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10

  
  
*滚回来更平行线
 
@鈰子君
 
 
 
——————————————————————
 
  
第一阶段结束的第二天,叶修和喻文州早早地来到实验室,两个人都默契地忘记了昨天结束计算后的那点越界——那种从沼泽底部慢慢冒出的带有沉闷气体的气泡,只缺一点火星,就能引发一场狂风席卷的爆炸,又或者融入沼泽,寂静无声,将危险掩盖在沉默之下。
 
 
喻文州昨晚睡得很好,梦里的他一如既往地下坠,这次少了些失重感,被什么东西拖拽着,又被什么东西支撑包裹着,丝质的茧晃动着他,却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他在茧里平躺着,眼睛直直地盯着上方那片白色的空间,有光透过了层层叠叠的网,从外头洒进来,晃晃地罩在他眼睛上方,不至于令人眼睛生疼,但是却把那么点瞌睡的意味赶跑了。
  
 
宿舍上方的人造光平稳地发出光线,窗外好像有雨声作响,喻文州头一回起了个大早,就靠在床边拿出了光屏查看信息,手指在叶修的那一栏无意识地滑动,点了进去,里面就没有几条信息。
  
 
他们平时的交谈很少在个人频道上,毕竟一天除了睡觉的时间以外,两个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一起,个人频道上仅有的那几条聊天也基本上都是公事。
  
 
喻文州翻来覆去地看那几条聊天,感觉能从字里行间看出花来,他反倒是觉得自己是走了神,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在这个界面停顿了好久。退出聊天界面的时候,喻文州突然觉得那些苍白无力的对白有些刺眼,应该是一些别的东西把它们替代才对。
   
 
他合上眼睛,手指在光屏边缘轻轻敲击了两下,光屏消失了,进了洗漱间洗了把脸,喻文州打算出去逛一逛。
  
 
其实说出去逛,皮亚诺并没有什么好逛的。尤其是喻文州宿舍这里的D区,弯弯曲曲的就像迷宫一样,每走一步都是同样的风景:同样的墙壁,泛着金属的光泽,人造光投放的光束数据都是设定好了的,下落的弧度都如出一辙。平时没有仔细看,现在却觉得头脑发胀,虽然几乎每个实验室都是这样的不解人情,但是很容易使人突然陷入混乱。
 
  
喻文州就这样,也没个目的地四处乱走,终于前面出现了一个出口,他从出口望去,外面光影投放拟造的花园,连新芽上的瓢虫都拟造出来了,喻文州就探了个头出去,看了两眼就往回走。
 
 
“不进来看看吗?”
  
叶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喻文州顿了一下,回头看见叶修从花园的深处往这里走。
 
 
“你怎么会来这里?”
  
喻文州侧身,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进去,并露出了一副好奇的表情望着叶修。
  
 
“来测试一下参数,我的业务可是很广的。” 叶修晃了晃手边的光屏,径直穿过重影走向喻文州,用不太正经地语气说道,“迷宫这里也是我负责的,之前和你说过了吧?”
  
 
等到叶修走到自己身边,喻文州恢复了脚步,和叶修一起并排往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是有说过的。只是我没有来看过,也不知道里面投放成一个花园。” 喻文州瞥了一眼叶修,对方没有收起光屏,而是继续低头捣鼓些什么。
  
 
“只是现在是花园而已。” 叶修低着头说,“上个星期还是废墟来着,这种东西怎样也好,反正都是按心情来的。”
  
 
“那么你最近心情不错喽?有好事发生?”
   
喻文州若有所思,收起余光,转头看向叶修,正好对上了叶修瞥过来的一眼,两个人的眼神交织了一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又松开了。
 
 
“谁知道呢?”
  
叶修语气轻松地说道。
 
  
喻文州又瞥了一眼叶修,叶修已经把自己的眼神移开了,目光直直地看着前面,嘴角还依稀可见刚才的笑意。
 
 
“也是。谁知道呢。”
  
他把目光收了回来,笑了一下,回应着叶修刚才的话。
   
 
回去的路还是一样,金属的墙体泛着冰冷的光泽,但是刚才那种因为神志还不太清醒产生的压迫感却消失了,自己也是生活在实验室里的人,环境也就比这好上一点,多了些装饰用的真实植株。
  
 
——可能是大家都比较闲吧。
  
 
虽然这个时代也没有什么战乱,甚至政治乱斗也基本影响不到皮亚诺,前段时间的那场入侵可以说是意外,但是叶修给他的感觉并不悠闲,总是觉得他在利用每一个空隙去实现某种目标。
  
 
“你会觉得……很有紧迫感吗?”
  
喻文州心下一动,突然开口,这句话没头没尾地,也不知道叶修能不能明白,其实喻文州心里并不指望叶修能回答。
  
 
“你是觉得我很急躁吗?”
 
叶修侧头,不解地问道。他隐隐可以想到喻文州想要问些什么。
  
 
“有点。” 喻文州点头,然后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如何组织语言,“就是,看见你就有种时间不够用了的感觉,一般来说我们这个项目放宽时间到三五年、甚至十年都不是问题。”
  
 
喻文州同样侧头,迎着叶修探究的眼神。
  
 
“为什么要把期限定在两年以内呢?”
  
