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06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逼近,似乎还可以听到奔跑者粗重的脚步声,后面传来保卫队的呼喊和枪械发出的摩擦,在一墙之隔的地方火药味正在弥散。
  
 
子弹外壳落下打在地上发出一个暗哑的声音,像在会议室顶上敲起了一口沉闷的钟。
 
 
叶修脸色沉了下来,在会议桌的面板上解锁了隐藏的权限,天花板上降下了一片光子帷幕,整个会议室在喻文州面前被方块数据化,眼前光影交错,一条一条的指令从眼前凭空冒出,然后填补到空气中去。
 
 
指令修补完成以后,会议室并没有变样,光影帷幕落在了他们身上,喻文州抬头看去已经看不到叶修他们了,就连自己也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只有在走动时带动空气形成波动才能分辨出人的方位。
  
 
【自己找掩体,被扫射到了也不要出声。】
 
 
叶修没有解释过多,直接通过通讯器下了指令,能通过皮亚诺外面的防御网进到中心的会议室来,说明对方起码已经把这里的地形都摸透了。会议室没有安装大功率的防御设施,只有可以掩盖生物痕迹的光子帷幕,叶修从座位上移开,把会议桌下面暗格中的辐射枪拿了出来,走到了门边。
 
 
喻文州环顾四周,隐约的空气波动已经不见了,估计是都找好隐藏点了,机器撞击到门上抖起了地上的尘嚣,经过隐藏的房间里看似空无一人,喻文州向门口的方向走去。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喻文州心里不觉得升起一种异样的情绪,浮躁夹杂着一些说不出的感觉迫使他快步走到门边。
 
 
他并不是娇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但他长到现在遭受的也只是精神上的冷漠以待,这种冷漠对他而言其实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了解太多所以与周围人格格不入,进入实验室学习以后更是任由自己掐断了通往外界的通路。
 
 
在喻文州以稚龄进入实验室后,曾经也有一次袭击。枪声就在门外,他实验室的门被仿佛要被爆破的气旋冲开,小小的喻文州站在椅子上,脸上甚至没有表情,只是打开了生物拟态,在那层虚假的保护膜后面继续做着实验。
 
 
袭击结束之后,母亲抱着他哭,但是喻文州并不明白。
 
 
“我没有受伤。” 喻文州轻轻皱着眉,眼睛里面透着不解。
 
 
母亲哭得更厉害了。喻文州的阅读书目从此多了一些情感方面的书籍,他去模仿别人的行为,揣测别人的思想,即使他不明白为什么人类的情感会这么丰富,他也能从别的方面去稍微让自己明白一点,活得更像是一个“人”。
 
 
但是现在,浮躁却驱促他躲藏起来,从他来到这里,内心的波乱度完全颠覆了他以往的自持,这个时代似乎有着超乎寻常的影响力,可以轻易地扰乱他的心智。
   
  
喻文州躲到门边,刚刚站定,手指却碰到了另一个人的手背,喻文州触电似地把手甩开,结果被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紧紧地握住了手,他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未果,于是就任由那个人握住。
 
 
【叶修:不要害怕,别出声。】
  
另一只手上的腕表上浮现出一行字,喻文州这才意识到握住自己的是叶修,从刚才起的那种不自在越来越明显了,明明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远离,但是自己却还是镇定地站在原地,甚至反手轻轻拍了一下叶修的手背示意自己知道了。
 
 
站在门的旁边,喻文州觉得身后的墙体都在振动,机器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门被撞出了一个凹角,接着是切割的瞬间——没有旧世纪切割钢材的火花飞溅,在门被破坏以后,覆在门上的指令代码也随之消失,小巧的激光仪轻快地画出一个框,敌人轻哼的小调在耳边交织作响。
  
  
短短几秒的时间,门开了,切割出的门板从门框脱落,重重地砸在地上,掀起了一阵气流,喻文州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才发现叶修握住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他的周围空气纹丝不动,叶修静静地站在那里,完美地和呼吸混为一体,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敌人吹了一个口哨,来的只有一个人,他身后的部队似乎还在与保卫队纠缠。
 
 
“哎呀,生物拟态吗?”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会议室空无一人。他的语气里带着猫捉老鼠的戏弄,“先送你们一个小礼物,我们来比一比谁玩到最后喽?”
 
  
“乖宝贝千万不要出声哦。”
 
他扣下了指板,往四周扫射了一圈,仿佛射进了空气里,没有引起半点波澜,喻文州感受到子弹从他的身边划过空气,不由得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那个人看到会议室还是悄无声息,突然笑出了声,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喜悦。
 
 
“那我们开始第一个猎物吧。” 他把枪突然指向一个方向,神神叨叨地开口,“我们的引路人。”

  
如果因为是在门边,喻文州可以清楚地看到枪指向哪个方向,但是如果有人躲在后面,不探出头看的话,根本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再说,那块区域的周围都是椅子,如果移动位置的话,一目了然。
 
 
他往那个方向快速开了五枪,然后不出所料地听到了一声痛呼,旁边的椅子倒了,乔一帆身上的生物拟态能源耗尽,他捂着左手手臂,坐在一边,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显得他的脸惨白无比。乔一帆的下嘴唇都没咬得出了血,但还是没忍住痛出了声,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方位会这么快暴露。
 
