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南笙
cp@清茗
文章禁止转载!

>全职只吃叶受
单cp 喻叶≥周叶≥王叶
伞修 双叶 只吃友情向!

>走位看心情 习惯性性冷淡文风

>热爱小甜饼 偶尔傻白甜放飞时间

>弹丸厨 ACCA监察科 刀剑 文豪野犬
Fate/go ES HP


[all叶] 给你的万千宠爱

   
* 叶修生贺 1/2
  
* 各种AU
 
* 傻白甜时间
  
*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
  
   
00
   
人生不过行路的影子。
   
不同的幕台上有着不同的故事。
  
   
   
01
  
  
黄少天清晰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毕竟前一秒才刚刚闭上眼睛,后一秒就在空中御剑飞行,也是很刺激。
   
 
在他要摔下去的那一秒,终于从脑子里扒拉出那么点有关修仙的记忆,一个没有受力点,没有科学根据的后空翻让他重新站在了剑上。
  
 
——完美!
 
黄少天心里给自己疯狂打call,感觉醒来都可以吹自己一波。
 
 
然后他继续扒拉自己的记忆,但是只能回忆起一小部分,有一大部分的记忆是模糊的,现在黄少天没有时间仔细去琢磨。
  
 
但是他越看他的记忆,越觉得古怪。
  
 
——???
  
——什么?我去找叶修退婚?为啥啊!大兄弟你不要想不开啊!这不是很好吗,你不要就给我啊嘛,干嘛要这样!
   
——不行我要冷静一下,这是什么套路。
   
 
黄少天越想越觉得这是个一般起点小说情节,自己去拒绝叶修,狠狠地羞辱他,然后伤了叶修的心,最后叶修金手指大开,把他虐得不要不要的,怎么跪舔都不回头的那种。
 
 
黄少天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努力平息自己的心情,心里燃起了一股雄心壮志。
  
 
——结束套路的最快方法:从源头解决。如果那些起点男的未婚妻没有退婚打脸的话,可能也没有后面这么多事了,不过也说不定。黄少天暗暗推测着这个世界的走向,内心已经想了二十八条反套路。
  
 
终于到了目的地,黄少天叮嘱跟他来的师弟和小童——
    
 
“此行前来,勿要多言。”
   
 
“谨遵师兄教诲。”
    
 
黄少天自己一个人进去,留下跟随的人在外面,等到黄少天进去一会儿了,师弟们突然开始窃窃私语。
  
 
“师兄今天话好少好不习惯!”
   
“对啊!而且师兄说话突然文绉绉的!我都惊了!”
  
“我也是我也是!可能是太紧张了吧!”
   
“也是,毕竟上次还被叶公子打的,真搞不懂这两个人的情趣,动不动搞什么退婚。”
   
“就是就是!玩情趣就算了!还带人来干嘛!我们运气也是够惨的,抽签被抽到了。”
   
 
三个人齐齐叹了口气。
   
 
 
另一边黄少天虽然面无表情地进去了,心里却战战兢兢的,一边给自己做心里建设。进了门,里面只有叶修一个人,叶修看到黄少天进来,挑了挑眉,示意黄少天先说话。
      
  
“老叶我错了!以前没有好好珍惜你是我的错!以后不会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外面的话你都不要听!”
   
 
叶修被黄少天的大招吓得愣了一下,手里的茶杯差点摔了。黄少天是又听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传言?还是又想玩什么新的套路?一上来就这样,自己完全措手不及。
   
 
叶修沉默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接招。
   
“你不是来退婚的吗?前几天才打了你一顿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一声“打得好”给打断了。
   
“打得太好了!(我)这种人就应该好好打一顿,怎么能这样对你呢!老叶我跟你说,我说什么退婚都不要信!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叶修这下完全被黄少天整懵了,听到最后越听越害臊,看见黄少天还打算继续说,叶修站起身子来走到黄少天面前,用嘴堵住黄少天的嘴。
  
 
黄少天被叶修突然亲上来的动作愣了一下,然后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急吼吼地抱住叶修,舌头灵巧地勾住叶修的舌尖,最后在气息殆尽的时候,还在叶修的舌头上打了个转,拉出一条银丝。
  
 
“你今天什么套路啊?想来就来啊,每次都给自己加那么多戏干嘛。”
  
叶修喘着气打了黄少天一下,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去。
  
 
黄少天只是抱着叶修嘿嘿嘿地傻笑,抬头看着叶修眼睛里的自己,那个自己在眼里对他说话。时间忽然停止了下来,世界褪色成黑白。只有里面那个人的嘴一张一合。
   
 
【要留下吗?】
   
 
“当然不要,还给你了,你也挺急的吧。”  黄少天亲了一下叶修的脸,“他很好,可是不是我的,知道这个叶修也和黄少天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没有其他人阻挠真是好啊,我也要加油了!”
  
