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04


*没有狗血!
 
*禁不起考据
 
*科学家喻×科学家叶
 
  
 
 
************************
 
 
第二天一大早喻文州就醒了,虽然是满怀焦虑,但是睡眠质量出奇好。大概是昨天受到的精神压力比他二十五年来的总和还多,明里暗里的斗智斗勇让他身心疲惫,最后的失败更是将他自以为铜墙铁壁的心理防线摧毁了大半。
 
 
喻文州刷着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底下淡淡的黑眼圈,懊恼自己被叶修这样直白地怀疑来历之后,还疏于防备倒头就睡的事实。
 
 
洗了把脸,他把模糊的视野聚焦到自己的眼睛上,清晰地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轮廓,那个淡淡的影子在向自己张望。
 
  
——你在望着什么?
 
他问着自己,那个淡淡的影子正在逐渐加深。
 
  
喻文州不由得伸出手,想要触碰自己的脸,然而在镜子的表面被阻隔了。
 
 
——凉的。
 
 
一丝凉意从指尖传递到了大脑神经末梢,降低了喻文州大脑突如其来的发热,他看向自己的指尖,上面的纹理隐约可见。血液在他的视线底下通过脉搏流动,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微微地搏动,无声地宣誓着这具躯体的生命力——但这并没有给喻文州丝毫的安定。有一种他从未有过的冲动从他的深处迸发出来,化成一把尖锐的刀刃,毫不留情地在手腕划下一痕。
 
 
他的理智之弦走在绷断的边沿。
 
  
喻文州的理性之处就在于,他的情感和思维是两个分开思考的概念,他一面因为叶修的质疑而找不到真实感,另一边却用理智告诉自己真实感的存在,这二者并不矛盾,但是同时并行在脑子里却令人难受,因为两头的思想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抗衡出结果。
 
 
而现在看来,情感的这一边占据上风。他的理智建立在被赞美堆砌成的高台上,他的心态是被好好看护长大的名贵的鲜花,喻文州目前所过的人生顺风顺水,也因此他的心智击溃得如此轻而易举,只是轻轻吹了口气,就能把高台吹垮。
 
 
——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还需要一个点来刺激自己。
   
 
门口的敲门声打断了喻文州的自我剖析,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装作不在,身体却自己行动起来打开了门。
 
 
乔一帆站在外面。人造的日光灯打在乔一帆的脸上,柔化了他本来就显得柔软的五官,在喻文州看来,眼前这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仿佛突然从片面的文字上走了出来。

 
“我还担心你睡过了呢。” 乔一帆对喻文州分享自己的心情,腼腆地笑了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自己激动了大半夜,都没怎么睡着。”
 
 
喻文州轻轻地笑了一下,没带任何嘲弄的意思,温和得看不出是刚才在房间里脑子里思维飚得差点发疯的模样,“我也很激动。”
  
 
——但是也睡得不错。
 
 
乔一帆听到喻文州也和他一样激动,自动套入了喻文州昨晚也和他一样辗转反侧的样子,语气不由得都雀跃了几分。
 
 
一路上都是乔一帆在和喻文州聊天,喻文州只是不轻不重地回了几句,也没让乔一帆觉得尴尬,昨天这么当头一棒下来,乔一帆现在在他眼里的定位已经变成了一个正常带点小腼腆的二十岁青年。
 
 
不,甚至连青年也算不上吧?
 
喻文州看着乔一帆,内心不由自主地发了会儿呆,平时他和同龄人没有多大的接触,和他比较聊的来的只有一些师兄师姐,和他们聊天就是师兄师姐在包容他,或者是更大的前辈,每次都是充满学术的话,像现在跟一个比他小几岁的同龄人聊天是一个很新鲜的经历。
 
 
他不太懂得如何聊天,而且对于这个时代的了解也不可能深入到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话题,当然更大的原因也是他自己本人也不是什么热络的人,你总不能指望一个一头扎进学术里的人主动去搭讪。所以他和乔一帆的聊天也形成了一种比较微妙的平衡。一人说,一人听,不知不觉也到了叶修的办公室。
 
 
从宿舍D区到叶修的办公室不是太远,宿舍区并没有被安排在很偏远的地方,全是在整个皮亚诺的中层范围,旁边就独立设有一个出皮亚诺的门,只是这片区域比较绕,除了巡逻的警卫队和宿舍区的学生,一般人不会选择去记那个迷宫一样的路线。
 
 
大概七八分钟两人就到了叶修的办公室,乔一帆对喻文州的好感度蹭蹭蹭地往上涨,甚至在到叶修办公室的时候还给喻文州发了张卡。
 
  
“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乔一帆冲喻文州眨了眨眼,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虽然好像说得也不太清楚,但是比起昨天,更真实更好相处了一些?”
 
