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周叶] 追逐游戏


*拯救一下磕糖不足的我。
 
*娱乐圈背景(虽然没多大关系。
 
*片段式。
 
*影帝夫夫的约会日常。
 
  
  
******************************
 
 
01
 
叶修在镜子前面整理自己的着装。
   
戴上鸭舌帽,帽沿压得低低的,配上一副墨镜,调整了一下表情,成功地向镜子里发出一个坏笑,理了理自己的皮夹克,最后换上了马丁靴。
 
 
“你还认得出我吗?”
 
叶修朝镜子里的自己眨眨眼,满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蹦哒了几下,确定现在的人设和自己平时完全不同,放心大胆地出门了。
 
 
【叶修:我出门了。】
 

【叶修:来找我?】
 
  
 
 
02
 
周泽楷先生在看着自己的衣橱发呆,他前几分钟刚刚收到了叶修的短信。
 
 
——又不按套路来!又自己先出门!
 
周先生很生气,决定等等出去抓到叶先生的时候不给他好脸色看。
 
 
叫来了万能助理江波涛,还在休假的江波涛接到消息的时候吓得掏出了自己的记事本审查一边自己到底有没有漏掉什么行程,最终确定自己和他的影帝老板确实还在休假期。
 
 
——祖宗喂!你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江波涛从自己舒适的床上爬起来,飞快地穿上衣服,跑到了隔壁的影帝的家,敲了敲门。
 
 
周泽楷打开了门,言简意赅地说明了自己的请求。
 
 
“叶修又出门了,让我去找他。”
    
“换衣服。”
 
 
——我感受不到你语气里半点请求。
 
江波涛投出了一个谴责的目光,半点脾气都没有地去衣帽间去给他的影帝老板搭配衣服。毕竟自家老板给他的体恤全都体现在金钱方面,他没什么不满,相反,大大的满意。
 
 
自从周泽楷和叶修经过一堆破事之后开始甜甜蜜蜜以后,自己和公关部每天都在担心有一天他们两个突然爆出新闻来。
 
  
“这个、这个、这个,再配上这个。”

江波涛看了一眼衣柜就从里面抓出几件衣服来,示意周泽楷去换衣服,自己再从一旁地上的盒子里挑了一个墨镜,往换好私服的周泽楷的脸上带,遮住了眼睛的脸依然帅气逼人。
 
 
“我们再来对一遍台本。” 江波涛端着一张严肃的脸,下一秒用这张脸吐出了在旁人耳里难以置信的话:
 
“哇!小哥哥你长得好像周泽楷啊!!”
 
 
周泽楷条件反射地用右手轻轻拉下墨镜,冲着前方眨了一下眼睛,挑出一抹笑容,“是吗?经常有人这样说,小姐你可不是第一个哦。”
 
 
“好的你的那个小金人不是白拿的。” 江波涛面无表情地拍拍手,以示鼓励。
 
 
“你可以走了,如果被粉丝发现了马上和我说,我好和公关部交代,如果和叶前辈在一起被发现了直接跟公关部说不要来和我说了,我怕我晕过去。”
 
 
江波涛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口走,准备去争分夺秒地过他难得的假期。
 
 
——让公关部去承受这种苦痛吧。
 
江波涛心里暗搓搓地想。
 
 
【周泽楷:你在哪里?】
 
 
【周泽楷:我出来了。】
 
   
  
  
  
03
  
 
叶修在咖啡店里。
 
  
叶修在咖啡店里用和他平时不相符的人设和女孩子说说笑笑。
    
 
丝毫不担心自己事情败露之后会被周泽楷怎么翻来覆去地折磨求饶。
 
 
不虚!一点都不虚!
 
叶修如此自信地想着。
 
 
然后赶紧点了两份甜点,其中一份是周泽楷喜欢的,怕周泽楷突然进来自己好安抚他。虽然显然周泽楷不可能找到这里,因为叶修还没有回自己男朋友的短信。
  
 
【叶修:在第一次看到相遇的地方。】
 
 
“待会有人进来找人的话,把他带到这个桌子来吧。”
叶修冲旁边的服务员眨眨眼,“这个蛋糕我吃了,另一个留给他,告诉他要吃完。”
 
  
“您要走了吗?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服务员的敬业的声线里透露出一股好奇。
 
 
叶修突然笑了,冲着窗外,好像在回想着什么甜蜜的回忆,无端地感受到空气中的甜蜜。
 
 
“我还有下一个地方要去呢。”
   
“一进来你就知道是什么人了,一个你忍不住把目光都放在他身上的人。”
 
“我最重要的人。”
 
  
叶修把食指竖起来放在自己嘴唇前面,似乎在说一个悄悄话,里头充满了柔软的夹心。
 
 
   

04
 
 
周泽楷急冲冲地跑到咖啡店,刚一进门,服务员就问他是不是找人。
 
 
他不说话,就只是点点头,跟在服务员后面,来到了只剩下一个蛋糕的桌子前面,他不解地看着服务员。
 
 
“那位先生已经走了。” 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解释,“临走前帮您点了一份蛋糕,说请您吃完再去找他。”
 
