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all叶]十厘米恋人

*预警:没逻辑 超傻逼


*一句话介绍:某天早上,床头的某个角落突然出现……

 

01

 

喻文州的睡眠姿势是靠左边侧躺,每天早上起床透过右边看向雪白的墙壁,开始新的一天的训练。但是,这天不一样,他的视线被床上的一个小小的鼓包吸引住了。

 

——我昨天把手机放床上了?不是吧?

 

喻文州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记忆是否已经出现混乱的情况,手直接碰向那个鼓包,想要一把把自己的手机抓起来。

 

和手机触感截然不同的是,这明显是个活物。小东西三下两下把自己从喻文州的手里解救出来,还发出一声不满的抱怨:“哎呀,你抓疼我了!”

 

脑子明显还不太清醒的喻文州闭着眼睛,发出了一声感叹:“哦,原来是活的啊。”

 

等等、活的??

 

下一秒喻文州突然清醒,猛地掀开被子,里面是一个大概十厘米的小人,看不清脸,只是觉得感觉很熟悉,正抓着枕头的边边睡觉,盖在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以后,也只是把自己蜷缩得更厉害。

 

默默地盖上了被子,喻文州蹑手蹑脚地出去,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五分钟,顺便进行了强烈的思想斗争,才重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窝在被子里的那个小人戳醒。

 

看清脸的那一瞬间,喻文州知道自己的感觉没有错,分明就是缩小版叶修的脸,本来叶修的下垂眼就显得很人畜无害了,现在还放在小人的包子脸上,整个小人上面就是大写的可爱。

 

醒了之后适应性良好,还能使唤喻文州去给自己洗脸的叶修小人坐在特制的纸盒小凳上,双腿一晃一晃的,配上自己的小西装,那双小皮鞋像是踩在喻文州心上一样,喻文州整个人都要化了。

 

伺候叶修小人就伺候了快一个小时,不得不说颐指气使的语气配上这张萌化的脸,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喻文州完全陷入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的状态,无法自拔,直到自己的队友破门而入,和正着门的叶修小人打了个正脸。

 

“队长你——”怎么没来训练?

 

黄少天后半句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面前的那个小人露出了曾经在他梦里出现过的,不,比梦里还要可爱一百倍,是他想象不出来的可爱,并对自己打了声招呼。

 

那一刻,黄少天被击中了。我是谁?我在哪?黄少天的理智发出呻吟。

 

一群人众星拱月地把小人带到客厅,其中卢瀚文试图动手戳叶修小人的脸,被所有人瞪了一眼。

 

郑轩艰难地开口:“这什么,兴欣派出来的新型武器?”

 

面前的小人正在把一根比自己还长的吸管放到水杯里,不想举到一半发现吸管举不上去,没抓稳落下来的时候砸了自己脑袋一下。叶修小人抱着脑袋在角落里蹲了一会儿,然后蹭蹭蹭冲上前狠狠地踢了吸管两脚。

 

“如果是精神攻击型的,我觉得已经成功了。”喻文州艰难地保留着自己摇摇欲坠的理智,看着其他人已经被萌得七荤八素了,放弃了自己作为队长最后的底线,加入拍照行列。

 

“这就是我梦中的老叶啊呜呜呜呜呜呜——”黄少天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上手戳了戳小人小小的酒窝,“你们看这个触感,超级好的!他还有酒窝!太可爱了!他居然还会翻白眼!你们看,他朝我翻白眼了!”

 

虽然黄少天的言论已经在危险边缘,但是其他人没空管他,还沉浸在精神风暴之中。

 

小人被黄少天捏得有些不舒服,挣扎了一下看黄少天不理他,生气地咬了黄少天一口。黄少天松手之后自己就跑到桌上的杯子后面,对他发出一声冷哼。

 

卢瀚文捂着胸口,呆呆地发言:“队长队长,我觉得自己突然呼吸不上来了,是什么病吗?”

