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03


*没有狗血
  
*禁不起考据
 
*科学家喻×科学家叶
   

  
**************************
  
 
“你到底是谁呢?”
 
叶修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喻文州,喻文州的手下意识握紧,然后下一秒又松开,脸上还是维持着那副温和的表情,只是脸色有点苍白。
  
 
明明只是一句普通的问话,连更进一步的疑问都没有,叶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却让喻文州觉得一下子喘不过气来,仿佛一双冰冷粘腻的手扼住咽喉,身边的空气逐渐稀薄,耳边传来越来越急促的心跳声。
  
  
“叶老师您在说什么呢?我的简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喻文州故作轻松地说,他的脸上还带着那种游刃有余的笑容,然而眼睛深处却有一根绷得快要断了的弦。
 
 
“你的简历很奇怪,看上去什么都有,但是又什么都没有。” 叶修指了指简历上他划出的几个标记,“这些时间点的安排都很自然,但是周围人对你的印象都是模糊的,甚至是一种提示式的记忆——他们在我们的询问中一点一点地完善对你的记忆。”
  
 
喻文州一瞬间想了很多,甚至是怀疑他投放的这个身份真的有问题,不然叶修怎么会对他的身份进行这么深入地调查。
 
 
——不,不如说是,这个人的关注点真的太厉害了。世界投放做的处理虽然不可能天衣无缝,但基本上也没有人会去注意到这些。
 
 
叶修盯着喻文州看他的表情还有瞳孔变换,在心中暗自下了判断,开始他觉得喻文州也是查出来的几个间谍中的一个,只是隐藏得比较深而已,但是现在看来,喻文州的表情管理明显不过关,不管是瞳孔的变化还是咬肌的颤抖以及手部不由自主的小动作,都显示出了这个人或许身份有问题,但不太可能是间谍。
 
 
“不要沉默啊,不是特意查你的。” 叶修说的话让喻文州大脑空白了一下,喻文州刚刚才腹诽的话就这样被叶修堂而皇之地回答了出来,而当事人只是玩味地笑笑,语气闲庭信步得像是在讨论今天的晚饭,“每个面试的人都会这样查上来的,只是你比较奇怪而已。”
 

“明明做了一件事,所有人对你都没有什么印象,或者说,都只有一个方面的印象。” 叶修的话里显然充满了兴味和好奇,“这不合理,你像是突然插入这个世界一样,但是世界没给你收尾收好。”
  
 
喻文州笑得有些僵了,他感觉他说的话几乎是他用尽全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叶老师,你是不是想得太复杂了?”  喻文州紧紧盯着叶修的表情,脑子里飞快地想怎么圆话,手心被指甲掐出了血的疼痛感被紧张感冲散得一干二净,“毕竟我从小就是个存在感低的人,能到……”
  
 
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了。
 
 
一声轻笑打破了他苍白的辩驳,喻文州仿佛听到那声审判落下的钟声。“你看看,多说多错吧。” 叶修仔细地看着喻文州,他的慌乱在叶修眼中无处遁逃,“你可不像是一个存在感低的人啊?”
  
 
叶修的眼睛眯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就差没笑出声,他的语气里没有恶意,只有戳破表象的尖锐以及笃定。然而这份尖锐正在一点一点地刺着喻文州的神经,虚幻疼痛感试图逼迫喻文州大声叫出来。
  
 
“你看上去——明明很高傲。”
 
 
喻文州开始感受到手心里的疼痛了,神经紧绷到这样的地步,他的紧张感反而消失了。试图调换起只言片语来反驳两句,发现大脑一片空白,只有魏琛在他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回闪——
 
「收收你的高傲吧」
  
 
真是……被打击得一无是处。喻文州的肩膀松懈了下来,刚才那种强装镇定过后的力疲让他腿脚有些发软,他想,一个人在他投放的第二天就看出了那么多真相,还真是让他无地自容。

  
与生俱来的天赋和随之而起的高傲吹捧出来的气球在这时被人轻描淡写地戳破,在云端俯视的视角突然被拉扯到了平地,发现自己也只是在巨人脚下匍匐的众生。
 
 
“比不过你。”
 
喻文州有些疲惫地对叶修说道,心中那点不真切的梦幻在一点一点消退。
  
 
叶修突然就笑了,喻文州想不通他为什么笑,不是那种捉弄人或者是打击了别人发出的笑,是更纯粹一点的,单纯因为他的认命而笑的笑。喻文州是这样觉得的。
 
 
“不要这个表情嘛,好像我很凶的样子,我可是个温和的好人啊。不过你倒是有一点说对了——你比不过我。”
 
