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喻叶] 平行线 11

  
*喝醉的情节少不了
  
*该俗套的时候俗套一把
  
*你说是吧 @鈰子君
  
  
  
  
  
——————————————————————
   
     
一群人聚在一起,扯东扯西地在聊天。基本上黄少天掌握了话题大权,他讲到哪大家附和几句,有补充地再吐槽几句。吃的喝的就在旁边,其他人大多是酒,但还是有几个不喜欢酒味的和叶修一样选择了果汁。
   
  
然后不知道怎样,黄少天的话题就开始往叶修身上引,大概是日常怼叶修怼习惯了,这个时候不说话他自己都浑身不对劲。
  
 
“老叶你看看你!又喝果汁!以前和我们单独出来的时候喝果汁就算了,现在你的助手都过来了,怎么也得喝上一杯吧!”
 
  
“喝了一杯我就要被人送回去了。” 叶修靠在沙发上懒懒地回道,调得略微有些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片斑驳,灯光碎在他的眼睛里,忽明忽暗,“我看你现在就喝得有点多了,少天。”
  
  
“我喝多了?你逗我呢?” 黄少天嗤笑起来,晃了晃酒杯里剩下的酒,仰头一口喝下,任由辛辣的酒水在喉咙里面沸腾,“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有这么多人喝,又不好喝,但是又停不下来。你也来喝一口啊。”
  
  
“不喝不喝,你最棒你最棒。”
   
叶修歪着头已经开始敷衍地哄起黄少天了,可惜压根不顶用,黄少天都快把酒杯往叶修嘴里塞了。
  
 
“诶你们倒是来分担一下火力啊!”
  
叶修一边推着黄少天,一边转头看向旁边的王杰希和肖时钦。
  
 
“黄少喝醉了就闹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闹我,上上次闹肖时钦,也就张新杰他不敢闹,这次怎么也要轮到你了吧。”
   
王杰希在一边看着好戏,肖时钦附和着他点头,还实诚地补充。
  
 
“你的助手都来了,不怕啊。主要是黄少每次酒醒了都赖账,我可不想搅进去。”
  
  
“我听到你后半句了!”
   
 
肖时钦摆了摆手,特别大将风度,一脸「你听到就听到吧,关我什么事」,然后冲叶修挑衅地笑了笑。旁边的王杰希已经开始认真看戏,连手上的被子都放下了。
  
  
“文州,做好准备。”
   
   
喻文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叶修把黄少天手里的杯子拿了过来,抬头一饮而尽。等叶修把头低下来,杯子放在桌上,抬头看向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清楚地看到叶修眼角晕开的一抹红,颜色浅浅的,却很勾人。
  
 
然后叶修就趴在桌子上了。
  
  
黄少天撇撇嘴,不满地说:“老叶还是老样子,一杯倒。那个谁,把他送回去吧。”
  
  
喻文州任劳任怨地把叶修扶起来,喝醉了的叶修简直可以用乖巧形容,任由喻文州把叶修自己的胳膊环在脖子上,说起身就起身,说抬腿就抬腿,格外配合。
  
 
——好轻。
   
喻文州扶起叶修的时候,感觉自己根本没有耗多大的力气,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叶修的宿舍就在A区,离这里不远,还清醒的王杰希和肖时钦不忘设置一个光屏出来带路,喻文州就跟着面前一个明晃晃的箭头走,礼貌地拒绝了箭头试图语音导航的企图。
  
  
虽然不远,但是也走了十来分钟,喻文州看到箭头停下来的时候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下意识地颠了一下,调整了姿势,把快要滑落的叶修拽了回来。
 
 
因为已经获取了权限,门直接就打开了,喻文州绕过沙发往他猜测的卧室的方向走去,一手架住叶修,另一手推开房门,里面是素色的装潢,米色,白色和灰色构成整体,光源在喻文州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就打开了。
 
  
喻文州把叶修放在床上,耳边还残留着叶修刚刚呼出的热气,他站在床边,不声不响地看着叶修,也没有想要走出去的意思。
  
 
那股热气把他心中那阵无名的怒火给点燃了,从踏进那个包厢的第一步开始,火星就不断地开始闪烁。除了最开始的搭话以后,喻文州几乎就没了交流,叶修和黄少天几个相熟的插科打诨,自成一派,最后黄少天喝上头了拿叶修开玩笑也是,完全没有插话的余地。
  
 
可是自己本来以助手的身份去的,没有人搭话才是正常,有了心里准备的前提下,为什么会有一股无名火呢?那些被压在泥沼深处的气体正在窸窸窣窣地发酵着,一点一点发出酸得令人发呕的气味。
 
  
在他融入世界后,又一次的感受疏离感。不同的是,这次的疏离感是别人带给他的,那种格格不入简直快要当场把他逼疯,骨髓里是蚂蚁在撕咬,可是还要维持着嘴上的弧度,眼前的世界几乎都要撕裂开来,分成黑白两块。
  
  
“是了,都是你。”
  
喻文州突然开口。
     
   
因为给了触手可及的错觉,所以落差感才更大。神明跌落凡尘以后,凡人怎么能够忍受祂再次回到神座?
  