 

“是,相思病。”

 

喻文州把躲在后面的叶修小人拍了张照,设为自己的手机桌面,心满意足。被小人嫌弃的黄少天显然没有那么幸运了,自从被咬了以后就发现小人谁都理,但是见他连个正脸都没有,黄少天鞍前马后,又是递水又是剪吸管。

 

“修修你看,这是特意剪的纸杯还有吸管,这杯是热水,这杯是凉水,这杯是温水,要喝水自己来,温度不满意可以叫我!”

 

“哼。”叶修小人把头扭到左边去,不理会黄少天。

 

“修修你看,这是切好的水果拼盘,还有牙签!放在水旁边了!”

 

叶修小人把头扭到右边去,但是悄悄地往那盘水果瞥了一眼,顺便看了一下有些垂头丧气的黄少天,朝黄少天的方向挪了两步。

 

“所以说,这个东西到底和叶神有没有关系?”徐景熙看着已经被黄少天哄好的叶修小人,发表自己的疑问,“如果真的是兴欣的终极武器,那他们成功了。”

 

整个蓝雨沉迷美色,无心训练,简直是天大的罪恶。

 

卢瀚文眼巴巴地看了叶修小人很久,小人被盯毛了,扭扭捏捏地往喻文州那里跑,成功地在喻文州脑袋上登顶。

 

“虽然和前辈很像,但总不可能是前辈突然变小吧?”喻文州虽然对小人的来历很好奇,但也不相信是叶修突然变小这种说法。

 

黄少天伸手接过想要下来的叶修小人,亲昵地称呼对方为修修,“对啊,而且性格也不像……要是真的是老叶,早就开嘲讽了。”

 

“那什么,其实黄少已经被鄙视过了好几回了吧?”卢瀚文讲得直接,丝毫不给黄少天面子,“也就因为修修太可爱了,所以嘲讽看上去没那么明显。”

 

“与其说是嘲讽呢,更像是傲娇吧?”

 

喻文州通过一个上午的观察最后得出结论,听到这个评价的修修本来是朝着喻文州的,一听明显就不乐意了,抓住卢瀚文的手指,让卢瀚文把自己送到外面去。

 

蓝雨队长眼睁睁看着卢瀚文这个小叛徒屁颠屁颠就往外跑,紧接着就是自己的队友也一个个走了出去。好不容易大家终于有了心思去训练,训练到一半发现问题来了。

 

本来修修好好地呆在喻文州旁边的桌子上,当然为什么呆在喻文州桌子上,只能说有时候滥用私权真是个好东西,喻文州饱含深意地一笑,大家就得乖乖地把小叶修送过来。

 

临走的时候卢瀚文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捧着手心的小叶修,声泪俱下:“不是我想送走你啊!是队长太坏了!你等着,等我把队长打败了我就接你回家!”

 

小叶修继被黄少天烦得要死之后,又成功地被卢瀚文给烦上了,看卢瀚文捧着自己絮絮叨叨了五分钟以后,小叶修终于受不了了,在卢瀚文手心跳了两下,然后让卢瀚文把自己送到他的面前,跳起来打了对方脑袋一下。

 

“他打我!”

 

请这位选手把语气里的惊喜和炫耀收一收。

 

练习赛开始的十五分钟,喻文州的操作突然飘了,黄少天就坐在喻文州旁边,眼睛一扫就看到小叶修跳上键盘,一个一个踩过去,而喻文州直接放弃了对键盘的操控,随他去了。

 

事后黄少天接受不知名人士采访,表示那一刻心里受到了多大的冲击:“我认识了几年的喻文州,这是第一次看到喻文州主动把键盘交出去,还交得心安理得,那一刻真的,美色误人四个字都从脑子里蹦出来了”

 

“请问黄选手,如果当时是你,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黄少天认真地想了五秒钟,一脸沉痛地说:“我连鼠标都给他。”

 

足以看出小叶修的个人魅力了,短短两个小时,征服了整个蓝雨,所有人跟在小叶修后面跑,黄少天更是恨不得上厕所都带进去,只不过这个危险的想法还没实施就被喻文州暴力镇压了。

 