 
两年。正好是他能呆在这个时代的极限,太凑巧了。
  

叶修盯着喻文州看了许久,然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没想到连你都看出来我有点急躁了啊?” 叶修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然后摇了摇头,“没有理由的。”
  
 
“没有理由?”
  
 
“嗯,没有理由的。只是有种——「如果不加快时间的话就来不及了,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这样的感觉。”
  
 
“明明没有人,却感觉有人在催促我一样。”
  
   
叶修冲喻文州眨了眨眼,眼神里充满了“满意这个答案吗”的戏弄,喻文州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工作大概是半年以后才能完成了。” 要进入实验室前,叶修看着门对喻文州说道。他的平光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的,一边的镜片反光,只能透过另一边的镜片看到他的眼睛。
  
 
“半年啊。” 
 
喻文州呼出一口气来,算了算时间。
  
  
——半年很快的。
  
   
   
一杯水烧开要一百摄氏度,那么半年能达到多少呢?
   
十度。
  
最初的十度,很难加热的那一部分。最后的沸腾其实只要一个瞬间,冷水变成温水,才是最难熬的。
  
 
喻文州可以从一个最初因为眼神的触碰而愣神的状态,到现在对指尖的触碰熟视无睹,那种温差形成一团水雾,模糊了两个人的边界,互相侵蚀着、交融着,一点点地试探对方的底线。
  
 
在白茫茫的雾里小心翼翼地伸出触手窥探近在咫尺的区域,在光线的注视下慢慢伸长,感受对方的容忍度在不断上升——甚至可以知道在某个时刻,自己能够深入到怎样的程度。
 
 
像是眼神交汇之后嘴角扬起的笑容,透露出一股不言而喻的默契,两条平行线在渐渐地平移靠近,喻文州可以感受到两个人都在用尽全力驾驭着这种移动。
  
 
如果有了偏差,两条线会在相交之后重新回到自己的轨道。
  
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不同时间段的两条线,最好的可能性其实就是交汇之后分开,回归起点,最后融入时间的洪流。但喻文州没这样做,他小心地凑近,不知道在期望什么,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但是和叶修一样,有人在催促他,驱使他这样做。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喻文州向着黑暗发问。
   
 
没有回答。
  
  
【叮——】
   
【第二阶段实验结束。全体人员休息三天,今晚七点开始在A区305有聚会,所有参与该项目的人都可以凭意愿参加。】
  
 
通讯器来了消息,喻文州收拾了一下东西,打算先回宿舍。
  
 
“晚上去吗?”
  
叶修右手撑着脸,半个身子都靠在桌子上。
   
 
喻文州一边收拾桌子,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你应该得去吧?嗯?总负责人。”
  
 
“不去也是可以的。” 叶修懒洋洋地说,“其实没我什么事的,也不用讲话,就大家去吃东西,跳舞,喝酒,聊天。”
  
 
叶修停顿了一下,留足了空白,像是在逗弄喻文州一样。
  
 
“但是——身为总负责人总是要去的嘛。”
  
 
“嗯好。去啊?为什么不去。”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我当然是会去的。”
  
 
回了一趟宿舍,换上便服,喻文州就往A区赶。放了三天假,还是有人打算回家的,像乔一帆被家里催促得紧,连晚上的聚会都没打算去,就打算回家了。像喻文州这种家不在这个时代的,当然是选择和大部队一起了。
  
 
——更何况叶修要去。
  
 
喻文州丝毫不怀疑如果叶修不去的话,自己十有八九是肯定会拒绝这个聚会的。
  
  
其实说是聚会,皮亚诺的聚会还是不太一样的,更像是茶会。
  
 
都是一群科研人员,褪去了白大褂也没有什么爱玩的性质,也就那么一两个比较闹腾的坐在一起,其他人都是三三两两的聊天,基本上还是和平时工作的同事坐在一起。
  
   
“文州?这里!”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左边的包厢里面传出来,一只手突然从光屏里面探出,朝喻文州晃了晃。
  
 
喻文州三步并作两步往那个包厢走去,里面大概有二三十个人的空间,除了上次来开会的肖时钦,黄少天他们,还有几个也挺年轻,看上去有些拘束的人,大概是黄少天他们带来的助手。一共也就十人出头,显得房间挺空的。
  
 
“你助手?”
  
黄少天拿着酒杯发问。
  

“怎么?只许你带助手,不许我带?”
 
叶修挑眉,端起摆在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
  
 
“没啊我哪敢!哎哟老叶你怎么这么冤枉我!你当然得来个助手,不然到时候喝趴了谁背你走啊?”
  
黄少天朝叶修挤眉弄眼,语气里是说不出的熟稔。
  
 
叶修朝他翻了个白眼,并没有打算理他,只是朝喻文州挥了挥手,示意喻文州坐到他旁边来。
  
   
   
  
tbc.

   
  

  
*这章跳了半年
 
*估计下章(还是下下章)还要跳半年
  
   
   

评论 ( 15 )
热度 ( 75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