 
从一开始的不堪,打击,到熟稔,臆想。所有的深夜里长久的叹息,所有角落里无声的细语,都跟面前这个人有关。
 
  
喻文州俯下身子去,在叶修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房间里的光源暗了下去,他用手摩挲着叶修的脸,看着叶修的睫毛不自觉地颤抖了两下。手指向下划过叶修的嘴唇,喻文州还是摩挲着,直到有些发白的嘴唇重新染上红润。
  
 
然后他把脸覆了上去,嘴唇贴着嘴唇,一开始只是触碰着,但是喻文州很快就不满足于这种接触。他用舌头描绘着叶修的唇形,小心翼翼的,不放过任何一丝角落。嘴唇发出粘腻的吮吸的声音,反而让他更加激动,他对于吻的定义只停留在口水交换,他不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因为这种交流的渠道而心驰神往。
  
 
然而他也迷失在这种唇齿之间了,叶修柔顺得任由他染上自己的气味,这种认知不禁令他更加急促了几分。他开始尝试往里面深入,舌头划过齿缝,一点点地,带着崇仰意味的舔舐,然后撬开那丝缝隙,再往里卷起舌头。喻文州突然脑子里炸开了一样,里面充满了轰鸣声和火光,一片空白。
  
 
他着了魔似的,仿佛想把对方吞噬一般啃咬着,卷起的舌头感受到对方不自觉的回应,两个人互相交缠着,扫过口腔,掠夺剩下的一点点空气。
   
  
“还不打算醒吗。” 喻文州喘着气在叶修耳边说道,“你不是根本没有喝醉吗?”
  
 
叶修睁开了眼看着他,眼角本来因为喝酒喝得急了染上的那抹红色不但没有褪去,反而更艳了,喻文州不自觉地亲上了那团火。
   
 
“这里,很好看。” 喻文州用手指描绘着他的双眼,手指顺着眼角交缠进了头发,他把头抬高了一点,眼睛直直地看向叶修,里面是从未有过的清明。
  
 
叶修的眼神很平静,令人无法探究其下究竟是暗潮汹涌还是一潭死水。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喻文州,里面有着探究和思索,对视了三秒以后,他把身子直了起来,嘴贴上了喻文州的嘴唇,额头靠着额头,两个人的眼神依旧交织在一起,没有松开。
 
  
像是学着喻文州刚才的动作,叶修轻轻地磨蹭着喻文州的嘴,有学有样地伸出舌头撬开对方的齿缝,拿舌尖轻轻地触碰着喻文州的舌尖。喻文州被勾得火了,一把卷过叶修的舌头,两个人的动作开始大了起来,摩擦着,交缠着,直到彼此的口腔里没有了空气,两个人才分开。
   
  
喻文州看不见自己的眼睛,但他可以看见叶修眼里的细碎的星光,眼角的那抹红因为刚才喻文州手指的摩挲更加艳了,带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嘴唇上亮亮的,喻文州神差鬼使地将嘴唇又贴了上去,但是这次他没有动作,只是贴着,然后又松开。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叶修喘着气发问。
   
 
“我知道啊。” 喻文州像往常一样笑着,一点也看不出刚才那种失控的样子,“那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大概知道。”
  
叶修回答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那很好啊。”
  
 
喻文州听出了叶修的模棱两可,但是却不觉得奇怪,因为他自己也是一样的。
  
 
“那么,晚安。”
 
 
说完,喻文州就起身,要出房间的时候,听到叶修的声音。
 
 
“晚安。”
  
  
门被缓缓关上,没有声响。喻文州回到房间里就把自己砸进了床里,刚才在叶修面前根本就是强装镇定,把脸蒙在枕头里都可以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烫到耳根了。
  
 
——我干了什么。我怎么这么厉害。我太厉害了。
  
——不对啊。太冲动了。
 
——等等?我哪有这个想法的?
  
——不行了脑袋要炸了!
  
 
喻文州把头从枕头里解救出来,翻了个身,手伸向虚空,似乎想要握住什么。他自己喃喃出声。
  
 
“说什么「那很好啊」,简直傻透了。”
  
 
啪的一声,喻文州的手落了下来,拍在自己脸上,过了一会儿,他自己又突然笑出了声。
  
   
  
聚会完了就是放假,喻文州在这三天里基本上把整个皮亚诺都逛遍了,可就是没有碰到叶修。他也不好刻意地跑到A区去偶遇,因此就不了了之了。
  
 
他自己觉得,或许这几天没有碰到叶修对他来说反倒是个好事——自己的脑袋里还乱成一团,那天的吻简直出乎他的意料,给他一种酒精上头的感觉,让他自己需要对他和叶修的关系做出更多的判断。
  
 
同样的,他也看不透叶修。叶修的态度仿佛蒙在了层层叠叠的面纱后面,难以一窥究竟。
    
  
三天之后的再次见面,两个人都默契地把那天那个吻给忘记了,缄口不提。

  
只是有些东西是确确实实地改变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25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