“唉,要是老叶也这么乖这么可爱这么小只就好了。”黄少天惆怅地叹气,任由小叶修在自己头顶上扎辫子。

 

喻文州一句话戳破了黄少天的私心:“重点是小只,能揣兜里带来带去。”

 

在一边的小叶修像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抬头看了一眼,好心情地赏了喻文州一个甜甜的微笑,继续拿黄少天的头发打结。

 

晚上到了为小叶修和谁睡觉的时候,蓝雨陷入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危机,队员关系面临破灭,最后是小叶修哼了一声,拿出一包已经用了一半的抽纸,自己爬了进去。

 

小人在里面拿一张抽纸叠了个枕头,把喻文州翻箱倒柜找来的手帕扯了进来当被子,然后才伸出自己的小手向外挥了挥,以示晚安。

 

当晚黄少天是十分想向别人炫耀的,被其他人好说好歹才停止这个想法,奇怪的是,今天的选手群有几个战队特别安静,一个人都没有出现过,显得格外冷清,直到第二天,选手群里突然被一个小视频给点燃了。

 

是霸图发出来的小视频,而且马上就撤回了,要不是黄少天正刷着手机,也不会成为唯一一个看见的人。

 

里面也是一个叶修小人,和自家穿着小西装,整天一言不合就冷哼一声的修修完全不一样,那个小人穿着的是棉质睡衣,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豆大的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一边哭一边往另一个方向跑。

 

黄少天:卧槽,哭了,有点可爱。

 

今天的黄少天陷入了变心的痛苦之中。

 

02

 

和蓝雨充满童话般梦幻色彩的清晨不一样,霸图是个有纪律有自制力的组织,这得益于韩文清韩队长长年的铁血政治。虽然韩队长内心还只是一个正直向上的好青年,但是架不住那张脸,太具有威慑力了,能够硬生生地把亲切会晤的场面扭转成警察出巡,令韩文清的生活出现诸多不便。

 

同样是掀开被子,不一样的人总是会有不一样的惊喜。尤其是,被子底下的那个小人还是个小哭包的时候,这个惊喜就更大了。

 

韩文清掀开被子的时候,还没看看清小东西的脸,只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摇摇欲坠,等到看清了小人的脸之后,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小人的脸和叶修真是太像了,被包子脸冲击了叶修原本的感觉之后,显得更加圆润。小人穿着棉质睡衣,睡衣的扣子还不好好扣上,整个人的头发也是乱乱的,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被子被掀开以后,小人和韩文清一起愣在了原地,明显都是被对方吓到了的表情,只是韩文清的表情无意识状态下就特别吓人,何况是这种自己还被吓到了的情况。

 

叶修小人先是被韩文清吓到愣住,抱紧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小枕头,试图躲在枕头后面,然后发现对方的表情越来越吓人,终于忍不住了,瘪瘪嘴开始哭了。

 

韩文清看对方突然哭了,更是动都不敢动,结果就这样僵持着,叶修小人也不哭出声,就是那种有一下没一下的抽噎,一边哭还一边往韩文清那里看,结果韩文清还愣在原地,只能继续哭。

 

觉得对方再这样哭下去会脱水的,韩文清想了想大步向前,在叶修小人惊恐的眼神中把被子重新盖上去,让对方看不见自己,然后赶紧出去叫人了。

 

小叶修在被子里窝了好久,确定门口没有声音很久了,才慢慢把头探出来,等了好久也没人,躺在枕头上又睡了过去。

 

韩文清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进的训练室,张佳乐和林敬言已经从“韩队长早起发烧”谈论到“韩队长重症不治”,在训练室肆意传播谣言,结果被张新杰一句“你们这么担心就去敲门啊”给堵上了。

 

好不容易等到韩文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面色不同以往的队长,韩文清说了一句照常训练,然后把张新杰,张佳乐和林敬言给叫了出去。

 

“所以说。”张新杰的眼里充满复杂,总结道,“你一觉醒来,床头出现了一个长得很像叶修的十厘米小人,对着你哭了半个小时?”