 
周泽楷道了声谢,拉开椅子,坐了上去,动作一气呵成,右手拿起吃蛋糕用的精致小勺,露出黑手套和衬衫之间那块手腕。另一只手拿过桌上的一杯咖啡,不出所料已经被叶修加糖加奶了,正好是自己喜欢的味道。周泽楷不自觉地眯起眼睛,透着笑意。

 
虽然现在再去追叶修也来得及,但是叶修应该不可以,毕竟这场游戏是他开始的,怎么能容忍自己不按他的节奏来,况且——要是叶修知道给自己留的蛋糕和咖啡没被好好享受,心底指不定要发闷死还要自己猜。
 
 
周泽楷散去了那股子急躁,慢悠悠地把下午茶吃完,付完了钱还顺便坐了一会儿。
 
 
叶修位置挑得巧,这张桌子是他们第一次相遇坐下喝茶的地方。旁边就是街道,周泽楷当时还只是个没有名气的小鬼,接了个不大不小的角色,杀青之后跑出来吃下午茶,闲来无事往窗外瞅,一瞅就看到带着墨镜跑出来的叶修。
 
 
周泽楷震惊了一下,也没想出去追,只打算把这次相遇当成今天的小惊喜,没想到下一秒叶修就出现在店里,把他对面的椅子拉开,和他搭讪。
 
 
身为影帝却完全没有什么架子,跑过来和这个小新人搭讪,叶修的行为就是一个大写的随性,把周泽楷的心勾得痒痒的,除了突然涌起的一股豪情以外,还多了一些想要把皓月归为所有的野心。
 
 
现在想来,叶修明显就是故意的,内心弯弯曲曲多得很,说一时兴起来勾搭一个小新人?谁信。
 
 
也就周泽楷当时傻傻地信了好久,战战兢兢掏心掏肺——虽然现在也没差。
 
 
想着想着周泽楷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现在尘埃落定来回忆这些事情,反倒多了些甜蜜。
 
 
叶修的短信又来了。
 
 
【叶修:蛋糕好吃吗?】
 
【周泽楷:好吃。咖啡更好喝,回去给我煮?】
 
【叶修:先找到我再说。】
 
【周泽楷:嗯。】
 
【叶修:第十二夜。】
 
 
  
 
05
 
 
叶修到了书屋,和老板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去了,这个点没有什么人,本来这家书屋就偏僻,现在过了几年,也就老板闲着没事继续开店,也不管能不能赚钱,就图个开心。
 
 
上了楼,二层还是一如既往,年老的红楠木上面没有积灰,虽然古旧但是却一尘不染,书架上的书也码得整整齐齐。叶修抽出一本书,放在桌上,刚想翻书又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觉得还不急。

 
把书往后翻了几页,大概浏览了一下内容,叶修看得囫囵吞枣,本来心思现在也不在看书上,快要结局了给周泽楷发了条短信,看到结局了把书合上,叶修起身哼着小曲走出书屋。

 
他也不怕周泽楷找不到地方,他们之间那点事周泽楷恨不得一件件跟他细细算,他的小情人面对他时虽然不像平时那样少言寡语,但是话也没多到哪里去。

 
以前周泽楷还能被他调笑得满脸通红,憋着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现在呢?通常都是叶修刚起个头,周泽楷就从善如流地摸上叶修的屁股,把人往床上带。次数多了叶修也就长了记性,不再像以前那样没大没小。
 
 
想到这里叶修加快了脚步,拍了拍自己的脸,匆匆往下个地方赶。
 
 
 
06
 
 
叶修前脚刚走,后脚周泽楷就来了,时间卡得刚刚好,两人正好错开。周泽楷冲老板点了个头就爬上楼梯,去了二楼。
 
 
二楼如他想象的一样,没有别人,但是空气里仿佛还有人体的余温和淡淡的香薰的味道。
 
 
周泽楷绕过几个书架,走到了最里面靠窗的一个灯光昏暗的小桌,上面还放着一本书,如他所料的——《第十二夜》。周泽楷用手轻轻抚过书面,把书翻开到他记得的那个页码。
 
 
“一片空白而已,殿下。”
 
“她从来不向人诉说她的爱情,让隐藏在内心中的抑郁像蓓蕾中的蛀虫一样,侵蚀着她的绯红的脸颊;她因相思而憔悴,疾病和忧愁折磨着她,像是墓碑上刻着的“忍耐”的化身,默坐着向悲哀微笑。”
 
“这不是真的爱情吗?我们男人也许更多话,更会发誓,可是我们所表示的,总多于我们所决心实行的;不论我们怎样山盟海誓,我们的爱情总不过如此。”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第二幕中薇奥拉的一段对白,也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段话。
 
