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周叶] 囚塔与旅人 上

 

00
  

“我给你一个字。” 旅人对囚塔说,他的声音像是窗柩边上的暖风一样,穿越过满满黄沙,从炽热的地平线那里走来,带着疲惫与与喜悦,“我叫你「周」。”
 
 
“为什么?”新生的囚塔不明就里。
 
 
“因为——周而复始。” 旅人笑了,“你会发现这一切全部都是安排好了的,但是我却没有拒绝的打算,反倒从心底感激他。”
 
 
旅人看着窗外,越过古堡的花园,穿过月季和风铃花枝桠的空隙,跨过藤蔓蔓延缠绕的篱桩,他的目光在更外头,在囚塔看不见的漫漫黄沙深处,卷起一阵狂风。
  
 
“时间就像一个环,周而复始。我叫叶修,下次见面要认出我啊。”
 
 
旅人消失了。
  
  
   
01
 
 
叶修逃进了一座囚塔。
 
 
在他进大门的那一瞬间,囚塔花园的大门关闭了,后面追来的敌人在叫嚣着,但是声音传不到叶修的耳朵里,连空气都被阻拦了,仿佛两个世界,像是老收音机里放着吱呀吱呀使人厌烦的戏曲,线路突然中断,世界顿时寂静得有些发慌。
  
  
刚才还是严冬的花园下一秒冰雪消融,牡丹在枝头吐露着馥郁的芬芳,月季一片一片地绽放花瓣,露水从花瓣顶端重重地跌落,砸到地上,砸得眼前的白灰突然染上了色彩。

 
叶修有种预感——这座囚塔是活着的。有他看不见的结界阻拦着囚塔与外界,形成了两个世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持有通向囚塔的通行证,他的逃亡并没有计划,但他在路上仿佛可以听到声音。
 
 
从绿茵的角落,到风沙的缝隙,空中传来了讯息,勾起人内心深处的向往,于是叶修追寻着这个声音——听不出年龄,分不清性别,只是一个声音的概念。他和后面追逐他的人刻意保持着距离,与其快速甩掉对方之后还要处理一些麻烦事儿,不如自己主动消失在对方面前,断了这个想法。
 
 
风打在叶修的周围,形成一个圆形的罩子,叶修在里面慢慢地行走,但是每走一步都向前推出了很长的一段路,他像拴在马前的那根萝卜,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是后面的人怎么也追不上他。
   
  
“这里。这里。” 那个声音显得有些急躁,暴露出了情绪,“在这里。”
 
 
叶修开始尝试用过魔法去追踪,但是失败了,这个声音处理得很好,没有半点魔力波动,如果不是后来叶修听出了情绪,还以为是纯粹的机械制物。
 
 
“我来找你。”
 
叶修开口,没有声音传出,他用空气把声音卷成波动,往四周扩散,类似一种加密方式,只是正确的解码表只在自己手里,平常人只会觉得一阵风呼啸而过,对于波动掌握比较高深的人听来就是一段杂乱无章的乐谱,他们知道空中传来了讯息,但是却无可奈何。
 
 
话一说完,叶修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像是被那个声音蛊惑了一样,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口,而且这个加密只有自己知道,回应了根本没有用。
 
 
——一定是逃亡太久,脑子都不好使了。
 
叶修愤愤地加快速度,把后面的人甩得更远。耳边传来空气的振动,眼前来到了一片沙漠,鲜少有人踏足的死亡之地,生命开始与结束的归墟。叶修没有犹豫地就往里走。
 
 
只踏进了一步,脚下传来了黄沙松软和细腻,产生一种让人心甘情愿地被黄沙淹没吞噬,沉睡在它的怀里的错觉。它推着叶修往前走,让风刮得更猛烈。
 
 
“嗯。”
  
囚塔在漫长地沉默以后,向叶修发出了回应。
  
   
  
02
 
  
囚塔和普通的城堡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缺少人气,没有人生存过的感觉。
 
 
叶修穿过长长的廊道,顺着他走过,旁边的风铃花结成串儿从枝头流下,叶修走得轻巧,但是身上的肌肉紧绷着,花朵落在头发上的感觉使他全身发麻,虽然是随着那个声音走进囚塔,但是真正进入,却有种窒息感。
 
 
【花园为你盛开,冰雪为你消融,春天赞美你的笑容,百灵为你的歌声沉醉。】
 
【而我在密林深处注视着你,我的爱人。】
 
【注视着你走过我的每一寸角落,来到我的身边,我拥着你,如春风拂面,弥散无存。】
 
——《赛维塔》
 

叶修突然想起儿时看的吟游诗人的诗集,神明的爱情,神明的陨落,说得头头是道,现在对应起来,莫名熟悉感从回忆里蔓延出来,在心里撑开。
 
 
他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神经放松下来,旁边的风铃花还在向前绽放,引出了一条道路,消失在拐角。
 
 
叶修跟了上去,出现在面前的城堡大门。他的手刚刚碰了上去,还没使劲,大门就这样开了,一阵风从里面冲了出来,在叶修周围打转儿,然后消失在空气里。 
  
 
虽然看上去荒废已久,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古堡里的装饰全是崭新的,而且并没有外表所见的富丽堂皇。明明是一座城堡,却打扮得很家居,里面基本上都是布艺和棉麻,镶着金边的刺绣使它看上去染上了阳光的味道。顶上的吊灯边上垂直流苏,魔法使空气围成一个灯罩把蜡烛的烛火罩在里面,火光透过流苏探向地板,留下一块斑驳。