 

韩文清更正张新杰话里的不准确:“应该只哭了二十分钟。”

 

林敬言扶额:“槽点太多了不知道从哪里吐起,所以这算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老韩你有这个心思一定要说出来啊,大家都会帮你的。”

 

“是田螺公主!”张佳乐哈哈大笑,“不对,是田螺叶修!老韩我第一次知道你还有这么有童心的时候。”

 

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韩文清今天果然是生病了吧”的表情,已经计划把队医叫过来,结果韩文清深吸了一口气,把他们都叫进了自己的房间,床头有一个鼓包,韩文清靠在门上,让他们三个去把被子掀开。

 

张新杰只觉得他们队长今天真的病得不轻,连幻觉都出来了,一边随手把被子掀开,结果下面还真有个小人躺在枕头上,手里还抱着枕头的边边。被子一掀开,小人被光线刺激了一下,还翻了个身,张新杰直接僵在原地。

 

活的?

 

张新杰树立了二十几年的科学观在今天瓦解,本来以为有病的是韩文清,结果是自己太天真。

 

张佳乐和林敬言接受程度就比这两个人好,震惊了一下之后,张佳乐还伸手去戳了戳小人的脸,结果手指被小人整个抱住,压在身下。

 

可爱!霸图铁血团成员张佳乐宣告阵亡,紧接着另一个成员林敬言也伸出手,摁了一下小叶修的脑袋,被这么一去而来折腾的小叶修终于醒了,看着围着自己打量的三个脑袋,还有门口韩文清那若有若无的视线,下意识地眼泪又出来了。

 

“真的哭了?”张佳乐震惊了,居然能哭得这么可爱,“这真的说哭就哭啊。”

 

韩文清在门口无奈地说:“你们最好想个办法哄一哄,不然真的会哭上半个小时的。”

 

林敬言对自己把人弄哭了还是有点愧疚的,但是又没有哄人的精力,只能干着急,张新杰还在重塑自己的世界观,没空搭理林敬言的慌张。韩文清自从被小人嫌弃了以后,已经学会靠在门边了,怕小人看到自己以后,哭得更厉害。

 

小叶修抱着张佳乐的手指哭个没完,张佳乐实在不行,用手把小人捧在手心,然后把小人面前的视线给遮住,过了不久之后,哭声终于停了。

 

张佳乐尝试把手放开,小人看了看还在面前的林敬言,先是一脸要哭的表情,忍了很久才没让眼泪掉下来,努力憋住自己的眼泪,把林敬言看得心都化了。

 

霸图成员之二林敬言宣告阵亡,和张佳乐一起组成奶爸组合,无心训练,沉迷手工。

 

在两个奶爸兴冲冲地做手工的时候,小叶修交由张新杰照看。大家也差不多摸透了小叶修哭的规律:看到陌生的人会哭,摔倒了也会哭,连生气都会哭。而且看得出来小叶修本人真的是很努力地让自己不哭的,但是泪腺太发达了,根本忍不住。

 

虽然小叶修一直哭,但就连韩文清也是充满了喜爱,除了长得像叶修这点就很吃香以外,主要是哭得太可爱了,还会一边哭一边打嗝,然后努力忍住又打了个嗝,不愧是能把林敬言哭得心都化了的人!

 

张佳乐边做手工边幻想:“要是哪一天叶修也能哭得这个梨花带雨的就好了。”

 

“不得不说你的想法很危险。”林敬言把他们准备做的小床拼接起来,“看不出来你对叶神有这种想法?”

 

张佳乐嘴硬反驳:“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是什么想法!好意思说我?”