 
“说实话能进来还是多亏你了。” 来人一本正经地调笑,“都知道皮亚诺的守卫森严,唯一可以突破的口就是宿舍那边的门,但是D区地形也太复杂了,迷宫还会随着时间推移变化,根本摸不透。”
 
 
“多亏了你脑子里的芯片给我们带路呢小宝贝。” 那个人三下五除二地就把他们的计划说得一干二净,毕竟如果他们这次失败了,入侵的手法迟早也会被查出来的,不去趁现在多说几句话,顺便判断一下会议室里其他人的方位,他已经听到有几个方位有突然加大的呼吸声了,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不妨碍他判断。
 
 
“降低能耗,全部功能只剩下掩盖和GPS定位的芯片,在车祸后的手术植入,简直天衣无缝。” 来人看乔一帆一脸懊恼的表情,笑了笑,“不用把功劳都归功于自己嘛,我们给很多人都安上了芯片,只是你运气好进来了皮亚诺而——”
 
 
那个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往另一个方向来了一枪。
 
 
“我听到动静了。” 看到没人出来后,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那我们还是继续玩这种捉迷藏的游戏喽。”
 
   
“比如——这里就有一个。”
 
 
他向门边开了一枪,但是还是毫无动静,“啊?没有吗?”
 
 
喻文州在他开枪的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枪口的方向是往他这边来的,他也已经做好准备中枪了,毕竟在那种时候移动的话,仔细看生物拟态还是会露出破绽。
 
 
只有一种可能性——喻文州往前慢慢地伸出了手,摸索着往前面探去,他的手在一道屏障前停止了,是叶修。
 
 
在这时乔一帆旁边的方向突然发出了声音,那个人往乔一帆的方向看去,就听到脖子后面——他刚刚开枪的方向传来毫无波澜的声音。
 
 
“这种无趣的游戏你还是自己玩吧。”
 
 
在他转头的瞬间,叶修开了枪。
 
 
他倒地的瞬间,会议室生物拟态的能源全部耗尽,以他的视线就只能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叶修的鞋,旁边还有一摊血迹,叶修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因为中枪正在滴血,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吃痛的表情,到底是还夹着一丝笑,只是微微歪了一下脑袋,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手臂。
 
 
“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前,倒是先搞清楚——谁是猫谁是老鼠啊?”
 
 
叶修把枪收起来,从自己的白大褂夹层拿出一管试剂直接往伤口上倒,血很快就止住了,甚至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他往后看了下喻文州,“没事吧?”
 

喻文州没有出声,轻轻点了点头。
 
 
看那边的乔一帆也差不多处理好伤口以后,叶修才再次开口,“好了好了,没什么大事,都回去休息吧,记得今天的会议,再过不久就要开始忙了。一帆记得去一趟医院,把那个芯片处理一下。”
 
  
乔一帆和叶修以及其他人告别,赶去医院,其他人也看叶修没什么事也就陆续离开,只有喻文州还就在会议室里。
 
 
“为什么?” 喻文州想不明白,突然开口。
 
 
“嗯?” 叶修正在输入指令收拾会议室,突然听到喻文州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你是说今天的事?”
 

叶修以为喻文州问他袭击的事,于是就开始解释,“D区那个门还有迷宫是我设计的,所以守卫相对也比较薄弱,但是也不会薄弱到哪里去,他们也就是占了芯片的便宜才能出来。”
 
 
“不是这个。” 喻文州突然打断了叶修的话,语气里带着一些强硬。
 
 
叶修愣了一下,想了想,又开了口,“……皮亚诺虽然风光,但是还是碍着其他人的眼,这件事结束之后应该可以消停一阵。说是科技为了全人类的进步而创造,但是在全人类的眼里,我们的这点科技,又算什么呢?”
 
 
“他们有大把的理由想要入侵,想要掠夺一切,毕竟掠夺才是人类的天性——无私奉献从来都只是说得好听的白话,我也有自己的野心和目的。” 叶修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仿佛在发着光,“我有比他们那低俗的,甚至凌驾于全人类之上的——野心。”
 
 
喻文州怔了好一会儿,才呐呐地说道,“我是想问你,为什么要挡在我面前。”
 
 
叶修没有想到喻文州会问这个问题,在他看来这也没有什么理由,他当时下意识就这样做了,“大概是,你从进了皮亚诺之后,就是我的责任了。”
 
 
叶修冲喻文州眨了眨眼。
 
 
 

喻文州感觉自己眼前仿佛有一层透明的薄膜正在被大力地撕扯掉,那些碎片散落在他的面前,透过薄膜和直接看上去,世界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他觉得脚下的万丈深渊突然消失了。
 
 
还是走在梦里的独木桥上,他走得又快又稳,很快甩下了之前的影子,轻轻留了一声“再见”。
 
 
 
 
  
 
************
 
*一个会议室不要指望有啥无比厉害的防御措施。
 
*如果没有乔一帆的芯片是可以完美处理掉入侵者的,叶修本来的计划就是零受伤的。
 
*努力地在研究有什么bug的我。
 
  
  
   

评论 ( 7 )
热度 ( 11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