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08

 
“喻文州?”
  
叶修的声音从远及近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喻文州从刚刚那阵晃神里惊醒了过来,叶修的话早就说完了,不知道盯着他看了多久。
 
 
看到他重新回神,叶修哂笑了一下,“你回神了?在想什么?”
 
 
“这是什么世界?”
 
 
“就是……众多时间线的一条啊?” 叶修没太懂他的意思,“都是平等的时间线上,每个时间线上都有不同的你和我。但也有可能,没有你和我,有其他什么人,来代替我们的存在。”
   
 
——不对,这个说法不对。时间线不平等,别的时间线上也没有我的存在。
 
 
他在内心否认着。叶修的说法在喻文州的认知里是错误的,他来自主时间线,投放到不会对主时间线产生历史影响的次时间线——但是事实证明却影响了。喻文州不由得怀疑自己的存在到底是否如自己认知的一样。
 
 
疑问像汽水瓶底的气泡一样死命地往上冒,喻文州耳边回响着气泡冲上瓶口细小的爆破声,从胸腔深处灌出的微妙在脑子里搅动。
 
 
他强掩着自己的慌乱,对叶修点头。时间也差不多了,两个人决定就这样回宿舍,喻文州向叶修示意自己先走。
 
 
走的一瞬间他的肩塌了下来,叶修从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好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沉重地压了下来,说不出的让人感到疲倦和慌乱,但是喻文州的脚步却没显得慌乱,好像他那转头后显而易见的疲惫完全没有影响到他。
 
  
喻文州走回宿舍,把自己扔到了床上,那些疑问丝毫没有减弱,反而短短的时间里不停地发酵着——从遇袭的那一刻,也就是,从既定的历史与他的记忆相违的那一刻,一些疑问就埋藏了下来,直到今天才爆发。
 
  
抛开那些好看的明文规定,历史投放其实都是由着自己怎么来的,因为被投放的都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世界线,蚂蚁能撼动大象吗——这对主时间线根本没有影响,所以才如此放心大胆,只要不超出底线就可以,法则会自动补充违和的地方。
 
 
但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问题,那么原本的世界线就改变了,喻文州只能想出两种情况。
 
 
一个是,他所有的优越浩然无存,自己其实也处于那些细枝末节的世界线上,才那么容易被影响。
 

另一个是,这条世界线是特殊的,他被投放到一条与主世界线有一定联系的世界线上,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就是危险的,因为他正在改变历史——而当他做出的影响力达到一定程度的话,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顺利回到原本的世界线上。
 
 
如果偏差值太大,法则也不能弥补的话,把自己这个罪魁祸首留下来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也没什么不妥。喻文州在心里苦笑,但是其实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的记忆没有出现错误的情况下,如果事实是自己的记忆出了变动,或者陈浩师兄的消息根本是假的,那他现在想这么多只会是被人笑话的杞人忧天。
 
 
突然就想通了的喻文州毫无心理负担地就睡了,反正结果其实就两种,一种是自己想太多,一种是自己想再多也没用,怎么看都是只能接受命运的选择,喻文州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师兄在他意识模糊前对他说的话。
 
 
“那么,祝你旅途愉快。”
 
 
超过了人为,就是法则的事了,法则的事就喻文州那个时代也说不清,只是模棱两可地提出了几个概念来,更别说他了,喻文州活了这么多年以来,从小时候的孤立寂寞,到对叶修的精神上的憧憬,再到归入实验室后的冷清,最后是现在皮亚诺的步步为营,这一切都汇在了一起,随着那些上升的气泡不断翻动,崩坏,重组。 
 
  
前几天的高傲和紧张,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栓着一条安全绳仿佛成了个效果,多年长久的冷清好像也在一点点褪去,重新暴露出那个苍白无力的自己。他在呼吸,他可以感受到空气和他一起振动,发出共鸣,那些被冰封的神经末梢好像也在像在伸出触手,带着一点忍耐不住瘙痒——喻文州睡着了,但是在梦里,他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就醒了,想了一下乔一帆应该会直接从医院过去,就没有打算去敲隔壁的门。快速地洗漱完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喻文州一瞬间产生一种错觉:他觉得自己的轮廓正在加深,一切都显得更加真实起来。想了一下喻文州把它归功于今天的日探灯光线很足,拍拍自己的脸就走了。
 
 
没走几步喻文州就听到后面乔一帆在叫他,他停了下来,看到乔一帆三步并作两步地走来。
 
 
“哈,哈。” 乔一帆喘着气,忠实地反应出平时的疏于锻炼,“你怎么不等我?我废了好大的劲才追上来的。”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表示歉意,“我以为你会从医院直接去的。”
 