 

一边的张新杰正在做自己的工作,整理近期的训练资料,小叶修从一开始在桌子的最边边,抱着小枕头看张新杰,确认对方始终没有看过来以后,才往里挪了一步,再看一眼对方,又挪了一步,最后才凑到电脑前面。

 

张新杰从小叶修进入自己的视线范围以后,就一直偷偷拿余光瞟,每次看到对方要抬头了,赶紧把目光放到电脑上,工作进度极其缓慢,然而张新杰本人原谅了这个偷懒的自己。

 

在小叶修凑到电脑前面的一次转头中,不小心和张新杰对视了,小叶修先是一惊,张新杰也暗叫不好,张佳乐已经做好了马上冲过来的准备。

 

小叶修赶紧把枕头自己的小枕头举起来,挡在自己的面前,把那阵想哭的冲动压下去,然后拿开枕头,看向张新杰,对视了三秒以后,又把枕头举了起来,尝试过五六次以后,张新杰本来想让张佳乐过来把小叶修接走,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

 

结果小叶修这次把枕头放下来以后,就没再举起来,还跑到张新杰的手边,拍了张新杰的手两下,露出了一个笑容,眼睛还红红的,看得出来哭过好几回了。

 

张新杰成功加入张佳乐组建的奶爸团,成为奶爸团团长,担任摄影工作。

 

懂事!听话!可爱!哭也可爱!笑也可爱!

 

熟悉了以后小叶修的泪腺渐渐能够控制住了,即使突然想哭也能马上忍住,虽然看不到小叶修哭让张佳乐一度感到遗憾,不过这种心情很快就调整过来,给小叶修做完小床以后,就加入了拍摄大军。

 

在熟悉的环境胆子大,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小哭包,而且还是试图把自己藏在枕头下的哭包。

 

所以在韩文清突然出现在小叶修的视线里的时候,小叶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转头逃跑,可惜跑得太急了,摔了一下,眼泪马上就出来了,憋也憋不住,躲在张佳乐后面,拿张佳乐的衣服擦眼泪。

 

“不然我还是出去吧。”韩文清的背影里充满了落寞。

 

小叶修躲在后面泪眼朦胧地看韩文清转身,又跑了出来,韩文清听到声音停住,小叶修趁机抓住韩文清的手,让对方的手摊开,自己跳了上去,然后窝成一团哭。

 

韩文清:所以这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啊?

 

张佳乐、林敬言和张新杰:可恶!羡慕!

 

经历过这次大哭式挽留之后,小叶修的泪点有了明显提升,已经可以坐在韩文清肩膀上四处乱逛了,韩文清带他出去看大家训练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坐在了一个最可怕的人的肩上,看见陌生人时,眼泪好像忍得住了。

 

总之真是可喜可贺,霸图奶爸团在今天成立,用时一个上午,后援会在下午巡逻时,也顺便组织好了。

 

真是一个纪律鲜明的组织。

 

这是一个奇妙的清晨,对于大多数战队来说是的,他们有的陷入可爱的攻击当中无法自拔,有的在探索科学的道路中迷失了方向,除了蓝雨和霸图的惊喜以外,事实上,微草和轮回也收到了惊喜。

 

微草的是一个有些活泼过头的小叶修,起码王杰希不是在睡醒了以后才发现小叶修,而是小叶修先醒了然后拍醒自己的。

 

王杰希的一天是这样开始的,先是在睡梦中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碰左边的脸,接着那种骚扰的感觉转移到了右边,中间还有大概三秒钟的呼吸困难,在这种持续的骚扰下,王杰希终于起了。

 

因为被吵醒的起床气还没有消,王杰希闭着眼睛坐在床上沉思,还不到自己的闹钟响就被吵醒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尤其是左手边还有什么东西一直动着他的手指。

 

王杰希往左手看去,一个大概十厘米的小人正在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没有张新杰那种科学包袱的他显然适应良好,加上他自己本身的奇思妙想也不少,看到小人的那一瞬间已经从精灵想到外星物种。

 

在小人抬头的那一瞬间,王杰希悟了:是丘比特送来的礼物!