 
时间又重新流动。
  
 
【那么我走了,有缘再见。】
   
 
黄少天的意识突然模糊了。
  
     
    
   
02
   
  
王杰希看着自己手里的魔杖发呆,看到魔杖,内心自动跳出了“龙骨木,6寸,独角兽的鬓毛,媚娃的眼泪”。
     
 
哦?哈利波特?——还挺带感的。
  
王杰希用大小眼使劲瞅着那根魔杖,心里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身为一个二年级学生,还是斯莱特林的级长,王杰希可算是混得风生水起,直到他在新一届的学生中看到了叶修。
  
 
小小的,只有11岁的叶修,还穿着大大的外套,半张脸埋在围巾里,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乌溜乌溜的眼睛一转快要把王杰希的魂给勾没了。
  
 
王杰希连忙喝了一大口南瓜汁冷静一下,11岁的叶修实在是很让人不冷静,王杰希看了想犯罪。
   
  
顺利地看着叶修进了斯莱特林以后,还成了一年级的级长,加上这一届的斯莱特林人数是单数。虽然有单人套房,但是王杰希利用私权让叶修和自己住在了一起。
  
  
还是大床房。
  
 
——有私权不用我就是个傻子。
  
王杰希看着已经进了浴室的叶修,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房间里已经被他施了保温咒还有空间咒,所以叶修出来的时候就穿了一件简便的丝质睡袍。
  
 
两条白皙的小题在王杰希面前晃来晃去,脚指甲还透着点淡淡的粉,踩在毛毯上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上也被不轻不重地踩了两脚。
  
 
——赞美梅林!
  
 
王杰希朝叶修矜持地点了点头,然后进了盥洗室,把手撑在镜子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哦我的主人!今天也是这样的容光焕发!瞧瞧这黑发,像丝绸一样柔顺——”
  
 
“闭嘴。” 
  
王杰希沙哑地开口。
  
 
出了盥洗室,叶修像小猫一样在大床上滚来滚去,听见王杰希出来了,立马僵住然后支起身子问好。
 
 
王杰希没忍住揉了一把叶修的脑袋把他摁回了床上,自己去一边的书桌写今天的家书,叶修被王杰希那么一按但是去了几分慌张,可是也不敢想刚才那样滚来滚去,就把头埋在枕头里面装死,两条腿还不安分地一蹬一蹬。
  
 
叶修第二天醒来是在王杰希的怀里,觉得是自己睡觉太不安分的叶修还反省了一下自己,然后之后每天他都在王杰希怀里醒来,不管睡前姿势是怎样的,每天醒来看到的一定是王杰希的脸。
  
 
然后?然后就习惯了。
 
 
习惯了在王杰希怀里醒过来,习惯了和王杰希泡图书馆,就连暑假也会跑去王杰希家里,不是他过去,就是王杰希来自己家。
  
 
王杰希的温水煮青蛙很成功,时间和耐心他一点都不少,就这样一点点把叶修套牢。先是插足对方的生活,直到对方离开自己就觉得不习惯,然后一点一点扭转对方的观念,把那么一点点习惯变成喜欢。
  
 
从他第一眼看到叶修的时候,就想好怎么布置这场长达6年的潜移默化,幸运的是叶修并没有超出他的计划范围。
  
 
某天王杰希醒来,照例吻了吻在怀里的叶修,进盥洗室洗漱,镜子里不是一贯的夸奖声,而是一个问题。
  
 
【你要回去吗?】
  
“要啊。” 王杰希洗了把脸,给自己加了一个容光焕发,“这不是个梦吗?”
  
【如果说不是呢?】
  
“那也要回去啊。”
  
 
王杰希放下魔杖,轻轻拂过他的老伙计。
  
 
“我还在等他呢。很美的梦,谢谢了。”
   
  
  
  
  
03
  
 
喻文州有意识的时候是在水里,感受到自己是在水里的他慌张地坐了起来,然后才发现不对。
 
 
鱼尾巴。
 
 
人鱼的尾巴。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又睁开,闭上眼睛又睁开,重复三次以后很绝望地发现鱼尾巴并没有消失。
 
 
——我还是再睡过去吧,别醒了别醒了。
 
喻文州闭上眼睛彻底放弃了,一边思索一边整理着这个身体的记忆。
  

喻文州是个人鱼,一个血统高贵的人鱼,变成双脚去战斗也没什么问题,虽然是个法师,走的并不是物理路线。
  
 
和叶修是绑定搭档,也是舍友,然后叶修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他是条人鱼,正在和叶修处于一种若有若无的暧昧当中。
  
 
——有点意思。
  
喻文州拖着下巴靠在浴缸边上,以他对叶修的了解,不管是这个叶修还是那个叶修,本质一样的话,不可能没有发现自己舍友的身份。
  
 
何况还是在舍友有意透露线索的前提下,忽视掉这些线索装作若无其事,但是这种日益暧昧的气氛却越来越盛,怎么想都不对劲。
  

喻文州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两个人都在享受这种互相暧昧追逐的感觉。
  
  
——得快点从这个世界脱出去呢,没有时间慢慢耗,明天还要训练。
 
 
“叶修——我忘了带浴巾了,帮我拿进来一下!”
   