 
那时他和叶修处于微妙的平衡阶段,两个人还没有发现身边的那种暧昧的气息,周泽楷有幸接个一部和叶修同台的电影,虽然只是一个小角色。
 
 
文艺剧,典型的伯爵与少女的充满中世纪巴洛特式的绮丽,周泽楷有一段改自《第十二夜》的独白,叶修兴致勃勃地把他带到这里对戏。
 
  
周泽楷怎么都不得其路,对他来说,这种抑扬顿挫的说话方式实在是别扭得很,怎么也说不出那种感觉。叶修给他讲了几遍,发现这小鬼还是不开窍,气得直接亲自上了。

  
那种澎湃而出的宏图现在还在周泽楷的心里,那一瞬间,仿佛置身于充满咏叹的时代,女扮男装的少女在面前对自己独白,诉说着自己的爱情。
 
 
“薇、薇奥拉。”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搭在了叶修手上,轻声说道。
 
  
叶修突然感受到了周泽楷的手,咧开嘴对着周泽楷眨了眨眼,“怎么了?我的伯爵大人?”
 
  
“我们花言巧语,我们海誓山盟,我们的爱情并不是不过如此。” 周泽楷脱口而出。
  
 
愣了一下的叶修突然笑了出来,周泽楷就呆呆地看着叶修在笑,脑袋里乱乱的,刚才那句话完全是脱口而出,一点意识都没有。
 
 
“你明明比谁都会说话。”
 
  
 
 
07
 
 
周泽楷就在书屋呆了几分钟,很快又下楼跑了出去,叶修还没有给他发短信,可是他大概猜到下一个地方在哪里。
 
 
他拦住了一辆的士,上了车,虽然面上的表情不显,但是内里有许多感情冲撞着脆弱的脏壁,洗刷着四肢百骸,激得他浑身通透,仿佛有一串电流穿过神经,带起一片火花,停在了指尖。
 
 
和司机道了谢,周泽楷下车,在诺大的游乐场里焦急地找着。现在不是节假日也不是周末,游乐场里的人格外的少,他凭着记忆往一个方向走去,走了大概五分钟,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个摩天轮。 
  
  
他刚刚和叶修结束的那部电影,叫做《终点》,警匪片,周泽楷先死,最后叶修一个人在摩天轮的最高点引爆了自己坐的座舱,影片结束,两个人都走到了自己的终点。
 
 
当时剧组借了这个游乐园一天,早就没有周泽楷的戏份了,周泽楷就坐在一边看叶修演最后一场戏,边看边揪心。
 
 
周泽楷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正在买票,刚凑近,就听到服务员问说要买几张票。
 
 
“两张。” “两张。”
 
 
叶修开口回答,发现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看,周泽楷在他的后面,冲他笑得春花烂漫。

 
“你怎么来了?” 叶修拿着两张票问周泽楷,语气里还有点小小的不满,“都还没给你发短信你就来了?我多没成就感啊!”
  
  
“不想等了。” 周泽楷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憋到嘴里只能吐出这么几句,这些情感来得强烈,而他又觉得语言贫瘠至极,吐露不出几分颜色,“在书屋的时候,就很想见你。”
 
 
叶修被他的直球虽然不至于打得老脸一红,但是仔细看还是有几分不自在,他一直觉得周泽楷说话很讨人喜欢,尤其是讨他喜欢,很真很直,直到心里去了。
 
  
两个人上了座舱,周泽楷将叶修的手拉得紧紧的。
 
 
“你怎么会想到是这里的?” 叶修看着周泽楷,问道。
 
 
“感觉。” 周泽楷言简意赅地解释到,“开始——过程——结局。按照你的套路应该是怎么演。”
 
 
周泽楷想了想,又补充了一下,“再加上这部电影是刚拍完的。”
 
 
“你不奇怪吗?” 叶修好奇地看着他,自己没由来就把周泽楷叫出来这么玩,周泽楷内心真的一点奇怪都没有吗?
 
 
“有点。” 周泽楷紧紧地盯着叶修的眼睛,“一直在想是什么日子吗?”
 
 
叶修把视线往周泽楷旁边移,“……倒也没什么,就是平时都是你给我惊喜的,突然想给你一个惊喜……什么的。” 叶修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摩天轮升到了最高点。
 
 
“我很高兴,叶修。” 周泽楷突然开口了。他凑了过来吻了一下叶修,没有什么,只是浅尝辄止,在唇上轻轻停留了一下,不含情欲,但是却有千万种情绪炸开。
 

“我很高兴。” 周泽楷重新又说了一句,像是要强调什么一样。
 
  
“嗯。” 叶修看着他,轻轻地笑了出来,摩天轮正在下落,“回家吧。”
 
 
“嗯。”
 
 
 
 
 
*********
 
乱入——【真人秀:影帝夫夫的一次约会!】
 

周泽楷:????这个剧情好眼熟????
 
叶修:我可以解释!我真的不知道!你去问江波涛!还有王杰希!肯定是他们两个串通好偷拍当真人秀的!
  
一边的经纪人:只准你们秀恩爱?我们劳心劳力很辛苦的?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1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