 
“也不好在医院呆太久,太麻烦别人了。” 两个人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乔一帆解决了脑子里的芯片以后心情倒是很好,但是喻文州倒是可以感觉到他言语里还带着点不自然,于是他就把话题岔开,直接说起了叶修昨天在实验室和他谈的话题。
 
 
“叶修老师给你开小灶!!” 乔一帆明确地表示出自己的不满,但也不多说些什么,仗着现在和喻文州关系好了一点来表达自己的愤愤不平。
 
 
喻文州其实挺喜欢乔一帆的性格的,生性腼腆,但是可以在熟人面前展示比较活泼的一面,和他完全不同,喻文州自己认为身上只有过于沉静的冷淡,而只比他小几岁的乔一帆却都是少年人的朝气,他不羡慕,但是不妨碍他欣赏。
 
 
到了实验室,其他人差不多都到了,在那天开会以后,叶修特意空了几天才开始这个项目就是为了让王杰希等人结了手中的课题,好放下担子专心地来忙这一活。
 
 
等到人都到齐了,叶修才开始说话。
 
 
“人都来齐了那我也不说什么废话了。” 叶修叼着一根烟,烟头无声地燃烧着,但是却没有烟味飘出来,他在口腔里过滤着尼古丁的苦辣和甜腻,冲击着有些疲惫的大脑。
 
 
叶修瞥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负责生物模拟那块儿,从无机质到有机质的传输你得想办法给我弄出来。”
 
 
然后又点了点剩下的人,“然后数据模型处理这块张新杰你负责,空间技术方面肖时钦去研究,王杰希跟我做大全观的运算,除了小喻和小乔是跟我以外,剩下的人随便你们挑。”
 
   
“预计课题的结业是两年左右,可能会提前结题。在这两年里,各位请多多指教了。”
 
 
叶修用手拿下叼在嘴里的烟,浅浅地露出一个笑容,对着众人微微点了下头。
 
 
开始吧。他无声地说道。
 
 
除了第一天所有人都见面了以外,后面的几天,喻文州基本上见不到除了叶修和王杰希以外的人,甚至再后面,王杰希也见不到了,乔一帆被王杰希要走,去了王杰希的课题组。
 
 
“因为都有自己的实验室,没事往我这里凑干嘛?” 叶修一边忙活一边向喻文州解释道,“本来就是应该在自己的区域好好干活,都在这里我还怕吵架呢。”
 
 
“怎么?你也想和他们去凑合?” 叶修向喻文州挑挑眉。
 
 
喻文州在另一头整着这三天的数据,听到这火烧到自己身上了,连忙出声,“没。我可不敢。”
 
 
说完轻轻一划把手下的光屏划向叶修的方向,叶修头也不抬地伸出一只手把光屏接住,然后拉到自己面前,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计算结果。
 
 
“你也不简化一下再给我。”
 
叶修看着这些数据多得快满出光屏了,有些头疼,灵活的手指滑来滑去,把一些不需要的数据从光屏里筛除出去,剩下的是关键结果的计算和超出容许值的数据。
 
 
“我怕把你要的结果也去除了啊。”
 
喻文州凑过来看,看着叶修飞舞的手指有些入了迷,说着这话,话里可没半点委屈。然后就被叶修好笑地瞪了一眼。

  
几天下来,他对叶修的认识大为改观,从一开始叶修开句玩笑自己愣了半天,到现在可以和叶修轻松地说些胡话,说真的,喻文州自己完全没有想象到。
 
 
叶修若是还是如他印象一般,他也不是难以接受,相反,他会觉得这样理所应当。但是现在叶修和他第一次见面大不相同,给了他一种从神坛下落的错觉,被叶修使唤也带上一种别样的感觉。
 
  
距离感的消失不仅仅带来心理上的改变,一些潜藏在底下的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绮梦也会渐渐失控。
 
 
喻文州看着叶修飞舞的手指,一瞬间大脑放空,什么都没想。
 
 
但是有些东西好像在心底正在悄悄显露出棱角。
 
 
——我想……?
 
 
 
   
  
 

 
tbc.
 
 
*其实两个人相处久了人设都崩了。
 
*不怪我,不崩原来的人设怎么谈恋爱?
 
*最后要是逻辑圆不回来也别怪我。

   
  
  

评论 ( 10 )
热度 ( 103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