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05

 
* 没有狗血

* 理论经不起考据
 
* 科学家喻×科学家叶
 
 
 
  
  
******************************
 
 
“以前有受过重伤吗?” 测完了身高体重,护士拿着一本记录本记录病理情况,“需要住院的那种。”
 
 
喻文州搜索了一下记忆,“没有。”
 
 
护士点了点头,在喻文州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勾,示意喻文州已经体检完成,可以出去了。
 
 
喻文州稍微在原地等了一下,他的下一个是乔一帆,护士问了同样的问题,乔一帆想也没想就说住过院。
 
 
“什么时候?”
  

“嗯……” 乔一帆的眼珠不自觉地往左下角偏,喻文州注意到护士问人的时候是盯着那个人的眼睛,而不是病历表,“具体时间记不得了,大概在一个多月前,还不到两个月。”
  
 
“住了多久的院?”
  
护士小姐在第一个问题后面打了一个勾。比起刚才,语气有些微微的放松。
  

“六天。” 这个问题乔一帆回得很快,他笑了笑,带着点不以为意, “不小心被车撞了一下,脑袋破了个洞,休息了几天。”
  

“嗯好,你也可以走了。”
  
护士点了点头,把目光从乔一帆上面拿了下来,在乔一帆名字后面打了一个问号。
  
 
第一天的工作也差不多结束了, 乔一帆打算回宿舍,今天看的资料涨得他脑袋有些痛,喻文州则是打算在体检完之后继续去叶修的办公室看会儿资料,于是两个人在医院门口就互相道别。
 
 
喻文州回到办公室,里面是一片漆黑,按理说感应到有人进来以后,灯光会自动亮起来的。喻文州一边嘀咕一边在墙面摸索,找到了人工开关。 
 
 
“啪”的一声,灯打开了,天顶上的光幕倾洒下来,流苏一样的光带发出柔和的光线,喻文州突然听到有声音从一边传过来。
 
 
“唔……”
 
叶修的脑袋从办公桌后面冒了出来,头发乱乱的,应该是刚睡醒,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叶修才把眼睛睁开,看向了喻文州。
 
 
“打扰到叶老师休息了?” 喻文州已经在他的办公桌坐下,看着叶修,眼神里带着歉意。他对于面前的这个人的感官很复杂,一方面叶修是他的憧憬,是他在年幼时的一种陪伴,另一方面在昨天和叶修的接触当中,叶修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假想。这让他一瞬间不知道怎么该怎么面对叶修。
 
 
“没,差不多这个时候该醒了。” 叶修的语气淡淡地,听不出来里面有什么情绪,甚至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喻文州觉得自己似乎触到了一点冰冷的棱角,空气中都可以呼吸到那种潮湿冷凝的停滞感。
 
 
“你好像……和昨天不太一样。” 刚刚睡醒的那份冷漠好像褪去了,仿佛刚才一切都是喻文州的错觉,叶修脸上带了点表情,饶有兴致地发问。

  
喻文州笑得进退有礼,他看得出来叶修对他的兴趣仅限于把他当成一个逗趣的人物,无聊的时候拿出来看两眼,“昨天想了很多。”
 
 
说完这句话喻文州就闭嘴了,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倒是叶修诧异地看了喻文州一眼,说了一声“哦”,语气里还带点调笑。
 
 
两个人没头没尾地说了几句话后,话题就终止了。
 

柔软的光带无声地流淌在两个人中间,流散的星点落在两边,智能光只把灯光投放在两个人的桌前,搁在中间的光带更像是一个屏障。房间里面一片沉默,连呼吸声都要不自觉地放缓。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资料,眼神却不自觉地往叶修那头瞟,发现什么都看不到后,才匆忙把眼神拉回来。叶修并没有坐在办公椅上,而是把整个人缩在后面的布艺沙发上,看着上午在门边捡到的纸,摊开来看——「7月28日:无机质生命体实验④」
 
 
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是自己的笔迹,但是不是自己写的。叶修把纸盖在脸上,无声地笑了,不同于以往自己用脸部肌肉控制出的笑容,是一种发自内心、自己都抑制不住的笑容。
 
 
——如果我没在7月28日写下这张纸,那么这张纸是从哪里来的?
 