 

虽然小叶修不知道王杰希是怎么想的,但他还是送上了一个甜甜的微笑,然后看到面前的这个人突然摆出来老泪纵横的感动模样,很是不解。

 

王杰希:哪天叶修也能这么笑就真的老泪纵横了。

 

小人看到王杰希还沉浸在自己的感动里,不理会他,生气了,直接跳上王杰希的手背上踩来踩去,王杰希带着小人洗漱完,把叶修小人捧出房间,接受众人的洗礼。

 

高英杰斟酌了一下:“队长您什么时候定制了一个叶神的玩偶啊?和真人还挺像。”

 

不得不说刘小别的思考回路反而是最正常的,起码其他人看到王杰希肩上坐着一个小人出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

 

刘小别小声嘀咕:“我还以为队长昨晚施了魔法什么的把叶神变成小小只随身携带……”

 

柳非在一边频频点头,结果突然瞥到叶修小人正在晃脚,突然惊呼出声:“活的!”

 

小叶修看到柳非和自己对视了一下,一手抓住王杰希的衣领,另一只手举起来,朝柳非招招手。

 

顿时大家对王杰希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崇敬,一直以来关于王杰希身份的重重谜团似乎在今天得到了结果。

 

柳非凑到王杰希身边求饶:“王队,那什么,昨天晚上训练的时候我偷了个懒,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我今天加倍练回来。”

 

本来是想带小叶修来认认人的王杰希突然收获到了一堆认错,也是很懵逼。关键是,当他解释过一遍小叶修是突然出现在他床头的时候,并没有人相信,大家反而安慰王杰希说不要担心身份暴露。

 

“不是,这个真的和我没关系。”王杰希几乎是脱力,仿佛今天他才正确认识到了他的队友是一群怎样的人。

 

好好好,您说没关系就没关系。

 

大家用理解的眼神看着他们的王队,就连高英杰也不例外,王杰希干脆放弃了解释,把小叶修放到了桌上。

 

小叶修放到桌上就开始不安分地跑来跑去,谁去碰他也不拒绝,还硬生生地往人家手上爬,成功获得微草上下空前一致的喜爱。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高英杰和王杰希。大家称这个为“老实人效应”和“雏鸟效应”。

 

如果说高英杰是有点呆的小天使,小叶修就是有点坏的小恶魔了,在大家手里轮流转了一圈之后,果断了投入了高英杰的怀抱,并且对于把对方的衣领弄乱,把对方头发打结这种幼稚行为表示出无比热爱。

 

高英杰好脾气啊,任由小叶修在自己头上作怪,其实要是其他人也会觉得小叶修的行为很可爱的,根本算不上是作怪,然而人家只乐意去欺负高英杰,搞得高英杰这一整天都要遭受全队的冷眼,其实王杰希的冷眼十分突出。

 

好在要睡觉的时候高英杰本来要顺势带着小叶修回宿舍的,结果小叶修扯了扯他的发根,跟王杰希招招手,跟着王杰希回去了。

 

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王杰希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狠狠地捏了两下小叶修的脑袋,看对方在手心里跳来跳去,小声嘀咕:小没良心的。

 

轮回那边就显得相当平和了,队长本人少言寡语,一觉醒来和小叶修愣是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五分钟。

 

周泽楷言语上的匮乏造就了思想上的高度飘逸,从他看清小叶修的脸到发呆了五分钟,大脑没有一刻是空白的。

 

周泽楷:小人?叶修小人?前辈变小了?

 

彻底陷入与前辈同床共枕遐想的周泽楷,脑内思想急转直下,直到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是前辈变小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才回过神继续打量小叶修。

 

小叶修已经换了一个姿势坐好,任由周泽楷打量,还很有礼貌地和周泽楷点了点头,释放自己的可爱和无害,周泽楷当场就为叶修的可爱折服了。

 

周泽楷伸出了罪恶之手,把小叶修捧了起来,轻轻亲了一下,虽然在小叶修眼里,周泽楷的一张俊脸是无比放大的,然而,俊脸还是俊脸,周泽楷看着小叶修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脸都红了,在周泽楷手心颤颤巍巍缩成一团。

 

可爱。

 

周泽楷又亲了一下。

 

小叶修缩得只剩下一个屁股露在外面,也被周泽楷捏了捏,整个人窝在手心里一动不动,直接装死。

 