喻文州冲着外面喊,叶修在房间里,他是知道的。
 
 
“文州你怎么会忘了拿?这不像你——”
  
叶修拿着浴巾进来,里面水汽缭绕。他被扑面而来的水汽挡住了视线,水汽渐渐散去,喻文州趴在浴缸边上看他,下面的鱼尾在水里若隐若现,蓝色的鱼鳞泛着新光,尾部还在轻轻打着涟漪。
  
 
叶修一瞬间懂了为什么人鱼几乎可以获得想要的一切——臣服于美貌之下的人愿意为他付出所有。
  
 
“怎么?不打算负责?”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看着叶修像是被他蛊惑一样渐渐走进,一把抓住叶修的领子让叶修把头低下来,脸颊相互厮磨。
  
 
“负责啊,为什么不负责。”
  
叶修反问道,他的嘴里还有淡淡的烟草味,喻文州把他的嘴衔住,舔舐着里面的津液和气息。他任由喻文州把手划过自己的喉咙,在喉结上打磨,脆弱的脖颈好像要被钻出一个洞来。
  
 
“好啊。”
  
喻文州把手放了下来,摸索着叶修撑在浴缸边上的手,两只手重叠,然后交缠。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但是脱出吧。我感觉已经到了脱出的标准了。】
  
 
【很有趣的世界,不过并不希望下次再见。】 
 
 
【我该回去了。】
  
    
   
  
04
   
 
周泽楷正在擦枪。
  
 
明天是他和叶修决斗的时候,宽大的牛仔帽沿下,他的表情晦涩不明,他渴望与叶修的交战,渴望那种热血奔腾的感觉,但是他又不希望和叶修刀枪相见。
 
   
他奋力爬上了这个高度,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不是吗?他心里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只是灯光下的影子比他更加沉默寡言。
  
 
牛仔开始擦自己的另一把枪,收音机里传来女人吚吚哑哑的歌唱,断断续续的,周泽楷突然希望明天能下雨,后天也下雨,一直都下雨,直到洪水把这座城市淹没。
  
 
但是这个故事是谁说的,还是叶修。
  
 
连自己的思绪都被左右了,枪王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看着枪背上自己的倒影,看着眼睛仿佛看到了叶修。
  
 
“怎么?很兴奋?”
  
叶修从后面突然冒出了一个头,懒懒地靠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半开玩笑地说:
 
 
“我养你养得这么大,你就这样回报我啊?”
  
 
“这不是你期望的吗?” 周泽楷吻了吻叶修的眼睛,对着叶修笑了笑,他想要把眼前这个人的担子都背上,虽然苍松不会被压垮,但是松雀总是会心疼的。
  
 
“嗯。”
  
叶修不在言语,他抓过周泽楷的手,骨节分明,手纹清晰,和他的手掌一样大小,现在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牵制住他了。
 
 
“大半夜怎么有情怀?还不去睡。”
  
把周泽楷的手翻来覆去地看,叶修一边摆弄,一边调侃周泽楷。
  
 
“明天我可不会放水哦。”
  
 
“嗯。”
 
周泽楷短促又沉稳地回了一声,起身抱起叶修,准备回床上睡觉,出乎意外的是一夜好眠。
  
 
第二天快正午了,小镇的人已经把贝尔格街道围得水泄不通,叶修在这端,周泽楷在那端。周泽楷的视线穿过卷起风沙的长街,叶修的眸子在大漠的荒凉中发着光,周泽楷在里头找到了自己。
  
 
三声长钟,午时已到。
  
   
   
 
周泽楷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背后是一身冷汗,他的思绪还停留在一篇枪响中,似乎枪声已经停止了,但他已经迷迷糊糊记不清了。
  
 
……回来了。
  
他看着自己的手,翻来覆去地摆弄着,回忆着和叶修握手的姿态。长嘘了一口气。
  
  
  
   
05
  
 
叶修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奇怪,虽然也没有指望其他人给自己什么生日礼物,但是大家早上起来脸色都不太对。
  
 
先是黄少天一把把他抱住,嘴里还念念叨叨着他听不懂的话,然后王杰希路过他的时候无比顺手地把他抱住,亲了他一口。
  
 
喻文州还算正常,只是眼神很奇怪,小周直接上手抓住他的手也不说话。
  
  
“所以你们到底怎么了?”
   
叶修还是一头雾水。
  
   
  
“……做了个梦。”
  
“过程特别崎岖!特别有趣!特别波澜起伏!”
  
“但是还是很高兴自己能醒过来,虽然很有趣。”
  
“因为外面还有你。”
  
    
里面的故事有很多,情节也很有趣,相比之下我这个世界简直平淡无奇,更何况里面的你唾手可得——但是都不是你,同样平淡无奇,却又闪闪发光的你。
   
所以那不是我的故事。
  
  
   
叶修不太懂他们说了什么,但还是回了一句。
  
 
“欢迎回来。”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02 )

© Schat_ | Powered by LOFTER