叶修的口气里没有嘲笑,喻文州心里荒谬地觉得他就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不带一点嘲笑和主观性地说出真相。
 
 
比不过他这句话在他的口吻里显得无比轻描淡写,青年说出来这句话就带有一种肯定,不只是“我”比不过他,甚至是“所有人”都比不过他。
 
喻文州暗自苦笑了一下。
 
这个人骨子里比他还要高傲,只是其他人都没有看出来而已。
 
 
如果叶修听到喻文州的腹诽估计会义正言辞地反驳他,这不是高傲,而是正确的自我认知水准带来的自信。但他并没有听到,只是看喻文州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在他眼里),觉得也没多大问题,只是把人留下来满足一下自己的疑问而已。
  
 
毕竟皮亚诺连间谍都收,喻文州只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而已,心理素质还不够好,应变能力也不够强,叶修认为还不如在间谍上多花些功夫来得实际一点。
 
 
“行了行了,你可以走了。”
 
叶修向喻文州挥了挥手,指着门的方向,好像就是因为兴趣把喻文州留下来一样。
  
 
“诶?”
 
喻文州脸上沉静的表情一下子就绷不住了,露出了有些愣的表情来,反倒是逗笑了叶修。
 
 
“我留你下来干嘛?抓起来拷问?看你的样子也不会多说什么,你的来历虽然不清楚但是应该也没多大问题。”
 
——如果有问题的话只能说你太会装了。
  
“留下来浪费我的时间?我还有事情要做的。”

  
喻文州还神情恍惚地走出门口,等到走到一个没人的拐角,突然身子一倒,靠着墙慢慢滑下来坐在了地上。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是怎么靠疲软的双腿走出叶修的办公室的,后背上全是冷汗,手心里还夹着被自己掐出的血,整个人像打了一场仗一样的疲惫。
 
 
可不是打了一场仗吗?喻文州在意地想,叶修把他留着他心里慌,精神紧张,尤其是自己的秘密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漏了一半,整个人当时就懵了。
 
但是这不是最伤人的,最伤人的应该是叶修话说了一半也不追究就让他这么走了,这才是最让喻文州在意的。在叶修的价值判断体系里面,自己并没有多余的价值让他在意,只是满足了一下他的好奇心。
 
换句话说——叶修看不起喻文州。
 
真是狼狈极了。
 
 
高傲的气球泄了一大半,喻文州连火气都上不来,心里还是慌的,他站了起来,脚步已经好了很多,但他觉得比之前更为发软,虚浮地踩着,好像落不到实处,这个世界的虚幻感被叶修的大实话戳破得一干二净,但是真实感就像这个脚步一样,他同样感受不到。
  
 
他挺直了背,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往自己的房间的方向走,一路上碰到了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地问好,有礼而疏远,甚至还先去找了乔一帆说了一声自己回来了。
  
 
乔一帆充满好奇地问道,“叶老师找你干什么?”
  
 
“只是说一下简历上的事情而已。” 喻文州对乔一帆的态度和之前似乎没什么两样,“有些信息好像错了,叶老师来找我核实一下。”
  
 
想了想,喻文州又补充道,“连这些事都要自己做,叶老师对我们很关心啊。”
 
 
乔一帆对喻文州的结论拼命点头,两个人闲聊了一下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间了。
 
 
喻文州回到自己的房间,背还是那样挺,他把材料放在书桌上,自己走到了洗漱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和刚刚投放的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两样,还是那张脸,那样的笑,一点也没看出前不久自己还坐在拐角狼狈而难看的表情。喻文州的嘴角突然垂了下来,整个人像是松懈了一样,他呼了口气,又重新恢复之前的表情。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幅躯壳已经空了大半,他努力地抓住剩下那点高傲,撑起自己,像抓住最后那根稻草,不让稻草落下一样。
  
 
——在这条如同浮木一般的时间线上,高傲被拆穿,虚幻感被打破,他只能靠自己挺直的脊背带来的虚假,寻找着平衡。
 
  
  
  
  
  

 
******
  

喻文州看叶修:这个人比我还高傲。生气!
 
叶修看喻文州:哪里来的没价值的人!浪费时间。
  
 

评论 ( 18 )
热度 ( 119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