周泽楷洗漱完把小叶修放在肩上,轻轻说了声小心,让小叶修抓紧他的衣领,拿出联盟第一脸的架势,打开了房门,准备向队友们炫耀这个惊喜。

 

可惜外面只有一个江波涛,周泽楷有些小小的不满。

 

江波涛吃完早餐正在休息室里休息,看到周泽楷的房门开了,准备跟周泽楷打招呼来着,一眼就看到了周泽楷肩上特别显眼的一个小只。

 

“队长…今天的造型很新颖啊?”江波涛试探地开口,周泽楷肩上的小人像是布偶一样,但是这套衣服什么时候在上面缝了个布偶,江波涛感觉自己似乎没什么印象。

 

“不是。”周泽楷摇摇头。

 

随着他的摇头,衣领稍稍晃动了一下,小叶修的身子一下往旁边倒,然后赶紧抓着衣领把自己抓回来,江波涛看着小人的动作看呆了,揉了揉眼睛,发现小人的身子确实在晃。

 

“活的啊?和叶神好像。”

 

江波涛吓了一跳之后,倒是心态良好地接受了,还凑上前去看小叶修的脸,小叶修有些害羞地躲到周泽楷的衣领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不好意思地看着江波涛。

 

江波涛不可思议地后退两步,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点太可爱了吧?”他心里嘀咕要不是现在还在休赛期,他要合理怀疑这是叶修使的什么坏招,故意亲自下水来扰乱敌人注意力的。

 

训练室,周泽楷就把小叶修放在自己的桌前,小叶修就乖乖坐着,也不跑,想喝水的时候指指水杯,看得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脸惊奇。

 

——还会自己喝水!也太乖太可爱了吧!

 

两个人来得早,其他人都还没来训练室,也就两个人独占小叶修的可爱。第三个来训练室的是孙翔,孙翔一进来就发现训练室的气氛不对,多了一点轻松甜蜜的感觉。

 

孙翔一边想这什么破感觉,一边悄悄地往两个人那边挪,结果直接和刚喝完水,正在拿纸巾给自己擦脸的小叶修对上眼,孙翔一看这老熟人的脸,惊得后退了几步,直到碰上了墙。

 

“叶叶叶——叶修?”

 

孙翔怪叫,周泽楷和江波涛不满地转头,狠狠瞪了孙翔两眼,示意他闭嘴,然后专心安抚有些受惊了的小叶修。

 

孙翔不甘心地又凑了上去,觉得这个叶修简直阴魂不散了,这样都能过来扰乱军心,孙翔幽怨地看着小叶修,仿佛在看一个扰乱朝纲的小妖精,小叶修不知道啊,还以为孙翔是过来示好的,给了他甜甜的一笑。

 

周泽楷和江波涛更不满了,回头又瞪了孙翔几眼,恨不得孙翔被关在训练室外面。

 

孙翔还是觉得超乎常理了,给小叶修拍了一段视频放在选手群里,一下炸出了蓝雨家的,微草家的还有霸图家的,大家都不甘示弱,黄少天祭出了屯了好多不让发的精彩片段,张佳乐也紧随其后。

 

只剩下方锐在群里哭天喊地,不明白为什么兴欣没有这种福利。

 

方锐:“我不管!为什么你们都有!你们是不是还会给小叶修玩换装游戏?凭什么我只能抱着老叶入睡。”

 

这个话尾的凭什么真是炫耀了,变成一堆人对方锐口诛笔伐。

 

叶修:“……我什么时候和方锐睡过一张床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方锐:“这不是前天空调坏了,进您房间里打了个地铺吗?这不是四舍五入……”

 

总之这件事之后就不了了之了,但对于方锐的哭诉,大家心里都有那么点自己的想法:已经有个大宝贝在旁边了,你居然还想惦记我们的小可爱?

 

之后一个星期,方锐发现各大战队找茬频率急速上升,而且还涉及到了个人。

 

究竟做错了什么呢?方锐到最后都不知道。

 

 

 

End

 


评论 ( 36 )
热度 ( 1956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