这几天怎么没来?忙工作啊?” 便利店小姐一边收着喻文州买的东西一边说道。
 
 
喻文州愣了一下,不紧不慢地,就像他平时说话那样回答到,“这几天确实奇怪有点忙。”
 
 
喻文州发现他的投入像是融入了海洋的水珠一样,虽然引起了一些波动,但是大海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周围人的记忆在水滴投入的过程中被悄悄改变了,世界给了他一个合理的位置让他完成这两年的生存。
 
 
回到家里喻文州一边解决午饭一边搜索着这个家里有价值的东西,最后摆在他面前的一份申请——皮亚诺实验室的申请,并且看起来只剩下最后一轮面试了。喻文州从自己植入的记忆里面翻了一下,发现了不少有关这个实验室的记忆。

 
“嗯…” 喻文州摸着自己的下巴,空出来的那只手拿着申请书放到自己面前,“叶修前辈的实验室啊,居然连这个都安排好了。”
 
 
实验室最后一轮面试,说是最后一轮,实际上已经差不多人选都被内定下来了,前面那么多轮面试足以把一个人看得透透的。剩到最后一轮的人其实都是可以留下来的,喻文州进入面试室的时候一片祥和,所有人都是挺悠闲的在聊天,还有一些人注意到喻文州进来了和他打了个招呼。
 
 
等到开始面试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没有考官,也没有考题,只有个人的人物分配和一段视频。

 
“在场的各位也差不多明白最后一场面试是什么意思,那我也就不多说废话了。”
 
说是视频其实并没有人影,看上去像是镜头朝着一个方向而人在另一个方向说话,那个声音不高不低,不清脆也不沉闷,就是一个普通的声音,里面还带着几分俏皮。

“直接分配任务吧,给你们一个星期,适应得了就留下,适应不了就滚蛋,我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你们当中或许有哪里来的眼线,我全都清楚,但是我不在乎。”
 
 
“金钱或者权势,当你们在看到这些仪器的时候全部都会被打散,我要你们的眼中只有科学,我要你们的想象全都变成现实,我要你们心甘情愿地变成真理的走狗。”
 

“你想要的荣耀,在这里都有,只是——你有本事来拿吗?”
 
男人的尾音突然沙哑地上钩,问句的最后好像隐藏在了烟雾里听得有些不真切,镜头晃了晃,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镜头里。穿着稀疏平常的白大褂,头发有些松乱,后面的碎发扎了一个小辫,脸是普通的脸,顶多算是一般人里比较容易获得好感的清秀,嘴里叼着烟,还没有点燃,完全看不出是刚才说出那样强硬的话的人。
 

叶修看了一眼镜头,眼镜后面的眸子比寻常人更亮了一些,他低头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修长的手灵活地动了一下,把烟点燃了。深戏了一口气之后,叶修吐出烟来,他的脸被蒙在烟后面——
 
 
“我是叶修,欢迎来到天堂,欢迎来到地狱——这里是皮亚诺。”
 
  
看完了整个视频的喻文州才好像突然又呼吸上了一样,视频不长,但是自己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喻文州想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甚至手还在微微地颤抖。
 
 
当他环顾四周的时候,发现其他人也和他一样,像是刚刚才喘过气来,喻文州这才感受到时代带给他的碾压感,即使是自认为高出这个时代数十倍,也忍不住折服在此。
 
 
他听到身边少年有些颤抖的呼吸声。和喻文州一起被分配到叶修身边当助手的是乔一帆,喻文州对这个名字当然有印象,只是没想到是刚才就在他身边的一个较为柔弱的青年,喻文州打量乔一帆的眼神被乔一帆捕捉到了以后,乔一帆抖了抖,然后转过头对喻文州露出一个腼腆的笑。
 
 
——我还是无法想象记载中“可靠的助手”年轻时是这样的小白兔。
 
喻文州也冲乔一帆回了一个微笑,内心刚刚受了一次时代的冲击。
 
 
和乔一帆一同走去叶修办公室的途中看到了很多设备:分离宇宙物质的、探索时空线的、生化基因方面的。一路上喻文州简直要被乔一帆发出的语气词挤爆耳朵,然而本真良好的素养,他硬是把一口气憋着,脸上依然是游刃有余的笑容。
 
 
——不,其实我快要撑不住了。
 
喻文州自己腹诽道。
 

由于这个人实在是太闷了,乔一帆终于忍不住和喻文州搭话了。“诶诶!你看到这些不激动吗?全部都是在资料上才能看到的仪器。” 乔一帆语数忍不住加快,噼里啪啦砸下一堆专业名词,“我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可以见到这些。”
 
 
喻文州绷着脸,在乔一帆眼里带上了几分淡定自若的高人风范,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太过闹腾了,“这些我也只在资料中见过。”
 
——和博物馆里。
 
他在心里暗暗说道。  
  
 
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叶修的实验室,怀着不同心情的两个人打开门,看到的不是正在仪器面前精确计算的叶修,而是窝在角落的沙发里抱着一本古早的笔记本玩小游戏的叶修。
 
 
穿的还是那件白大褂,但是内衬和视频里的完全不一样,有些长的头发散在脑后,鼻梁上夹着一个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嘴里叼着一支烟,但是没有点燃。
 
 
整个人看起来懒散极了,而且看起来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两个助手已经前来报道了。
 
 
“叶叶叶叶老师——”
 
乔一帆眼里叶修的那份颓唐不知道要加多少层滤镜,总是还是激动地结巴着和叶修打招呼,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相比较喻文州就随性了一点,只是冲叶修点了点头,轻声地打了个招呼。
 
“叶修老师。”
 
 
“不用喊叶老师这么正式啊,叫叶修就可以了。” 叶修还是窝在沙发里,没有一点要起来的意思,只是把目光从电脑上移向了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自来熟地直接喊他们的名字,“文州还有一帆啊,你们的宿舍分配还有平时的工作都在桌上,自己去看一下,今天也没什么事了,你们两个人可以先回去了。”
 
 
叶修就在沙发上看着两个人从各自的工作桌上拿起了资料,准备回宿舍,一只脚刚跨出门口的时候,叶修突然开口,“一帆可以先走,文州你等一下。”
  
 
喻文州顿了一下脚步,让乔一帆先走不用等他,然后才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叶修。
 
 
“喻文州。”

叶修轻轻地念着他的名字,拿着一份喻文州的生平资料,看上去很不解的样子。那份资料看起来皱巴巴的,上面还有很多标注的记号,有好几个地方被叶修打上了问号。
 
“你到底是谁?”
 
  
  

评论 ( 6 )
热度 ( 121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