 
“我觉得,现在的你看起来顺眼一点。”
  
乔一帆轻快地说,然后眼睛对着实验室的旁边的虹膜扫描仪,扫描完后冲喻文州笑了下,有些暗示地眨了眨眼,下一秒实验室的玻璃门就从两边划开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看着乔一帆进去的背影,眼神晦涩不明。

 
“叶老师,我们来报道了。”
 
等到喻文州和乔一帆进来后,发现叶修并不在办公室,试探性地问候了一声以后,也没有得到回应,仔细听可以发现有声音隐隐约约从办公室后面的门里传了出来,喻文州靠近了那扇门,在门边又问了一句。
 
 
“直接进来。”
 
叶修的声音透过闷实的实木板传了出来,声音比刚刚听到的清楚得多,门没有锁,喻文州刚要用力推进去,发现门的触感是一片冰凉,轻轻地就能打开。
 
 
进去以后是截然不同的场景——
 
 
中央挂着无数个光屏,错落高低围成了一圈,底下是个控制圆台状的控制器,上面有很多按钮,有一些被叶修进行了标记,数据线一直连到旁边的舱体中,一个看起来厚重的巨大的茧被束缚在其中。
 
 
看到那个茧,喻文州的瞳孔缩了一下,那是承载他原来躯壳的容器——穿梭舱。那个舱体周围还发着光,像是刚刚运行完的模样。
 
 
叶修在修改着数据,听到门打开的提示音后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是他挑的两个助手——最具有价值性的两位。乔一帆是这批人中最年轻的,虽然能进来也是凭借了一点小运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潜力。喻文州就很难言了,身为科学家中难以容忍的“变数”,叶修却觉得自己应该留下他,一个看上去还很稚嫩的但又不由得高傲的变数。
 

叶修用肌肉吊起嘴角,冲他们两个笑了一下,指了指一边两个桌子上的堆在一起的杂乱的文件。
 
 
“先把那些看完。” 叶修轻描淡写地说,“是有关我们研究课题的背景资料,空间跳跃和线性理论的研究,还有平行影响的十个基本点。” 说完叶修又指了指这个实验室正中央的那些光屏,“看完之后去那里看实验数据,目前做了几组数据,你们去看一下波动跳跃的规律。”
 
 
“……嗯,最后再抽个空去做个体检。还有,五分钟前你们还在门口没有进来的时候周围有什么吗?”
 
 
喻文州想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没有什么异样,他不清楚叶修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门里面的边上有一张纸?”
   
乔一帆说了一下他觉得奇怪的地方,按理说一个实验室虽然是会有很多数据记录,但是在完全用信息记录的皮亚诺,纸质的东西是很少的,不应该会随意出现在地上。
  
 
“嗯。很好。”
  
 
叶修说完开始忙起了自己的实验,他按下开关,整个实验室从靠左三分之一的地方升起一块单面的幕镜,他站在幕镜背后,脸上的肌肉放松后,恢复了平常的面无表情。转过头继续看着刚耗完能量的穿梭舱,确认能量消耗完了以后,他去了入口一趟把那张纸捡了起来。
 
 
进行空间跳转他都是用一张写上一些字符的纸来测试,与前几次不同,今天的纸消失了,说明确确实实是被传送走了,但是这张不该出现在那里的纸却不是今天的字符。
 
  
另一边,喻文州和乔一帆开始看那些资料。
 
 
对于喻文州来说,这些空间理论虽然不是他涉足的方面,但是本着作为科学家对自己常识范围有着超乎常人的误解的基本法,喻文州讲起空间理论还是可以唬一唬人,说出个一二三四的。
 
 
早期的资料研究却是他没有见过的,喻文州不自觉地看得入了迷,他很难想象人们是怎么妄图涉足时空并迈出第一步的,空间投放的基本是将物品量子化,再进行定点投放,但是时间上的投放是很难想象的,你无法保证那些量子碎片是否会在时光的洪流中被冲散。
 
  
“叮——”
 
喻文州和乔一帆的腕表同时响起提示音。叶修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的从里面传了过来。
  
 
“实验A组的相关人员请于明天上午9点整在会议室A1235开会。”
 
 
下一条提示音接着又响了起来。
 
 
“来自医疗组的通知:参加体检的新成员请在今日下午6点前到医院集合。”
 
 
喻文州看了下表,已经五点半了,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几乎一天都在看那些繁琐复杂的理论,甩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喻文州敲了敲隔壁乔一帆的桌子,示意他去医院。
 
 
和一起来的路上不一样,去的时候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好像还都沉浸在看了一天的资料当中,他们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地乱入了推动历史的乱流中去,从喻文州要求投放到这里,乔一帆碰运气地投了简历,叶修选择了他们两个开始。
 
  

评论 ( 7 )
热度 ( 92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