叶修的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喻文州那头突然发出了声音。他站了起来,整了整桌上有些散落的文件。
 
 
“叶老师,我先走了。” 喻文州走之前敲了敲门,示意了一下叶修,“你也早点休息。”
 
 
幽暗的办公室里传出来一声“嗯”,喻文州听到后才迈开步子往外走。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在门口看到了乔一帆,对方的样子看上去比之前看完资料的样子好多了,看上去昨晚回去已经好好消化了。

 
不同于昨天的两个人完全是没话找话防止气氛尴尬,今天气氛俨然就是一次学术讨论。
 
 
乔一帆昨天的文件就看了一个大概,剩下的还有好多没有看,但是不妨碍他现在内心里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喻文州也乐得和他讨论,他现在也正好需要一个人来理一理这个空间理论的思路。
 
 
两个人谈着谈着走到了实验室,都不自觉地停止了话题,然后才进去走到自己的桌前,整理了一下资料就准备去会议室报道。
 
 
喻文州昨天回宿舍前就已经去找过会议室的方向,熟门熟路地带着乔一帆往会议室的方向去。
 
 
会议室已经来了一些人了,里面的人三三两两地讨论在一块儿。
 
 
“诶诶你们说老叶开这个会要干嘛?” 里面的一个青年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停,“他现在不是在搞那个什么时空投放?昨天上午突然说都没说就把我从B组调到A组来了!我的课题还没结呢只能把事情都交给瀚文……”
 
 
“黄少的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多啊。” 肖时钦扶着眼镜,就是不往黄少天的方向看,身为和黄少天一样在B组的人,每天的不幸是和黄少天一个组,每时每刻都要被迫被分享黄少天本人的课题感悟,幸运的是自己不是和黄少天一个课题,虽然这点幸运聊胜于无。
 
  
王杰希干脆没有插入他们的话题,他的面前还放着C组自己做的课题,还剩下一个结尾没有写,再过几天就可以结题了,所以王杰希这几天紧赶慢赶地赶着课题,争取在叶修A组的实验开始前把课题结了。因为自己还不太放心让高英杰开始接手课题,所以一边自己通宵写课题,一边还给高英杰布置新的任务。
 
 
方锐在这种场合一向是和黄少天插科打诨的,不过今天意外地沉默,整个人趴在会议桌上昏昏欲睡,任凭黄少天一个人说得起劲,也不拦着他演他的独角戏。
 
 
“有这时间说话不如多睡会儿觉。” 方锐的脸压在会议桌上,嘴里有气无力地吐着话,“一看老叶这个动静就是要压榨劳动力了,还不趁现在多休息一会儿。”
 
 
喻文州敲了两下门就进来了,看到里面的场景不由得怔住了,紧跟在后面的乔一帆则是拼命忍住不让自己惊呼出声——几乎所有皮亚诺的骨干都在这里!
 
 
里面的人听到有动静看了门口两眼,发现是两个不熟悉的面孔,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发牢骚,赶报告。喻文州和乔一帆被审视了一下以后就找到一个角落坐好,等待叶修的到来。
 
 
——虽然名义上是叶修的助手但是实际也没有做什么……连帮忙发一下文件都不能——他甚至都不知道叶修目前研究的进度,只知道这段时间叶修的主要工作就是时空投放的测试。
 
喻文州不由得眯了眯眼,成为叶修的助手这件事到底是好是坏他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把他拉上了一艘跨越时间的大船,还不准你拒绝的那种。
 
 
叶修是卡着九点准时出现的,头发梳也没梳就散乱地放在后面,鼻梁上架着一副平光眼镜,嘴里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就吃吃烟草味过把瘾,再给份报纸就像上个世纪拿把藤椅在门口翘着二郎腿看报纸的退休大爷。
 
 
会议室里的人看到他进来以后都停止了手上的活,叶修的会一向是最准时的,会上也没多少废话,一般都是说完该干什么大家就自己散去干活了。
 
 
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分的时间都可以缔造出巨大的惊喜,浪费在没有必要的事情上是愚蠢得难以形容的行为。
 