 
如果不是因为这座古堡太古怪,叶修说不定会在这里住个三年五载——这和他想象中的退休场景太相似了。虽然现在他也算是被迫退休,但是整天东奔西跑,哪有心情去搞这个。
 
 
——……不行,我要想办法把这座古堡搞到手。
 
纠结了一会儿,叶修还是打算对这座古堡下手,虽然看上去不是无主,但是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先不说结界可以解决外面的问题,这些精致又舒适的装潢说白了,叶修自己没有耐心去装饰,一个现成的摆在这里,什么都不想也说不过去。
 
 
他尚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在呆在这里的时间里,能享受这样的古堡,对于他这种随遇而安的人来说,也是值得庆祝的事。
  
  
“来……”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叶修没有听清内容。
 
 
【来占有我呀。】
  
【我把所有都奉上。】
  
  
  
 
03
  
  
叶修开始住在古堡里。楼上的房间有很多,但是只有中间的那个房间是可以打开的,里面很宽敞,双人床,木质衣柜,旁边的边门打开里面是一间炼金室。
 
 
到了晚点的时候,突然响起了铃声,叶修马上冲出去看看情况,楼下的长餐桌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了晚餐。
 
 
叶修盯着晚餐瞅了半天,先使了一遍魔法才敢吃。他现在才开始觉得这座古堡简直太奇怪了,不仅是装潢符合他的审美,连晚餐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他这个人平时比较随便,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一般来讲食物的话也不挑,能从中找出一堆自己有点喜欢的食物也是很难得——但也很可怕。
 
 
有一些东西你在内心深处对它有好感,但是自己发现不了,叶修在这餐还以为自己不挑食呢,结果发现这些食物都是自己下意识去选择的东西。在自己的主观记忆里不会发现的喜好,需要旁人的观察才会被揭露。
 
 
他没有和人相交过甚,年少时离家出走,后来随遇而安,认识了许多人,经历了许多事,但从来没有过一个人能长久地停留。
 
 
——所以我的喜好为什么会被知道呢?
 
 
叶修一顿饭吃得有些战战兢兢,跟吃最后的晚餐一样,前一秒还在胸怀大志地要攻占古堡,下一秒就被晚餐吓怕,觉得这古堡真是太邪门了,无时无刻都让他感受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窥视感。
 
 
未知的事物去迎合自己,他并没有半点开心,反倒是心情越来越沉重,恐惧从深渊里一点一点发散出来,无形的瘴气蒙上了眼前的视野。叶修越吃越觉得没有胃口,草草结束了进食,打算回房间。
 
 
结果刚一起身,就被一股力量刷的按了下来,整个人跌倒坐在椅子上,盘子上的刀叉不满地敲击了两下,好像在示意叶修剩的东西太多。
 
 
——我的天这也太会管事了吧。
  
叶修胡乱地又塞了几口饭,那股制住他的力量才渐渐消失,叶修猛的从椅子上弹起来,看着桌上的烛台一个个熄灭,盘子悬浮起来,突然消失不见。
 
 
转过身,起身上楼,叶修打开旁边的书房,里面的书排列成阶梯形,顺着书架盘旋上升,屋顶被施加了空间咒语,只能看到书架不断向上延伸,看不到尽头。
   
 
头顶直接是星空,朦胧在高处,看不出是不是幻象,星尘的流光洒下来,微弱的荧光照亮了书房,墙壁里错落地埋着水晶,星光落到里面,好像就被吸了进去,在里头化作一团气,打着旋。
 
 
叶修随便逛了两圈,发现不仅仅是古籍,连最近的一些魔导师的著作都有成册整理在这里,还时不时有书本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如果叶修不要,划一下书脊,那本书又会飞回原来的位置。
 
  
在里头呆了有快两个小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叶修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结果突然之间星空就被乌云遮盖住了,那点星光洒不下来,水晶里的气也化掉了,房间突然陷入黑幕,只有书脊上烫的流金还在若隐若现地发着光。叶修尝试了一下用魔法发出光,可惜失败了,只能无奈地把书合上,划了一下书脊,把书本送回原处,然后打开门出去。
  
 
这种堪比弟弟和他曾经抱怨的魔法寄宿学校简直没有什么两样,食物要求你吃完,准点遣灭光源的生活对于叶修这个在外面随意惯了的人简直是一种折磨。他没有什么时间观念,日夜颠倒是常态,只是基本的睡眠和吃食会保证而已。
 
 
……这种甜蜜的负担还真有点可怕。
 
叶修倒在天鹅绒的大床里,脑袋几乎快陷在枕头里了,整个人迷迷糊糊地想着。
 
  
夜里叶修觉得睡得越来越沉重,好像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样,怎么翻身都不方便,最后索性不翻了,就自暴自弃地找个舒服的位置睡得更熟。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耳边“呵”地笑出来。
 
 
  
   
 
04
 
  
叶修在床上醒来。
 
叶修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醒来。
 
男人在床上,他在男人怀里,男人的手还抱紧自己的腰,叶修轻轻动了一下,那个人把他的腰搂得更紧了。
 
男人的脸很帅,特别帅,能戳中叶修的那种帅。
 
 
——这个古堡的服务是不是有点好啊?
 
叶修陷入了沉思。
  
  
  
  
  
    

【来古堡的第二天,床上出现了一个帅哥,请问这是客人的福利吗?】
  
  
  

评论 ( 5 )
热度 ( 94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