 
叶修坐到会议桌的首坐上,敲了两下会议桌,桌旁突然升起了光幕,桌子也不见了,大家坐在椅子上安然不动,肖时钦他们是见怪不怪,喻文州和乔一帆就有点强加镇定的意味了。
 
 
桌子变成了悬浮在空中的光屏,会议室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只剩在他们周围散落的荧光飞行灯,圆圆的看上去特别梦幻,光屏上映着今天的会议内容,幽暗的文字浮现出来,光线打在每个人严肃的脸上。他们在看到文件的时候脸上就没有了表情,黄少天看了一会儿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肖时钦和王杰希大致浏览了一边就用光屏旁边划了一个小块出来进行演算,然后互相交换数据。
 
 
喻文州也收到了文件,打开一看——《平行空间理论探索和发展》。不知道是灯光太过幽暗还是怎的,他的眼睛显得晦涩不明,嘴轻轻抿了起来,他把目光放在坐在首位的叶修,叶修的面前的光屏上没有文字,只有一堆虚拟模型,他叼着那根烟坐在椅子上,用一只手摆弄那些数据。
 
 
喻文州的眼神里充满了探究。
  
 
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说实话并不低,尤其是在皮亚诺,总是有种空间错位的感觉,但毫无疑问的是,人们对“投放”这个概念的理解只能支撑到他们进行同一个时间段的空间地理投放——就是在不同的地方建立传送点,远距离的来往。
 
 
而时间的投放突破点在于对“平行空间”的猜测,如果再深入地了解,那么时间的投放也只是另一个形式的空间投放罢了。
 
 
但是,这个关键的转换叶修究竟是怎么发现的?
 
 
——昨天的那张纸?因为一张纸?
 
 
喻文州怎么想也想不透,即使是投放到历史中去,由于时间的局限性和个人身份的复杂问题,再怎么接近历史人物,他仍然是无法知晓。叶修现在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谜团,他浮于表面的和善之下的是冰冷的棱角,在冰冷的棱角之后又是什么呢?
 
 
会议室里面只剩下沉默,幽暗摇曳的灯光,还有光屏上一行一行飞闪过去的流影,喻文州还不太适应叶修的会议,在自己也陷入沉思之后,才觉得里面的气氛都我们凝重。
  
 
主会议桌上的人各有各的表情,有的是不可思议,有的是沉重,还有像叶修一样懒散的脸,他们的信息都汇总在数据里进行无声的交流,喻文州感觉呼吸有些沉重,像是有水蔓延过头顶,死水的深处打着漩涡吞噬着试图窥视其中的探险者。
  
 
“好了,时间到了。” 叶修突然开口说话,这片寂静的黑夜仿佛被拉扯出一个口子,有光亮透了进来,“感觉怎么样?”
 
 
“虽然风险很大,但是可行。” 肖时钦言简意赅地说道。
 
 
王杰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就只问了一个问题:“最后这个证明上升到最后一段计划的时候该怎么办?”
 
 
叶修把烟取下来,放在了一边,用一只手撑着脑袋,懒散地说,“你只管同不同意就好了,这个问题最后总会解决的。”
 
 
虽然说话的语气很散漫,但是叶修用不容置疑地眼神看着王杰希,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也没有人插嘴,刚刚才流动了一下的空气又停滞住了,喻文州感觉到刚才在死水中的那种窒息感又漫上了头顶。
 
 
王杰希最后还是移开了目光,先妥协了,“行吧。最后再说,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最后我不会同意。”
 
 
叶修的笑容变得更明显了,像是被刻在脸上一样,他把目光转向黄少天。
 
  
“老叶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就直说吧。” 黄少天还是那样跳脱的语气,“这个一看就是个大项目啊,你把我们都叫过来肯定都有自己的安排了,说得好像我不同意你就会不做一样?”
 
 
黄少天摆了摆手,方锐在黄少天说完顺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什么好说的。
 
 
“服从组织安排,服从组织安排。”
 
 
“好,行。那就……”
 
 
叶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尖锐响起的警报声打断了,会议室里的灯一下都熄了,叶修改变了一下房间的隔音性,走廊外急促的脚步声清晰地传了进来,还伴随着几声枪声。
 
 
 

评论 ( 14 )
热度 ( 109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